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果然都打红了,以后要是不高兴你还直接咬我

    轻叹了声,顾琉笙又说,“她被养在顾家又因为跟在我身边多年,是我看着长大的,以为她是个没有心计,简单快乐而又懂事的女孩子,却没有想到她会有这么深的心计与手段。

    从她回来之后就一直对你存在这些心思,而我却完全不知情。小澜,我们走到如今这样的地步,也是我的失职,我一次次地说过不会让你受伤,可是你却一次次地在我面前受伤,这些伤害还是由我的亲人赋给你的。对不起!”

    他真诚地道歉,尽管知道这么一句对不起太过轻飘飘没有意义,可是他必须说出来,余生他会好好弥补她的。

    是顾琉璃……

    怪不得想要毁她的脸,当初她就怀疑是不是顾夫人,可是想到顾夫人不会只是想要毁她脸这么简单。

    顾夫人出手哪一次不是冲着她性命去的,也只有嫉恨她的女人才会有这样恶毒的手段,想要毁掉一个女人的容貌。

    不过对于顾琉璃所做的一切,如今加上一条罪责,她倒是不觉得奇怪。

    顾琉璃本就是个擅于掩藏自己的人,顾琉笙加上一直都很信任她,因此没有对她产生怀疑。

    当初她来到顾家,顾琉笙说过除了顾老爷子,其余的人都需要防备。

    那时候顾琉璃虽然没有回来顾家,但也算是顾家人,是不是也就是说顾琉璃在他的心里与顾老爷子是一样的?

    “原来是她啊,真是难为她了,从回来燕城就开始算计着一切!”

    她看向顾琉笙,唇角染上几分笑意,“现在你终于相信我的话了吧,是不是也明白顾晋晗他们几个兄弟为何从来都不待见顾琉璃了,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你让他们怎么待她好?也就只有你将鱼目当成珍珠!”

    说完这一番话,简水澜拿起包包起身就要离开,知道幕后之人是谁,就足够了!

    她就算想要报仇,可是顾琉璃不是还有顾琉笙护着吗?

    看到简水澜就要走,顾琉笙很快就拉住了她的手。

    “小澜,难道你就要这么放过她吗?”

    简水澜直接甩开了他的手,反问,“现在不是我放不放过她的问题,我不放过她又能怎么办?谁让她有你这么强大的靠山,有你这么一个是非不明的靠山,我能动得了她吗?”

    顾琉笙知道自己理亏,毕竟之前所做的一切都让这个女人对他过于失望。

    “可如今这一件事情已经涉及到了伤害,云盛作为帮凶已经进了监狱,她是主谋,我打算将她交由警方处理,如今人证物证俱在,包括五年前她车祸的情况我也已经交由向漠负责调查,很快就会有结果的,林桥很快就会找出来,到时候我会将一切都交由警方处理。”

    将顾琉璃交由给警方处理,简水澜对于他的想法倒是有些诧异,忍不住嘲讽一笑。

    “你舍得?那可是你护着长大的好妹妹,就这么将她交由警方可是要毁了她一切的。”

    将她的嘲讽看在眼里,顾琉笙知道自己在她的心里已经不怎么可靠了。

    “错了就应该受到惩罚,不是吗?而且她之前给我保证对我再没有隐瞒,否则我会将她驱赶出顾家的,既然她的信誓旦旦已经被她自己给毁了,那么就该承受起一切,她即将失去顾家给她的一切。

    我承认以前对你多有亏欠,小澜,给我一个弥补你的机会,我再也不会犯这些错误了!”

    然而简水澜什么都没说,而是离开了餐厅。

    顾琉笙能够下定决心将顾琉璃送给警方处理,还要将她赶出顾家,这一点让她确实意外。

    那个男人不是将她当成宝贝一样,不管顾琉璃犯下了什么错误,都能包庇吗?

    顾琉笙到底在玩什么把戏,是不是就为了不语她离婚?

