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35.第35章 长安行

    “殿下,我看你也是醉了。”紫菀碰了碰绿萝,“还是让殿下回去歇息吧。”

    绿萝点了点头,上前去搀扶萧铭。

    刚才萧铭还没怎么醉,但是不曾想这酒的后劲倒是挺大,说了会儿话,他真的有些犯晕,只得在绿萝的搀扶下回了寝殿。

    紫菀也下了楼,见绿萝把萧铭扶了回去,她叫了负责运送醉青州酒的仆役过来,说道“这次蒸馏出来和上次送往秦家的醉青州不要急着让秦家走货,现在这醉青州上要提上殿下的诗才行。”

    “是,紫菀姑娘。”那仆役应了一声。

    紫菀转身又去准备了笔墨纸砚,正巧绿萝这时回来了,她说道:“这秦家明日就要去长安,殿下又喝醉了,看来只能你我二人把这首诗抄下来,一一贴在酒坛上了。”

    “嘻嘻,既然如此,姐姐字写得那么好看,你写,我只管贴就行了。”绿萝嬉笑道。

    紫菀白了绿萝一眼,“就你最会偷懒。”

    说罢,她将一张澄心堂纸递给绿萝,说道:“这张澄心堂纸可是娘娘让我们从长安带过来的,金贵的很,你裁剪的时候仔细些,殿下说了,这澄心堂纸配上醉青州也有格调。”

    绿萝小心翼翼接过,这澄心堂纸是大渝国最负盛名的纸张,素有肤卵如膜,坚洁如玉,细薄光润之称,文人墨客多把墨宝留在这种纸张之上。

    露出心疼的神色,绿萝说道:“殿下也是的,这么金贵的纸怎么能贴在酒坛上,将诗抄录在这上面裱起来才是正事,而且这格调又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估计又是他的胡言乱语,我也劝他不要浪费了,但是殿下说到时候等一段日子我们可以用的纸多着呢。”紫菀摇了摇头。

    “也是,现在的殿下,点子倒是很多。”

    二人相视一笑,一人彩纸粘贴,一人抄录起来。

    中午的时候,她们将把醉青州上全部贴下,又让李三把醉青州送到秦家,而这时萧铭也醒了过来。

    他醉的不是很厉害,只是小憩了一会儿就缓过酒劲来。

    问了一下醉青州的事情,得知全部送到了秦家,他放下心来,明日李三便可以出发去长安了。

    下午的时候,他又和紫菀绿萝商议了一下让李三从长安采办一些东西回来。

    菜油萧铭列在了第一位,这些日子他间或吃的是荤油,有时候因为物资短缺还有断顿的时候,现在他可真的受不了,买了菜油回来还能炒炒菜。

    接着就是一些腊肉,麦芽糖,糕点之类的小吃,这里不比现代,一到冬天,青菜根本没得吃,这个时候萝卜还没有传入大渝国。

    白菜倒是土生土长的国货,这个隆冬时节,青州倒是也有白菜贩售,在青州的东市和西市都可以买得到。

    想起现代冬季的一道家常菜白菜猪肉炖粉条,萧铭的口水如同黄河泛滥一般,不过想起粉条,他顿时又蔫了,制作的粉条的红薯貌似也是外来物,大渝国也没有。

    “真是一个物资匮乏的地方。”萧铭最后一甩衣袖,干脆不去想采办什么了,反正也就那么寥寥几样。

    不过对他来说,这同样也是个契机,土豆,红薯,西红柿,辣椒等等现代餐桌上常见的东西大渝国统统没有,若是自己能把这些东西引进过来在封地种植。

    只是凭借土豆和红薯的高产,他还用担心自己封地的老百姓吃不上饭吗?

    想到此,萧铭想起了张梁,自己把他留下就是为了造船,而且是要造大船。

    现在的大渝国像是一个被关在井中,自满自大的青蛙,对外面的世界此时还一无所知,如果西方的历史进程没有被打断,那么现在正是辉煌的大航海时代。

    以前那个他热爱的国度,就是输在了海权时代,他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当然,他也明白,沉浸在天朝上国美梦中的大渝国上层权贵是不会认同他的,但是他不需要任何人认同,拥有自己的封地,他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量当这个先驱者。

    留下紫菀和绿萝继续兴奋地商讨采办的事情,他一个人又上了正殿的三层。

    在这里,他可以将青州城尽收眼底,重新拿起一张纸,他在纸上画起了大航海时代最著名的远洋帆船——盖伦船。

    这种船是一种三轨帆船,生命几乎延续数百年时间,几经改造直到钢铁巨舰的出现才从历史上淘汰。

    加勒比海盗中的黑珍珠号就是盖伦船的模样。

    当然萧铭也掌握了宝船和福船的构造,只是相对盖伦船来说宝船太过巨大,而且不适合后期的战船改造。

    这种横行了几个世纪的盖伦船,船身狭长,低舷,横帆,适航性在当时诸类帆船中优势明显。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适合海战,左右两侧加装火炮的盖伦船也是后来战列舰的样板。

    现在萧铭画的图当然不是一开始的盖伦船,而是后期的改进型号,在适航性,建造速度,节省材料方面都达到了最优化。

    他在船的两侧也留下了炮口,日后可以随时改装成炮舰。

    不过他现在建造盖伦船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海战,而是为了土豆。

    和钢铁流水线相比,这盖伦船的构造可谓复杂的多,萧铭画了一下午也只是画了二十分之一。

    因为上午睡了一觉,晚上他也没有困意,时不我待,反正下雪也是无事,他又画了一夜,第二天清早又完成了一部分。

    这时,李三过来跟他请了安,说了一下去长安的事情。

    “此次去长安,一定要谨言慎行,不可徒惹是非,明白吗?”萧铭严厉提醒道。

    李三的任务是去要银子,他不想出了偏差。

    “是,殿下。”李三吓了一跳,赶紧点了点头。

    带着李三,萧铭又特意去了一趟码头,这次的事情他还是比较重视的。

    “殿下,这次我和李三一起去长安,殿下大可放心。”秦牧站在商船上对萧铭说道。

    萧铭点了点头,秦川云还是有些老滑头的,这秦牧跟着去,他倒是稍稍安心,“那这次就拜托秦兄了。”

    秦牧点了点头,令船夫划船,对萧铭抱拳告辞。

    萧铭同样抱拳相对,望着灰色的商船缓缓离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