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夫妻如此恩爱,将婚礼举办了

    现在怕是更不可能离婚了,毕竟孩子都出来了。

    唐卿笑了下,给唐嫂夹了一个饺子。

    “吃饭吧,娶老婆的事情还不着急。”

    再等一等,兴许他们真有离婚的一天,他的机会不就来了?

    此生没有等到简水澜,他当真不甘心,且怕是没有女人能入他的心了。

    **

    这一次的年夜饭,华楚楚花了不少的心思。

    毕竟顾老爷子交代让她去办,她这个人事事要求完美,所以还特意跟江姨一起研究了下,将每个人的喜好都了解一遍。

    年夜饭所上的都是众人爱吃的口味,特别是每个人的面前摆放的食物,都是他们所喜欢吃的。

    毕竟人多,而且家里的长桌也无法旋转,一整张特别订做的长桌,此时坐得满满当当的。

    为了满足众人的口味,有好几样的食物都是重复的,也省得与喜欢的食物隔了太远的距离,不好夹到。

    今年安排的位置让顾老爷子特别满意,左边坐着简昕,右边坐着顾源。

    一个是盼了许久的孙子,一个是突然得到的重孙子,放在顾老爷子的心里,那都是捧在掌心里的宝贝。

    两个小家伙都已经不需要大人喂饭吃,都坐在特别订制的儿童座椅上,吃得津津有味。

    简昕看到太爷爷一直盯着他笑,也没怎么吃,小手一伸,夹了一个水饺放到他的碗里。

    “太爷爷,你吃饭吧,这么盯着我看,是不会吃饱的!”

    简昕的一番话,引得一桌人忍不住笑,顾老爷子显得心情特别好。

    看着碗里的水饺,心中一阵感叹,夹了起来,满意地点头。

    “小昕给太爷爷夹的水饺,果然是味道最好的!”

    顾源也不甘示弱,夹了一个水饺放到顾老爷子的碗里。

    “爷爷,你尝尝我的水饺好吃不!”

    顾老爷子呵呵一笑,看着碗里的水饺,还有顾源饱含期望的目光,也将水饺给吃了下去,眼里都含着笑意。

    “小源夹的水饺跟小昕是一样的可口!”

    顾源满意了,也夹着上瘾,将自己面前的水饺,一颗颗夹给了旁边的几个兄长。

    许多年没有这么热闹地一起过年,不过今年回来少了顾少夫人,也少了有个人与她争锋相对。

    简水澜倒是觉得舒心了许多,看到自己面前这么多的食物,还有身边给她剥蟹的男人,抿唇微微一笑。

    知道顾琉笙喜欢吃清淡,他面前所摆的食物基本上都是清淡为主。

    她从自己的面前,夹了一块鸡翅膀,去了骨头放到他的碗里。

    “你也别一直给我剥蟹,自己多吃点儿,那些我自己动手就好。”

    看着自己面前满目琳琅的海鲜,甚至因为食物太多,占了顾琉笙面前三分之一的位置。

    而她的旁边则是华楚楚,华楚楚为了保持模特的完美身材,向来也喜欢吃清淡的食物。

    她面前的食物也基本也是清淡,相比之下,她当真都以荤菜为主。

    “我就喜欢给你剥蟹。”

    他将剥好的一碟子蟹肉放到她的面前,看着自己碗里去了骨头的鸡翅,眼里都是柔意,这个女人敢说心里没有他吗?

    从跟他回到燕城之后,他就发现她在改变,对他的态度开始有了改变,有一种让他回到了当初他们甜蜜恩爱的时候。

    如果求婚的话……

    罢了,这个事情现在还急不来,就算他现在筹备好了求婚的场面,怕是这个女人也不会答应。

    说不定还是以拖延时间为主,都这么长时间了,他不介意再等等。

    顾四夫人就坐在他们的对面,边给老公儿子布菜,看到这边浓情蜜意的样子,不禁一笑。

    “见你们夫妻如此恩爱,看来好事也不远了,咱们顾家也都好多年没有添喜庆了,你们结婚这么多年也一直都没有举办婚礼,看看小昕都这么大了,不如选个日子将婚礼举办了!”

