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26.第26章 负伤的钱大富

    “鲁校尉!”彼此相见,保护钱大富的军士立刻下马,单膝跪地,面带惭愧之色,说道:“还请殿下和校尉治罪,我等没有保护好钱管家。”

    “怎么回事儿!”

    萧铭心中隐隐有怒火在燃烧,他之前被刺杀,如今钱大富又受了伤。

    领头的军士说道:“殿下,寻矿一个月来,按照殿下的指示,我们多有所得,正欲回来向殿下禀报,不曾想半路上我们中了山贼的埋伏,虽是一番血战逃出,但是钱管家还是中了一箭。”

    “山贼?”鲁飞皱了皱眉头,他担忧地说:“殿下,寒冬将至,活不下去的百姓多落草为寇,靠劫掠为生,现在这帮山贼敢公然袭击官府,看来今年的匪乱要比往年要严重呀。”

    鲁飞的说话时候的眼神怪怪的,似乎是责怪,意思是五年来你虽然没有大错,但也毫无建树,三年前蛮族之乱让六州越发贫困混乱了。

    “先把钱管家送回去医治!”萧铭对护送钱管家的军士说道,不理会鲁飞。

    领头的军士应了一声,带着昏迷的钱大富快速向青州城疾驰而去。

    一行人快速跟进,进入青州城,萧铭立刻让人唤来都督府的医官过来给钱大富医治。

    青州城出现这么大的动静,庞玉坤也被惊动,到了齐王府。

    医官查验过,对萧铭说道;“殿下,钱管家没有伤到內腑,只是失血昏迷了过去,只需取了箭头,包扎一下,疗养些时日就可以痊愈了。”

    ”孙医官医术高明,既然所说问题不大,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鲁飞说道。

    萧铭也松了口气,“既然如此,我们都出去吧,让孙医官给钱管家医治。”

    三人到了外面,鲁飞怒道:“这些山贼实在大胆,等着雪一停,我立刻带领军队前去围剿。”

    “围剿只能治标不治本,百姓若是温饱富足,谁人去落草为寇。”庞玉坤颇有点指桑骂槐的意思。

    鲁飞说道:“那依庞长史所见,该当如何?”

    “以往,每年鲁校尉都会围剿山贼,但是山贼却屡次不禁,如今殿下推出屯田,减税虽是深得民心,但是短期内还看不到效果,所以依我之见,与其围剿不如招降,这些百姓都是活不下去的人,只要给他们一口饭吃,他们还是不会跟着那些真正的盗贼的。”庞玉坤说道。

    鲁飞问道,“若是他们不肯呢?”

    “当然软硬兼施,对于不归降的匪徒,自然大力围剿,若是归降则是以礼相待,如此一来,我们熬过这个寒冬不是问题,至于明年,百姓的土地有了收成,这匪患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庞玉坤说道。

    萧铭点了点头,“就按照庞长史说的办,两手准备,这匪徒十分分散,大雪封山围剿也十分困难,今日起,在各州城门口施粥,但是袭击钱大富的山贼,绝对不可轻饶,不然本王怎么对得起他和将士们!”

    鲁飞抱拳道:“殿下放心,我一定把这波乱匪正法。”

    庞玉坤直言道:“殿下,不可乱杀,只需要抓住匪头即可,不然要是传出去,谁还归降?”

    萧铭虽然很气,但庞玉坤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他说道:“庞长史说的有道理,擒贼擒王。”

    鲁飞应了声是,去了军营准备。

    “殿下,下官这就去准备施粥事宜和各州告示,只是都督府的银两不足,殿下能否从器械司调拨一些银两购买粟米。”庞玉坤一副萧铭欠他钱的样子。

    要说富,现在自然是器械司最富了,只是如果再富也顶不住这每日的施粥。

    萧铭肉疼地说道:“好吧,本王暂且调拨一些银两给你,不过庞长史是否也能向父皇谏言,调拨一些银两让本王度过这个难关。”

    “殿下,皇上拨不拨银两,还不是在于殿下你吗?”庞玉坤微微抬了抬眼皮说道。

    萧铭郁闷了,庞玉坤的意思是他在萧文轩眼里一文不值,上次他给萧文轩去了一封信也是石沉大海。

    看来萧文轩是真的打算把自己饿死在这里了。

    “去吧,去吧,你和鲁飞就想看本王的笑话。”萧铭恼怒地赶庞玉坤滚蛋。

    庞玉坤似笑非笑,转身离开了齐王府,不是他不想帮忙,而是皇家的事情,不是他能参与的。

    目送庞玉坤离开,萧铭皱了皱眉头,这还真是祸不单行,福无双至,一旦器械司的银两调拨出去,这无疑会影响器械司目前各项技术的研制。

    而这是他最不想看见了,如此之法,他也只能去找萧文轩。

    因为戍边的藩王没有皇庭不调拨银两支持的,虽然他的封地不是蛮族劫掠的主要对象。

    “怎么办?”萧铭冥思苦想,现在他是雪上加霜,新政还未见成效,这匪乱又起。

    沉思了一会儿,萧铭想起了当朝赵皇后,这赵皇后是当朝太子的生母,十分得萧文轩的宠幸,也正是因为她,无论太子多么昏聩,萧文轩依旧对不肯废太子的原因。

    而这萧皇后对香料十分的喜爱,甚至到了偏执的地步,朝中大员每每搜罗一些香饼之类的东西讨好她。

    想到此,萧铭有了主意,这次不得不改变策略,从后方发起进攻了,这现代香水的制造对他来说可以说不在话下。

    而且目前条件也都足够。

    他准备酿造一批送给自己的母亲珍妃,然后通过珍妃旁敲侧击让赵皇后帮自己吹吹耳边风。

    即便不成,他也可以让珍妃帮自己在长安贩售赚取银两。

    想到此,萧铭心中稍缓。

    “殿下,钱管家醒了。”正在思索的时候,紫菀从钱大富的房间出来说道。

    萧铭立时走了进去,此时孙医官正在给钱大富包扎,而钱大富看见自己,正要坐起来。

    “不必起身。”萧铭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