    不过顾琉璃现在还好端端地在医院里治疗,也许顾琉笙不过就是说说而已。

    在他没有真正做出决定之前,她不相信他会对顾琉璃这般狠绝。

    虽然她也觉得顾琉璃既然做出如此心狠手辣的举动,就该受到该有的惩罚。

    进了电梯的时候,顾琉笙在电梯就要闭合上的一瞬间顺利地挡住了,电梯门感应到很快打开,他大步跨了进去,笑看着面前的女人。

    “怎么不等等我?”

    简水澜垂下眼眸没有看他,“你又跟上来做什么?这边是我的地方,或者你想逼迫我离开西江月圆吗?如果觉得这边舍不得给我的话,我也可以去秦筝那边住一段时间。”

    反正也即将要离开燕城,剩余的这几日住在哪儿对她来说都无所谓。

    他讨好一笑,“别乱说,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我们夫妻不是应该住在一起?”

    十六楼很快就到了,简水澜走出了电梯但没有去输入密码,而是用自己的身子挡在了门口,双手环胸看着眼前的男人。

    “顾琉笙,我这边不欢迎你,没什么事情就别过来了,你那么多的地方可以住,去哪儿都可以,请你以后没有别的事情就别过来了!”

    顾琉笙知道她在抗拒,但也不将她的拒绝放在眼里,之前是他诸多不对,如今简水澜这么做也是他罪有应得。

    但是他有足够的耐心与大把的时间重新追求她,让她回心转意。

    “晚上我想带你回去看看爷爷,不然爷爷老是念叨着你,今晚我们回顾家老宅吃饭吧!”

    “去看爷爷的话,我自己能去,但是我不想跟你一起出现在顾家老宅,顾琉笙,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没别的事情就走吧,我这边不欢迎你。”

    简水澜继续与他僵持着,想着朗月还在,又说,“还有马上将朗月撤走,我现在已经不需要她的保护了!”

    朗月虽然对她不错,但毕竟是顾琉笙请来的人,心之所向顾琉笙,她怀孕的事情压根就不敢让朗月知道。

    顾琉笙下午还有事情,看到她压根就不给他进去的机会,无奈地叹了口气。

    “让我回家休息一个小时,我下午还有会议要参与,难道你舍得让我中午不休息?你知道我有午休的习惯,中午不睡,下午崩溃。”

    他强硬地上前将简水澜往怀里一抱,一手伸到她的身后输入了一串数字,很快就解开了锁,连着怀里的女人带到了里面,并且将门给锁上。

    简水澜没想到他这么无赖,气得脸色都发白了。

    “顾琉笙——”

    然而顾琉笙一记亲吻落在她的唇上,堵住了她所有的话。

    此时正在里面吃饭的秦筝与容昭熙听到简水澜那一声气急败坏的声音时,纷纷都朝着玄关处走了过来。

    没想到会看到眼前这一幕,容昭熙立即瞪大了双眼反应过来之后就是替秦筝捂住了她的眼睛。

    “要长针眼的!”

    秦筝一下子就拍开了他的手,一副上去也不是不上去也不是的着急模样,这两人怎么又……

    难道简水澜这是不打算离婚了?

    可是留在燕城还有个顾琉璃虎视眈眈呢!

    她自然也想他们夫妻重归于好,但有顾琉璃的世界,顾琉笙的心偏得让她寒心啊!

    简水澜很快就将顾琉笙给推开,而后一巴掌直接甩在了他的脸上,狠狠骂了句,“流氓!”

    她的力道有些重,可是对于顾琉笙来说并不算太疼,不过旁人听到那一声清脆的巴掌声还是替简水澜给捏了一把汗。

    秦筝想着幸好有容昭熙在此,若是顾琉笙敢动粗,他们三个人上去总不至于会打输他吧。

    可一想到容昭熙这脓包,估计也不敢去揍顾琉笙。

    秦筝很快走到了简水澜的身边拉住了她的手,“没事吧?”

    简水澜摇头,指着门的方向,看向顾琉笙。

    “顾琉笙,我这边不欢迎你,你走!”

    “小澜!”

