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16.第16章 四家纷争

    “既然如此,秦某更是责无旁贷,殿下只要不让我们秦家吃亏便是。”

    秦牧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

    只是他心中清楚在,这种新奇的煤球炉要是能够顺利出手,说不定可以给秦家带来丰厚的利润。

    秦牧吃独食,王世杰不乐意了,他说道:“秦兄,你这未免贪心了吧,这发财的机会你们秦家怎么能独揽呢?”

    接着,王世杰看向萧铭说道:“回殿下,愚弟家中倒是也有一个马队,秦牧走的水路,毕竟还有一些不能到的地方,剩下的地方我们王家倒是可以帮助殿下。”

    “没错,我们孙家也有马队。”孙栋附和道。

    魏青和秦牧对视一眼,神色略微不快。

    这四人你争我吵,萧铭则在一旁仔细观察着,他心中暗喜。

    现在明显是王世杰和孙栋相互帮衬,而秦牧和魏青站在一起。

    由此可见青州四大豪门也不是铁板一块,表面风平浪静,内里却是勾心斗角。

    萧铭不怕他们斗,就怕他们不斗,如此一来,他大可以从中渔利。

    “诸位,诸位,不要吵了,你们都是本王最信任的人,本王谁也不想偏颇,这样,本王有个主意,这煤球炉既然你们四家都想接手,不如就公平竞争,你们卖给其他人多少银两我不管,但是从我这里购买煤球炉的价钱你们谁给的高,我就给谁。“

    萧铭眼睛转了转,接着说道:”为了公平起见,明日你们每人准备一封密信,这信中便是从本王这购买煤球炉的价格,到时候当众拆开,价高者得,如何?”

    “这倒是个办法,殿下英明。”王世杰对萧铭拱手,眼睛却挑衅地看了眼秦牧。

    意思是谁怕谁!

    “那就照殿下说的办!”秦牧毫不退让。

    萧铭心中大乐,本来他对煤气炉不抱多大希望,但是如今四家内斗,他倒是可以多占一点便宜了。

    “为了能让你们四家了解这煤气炉的便利,这个样品你们拿回去给各家展示一下吧。”萧铭依旧维持着表面的风轻云淡,不能让他们看出自己的心理。

    王世杰对萧铭拱了拱手,让随行的家丁拎着炉子向外走去。

    其他三人这时也是拱手离去。

    “殿下,是不是让匠人们现在就打造煤球炉?”陈龙文笑眯眯地问。

    整个过程,他都在看,本来这煤球炉让王世杰和孙栋说的一文不值了,但没想到秦牧太过贪心,让以往同进同退的四家出现了裂痕。

    萧铭斜睨了一眼陈文龙,“你说呢?以后你清闲的时候可不多了。”

    “殿下,下官不怕忙,就怕闲着。”陈龙文适时表现了一下自己。

    萧铭点了点头,”等银子到了,这水力车床工坊的事情就着手去办。”

    交代了煤球炉的事,萧铭在鲁飞的护卫下回了王府。

    此时,王世杰拎着煤气炉也回了王家,为了这事,四家再次在王家聚首。

    “世杰,你说这个东西是殿下让器械司制造出来的?”王成筹望着正燃烧的煤球炉说道。

    “不会有假,而且大渝其他地方也没见过这种东西?”王世杰说道。

    “王员外,这个什么煤球炉烧的是煤,你看如何?”秦川云问道,他正是秦牧的父亲。

    王成筹轻轻捻着胡须,秦川云一声员外让他很受用,虽说这员外只是富商拿钱换来的名号。

    但是商贾地位递减,这个称号也能聊表慰藉了。

    “这煤球炉的确有些意思,烧水,煮菜,温酒,取暖十分便捷,而且火势大小可以随意控制,最重要的一点是不容易熄灭,而且下面的煤球烧尽,换一下块煤球即可,若是愿意,这煤球炉可以一直不熄灭。”

    “王员外的说的有几分道理,冬天的时候若是有这样一件东西摆在屋里,倒是不错。”

    秦川云身侧坐着一位干瘦的老者,却是孙栋的父亲孙远志。

    “既然诸位都认为这煤球炉不错,那么就按照殿下的办法,我们四家各自写一份密信,如此一来,也不必为了谁家经营者煤球炉争吵。”

    魏青的父亲魏洪高声道,他和魏青倒是很像,都是红脸汉子。

    因为魏洪的话,院子中一时间沉寂下来,四家相互打量着,心中各有想法。

    这煤球炉从拿来就在王家烧到现在,他心中有了计较,”既然如此,王某就不留诸位了,明天无论是谁拿下这煤球炉的经营,希望大家都不要伤了和气。“

    “既然这样,我们就告辞了。“魏洪第一个站起告辞。

    接着孙远志和秦川云相继离去。

    诸人都散了,王世杰这个时候说道:”爹,这煤球炉倒是新奇,不过这价格我认为不会超过三两纹银。”

    “嘿嘿,你说的三两,但这次即便是五两,十两我们也要拿下这煤球炉经营。”王成筹眯着眼睛说道。

    “为何?”王世杰不解。

    “我问你,我们王家卖的是什么?”王成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煤……”王世杰陡然醒悟,“爹,你的意思是若是这煤球炉能够大卖,咱们的煤……”

    王成筹哈哈大笑,”正是,我刚才数了一下,这煤球炉要是烧一天,至少需要六个煤球,若是大渝国每户都用上了煤气炉,我们王家岂不是要富可敌国?”

    王世杰怔了一下,跟着大笑起来,“爹,齐王殿下可真是我们的福星呀?”

    王成筹笑眯眯地捻着胡须,收起笑容正色道:“世杰,有件事你要一个人去找殿下说。”

    “爹,您吩咐。”王世杰恭敬道,他从小就怕王成筹。

    “这煤球炉无论我们王家,还是谁家经营对我们影响都不大,最大的是这煤球的生意,你看,齐王送来的煤球十分规整,里面的孔洞大小,方圆,位置都一样,和煤球炉十分契合,稍微不一样就没法放进去,而且这煤球是煤块粉碎过又粘起来,十分的坚硬,很难制造出来。”

    “你的意思是让从殿下口中打探一下这煤球是怎么生产的吗?”

    “不,齐王此次是为了财,我要让你把这种法子买下来!”王成筹眼中闪动着野心的火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