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73.第73章 反应

    “将此事暗中传递给秦家,记住,一定不要让秦家怀疑是他人故意透露。”萧铭说道。

    王宣镇静如常,”殿下,这事发生的时候,我正被派去登州收账,王安宴席,我也去了,宴席之上,他喝醉了,将此事说出,一并还有那七十二人尸骨埋在何处,此次,我需要将那尸骨挖出,在登州造势,秦家自然会派人去调查,那时我便悄然留下证据。“

    萧铭点了点头,这个王宣的确很上进,苦日子熬出来的人,精气神就是不一样。

    “很好,王家你最熟悉,我希望你能尽快安排眼线进去。“萧铭同样像提醒李三一样提醒王宣。

    “回殿下,我已经安插了眼线在王家。”王宣依旧镇静如常。

    萧铭惊讶了,“不错,这才不足月余,你已经办到了,倒是比李三快得多。”

    王宣说道:“殿下,下官不过取了巧,这王家里有一家丁叫王城,在王家的时候我曾撞破他和王成筹的小妾有染,此次我不过是利用了此事。“

    “哦……”萧铭拉长了音,王成筹这个老东西,家中小妾没有二十,也有三十了,肯定不能应付这么多,有一两个偷腥的也正常。

    王家中有了眼线,萧铭自然大喜过望,他目前最忌惮的就是本地的豪族,若是不能时时掌握他们在干什么,有什么想法,这对来说简直寝食难安。

    虽说现在他给了这些豪族不少的利益,但是这些只是用来暂时迷惑他们的,他必须要有两手的准备。

    若是他们反映过来自己这只是缓兵之计,而自己的真正目的是铲除他们,他的封地恐怕难免要经历一场火与血的洗礼。

    只是萧铭并不希望以这样的结局收场,因为这会严重滞后封地的发展,他只希望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让本地豪族在安逸中慢慢退出历史舞台。

    秦家。

    此时的秦川云暴跳入累,柴令武是他二女儿的入赘女婿,而魏通他小女儿的夫家,也是魏洪的三子。

    一夜之间柴令武,魏通被杀,他的两个女儿顿时成了寡妇,魏洪一怒之下直接找到他,要他召集部曲杀了鲁飞,为他儿子报仇。

    但是冷静下来,他清楚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不是齐王。

    “秦兄,你还在犹豫什么?鲁飞欺人太甚,齐王虽要治罪我家魏通,但也没有下令直接诛杀,我早已经对这鲁飞不满,只需要你和我去见殿下,要那鲁飞偿命!”魏洪气急败坏地说道。

    秦川云同样恨得咬牙切齿,但是他说道:“此事鲁飞固然有错,但是王家才是背后的推手,害死魏通和柴令武的是他们才是,鲁飞一向鲁莽,而那时秦家部曲又赶来,以鲁飞的性格,不可能不执行殿下斩立决的命令,即便我们去找殿下,殿下也会袒护鲁飞,而且殿下若是追究秦家在沧州守军中安置部曲之罪,你我两家肯定还要受罪。”

    ”王成筹,你太狠了!“魏洪狠狠砸了一下桌子,桌子上的茶水洒了一地,”那这口气就这么忍了?“

    “自是不能忍,杀人的是鲁飞,但是始作俑者是王家,他让我们两家损失惨重,我们必当以牙还牙。”秦川云说道。

    魏洪冲动之下,将怨恨对准了萧铭,细想之下渐渐回过味来,“哎,还是秦老哥想的周全,现在最怕就是王家联合殿下对我们两家动手,那时便真的万劫不复了。”

    “你总算明白了,现在殿下手中又有银子,又有新军,又重新得了皇上的信任,这南面的魏王总得给皇上一些面子照顾齐王,现在的齐王已经不是以前的齐王了,这件事终究是死罪,在殿下看来,这也绝对不能容忍,我们此时去闹,殿下将如何看待我两家,叛乱吗?”

    魏洪闻言,顿时额头冒气一层冷汗,现在才真正晓得其中厉害,“是我莽撞了,只是魏通是我的儿子,我实在不甘心呀。”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王家如此针对我们,还不是为了争夺商会中的利益,现在最重要是银子,只要有了银子,我们就能买下更多的田产,壮大我们的部曲,所以现在我们要对付的是王家,不是齐王。”秦川云说道,“这件事,我们不但不能因此胁迫殿下杀鲁飞,还应前去请罪。”

    魏洪点了点头,“罢了,我便和秦老哥,一起去趟齐王府吧。”

    说罢,二人起身往齐王府去了。

    而李三安排盯着秦家的人,也迅速将这个消息带给了萧铭。

    得知此事,还有些担心会引起秦家反弹的他,顿时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他不怕老谋深算的秦川云,就怕有些愣头青的魏洪。

    因为愣头青只看表面,为了此事少不得会撕破脸,而秦川云老谋深算能看得见更深层的东西。

    这样,他才能将矛盾引向王家,让两家互撕,而不是让他顶着压力。

    虽说他现在招募了新兵,但是这些新兵又是屯田,又是训练,最致命的是还没有任何武器装逼,拉出来也是一群炮灰,真要大家撕破脸开干,那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不过一旦等到板甲等装备装备青州军,再训练几个月,那时他将再也不怕本地豪族的武装部曲。

    秦川云和魏洪很快到了齐王府,秦川云自然是一番自责,另外对柴令武和魏通的斥责痛骂,再撇清这不是秦魏两家的指使的,而是他们自己的行为。

    “二位请起,既然和秦魏两家无关,人死灯灭,本王便不再追究此事,希望你们两家能够本本分分。”萧铭最后的话中含着警告。

    秦川云和魏洪同声说道:“谨遵殿下教诲。“

    “你们回去吧。”萧铭松了口气,第一步终于顺利完成,下面王宣也该动手了。

    二人应了声,同出了齐王府。

    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萧铭皱了皱眉头,秦家在沧州军中安插部曲的这件事让他心中有些不安,因为他总觉得这件事远不是简单的柴令武和魏通个人所为。

    想到这,他让紫菀备马,这水力锻锤刚刚制造出来,匠人正在适应这种水力机械,他需要去钢铁坊亲自督促,早日将板甲的生产实现流水线的生产方式。

    商业,军事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才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