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33.第33章 试探

    寒风凌冽,雪花借着狂风肆意挥洒,在空中如龙蛇飞舞。

    站在门外,王世杰几乎冻死,直到紫菀一声”殿下宣你进去”才让王世杰如蒙大赦,抱着胳膊一路哆嗦着小跑进了齐王府。

    萧铭此时已从偏殿到了书房中,偏殿的秘密可不能让他看见。

    “殿下,你这是要把愚弟给冻死呀。“王世杰打了个喷嚏,一副极为委屈的样子,”也不知道这些日子,愚弟如何招待不周,触怒了殿下。“

    萧铭伸手示意了一下对面的椅子让王世杰坐下,笑眯眯地说道:”王兄多虑了,刚才有些要事需要处理,所以让王兄等了一会儿,不过王兄这么冷的天不是坐马车来的吗?怎么这一身都是雪。“

    “殿下,这一早着急来找你,我这马车都没有来得及备上。“王世杰往煤球炉边凑了凑,烤起火来。

    萧铭明知故问,“这天寒地冻的,王兄如此匆忙来找本王,定然是有大事吧。”

    ”这个……“王世杰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听闻殿下前几日给了秦家一种美酒贩售,不知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这美酒我还给王兄留了一坛,正准备让下人给王兄送过去喝了暖暖身子,没想到王兄此时竟过来了。“萧铭心知王世杰真正关心的是他如何酿造这种美酒的,但是他就是不说。

    王世杰抱拳,说道,”殿下还能记得给愚弟送酒,真是让愚弟感动,既然是殿下酿制的,愚弟说不得要饮上几杯了。“

    ”这有何难,李三,去把美酒拿来。”萧铭喊道。

    李三守在门外,答应了一声,不一会儿抱着醉青州过来,还拿了两个瓷碗过来。

    大渝国陶瓷的制造工艺已经很成熟,不过精美的陶瓷还是只有权贵才能用得起,一般人家还是使用普通的陶制品。

    齐王府的瓷器都是从长安带过来的,出自大渝国的官窑青瓷,这些瓷器他也研究过,和以前的陶瓷相比,水平相当,基本上和现代的瓷器相差无几。

    所以,在寻找盛香水的瓶子时候,他还是选择了瓷瓶,精美实在。

    ”醉青州,真是好名字!也不知道谁能取出如此文雅的名字。“

    王世杰端起酒坛仔细打量了一下,看见酒坛上贴着的红纸上写着醉青州顿时一阵狂拍马屁,他早已知晓这酒的名字是萧铭取得,此时故作不知。

    李三在屋里伺候着,得意地说道:“这是咱殿下取得。”

    “原来是殿下,哎呀,殿下高才,以往王某,秦牧,魏青,孙栋自称青州四大才子,如今看来,确是班门弄斧,惭愧惭愧。”王世杰作惊叹之状。

    萧铭心里一阵恶寒,这马屁的水准拍的也太低了,毫无格调,以前的萧铭虽然不学无术,但也知道这醉青州不过尔尔。

    “王兄谬赞了,来,刚才王兄必是冻坏了,还是先饮杯酒暖暖身子,李三,给王公子温杯酒。”

    李三拿着温酒铜器安置在炉子上,将坛中的酒温了一会儿给王世杰和萧铭分别倒了一杯。

    在现代,萧铭是不喜欢喝酒的,但来到这里,倒是慢慢能接受了,尤其是这寒冬腊月,喝一杯温酒比吹空调还要管用,几杯酒下肚,足以出汗。

    微醉以后再往床上一躺,一夜的无聊时光就过去了。

    还有就是现在,大雪狂风,不方便出去,喝一杯小酒便可度过这闲暇时光。

    “殿下,请!”王世杰端起酒杯,轻轻舔了舔嘴唇。

    萧铭举杯,二人一起饮下,一杯热酒下肚,萧铭顿时感觉一股火在身体里慢慢燃烧起来。

    “啊!”王世杰发出一声被烈酒刺激的呻吟,闭着眼,龇着牙,慢慢回味了一会儿,他说道:“殿下,这酒味道辛辣,入口绵柔,喝过殿下的酒,以前的那些米酒真如清水一般,真是好酒,不过可惜了……”

    “可惜了?不知王兄所言何意?”萧铭示意李三再给王世杰满上。

    王府里的酒杯属于扩口杯,上宽下窄,一杯酒少说也是二两,刚才王世杰竟是和往常一样一饮而尽。

    王世杰心里始终装着父亲交代的事情,寻了个话头就提及此事,“可惜这酒我们王家无福贩售。”

    “王兄,这酒给秦家本王自是有道理的,王家固然有马队,不过这马队毕竟不如漕运,交给秦家本王也是为了多赚一些银子。“萧铭说道。

    他把酒给秦家一部分是为了扶持秦家,一部分就是他说的意思,在这种落后的时代,路上输运是不如漕运的,虽说漕运的速度不是很快,但是量大,而且相对来说还很安全。

    “原来如此。”王世杰稍稍安心,不过他又试探着问道,“殿下何时又学会了酿酒了,莫非也是那本书?”

    “你知我知即可。”萧铭一句话搪塞过去,不愿多提,他端起酒杯道,“来,今日饮酒赏雪,休再提这些琐事。”

    刚才一碗喝的有点猛,王世杰渐渐有些上头了,脑袋晕乎乎的,心想该问的也问了,不如痛快饮酒,他说道:“对,喝酒。”

    说罢,一碗又喝了下去。

    “王兄海量呀。”萧铭每次只是喝一小口,他可知道这酒的厉害,不过王世杰显然以前这样喝酒喝习惯了。

    “殿下,愚弟可是千杯不醉,这点酒还不算什么。”他想起齐王府的正殿是上下三层,说道:“殿下,在这里喝酒实在乏味,不如上阁楼一边欣赏青州城的雪景,一边喝酒,如何?”

    “王兄说的极是。“萧铭点了点头,让李三把酒和炉子搬到正殿的三层的阁楼上,二人跟着去了。

    在青州,萧铭的齐王府的正殿可谓是鹤立鸡群,就是因为这三层高的正殿,从正殿之上可以把青州尽收眼底。

    二人在阁楼围栏边坐下,再次饮酒,王世杰倏忽又喝了两杯。

    “殿…殿下,这酒真是好酒,来…来,再满上。”八两酒下肚,王世杰已经像个晕头鸭了,说话也打结起来。

    萧铭摇了摇头,这王世杰还是把他的酒当普通米酒喝,他说道:“王兄醉了,不如我让下人将王兄送回去吧。”

    王世杰一拍胸脯,很生气的样子,“殿下,你是瞧不上王某的酒量吗?这酒我还能喝。”

    不是怕王世杰把自己喝死了在齐王府,萧铭才懒得管他,他说道:”那王兄再喝两碗?“

    “倒酒。“王世杰站了起来,左晃右晃,一甩衣袖,”殿下,趁此美酒,大雪,今日愚弟赋诗一首,给殿下解解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