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9.第9章 改革

    洗了澡,萧铭在绿萝和紫菀的伺候下穿了衣服。

    回了寝殿,细细思索改革土地的问题,想了一夜,他心中有了计较,第二天很早就去了都督府。

    刚到门口,一个青色长衫,头扎黑色方巾中年男子便和他撞了个满怀。

    二人站定,那人男子躬身道:“殿下。”

    萧铭看向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绿萝口中的庞长史,萧铭打量了一下他,面色白净,一副书生打扮,眼睛有些呆滞无神,和记忆中的一样。

    前些日子,庞玉坤前去登州查验账目,这才刚刚回来。

    “这封地是本王的,本王哪儿不能去,你来的正好,本王正有事和你商议。”萧铭径直进了都督府。

    记忆中,萧铭对着庞玉坤一向这个口气,萧铭有样学样。

    庞玉坤挠了挠头,自打这都督府建立,萧铭是从来没有来过,尽管入城的时候他从兵士口中得知齐王昨日擒了三十个蛮族骑兵。

    但是以他对萧铭的了解,还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殿下有何事吩咐,还请殿下明言。”庞玉坤跟在萧铭身后问道。

    都督府内构造很简单,只有三套黑色桌椅,桌椅上摆放着一些文书。

    在中间的桌子前坐下,萧铭说道:“本王要和你商议一下盐运司和土地的事情。”

    庞玉坤这下吃惊不小,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又问道:“殿下,你说什么!”

    “本王命你现在立刻组织封地官员在登州,莱州设立盐运司,布告六州,从今日起,官府鼓励百姓开荒屯田,凡是开垦土地者,土地归开垦者所有,免三年赋税,开垦出的土地世代相继,有土地者,从今日起减去三成赋税。”萧铭大声道。

    庞玉坤呆住了,萧铭一连串的政令让他完全懵了。

    回过神来,他说道:“这盐运司和开垦土地没有问题,但是若是减免赋税,这六州的开支恐怕就要入不敷出了。”

    “有了盐运司,应当可以弥补这部分赋税,而且本王会再想其他办法增加官府收入。”萧铭打定了主意。

    接着他又说道:“对于侵占百姓土地的豪强,你认为应当如何?”

    庞玉坤脑袋有些转不过来弯,以前的日子,基本是他抓到了齐王为非作歹的证据,然后去齐王府把齐王臭骂一顿。

    接着写信给皇上,皇上在写信来把齐王责备一番,现在齐王如此正色和他商议政务,他感觉十分奇怪。

    不过对于豪强这个问题,庞玉坤还没有糊涂,他说道:“殿下,这当地豪门互为姻亲,实力强大,盘根错节,而且在朝中多有权臣庇护,若是贸然收缴他们的土地,恐怕会出乱子,殿下可不要忘了当年的宁王……”

    萧铭眼睛眯了起来,庞玉坤口中的宁王是他的二皇叔,当年在长安素有贤王之称。

    十三岁之藩封地,宁王第一件事就是收缴豪强手中强占的土地,但是不出三个月,朝中便有人弹劾宁王谋反。

    当时萧文轩初登大位,对素有贤王之称的宁王十分忌惮,当即发兵征讨宁王,可怜宁王还被埋在鼓里,就被豪门安插在宁王府中的军士杀害,从此死无对证。

    现在庞玉坤提起宁王,言外之意是让萧铭不要步宁王的后尘。

    以前萧铭很讨厌这个庞玉坤,那是因为那会儿的萧铭没干过好事,现在和庞玉坤论起政务,他发现这个书呆子倒不是个坏人,也颇有学识。

    在知识普及率低下的这个时代,能有几个识字的人辅助自己实在难得,他有必要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我明白了,既然这样,豪强们的土地暂时就不追究了,重点是发动百姓开垦荒地,你要负责这块,今年百姓的徭役也免了吧。”萧铭说道。

    “是,殿下,我这就去办。”庞玉坤躬身说道。

    初到封地,这些政令他不是没有提出来过,但是当时和他作对的萧铭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这也让青州等六州的政令一直混乱不堪。

    都督府里,萧铭亲自看着庞玉坤写了布告,发出政令,他才离开都督府。

    城门外,都督府的政令一经贴出,立刻引起了百姓的议论。

    “这到底是真是假?”一百姓十分怀疑。

    “都督府的布告还能有假,这齐王到封地五年了,现在终于知道体恤百姓了。”

    “有这等好事,大伙还等着什么,回家开垦土地去,谁先开垦就是谁的。”

    “……”

    而在这时,五匹快马同时从北城狂奔出去,他们将把政令带往其他五州。

    城墙上,鲁飞望着城外的百姓若有所思,这齐王真是与往日不同了。

    离开都督府,萧铭没有回去,而是去了器械司。

    “殿下。”兵曹陈文龙见到萧铭过来,走上前来。

    掌握着科技晶石,萧铭需要找一个发挥科技优势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器械司。

    这器械司属于官营,其中的匠人也是青州最优秀的,萧铭现在想把这器械司发展壮大,不只是锻造,以后各类工业器械都要在这里诞生,这就是他赋予器械司的职能。

    “陈兵曹,从今日起,这器械司本王直接统属,你只需要服从本王的命令即可,其他人的命令你可以一概不理会。”萧铭沉吟了一下说道。

    “殿下!下官失职,还请殿下责罚!”陈文龙大惊,躬身说道,额头背后起了一层冷汗。

    他以为萧铭是来追求铁蒺藜储备不足的。

    “你误会了,本王并非前来责备你的,只是本王不认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狭隘言辞,这工巧技艺在本王看来并非奇巧淫技,相反本王认为这工巧技艺有益于百工劳作。”萧铭说道。

    陈文龙重重松了一口气,“殿下英明,臣也是如此认为,比如这农耕,若是有了趁手的工具,足以耕种更多的土地。”

    “没错,所以这器械司很重要,今日起,你把城中有技艺的匠人集中起来,按照技艺划分门类,入职器械司。”萧铭说道。

    “这倒是可以,只是殿下,这器械司的匠人也是需要吃饭的,这……”陈文龙为难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