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在燕城,目前还没人敢主动去惹他

    小女孩点头,边吃着饼干边说,“好,我一定要跟妈妈告状!让妈妈将他们找来跟我玩!”

    林妈这才笑了开来,想着刚才要是小姐磕破了点儿,说不定这孩子的妈妈能更生气。

    小女孩哭闹了这么许久,这个时候也已经饿了,她喝了一瓶的可乐,又吃了一盒的夹心饼干,还是觉得饿.

    “我还要吃,我要吃鸡腿和爆米花,还有可乐,你马上去给我买来!”

    林妈点头,“行,你现在不哭就好,我带你去吃肯德基里面的炸鸡腿!不过你妈妈可不让你在外头吃这些东西,你妈妈要是问起你了,不能说我带你去吃的,知道吗?”

    小女人倒是清楚事情的严重性,这些天回去之后,她妈妈控制她的饮食,让她老是挨饿。

    饭吃的都没有以往的一半多,难得出来吃些好东西,她才不会傻傻地去告诉妈妈呢!

    “我知道了,你马上带我去吃,我就不跟我妈妈打小报告,不然我就跟她说你欺负我!”

    林妈也担心孩子乱打小报告,这个小祖宗脾气可大得很,加上孩子的母亲脾气可不怎么好。

    万一将她辞退了,她在燕城怕是找不到这么好、工资又高的工作了。

    于是很快答应,“行,想吃什么,我都带你去吃,小姐要听林妈的话,知道吗?”

    小女孩点头,带着命令的语气,“快点带我去吃,我都快饿死了!”

    林妈拉上了她胖乎乎的手,“行,我马上带着小姐去肯德基吃,想吃什么都好!”

    “那我还要吃一个汉堡,还有甜筒也要吃两个!”

    她都好久没有吃上甜筒了。

    **

    游乐场遇上奇葩主仆,回来之后顾琉笙也没闲下来,很快让人去彻查此事。

    两个小时之后,顾琉笙与简水澜得知了事情的始末,确实如简昕他们几人所言。

    监控视频里录下了所有,本来他们三人好好地在观看摩天轮,一个胖乎乎的小女孩由一个妇人带着走了过来。

    那小女孩看了一会儿摩天轮,结果目光就落在了离她不远处的简昕身上,走了过去就要去拉简昕的手。

    没想到简昕倒是机灵得很,对方伸出手的时候,小小的身子就躲避开,站在了华楚楚的身后。

    只是小女孩见自己没有如意拉到对方,就冲着他们态度不好地说了些话。

    因为监控有些远,加上游乐场声音太杂,监控里并不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不过想要知道说了些什么话,找个懂得唇语的人翻译下就可以了。

    不过看着那嘴型,他们倒是能够猜测出几句,之后华楚楚带着简昕与顾源都往后退开几步。

    那个妇人倒是不依不饶了起来,如此发生了争执。

    正当双方起争执的时候,就见那个粉色衣服胖乎乎的小女孩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指着简昕大哭了起来。

    之后就是妇人对着华楚楚指指点点,华楚楚倒是没遇上这样的泼妇。

    除了偶尔回上几句之外,一张脸都是黑的,很不高兴的样子。

    倒是没过多久就看到简昕挺身而出,冲着那妇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简水澜看到这边的时候,心里还是挺欣慰的,这臭小子倒是懂得站出来。

    其实全程大部分靠看嘴型去猜测他们说的话,但是有简昕在一旁看着,倒是跟个录音机一样,将双方的对方都说了出来。

    简昕的记忆力好,加上这事情刚发生,还有监控视频记录,双方的口型倒是都给他们翻译了一遍。

    顾琉笙感叹着这孩子的记忆力当真不错。

    简水澜抱着怀里的孩子,“小昕真棒,懂得想要保护叔祖母还有小源,不过小昕毕竟还小,这些事情还是大人来处理就好,往后还有这样的事情第一就是要保护自己的安全,知道吗?

    当然了,可以拉着小源在一旁,毕竟你比小源还要大,所以得保护好小源,知道吗?”

