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是很冷,可是顾琉笙给的温暖,她不想要

    第226章、是很冷,可是顾琉笙给的温暖,她不想要

    白莲的脸色有些发白,她没想到今晚上她刚与陆屿发生关系,陆屿就会这样对待她。

    最起码他该答应与自己交往啊!

    她白莲长得不差,平日里人缘也好,陆屿对她也还算不错,为什么发生关系之后反而让关系变得这般僵硬?

    她虽然并非第一次,但刚才要她的时候怎么就不嫌弃了?

    一想到简水澜,她就恨不得去将她给撕咬干净,如果不是她,她的姐姐又怎么会进了监狱?

    她姐姐还这么年轻,这一进去三年,出来之后,人生也就多了一样抹不去的污点。

    这一切全都因为她仗势欺人!

    白莲捂着脸,一双清纯动人的眸子,此时注满了恨意。

    **

    漫无目的地离开了尚座食府,简水澜有些不知该何去何从。

    回西江月圆吗?

    可是她并不想回去面对那个人!

    不管顾夫人那一番话是真是假,她都对顾琉笙产生了怀疑,明知道他母亲想要杀她,可却一直隐瞒真相,并且这一段时日闭口不提她发生车祸的事情。

    就因为顾夫人是他的母亲,所以他可以纵容?

    就不担心她有朝一日死在顾夫人的手里?

    在街上寻了一处长木椅坐下,看着对面华丽璀璨的灯光与车水马龙。

    她想起几次问顾琉笙是不是喜欢她,可是顾琉笙从未正面回答。

    也许他只是认为因为是夫妻的关系,对她好便是理所当然,只要是他的妻子,不管是华楚楚或是沈蓉蓉,他都会当做责任对她好吧!

    她简水澜在他的心里或许什么都算不上!

    深呼吸了口气,此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在这冷寂的夜里,异常响亮。

    是顾琉笙的来电,她突然想起到现在她在他手机联系人里面连个名字都没有,只有一串数字。

    或许,顾琉笙的心里没有她吧!

    电话来得正好,她正好有话问他。

    简水澜很快接听,立即传来顾琉笙的声音,“聚会快结束了吧,在哪儿,我去接你!”

    “顾琉笙,我只问你,你是不是知道是谁策划让我发生车祸的幕后之人?”

    那边顾琉笙沉默了些时候,问她,“怎么突然问起这事情?”

    “你是不是知道?”

    真相已经被他掩藏,她怎么会突然问这事情?

    顾琉笙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眼里泛过一抹冷意。

    “有什么事情回来再说,你在哪儿,我去接你,还有记得别喝酒。”

    “其实你是知道真相的,只不过真相被你掩藏了,证据也被你销毁了。顾琉笙,想要杀我的人是你妈妈,那一天若不是我命大,她确实要得手了,可是,你竟然对我隐瞒!”

    她很快结束了通话,一颗豆大的泪水从眼眶里滚落下来,她以为可以与他一直走下去。

    可是现在才发现,原来真的好难,她现在就已经开始想要退缩了。

    简水澜抬手擦去了脸上的泪水,起身继续在街头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她就知道不该将两套房合成一套的,如果是以前,她要是受委屈了,最起码还有一处地方可以去。

    而现在,不想回去西江月圆,她就无处可去了。

    看着被掐断的通话,顾琉笙的脸色有些阴郁,简水澜怎么会知道那些事情?

    她又是怎么知道策划这一场车祸的幕后之人是他母亲?

    当时所有的证据都销毁了,除非……

    顾琉笙很快拨通了顾夫人的号码,正在用餐的顾夫人看到来电显示之后,唇角勾起一抹温婉自信的笑容,她很快接起。

    “阿笙,你可是好久没有给我电话了。”

    “你是不是对小澜说了些什么?”顾琉笙隐忍着将自己的怒气压下。

    “是,我刚才找她,顺道跟简小姐坦白了一切,告诉她当初她出了车祸,策划这一场车祸的人是我,我给她认错,给她赔罪呢!”

