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都没有,我发誓

    觉得这么些话还不够证明,秦筝又说,“你们感情没有破裂,而他外头应该也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

    也别太担心他的身体是否出现问题,也许是我想偏了,大不了,你找个理由去体检一番,也不用这样担惊受怕的,你觉得如何?”

    简水澜点头,“我明白了,我会想法子再跟他谈谈的,就是觉得好不容易接受了他,不想再出现任何风波了,特别是现在有了小昕,加上小昕对他的感情日益加深,如果有一日真的面对分离的话,我怕小昕会受不住。”

    而她,这一次托付的是真心,也承受不起。

    两个女人站在路灯下,闲聊了好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在一旁的道路上停了下来。

    车门被推开,顾琉笙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在了站在宴氏私房菜门口路灯下的两个女人。

    他大步朝着她们走去,将简水澜轻轻一抱,这才看向秦筝。

    “秦小姐要送你回去吗?”

    秦筝看到顾琉笙此时对待简水澜的态度,并无任何不妥,也不像是出轨的样子。

    于是又去看他的脸色,面色白皙,唇色红润,眼睛清澈,委实不像个重病的样子。

    兴许,出轨与生病是她猜测得太多了,不过观察是一回事,此时秦筝很快摇头。

    “那倒是不用了,我已经让容昭熙过来接我了,不过今晚上水澜没吃多少,估计晚点儿会饿。”

    顾琉笙看向有些沉默的女人,虽然清楚她为何闷闷不乐,大概就是因为她隐瞒的事情。

    拉着简水澜的手,顾琉笙看向秦筝。

    “多谢秦小姐,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外头冷,不如秦小姐到里面等候?”

    秦筝还真不敢说活里面有晏殊与唐卿,万一醋意横生,回去之后还不闹起来。

    她连忙摆手,“放心吧,我不冷,容昭熙一会儿就过来了。你们快回去吧!”

    简水澜点头,“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你有什么事情就给我电话。”

    “行行行,知道了!快回去吧,饿了记得再吃点儿。”秦筝冲着他们夫妻两人挥了挥手。

    简水澜也冲着她挥手,之后才跟上了顾琉笙的步伐,朝着那辆黑色劳斯莱斯走去。

    窗子边,远远的,两个男人的目光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一直到两人上了那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唐卿的脸色很快就阴郁一片。

    他恨不得自己能够取代了顾琉笙的位置,可以这样光明正大地搂抱那个女人。

    晏殊收回了目光,看向唐卿眼里的阴郁,眉头轻蹙了下。

    “你少玩火自焚,不该是你的还是别去觊觎,早早断了这样的念想最好,顾总可不是好惹的,你又何必?”

    唐卿清楚晏殊是为了他好,然而感情这事情岂是说能断就断得了的。

    若是如此,他也不必作茧自缚这么多年了。

    一直到简水澜失踪之后,他也一直没有放弃寻找。

    只是没想到遇上是这样巧合的事情,他顺手救了她的儿子,由她儿子找到了她。

    唐卿浅笑,“感情这事情,还是得你亲自经历了才会明白,不是那么容易割舍的,但凡可以割舍的,就不会是你真心付出的感情了。”

    车子里,简水澜并没有看到简昕,于是看向一旁给她系安全带的男人。

    “小昕在家里?”

    顾琉笙给她扣好了安全带,揉了下她细嫩的小脸。

    “嗯,不过我让朗月出来跟他玩儿,也算是有个伴,接到你的电话我匆忙就赶了过来,带着小昕始终还要考虑许多。”

    比如他习惯开快车,然而有儿子在一旁,他可没那个胆子,万一简昕给他母亲打了小报告。

    简水澜却始终盯着那张脸,看起来气色还挺好的,实在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其实顾琉笙对她的态度也还算可以,除了这几天电话频繁之外,真没有出轨的迹象。

    可如果不是这些问题,顾琉笙到底在隐瞒着她什么?

    看到简水澜直勾勾的目光,还有冷沉的态度,顾琉笙揉着眉头一笑。

    “别胡思乱想了好不好?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都没有,我发誓!”

