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34.第34章 酒和诗

    古来饮酒作诗,这是文人的通病,王世杰等人属于不上不下的三流书生,自然也属于文人之列。

    而且王世杰等人自称四大才子,以前王世杰还想把萧铭也纳入这才子之列,并列五大才子,并让萧铭为一众才子之首,委实脸皮厚的可以。

    只是以前的萧铭不读诗书,专好弓马涉猎,对着什么才子嗤之以鼻,也就没有挂上这个虚名。

    所以,既然是才子,饮酒赋诗也是惯例,他不在的时候,四人也常常在家宴上斗诗,一来是为了显摆自己的才华,二来和现代的小青年学习吉他一样,纯属为了春天又到了发情的季节。

    ”殿下,愚弟献丑了,今日便赏雪赋诗一首,风神叼雪起,云母吐痰寒,土地含霜湿,门神望雀栏。“王世杰背负双手如同一位文豪一般缓缓念道。

    这个时候绿萝也上了楼来,偏殿蒸馏出来的酒都搬入了仓库,蒸馏器也收了起来,她实在无聊,就上了楼,把李三替换了下去。

    此时,听见王世杰的打油诗,她不禁捂嘴轻笑,“这又是门神,又是土地,王公子这是祭天的祈词吗?”

    王世杰转过身看见绿萝,因酒上了头,又见绿萝如同碧水芙蓉一般,顿时殇了眼,盯着绿萝一个劲的看。

    “咳咳!”萧铭恰时咳嗽了一下,王世杰这才突然惊醒,说道:“绿萝姑娘见笑了,不过拙诗一首而已。”

    只是在美人面前,任何男人都有显摆的欲望,他自信比萧铭有文采的多,此时不禁想拉上萧铭给自己垫背,于是说道:“殿下,愚弟的诗让绿萝姑娘笑话了,不如殿下赋诗一首,让愚弟瞻仰一番如何?”

    萧铭轻轻抿了一口酒,这个王世杰什么心思他心中雪亮,怎么说在现代他也在办公室混了五六年,深谙办公室斗争。

    不过论起吟诗一首好湿,他自然比不上这些专为科举而读书的人,什么排比,押韵这些东西他早就还给了老师。

    但是既然站在了科技库中无数文豪巨匠的肩膀上,和他传授的这些技术一样,他何须再自己抓耳挠心的去拽诗,这不是浪费脑细胞吗?

    现在王世杰是诚心要看他的笑话,这就不能怪他了,他想了一下,脑中的诗词歌赋如同过江之鲫一般闪过,他念道:“青州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瑚珀光.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这首诗出自李白的《客中作》,不过李白的原诗中第一句地点是兰陵,萧铭此时若是使用有些不妥,于是他把兰陵改成了青州,无耻的做了一回篡改者。

    念完这首诗,萧铭还对抄袭古人的诗为己用有些愧疚,不过想到自己都到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世界,也就不再计较这些。

    不过等他一抬眼,却发现王世杰和绿萝都一副吃惊的样子看着他,仿佛北极熊见到了企鹅一样。

    王世杰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尽管他喝了醉,但还是分的出来自己的打油诗和萧铭口中佳句的差距的,愣神了一会儿,他高喊道:“千古绝句,殿下真乃文曲星下凡,愚弟拍马不能及。”

    “王兄过谦了,不过一首小诗而已,来,王兄,继续喝酒。”萧铭又给王世杰倒了一杯酒。

    绿萝在长安这种文人聚集的地方,见识的诗词也不少,这次萧铭念出的诗的确属于上乘,他说道:”殿下您才是过谦了,你这首诗若是在长安,那些一等一文人也未必能比得上。“

    “绿萝姑娘说的没错,殿下这首诗的确不同凡响,愚弟以为也正是殿下此时的心情,殿下的饮的是青州美酒,又在这青州一住就是五年,此时有些怀念长安也是人之常情。”王世杰说道。

    李白这首诗正是抒情他乡离别之愁,王世杰解读的倒是没错,不过萧铭可没有诗中的情绪,他倒是乐的没人问。

    不过为了顺着说话,他还是说道:“王兄倒是说的不错,来,不提了,喝酒。”

    二人又是一番畅饮,王世杰喝了两碗终于撑不住了,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不省人事。

    而萧铭不过喝了三碗,有些微醺,见王世杰直接趴窝了,他对绿萝说道:“让李三把王公子送回去吧。”

    绿萝应了一声,下了楼,不一会儿,李三上来把王世杰搀扶了下去。

    这个时候紫菀从楼下上来说道:“殿下也喝了不少酒,是否需要休息一下?”

    萧铭摆了摆手,“不必了,来,这里的风景倒是不错,一起看看这青州城的雪景。“

    绿萝这个时候说道:“姐姐,刚才殿下即兴赋了一首诗,当真惊才绝艳。“

    “胡说什么,殿下会吟诗?”紫菀拉了一下绿萝的衣袖,以为绿萝在和她玩笑。

    绿萝嘟了嘟嘴,念道:“青州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瑚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紫菀听了,怔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对萧铭说道:“殿下,这真是你的诗?”

    萧铭一阵脸红,但是只能说道:“这还有假,怎么?不相信本王的文采吗?“

    “这倒不是,只是奴婢没有想到殿下还有这番本事,以前在娘娘身边的时候,娘娘总说殿下不学无术,但是如今看来,殿下在青州几年必是苦读诗书了。”紫菀说道,接着她又说道:“不过奴婢以为这首诗还可以再改一下。”

    “哦,说来听听。”萧铭惊奇道。

    “这不知何处是他乡,我觉得可以改成不知他乡是故乡,如此一来更能增添诗中对长安的思念。”紫菀沉吟道。

    萧铭眼睛一亮,“嗯,这倒也可以,只是也未必比原句好。“,一边说萧铭一边看着紫菀,一般来说尊卑有别,紫菀是不敢乱改萧铭的诗的,这是不敬,紫菀这时提出来,自然有她的想法。

    紫菀解释道:“并非奴婢自恃文采,而是殿下的这首诗奴婢觉得十分适合醉青州,若是将殿下的诗提在醉青州上,这传到了皇上的耳中,也许会念及殿下的思乡之情,怜悯殿下,说不定……。”

    “说不定银子就来了,好!”萧铭拍手大笑。

    紫菀一阵无力,齐王现在钻钱眼里去了,她的意思是估计父子之情让齐王回去省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