    说到点子上了,顾老爷子精神一振,看向他们两人。

    “你们四婶说的是,趁着爷爷现在牙口还不算太差,你们也赶紧将婚礼给举办了,别等将来我都老得走不动了,你们才要举办婚礼,那个时候我参加这个婚礼还有几个意思?”

    说着又想起一事,顾老爷子看着左手边的简昕,又说,“本来想过年的时候举办一场宴会,让大家都认识认识简昕,不如定在元宵?

    现在着手准备也还来得及,等到你们将婚礼举办了,还能在热闹一场,小丫头嫁到我们顾家这么多年了,到现在除了一本结婚证什么都没有。阿笙,这事情是你办得不厚道啊!”

    简昕则是双眼一亮,爸爸跟妈妈这是要举办婚礼?

    那他不就可以看到他们举办婚礼的样子了?

    往后看到小丸子姐姐或是副班长,他还可以跟他们炫耀呢。

    要知道小丸子姐姐可是只见过他们父母的婚纱照,都没见过他们婚礼的样子,而楚副班长没有妈妈。

    他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跟副班长炫耀,不然他一定会伤心,就跟小丸子姐姐炫耀好了。

    顾琉笙冲着顾老爷子点头,“爷爷说的是,这事情我们已经开始讨论了,等到时候一定会给爷爷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着他轻轻捏了下简水澜的手,朝着她轻眨了下眼睛。

    简水澜怎么会不晓得他这一记目光是何意思,只是笑了笑,看向顾老爷子。

    “爷爷,这事情再说吧!”

    她冲着大伙儿举杯,“难得这么多人齐聚一起,咱们一起喝一杯,庆祝过年,希望往后每年顾家人都能齐聚一唐迎新年,也祝福爷爷身体健康,年轻活力!”

    顾琉笙有些无奈,就知道最后还是会被她一语带过。

    但也不好让她没了面子,也举杯笑道,“嗯,祝福爷爷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也祝我们顾家更上一层楼。”

    他瞥了一眼正在找杯子的两个小朋友,勾唇一笑,“你们两个小孩子就喝果汁吧!”

    顾琋人小鬼大,很快给他们两人找来了两杯果汁,自己则是偷偷倒了杯酒。

    顾四夫人见状,冷哼了声,将他的杯子撤走,“小小年纪学大人喝什么酒?”

    顾琋不悦,“妈,我都小学六年级了,哪儿还是小孩子?我们班的同学都开始喝酒了。”

    顾四夫人哼笑了声,“你到明年后年,都还过六一儿童节,就算是小孩子呢!”

    顾晋晗也发话了,“你现在还就是小孩子,等过两年再喝酒,咱们顾家的男儿都长得高,万一你将来长得没我们高,可就是喝酒给害的!”

    顾琋撇了撇唇,怎么喝一杯酒就说到长不高的事情上了?

    不过看到这些兄长一个个都长得那么高,万一将来真长得没他们高,岂不是丢人?

    简水澜看到顾琋撇唇的样子,不禁一笑。

    “行了,你们三个都算孩子,还不能喝酒,等小琋长大了,以后大嫂陪着你喝,咱们不醉不归!”

    顾琋这才高兴了,觉得自己被当成大人对待了,于是高兴地接过他母亲递来的果汁。

    “还是大嫂最懂我,等我以后长大了,一定要跟大嫂一起喝酒!”

    一群人都举杯欢呼,正要喝下的时候,江姨走了进来,面色有些难看,最终也没选择直接告诉大家。

    而是等他们将这一杯酒喝下,这才走到了顾琉笙的身边,放轻了声音,“大少爷,你母亲又来了,说是要给老爷子拜年呢,我让人拦着,怕是拦不了多久。”

    江姨的声音不大,但是周边的几个人还是听到了,刚才还欢呼的声音,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简水澜本来还想着今天终于没有人在这边与她针锋相对,没想到这么快又来了。

    还真是连过个年都不让她消停啊,不过之前一直在担心着薛予凝什么时候对她出手。

    可是得到今天似乎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还真不是薛予凝的风格呢!