    说这话的时候,大概是因为刚在外头吹了点儿冷风,顾琉笙打了个喷嚏,没一会儿又打了个喷嚏。

    简水澜看到他一下子就打了两个喷嚏,再想到秦筝的话,脸色有些苍白。

    索性抬手摸向他的额头,发现额头的温度也不算烫,与她的相差无几。

    那一只温润柔软的小手就这么轻轻地贴覆在他的额头上,顾琉笙觉得特别受用,乜斜着目光朝着她望去,眼里一片潋滟的笑意。

    “我知道你在关心我!”

    她缓缓地松开了手,又去看他,小心的询问他,“你最近……是不是身体不大舒服?”

    顾琉笙被她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他不就是打了两个喷嚏,怎么就不舒服了?

    凑了过去,在她的脸上偷了个香,顾琉笙笑了起来。

    “心里不大舒服,看到你皱眉我就觉得心好疼,你对我笑一个就好了!今晚看你闷闷不乐,我都觉得难受。”

    “臭不要脸!”

    简水澜骂了一声,又说,“如果哪儿不舒服记得要说出来,别让我担心。”

    就在这个时候,顾琉笙又打了个喷嚏,他吸了下鼻子,没发现旁边的女人脸色很苍白,只是一笑。

    “大概是今天降温了,有些感冒,回去喝一杯热姜茶就好了。”

    顾琉笙偶尔也会打喷嚏不过都是正常的,而今晚上这么会儿他就打了三个喷嚏,她忍不住又想起秦筝的那一番猜测。

    不是出轨就是身体出了问题,难道他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简水澜犹豫了下,才出声,“要不,我带你去医院里检查一番,看看是不是感冒了?”

    “就是打了个三个喷嚏罢了,哪儿需要这么大的仗势,岂不是要让人笑话?走吧,我们回家,小昕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呢,朗月老是喜欢绷着一张脸,顾家小昕跟她玩并不尽兴。”

    简水澜却已经想到如果顾琉笙生病了,那么去检查的一定是姜紫瑜的燕南医院。

    等到了医院,她再好好地逼问姜紫瑜,顾琉笙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很多大病就是因为小病小痛不注意才引起的,我前几天看到网上有一则新闻,一名男子因为感冒没有重视,最后截肢了,你说严重不?咱们就去医院检查一番,拿点儿药好不好?”

    她笑得有些勉强,特别是想到顾琉笙身体,万一真出了什么状况可怎么办?

    顾琉笙只觉得今晚上这个女人的情绪有些不大正常,不过他才打了三个喷嚏,就这么去医院检查,回头还不知道该怎么被姜紫瑜笑话呢。

    于是笑道,“我就是打几个喷嚏,顶多就是个小感冒,回去喝一杯姜茶就可以了,乖,咱们就不去医院了,都这么晚了。”

    顾琉笙越是拒绝,简水澜心中的不安更是放大了好几倍,脸色都难看了。

    “为什么不去医院?你是不是真隐瞒了我什么?”

    简水澜侧过脸认真地看他,想从他的眼里看出一丝心虚。

    然而,顾琉笙却是丝毫都没有表现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隐藏得太深。

    听到这话的时候,顾琉笙总算是有些明白了,这个女人到底在担忧着什么。

    所以这些时日他神秘兮兮的,在家里的时候怀疑的是他可能出轨了。

    现在竟然怀疑他是不是身体出了问题,这就是跟她最好的朋友讨论出来的结果?

    这两个女人就不能事事都往好处想吗?

    怪不得今晚上简水澜的情绪不大对劲,脸色也不好看,想必已经被她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

    顾琉笙无奈一笑,“老婆,你能别胡思乱想吗?我对你的隐瞒没有你所想的那样恐怖!等到时机成熟了一定会让你知道的,但是,绝对不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乖!”