    “不过让我开心的还是我的儿子还是维护妈妈的,妈妈犯了错,阿笙都替我隐瞒了,想到这里,我就知道阿笙之前所说的都是气话。”

    顾夫人笑了下,又接着说,“阿笙,妈妈知道错了,妈妈给你道歉,我实在不应该觉得她不适合你,就对她动了杀机,本来想找你一块儿过来的,不过你的手机一直都打不通呢!”

    “我知道了,琉璃会突然找我还聊了那么久的话,是妈让琉璃打给我的吧!”

    顾琉笙冷笑了声,随即掐断了通话。

    刚才他与琉璃通了那么长时间,简水澜是否打过电话给他?

    这个儿子就是喜欢挂她电话!

    不过她的儿子就是聪明,一句话就知道是她做的。

    可是又如何呢?

    不论怎么样,她都是他的母亲,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好!

    顾琉笙又打了几次简水澜的电话,奈何对方都没有接听,只好打给朗月。

    “少夫人在哪儿?”

    “少夫人在长青东路的街道上游荡!”

    长青东路,距离致远并不算远!

    “好好的看着她,我马上过去!”

    **

    顾琉笙来得很快,此时简水澜依旧在长青东路繁华的街道上游荡着,偶尔抬手擦拭去脸上的泪水,偶有路过的人朝她投来一眼。

    顾琉笙将车子停好,看着那一道失魂落魄的身影,他很快下车,在人行道上一步步朝着那一道纤瘦的背影靠近。

    “小澜!”

    在距离她还有几步之遥,顾琉笙终于出声。

    走在前面的人,似乎没有听到一样,然而心里却知道顾琉笙能够找到她,必然是联系了朗月。

    朗月在她的身边虽说起到了保护作用,可是她连想要独处安静地时候都没有。

    泪眼看着这一座城市的霓虹,一切都朦胧闪烁。

    一个温暖的怀抱从身后袭来,带着熟悉的清冽味道,她的脚步停止,很安静地被他抱着。

    抱上去的那一瞬间他才知道这个女人有多么冷,浑身冰凉,顾琉笙紧紧地将她抱住,只想温暖着她的身子。

    “小澜,我知道自己隐瞒真相不对,可她再不是,也是我的母亲,我也不想让你与她的关系这般僵硬,也没想过要将她绳之以法,这些我向你坦白。她毕竟是顾家的夫人,若是顾家传出这样的丑闻,必定对顾氏集团造成很大的影响,加上爷爷年岁已大,我不想让他知道这些事情。”

    他深呼吸了口气,松开了她的身子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在她的身上,走到她的面前见她已是满脸泪水。

    顾琉笙心疼地擦拭她脸上的泪水,然而发现刚擦拭完,立即又有泪水落下,而她沉默不语,越擦越多。

    他第一次发现这个女人原来这般能哭。

    “所以我安排了朗月跟在你的身边暗中保护你,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的。小澜别哭了!”

    是很冷,可是他的温暖,她不想要。

    简水澜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扔给了他,沉默地绕过他的身子,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他有他的顾虑,顾虑到了所有的人,唯独没有顾虑到她。

    她是当事人,差点儿丧命的当事人,为什么连她也要隐瞒?

    如果那一日她没有将秦筝推开,也许丧命的是两个人。

    眼泪不争气地又掉落下来,简水澜抬手去擦,越擦越多,索性放弃。

    只是那冰冰凉凉的感觉贴在脸上,极为不舒服。

    顾琉笙看着手里的外套,又见简水澜沉默不语地走开,只有大步追了上去,重新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扳过她的身子与他面对面。

    “你就不愿意与我说一句话吗?简水澜,我是有错,但我有我的顾虑与想法所以才对你隐瞒,你就不能够与我好好说说话吗?若是你觉得我可恶,你可以骂我,别这么一声不吭地可以吗?你这是冷暴力,明白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