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4.第4章 生存还是灭亡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干的。”,萧铭还记得上学那会儿,这是他导师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现在他面对的现实只能是后者了。

    综合现在的情况,他的封地一贫如洗,和原始社会基本上没多大区别,而且大部分耕地在豪族手中,百姓多沦为豪族奴役的工具。

    他即便身怀科技晶石,改变这里也是困难重重。

    而萧铭的记忆清晰地告诉他如今的大渝国看似平静,但是底下暗潮涌动,他没有太多时间蹉跎。

    他不是喊打喊杀的人,但是想要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受大渝国局势的影响,被他那些不安分的兄弟和叔叔砍了脑袋,他就必须建设封地。

    这是一个矛盾的问题,建设困难但又很必要。

    “铛…铛…铛……”

    斜倚在王府石桥上正在思考封地问题,这时忽然一阵急促的钟声从城门方向传来。

    “蛮人。”萧铭心里一紧。

    这个钟声类似烽火台的功能,是守城将士向城内发出的外敌入侵警告,现在钟声如此急促,定然是出现了蛮族骑兵。

    在大渝国,北方草原上的部族被统称为草原蛮,类似于历史上的匈奴,突厥,蒙古人,这个草原蛮扮演的角色都一样。

    那就是每年趁着秋高马肥的时候来中原大肆劫掠一番,这个草原蛮也是一样。

    在萧铭的记忆中,三年前草原蛮就再也没有深入他的封地,没想到今年再次来了。

    回忆起三年前草原蛮对他所辖六个州的疯狂破坏,他至今还有些不寒而栗。

    他不得不害怕,在这样的冷兵器时代,草原骑兵来去如风,弓马娴熟,有着天然的机动优势。

    他现在面临的困境就和小米加步枪打飞机坦克一样。

    而且他的六个州加起来也凑不出一百个骑兵,只能被动守城。

    一种恐惧在萧铭心里蔓延,这不是游戏,他面对的将是真实的生死,而且也没有任何退路。

    他的脚下就是他的封地,是他的家。

    “死过一次还会怕死吗?”萧铭问自己,他攥了攥拳头,喊道:“钱大富!备马!”

    “钱大富!”

    声音落下,好一会儿钱大富才拖着圆滚的身体,慌慌张张跑过来,气喘吁吁,“殿下,马已经备妥当了,能带走的银两我全部带上了,这钟声从北门来,我们现在从南门逃走还来得及。”

    萧铭有一种眩晕的感觉,感情他刚才是准备逃跑。

    “混账,身为齐王,我怎能弃百姓于不顾,一个人逃之夭夭。”萧铭骂道,顺势对着钱大富的屁股就是一脚,踢得钱大富一个趔趄。

    这是以前萧铭发火常干的事情,他自觉就用出来了。

    钱大富挤着小眼睛,一脸的愕然,这不是齐王的风格呀?

    以往不说蛮族到了青州,只说可能会过来,这位王爷都喊着要逃回长安。

    三年前他就逃过一次,结果在长安被萧文轩提着鞭子亲自抽了一顿,说如果下次萧铭如果再逃回来,他就亲自宰了他。

    想到这,钱大富恍然,以为萧铭是害怕回去也是一个死字。

    自从珍妃把他送到齐王身边,珍妃给他的唯一任务就是保护齐王周全,他说道:“殿下,咱们可以不去长安,但是这魏王的封地咱们总可以去躲躲吧。”

    钱大富口中的魏王是萧文轩的三弟,是萧铭的叔叔,这位叔叔的封地在他封地的南面。

    当年分封的时候,这位叔叔拉他当阻挡蛮族第一道防线的时候可谓是不遗余力,腹黑的可以。

    萧铭就是蠢货也清楚这位三皇叔不可靠,可见现在钱大富也是病急乱投医了。

    “不去,不去,我要去城楼。”

    萧铭铁了心了,在这种生产落后的地方,人就是生产资源,丢失了人心,就甭提了建设封地了,搞出再多的东西,那将来都是敌人的。

    钱大富的大圆脸上写满了惊恐,立刻坐在地上抱着萧铭的大腿哭起来:“殿下,三思呀,这刀剑无眼,万一殿下有个闪失,老奴该如何向娘娘交代。”

    “钱大富,亏你还是母妃的侍卫,如此胆小怕事,如何辅助我成就一番大业,你就是这样当王府管家的吗?若是封地没了,你和我还有立锥之地吗?”萧铭骂道。

    “殿下。”钱大富怔住了,自从跟了齐王,从齐王嘴里就没听见过什么大业,就成这些话,顶多也就是谁家的姑娘俊俏,长安多么繁华,封地多么贫瘠之类的话。

    现在萧铭今天这一番慷慨阵词倒是让他有些振聋发聩的感觉。

    萧铭甩开钱大富,径直向王府大门走去,这装逼是爽了,下面就是装逼作雷劈了,萧铭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不紧张那是屁话。

    门口,绿萝背着一个包裹正在等在门口,她的身侧还有一个穿着紫色裙衫的少女,这就是紫菀了。

    相比较绿萝如同江南水乡,小家碧玉的模样,这紫菀生的玉肌雪肤,弱柳扶风,鹅蛋脸,丹凤眼,眉眼间颇有几分泼辣。

    前几日,紫菀因为出去采办刚刚回来,这才到王府门口,不曾想蛮族接踵而至。

    “殿下。”见到萧铭,绿萝和紫菀盈盈俯身,庞管家吩咐她们要和齐王一起逃往魏王处。

    萧铭目视两个俊俏的丫鬟,心道可惜了,老子这一去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不等绿萝和紫菀反应过来,萧铭在二人的屁股上一人摸了一下,骑上马直奔北门。

    大庭广众之下,绿萝和紫菀羞愤的满脸通红,回过神来,萧铭已经上马而去。

    这个时候钱大富才跑过来,看见萧铭骑马的背影,熟练地翻身上马就要追过去。

    绿萝以为萧铭和钱大富要自己逃走,吓得脸色苍白,倒是紫菀神色如常,问道:“钱管家,你难道要丢下我们姐妹吗?”

    “什么丢下你们,殿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癔症,现在要去和守城将士一起守城。”

    “什么!”紫菀吃惊地捂住了嘴,她比钱大富还要吃惊。

    绿萝松了一口气,眼睛滴溜溜地转,“难道让我说对了?”

    钱大富此时也顾不得二姐妹想什么,策马追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