    他也没想到她会有这么一巴掌,虽然在容昭熙他们面前挨了女人一巴掌有些挂不住面子,可想到脸上的疼意,估计她的手都打红了,他上前一步,握住了她的右手,翻看掌心,一脸的心疼。

    “果然都打红了,以后要是不高兴你还直接咬我,这么动手会伤了自己的。”

    他脖子上现在还留着一圈子牙印呢,就是她给留下的,除了脖子上的这一圈牙印,肩膀也有,现在还疼得厉害。

    这个举动简直让容昭熙诧异得不得了,这个男人这样的表现大概就是妻奴了吧!

    秦筝也偷偷松了口气,应该不需要打群架了。

    简水澜甩开他的手,眼眶隐隐红了起来,一双眼立即湿润泛开。

    “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惹人烦?我让你出去你没听见吗?顾琉笙咱们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好聚好散,你为什么还要纠缠不休?”

    她愤怒地盯着他看,没有给他回话的余地,又说,“秦筝,送客!”

    她鞋子都不换,直接踩了进去,朝着自己的房间大步走去。

    顾琉笙就要追上,秦筝很快就将他拦住了。

    “顾总,这个时候追上去只怕是要适得其反,顾总已经做出了那么多让水澜失望的事情,你也是知道她的脾气,当初云家赶她出门的时候,她就从未有过回去的念头,如今顾总再将她惹急了说不定她明天就离开燕城!”

    顾琉笙知道秦筝的话并不假,犹豫了下,他什么话也没说,沉着脸转身离开。

    终于将这一尊大佛给送走了,秦筝暗暗松了口气,看到容昭熙还在一旁,瞪了他一眼。

    “看什么呢,还不去收拾碗筷,难道你想过来这边吃白食不成?”

    收拾碗筷?

    他小少爷什么时候收拾过碗筷了?

    容昭熙当即嗤笑了声,“是你请我过来吃饭的,我是客人,你让我收拾什么碗筷?”

    秦筝懒得理会他,直接朝着简水澜的房间走去。

    容昭熙见此,总不能由他去安慰简水澜吧,他可真安慰不来。

    想到这边也没他什么事情,便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桌上还剩余着一些菜,没想到秦筝的厨艺还不错,害他过来的时候还担心被毒死。

    此时就剩余他一个人,依旧吃得不亦乐乎。

    秦筝进了房间之后,看到简水澜正埋在被子里,屋子里没有开空调有些闷热,她去将空调打开。

    调到适合的温度,这才朝着简水澜走去,一把掀开盖在她头上的被子,看到她泛红的眼眶。

    “你这是打算为了那个男人将自己闷死在被子里吗?”

    “她呢?”简水澜问道,声音有些哽咽。

    “被我打发走了,他估计也知道这个时候过来也讨不到好果子吃,不过你们刚才那是……水澜,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想不想离婚。

    其实我私心里还是不希望你们离婚的,毕竟顾总对你有情,虽然在顾琉璃那边犯了错误,可之前的顾总真的是个很好的男人。况且你们都有孩子了,我也不想孩子生下来没有爸爸。”

    但是一想到顾琉璃的存在,她就烦得要死。

    说到离婚的时候,简水澜的眼里闪过一抹坚定。

    “婚是一定要离的!”

    她坐起了身子,将自己的往秦筝的身上一靠,趴在她羸弱的肩膀上。

    “我跟他没有未来了,我承认自己对他还有感情,可是你也知道顾琉璃的存在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不过……”

    她想起顾琉笙告诉她的那些真相,离开了秦筝的肩膀,缓缓地抚上手臂上还包扎的纱布。

    “他刚才告诉我收买云盛想要毁我容貌的人是顾琉璃,我真没想到顾琉璃那么早就已经搭上了云盛这一条线,甚至连云盛都不知道收买他的人是顾琉璃,这个女人的心计真是可怕!”

    所以说,如果没有一开始顾晋晗给她的提醒,让她对顾琉璃一直都保持着怀疑的态度,只怕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秦筝也没有想到顾琉璃有这样的手段,当即有些吃惊。

    “是她收买云盛干的?我去,这个女人还真可怕,那不是说云盛破产之后就被她给盯上了,那时候顾琉璃不是才回来没几天吗?没想到那个时候就已经算计上你了!”

    而后她很快想到一个重点,激动地握住了简水澜的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