    简昕重重地点头,“妈妈,我知道了,回头我就跟爸爸学功夫,还让小源跟我一起学!这样子,我就可以保护妈妈,小源也可以保护他的妈妈!”

    相比那个只会哭闹的小女孩,顾琉笙觉得这个儿子当真给他长脸,他抬手揉了下他透软的头发。

    “这事情,爸爸一定不会让你们三受了委屈!等过些天,天气暖和了些,你就早早起来跟爸爸去跑步,然后从基础学起,不过学功夫需要要吃很多的苦,你能下定决心?”

    简昕点头,“爸爸可以做到,木叔叔也可以做到,我也一定能够做到!”

    简水澜将监控看完,轻叹了声,“这是遇上了个小碰瓷的,也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小不好好养在身边亲自教育,倒是交给这么一个蛮不讲理的佣人,孩子怎么可能会好?”

    这家长是不是对孩子太不负责任了?作为家长就应该多抽点儿时间陪陪孩子。

    而不是一味地去赚钱,将孩子交给这么一个佣人看着,都教导成什么样子了?

    “别人家的孩子好不好轮不到咱们操心,只要咱们家的小昕好好的就够了!”

    顾琉笙搂过简水澜的肩头又说,“至于对方是什么人,已经吩咐下去了,很快就会有答案。”

    简水澜点头,“那就好,此事不管怎么说,还是得咱们先出击,不然这妇人回去之后必定添油加醋,不过监控已经拷贝过来,有这个证据倒是不怕。”

    小孩子吵闹并没什么,但是那妇人身后是什么样的大户人家,他们尚未清楚,不过若是他们知道惹上了顾家,怕要后悔。

    顾琉笙似乎不是好惹的人,在燕城,目前还没人敢主动去惹他吧!

    **

    一家三口正要吃晚饭的时候,顾琉笙就接到了电话,对方已经将监控视频里的小女孩与妇人都调查了个清楚。

    得到这些消息之后,顾琉笙沉吟了些时候。

    简水澜听得顾琉笙与对方说了几句,猜测出他们所说的就是今天下午在游乐场发生的事情。

    她将食物都端上了桌,跟着简昕一起默默地听着顾琉笙说话,但也没问上几句,全程就跟顾琉笙听报告一样。

    几分钟之后,顾琉笙结束了通话。

    看到顾琉笙那一副样子,简水澜问他,“这事情很棘手吗?”

    她想着,顾家怎么说也是燕城里三大家排行第一,对方不可能是晏家与苏家的人,那还有什么是顾家不能惹的?

    况且今天的情况,完全就是他们惹上了顾家,孩子打闹的事情,本来就没什么。

    但是那个妇人的态度太过分了,并且可能回去之后添油加醋,此事不利于顾家。

    棘手……顾琉笙还真没遇上什么棘手的事情,大概就是当初简水澜不肯原谅他,让他感到棘手,他轻笑摇头。

    “倒不是棘手的问题,而是觉得事情真是有些巧了,你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吗?没想到在淮城的时候才调查过他们,这么快你们就又要遇上了。”

    别说简水澜没听懂,简昕更是一头雾水,不过这些都是大人的事情,他现在只需要好好吃饭,赶紧长大,才不会受人欺负。

    所以当简水澜给他盛了一碗稀饭的时候,简昕便坐在父母的中间,大口大口地吃着,对于他们的谈话,也就是好奇地听听而已。

    简水澜一开始没有猜测出来顾琉笙所言,但是听到他说的在淮城的时候调查过。

    她倒是记得当初让应寒帮忙做过一个调查,后来被顾琉笙知道了,还让他心里不痛快了。

    不过简水澜倒也不敢确认,只是疑惑地问他,“你所指的是……云水溶……不,是现在的陆晴天?乔崇山的情妇陆晴天?”

    那今天遇上的这个孩子,难不成是云水溶的女儿?