    这个女人,说不定在等着什么时候她没有了戒备之心,再给她狠狠一击。

    顾老爷子毕竟年纪大了,江姨的声音也小,他并没有听到江姨说了什么话。

    然而看到这一桌人大部分的表情,也能够猜测出发生了什么事情,直接问江姨,“小江,什么事情?”

    江姨面对顾老爷子只能恭敬地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顾老爷子的脸色瞬间特别难看。

    “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竟然还有脸面过来这里,这大过年的也不让人痛快过个年了?”

    顾安歌很快出声,“爸,你别担心,这事情我去处理,一定不会让她过来打扰到我们。”

    顾琉笙的脸色也有些难看,“爷爷,三叔,此事我去处理吧,你们先吃。”

    他看向简水澜,“你陪着他们,我去去很快就来了。”

    一道轻巧却饱含嘲讽的声音很快响起,“我的好儿子啊,这是不打算让我这个当妈的过来吗?你们顾家人果然一个比一个还要薄情,我再怎么说也是安和的妻子,安和离开了这么多年,难道你们就不承认我这个大夫人了吗?”

    薛予凝拎着手里的礼盒,身后跟着两个保镖。

    也多亏了从肖蔺那边要来的两个保镖,否则还真不容易迈进这一道她生活多年的门槛呢!

    听到这一道声音,顾安歌特别头疼,很快看向顾老爷子。

    “爸,我先扶你回去休息吧!”

    毕竟年纪大了,他可不想这么大过年的让老头子出了什么问题。

    顾安然也很快出声,“爸,这边让阿笙来处理,我跟安歌送你回去吧!”

    薛予凝看着他们一个个这样维护着那个老头子,冷笑了声,很快抬步朝着他们这边走来,手里还拎着礼盒。

    “爸,新年快乐,我就是过来给爸您道一声喜庆罢了,怎么一个个都不想让我接近爸呢?怎么说咱们也是在这个屋檐下,生活了这么多年,不是吗?

    好一阵子没有见着爸了,看起来倒是老了好几岁的样子啊,当初我伺候爸的时候,看爸身体都硬朗啊!”

    顾琉笙几步上前直接夺过薛予凝手里的礼盒,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因为包装得很好,所以只能听得一声闷碎的声音。

    东西没有溅出来,但是在里面怕是已经碎成一团了。

    顾琉笙冷冷盯着眼前依旧保养得体,笑容得体的女人。

    “这个地方不欢迎你,还不滚?”

    简水澜知道今天的事情怕是没那么容易解决,又见顾老爷子脸色有些难看,很快朝着简昕扫了个眼色,简昕秒懂,拉上了顾老爷子的手撒娇。

    “太爷爷你别生气,跟我和小源去玩好不好?我们晚点儿一块儿看春晚。今年还是我和妈妈,还有这么多人一起看春晚呢!”

    顾老爷子是不想走的,他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不会容许一个被顾家赶出去的女人还如此嚣张。

    若不是看在她是顾琉笙的母亲的份上,更狠的事情他也不是做不出来。

    此时看到那张与顾琉笙小时候酷似的小脸,还有眼里的恳求与期盼,轻叹了声。

    知道这些小辈的一点儿心意,他们解决就好,他老了,确实不能再这么生气了。

    点了点头,一手拉着简昕的手,一手拉着顾源的手,朝着一旁的方向走去。

    顾安歌担心他们老的老,小的小,很快给顾安然使了个眼色。

    顾安然明白他的意思,很快也跟了上去,顾四夫人见此,倒是没说什么。

    但毕竟自己的小儿子还小,也不大喜欢让他看到这么不和谐的场面,将自己的小儿子拉到了身边。

    薛予凝就这样看着顾老爷子被两个孩子给带走,目光落在这么多人的身上,还有那一张特别订制的大长桌。

    这些可都是当年她所享受的,可是现在她竟然被他们给摒弃在外。

    甚至自己养大的儿子,竟然还要她滚!

    薛予凝冷眼看着被扔在地上的贺礼,那些东西扔就扔了,本来也就是送人的,而且还没打算让对方收下。

    只不过她就是憋不下这么一口气,凭什么他们顾家所有人在这里和乐过年,而她就只能一个人在唐卿那边,冷冷清清地生活着,还要看自己儿子的脸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