    面对顾琉笙的安慰,还有他坚持不去医院,简水澜觉得心更是慌了,她握住了他的手。

    “我们就去医院看看好不好?做一个全身检查,就算给我一个安心也好。”

    顾琉笙有些无语,不过都这么恳求了,他也不好拂了她的心意。

    “往后你还是少跟秦小姐混在一起,你们两个女人的脑回路,一个比一个清奇!”

    他不过就是掩藏了点儿小秘密,怎么到他们这边就成了不是出轨就是生病?

    都不能够往好处去想吗?

    他顾琉笙身强力壮的,平日里也注意锻炼,想要生病,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今晚就是打了三个喷嚏。

    听到顾琉笙愿意去医院检查的话,简水澜虽然说松了口气。

    但一颗心还是慌慌的,就担心检查出什么问题来。

    虽然看他平日里健康得很,然而谁知道是不是他隐瞒起来了。

    “咱们不去燕南医院检查,就去第一医院好了,那边也很不错的。”

    万一顾琉笙跟姜紫瑜勾结,今晚上岂不是白忙活了,她可不相信姜紫瑜会站在她这边。

    顾琉笙有些无语,防备他就算了,连同姜紫瑜也被防备了。

    不过别说燕南医院,就是第一医院他给使个眼色,对方也能够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面对小妻子的忧心,顾琉笙也只是一笑。

    “行,咱们就去第一医院做全面检查好了。”

    车子开向了第一医院,简水澜在车上就先利用了自己的身份,给顾琉笙开了一扇后门。

    到了医院之后,简水澜将所有检查项目都安排好,带着顾琉笙一项一项检查。

    检查之后,还因为顾琉笙在车上打了三个喷嚏,又去看了医生。

    最后拿了一盒感冒冲剂,回去泡水喝就没什么问题了。

    医生开完药给他们,觉得有钱人当真是惜命。

    打三个喷嚏还得来一趟医院,并且小妻子一脸担忧的模样,活像丈夫得了绝症一般。

    因为项目做得多,检查报告最快也得明天下午才能够出来。

    走在医院的长廊里,顾琉笙看着手里的感冒药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都跟你说了没什么要紧事,看人家医生还笑话我们!”

    虽然目前只知道有小感冒,喝点儿感冒药就可以,然而体检报告还得明天才能出来。

    她就担心这一段期间,顾琉笙在体检报告上动了手脚。

    毕竟以他的身份,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如果是这样,那今天岂不是白来了?

    可她又没有办法一直在医院里盯着。

    见简水澜依旧不闷闷不乐的样子,顾琉笙笑道,“我都依照你的意思过来体检了,怎么还是不高兴的样子?还是觉得我只是个小感冒,所以失望了?”

    “不是出轨,就是生病,你觉得我能够有什么好心情?顾琉笙,你到底是怎么了?”

    他揉了几下眉心,没想到这个女人还在纠结这一点。

    索性透露了点儿信息,凑近了她的的小脸。

    “只能透露一点儿让你知道,是给你的惊喜,别的不要再猜忌了,你总该相信自己的老公只爱你一人,还有他的身体倍儿棒,至于体检报告,明天就能出来了。”

    惊喜……

    简水澜才不相信能有什么惊喜,她觉得惊吓还差不多。

    反正这几天她都过得提心吊胆的,整个人都活在猜疑当中。

    她也想去相信顾琉笙,可是总觉得他最近特别可疑。

    见她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顾琉笙几次都忍不住要将自己的计划说出来给她听。

    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他的计划最后还需要一些亲朋好友的见证,所以等到最后才能告诉他们。

    不过距离他所计划的事情已经近了,还剩余没多久的时间,再忍忍就是了。

    见她还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顾琉笙有些无奈。

    拉上了她的手,觉得几分冰冷,索性放在自己的怀里捂热。

    “有些晚了,咱们先回去,估计这个时候小昕都困了。你晚上没吃多少东西,这天气还挺适合吃鱼片砂锅的,回家后我煮给你吃。

    因为你今晚上没跟我们父子一块儿吃饭,我也没吃多少,小昕也囔着不饿,就吃里几口面条,正好一家子再一起吃一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