    之前应寒给的资料显示五年前,云水溶生育了一个女孩,后来她还去做了个整容手术。

    整个人倒是与过去相差了许多,不过她学美术的,对于人体的骨骼与肌肉掌握挺好。

    所以就算云水溶去整容了,身体上也有一些变化,脸部的轮廓也改变了,可对她就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大概除了这一点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她们之前结怨太深了。

    顾琉笙点头,“如你所言,云水溶当了乔崇山的情妇之后,便将孩子也带到了乔家,孩子取名为陆念念。

    不过乔崇山目前还挺宠爱云水溶的,所以对于多养一个孩子倒也没说什么,这个孩子在乔家也算是个小千金的存在,因此小小年纪便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子。

    这个妇人则是乔家的佣人,目前就带着这女孩子,我刚才已经吩咐下去,让律师接手此事,这些监控律师那边也有一份,我想乔崇山一定很后悔惹上了顾家。”

    他虽然不想跟一个泼妇一般见识,但这个泼妇已经严重伤害到了他宝贝儿子的心,所以必须严惩!

    简水澜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巧,今天在游乐场碰上的竟然云水溶的女儿,真是孽缘!

    不过真没想到云水溶竟然将自己的女儿教养成这模样,倒是厉害了!

    一个蒋芹芹将云水溶教养成为如此,而云水溶又将自己的女儿养成这般,真是可笑!

    孩子本来无辜,骄纵一些,她一个大人也不会去计较,但是那个佣人却不能不去计较。

    况且现在牵扯到了云水溶与乔家,此事如此,还是交给顾琉笙去处理。

    “此事我便不想插手了,由你出面就好,我想今天大概就是巧合了。”

    顾琉笙也没打算让简水澜出手参与此事,“希望只是巧合,不过既然陆晴天就是云水溶,我想当年她尚未坐完的牢似乎也该去坐了,而且她还是逃犯,判刑会比过去还要重上许多。”

    判刑……

    简水澜倒是想起了那个小女孩,五六岁的模样,虽然性子不讨喜,但毕竟只是个孩子。

    如果云水溶当真坐牢了,那么这个孩子该怎么办?

    单独留在乔家,如今已经被宠成这副德行,将来会是如何?

    而且没有母亲的照拂,只怕很难在乔家过下去,考虑到孩子,如果云水溶能够安守本分地生活,她倒是可以不再起诉她。

    只希望云水溶看在目前有了女儿的份上,能够珍惜机会。

    不过当初顾琉笙给云水溶安排的那个男人,简水澜倒是清楚的。

    但陆萧已经离开了燕城,去哪儿谁也不知道,也就是说那个女孩子并没有见过亲生父亲。

    有了简昕之后,她才知道不管大人如何,苦的也不过是孩子。

    一旁安静吃饭的简昕听到这里,好奇地问,“爸爸、妈妈,你们认识她们吗?”

    简水澜点头,“大概是认识那个女孩的母亲,这事情你爸爸会好好处理的,你就别瞎操心了,一会儿吃饱了休息一会儿,妈妈教你弹钢琴,你都好些天没有练习钢琴了。”

    简昕吃下一口稀饭之后,才说,“我去太爷爷那边,叔祖母有教我钢琴,还夸我弹得好!”

    “小昕好厉害的,那晚上就将你叔祖母教你的弹一遍,好不好?”

    简昕立即点头,“嗯,妈妈,等我吃饱了就弹给你听,还有爸爸也要听!”

    顾琉笙的思绪从乔家那边撤了回来,看着妻儿两人,不禁一笑。

    “好!爸爸也去听你弹钢琴!”而后看向简水澜,“这事情先不说了,咱们吃饭,也让这些事情影响了咱们的食欲。”

    他夹了一大块鱼肉,去了鱼刺之后放到了简水澜的碗里,又给简昕也夹了一块鱼肉。

    **

    晚饭的时候,云水溶看着丰盛的食物,然而却没多少食欲。

    这么晚了,女儿没有回来,乔崇山今晚外头有应酬估计得很晚才能回来了。

    她独自一人看着满桌的饭菜,拿起手机给林妈打了个电话。

    没一会儿就听到了屋子里传来了手机铃声,还有孩子的声音,原来是林妈带着她的宝贝女儿回来了。

    云水溶将手机收起,果然看到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回来了。

    只是她看到的是宝贝女儿满身脏兮兮的,头发也是乱糟糟的样子,眼皮还肿着,明显哭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