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故人相遇

    235.故人相遇

    新年一过,恒丰营业上班,家里没有人,陆家那边近来也很忙,反倒让怀着孩子无事可做的宿琪无聊坏了。

    “好,坐沙发上等一下。”宿铮搁下了钢笔,立刻走出办公室,去了趟洗手间。

    宿琪也在恒丰上过班,知道这附近的哪家店比较好吃,宿铮上完洗手间,她便领着他下了楼,一路上挽着宿铮的胳膊,过了一条马路,往那家饭店散步走去。

    宿铮很疼宿琪,中午用餐,将这个怀孕的妹妹照顾的无微不至,无奈午休时间太短,草草陪宿琪吃完饭,就要回恒丰上班。

    宿琪陪宿铮走到了恒丰楼下,兄妹两个商量了一下晚上吃什么。

    宿琪准备去趟家乐福,最近憋在家里也实在无事可做,反倒想出门逛逛。

    宿铮叮嘱了她几句后,又垂眼看了看她肚子,冬天裹的像个蚕茧的宿琪,根本看不出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宿铮替她拉高了羽绒服拉链,说道:“你这肚子看不出来,自己要注意点,别给人碰到哪了。”

    “知道。”

    宿铮回了恒丰之后,宿琪站在马路边准备拦辆计程车去家乐福。

    心情愉悦的她晒着太阳,觉得暖融融的,原本发凉的脚也有了温度,高兴地站在路边等着计程车,眼睛四处乱瞅,反倒让她无意间看见了马路对面一家日本料理店靠窗位置的一个人。

    隔的确实有些远,一般视力有些弱的人不容易看见,可惜宿琪两只眼睛均是5.2,她很确定,靠窗的那个男人是乔斯楠。

    而坐在乔斯楠对面的那个男人,宿琪也认识,这人就是恒丰的副总,他老婆曾经带着孙女来过宿家,那女人和叶丽君关系不错,曾经背地里说过宿铮的是非。

    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却说不上来不安从何而来,只是看着乔斯楠和恒丰的陈姓副总见面,宿琪就会产生这种感觉。

    两个人面对面快意聊天,乔斯楠端起小茶盏敬了陈副总一杯,而陈副总更加客气地回敬他,搁下茶盏的乔斯楠又动用了筷子为陈副总添菜,这样的你来我往宾主尽欢,还真是让宿琪呼吸都沉重了几分。

    这一餐,明显是乔斯楠招待陈副总的,已经离开恒丰好几个月的乔斯楠,突然请恒丰副总吃饭,意在何处不言而喻。

    藏在袖口中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趁着乔斯楠还没有发现她,赶紧离开比较合适。

    要去家乐福逛逛的宿琪将这件事完全抛诸了脑后,转了身只管沿着人行道快速离开了。

    “琪琪。”身后方传来的一道温婉嗓音,听起来是那样熟悉。

    脚步微微一顿,袖中的双手竟然松开了。

    宿琪转身,隔着几步远的距离,看着凭空而降站在自己面前的唐婉瑜。

    恍如隔世般的一次见面,上一次看到唐婉瑜已经是好几个月之前的事情了,后来她因为涉嫌伤害陆安森的外婆被陆家起诉,但是为何陆家又撤诉放过了唐婉瑜,宿琪不得而知。

    几个月不见,这个女人并没有多大改变,还是一如往日的打扮,穿着一件咖啡色的过膝大衣,一条咸菜色的阔腿裤,一双黑色皮鞋,手里提着一只黑色的皮包,简单的打扮配上简单的妆容,只是擦了点粉,嘴唇抹了点淡色的口红,头发随便挽了一个马尾,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凡。

    几十米开外的日本料理店里,她的老公在那里吃饭,意识到这里的时候,宿琪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干什么?”已经没有往来必要的人,宿琪实在不知道为何要站在这里听唐婉瑜和她说废话。

    唐婉瑜听了宿琪的反问后反倒是笑了场,她似乎叹了口气问道:“琪琪,难道我找你聊聊天都不可以吗?”

    “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真的难以想象,曾经和她那般要好过,现在想起来,就像一场梦。

    “你还在记恨我?”唐婉瑜站在原地并没有动。

    一阵风掠过,宿琪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她很不喜欢听到这种话,因为不喜欢唐婉瑜自以为是的还认为宿铮对她念念不忘。

    于是她转身就走。

    “琪琪!”身后那个人跑了过来,宿琪下意识转身,眉尖已经蹙起,唐婉瑜只得在她一臂远的地方停下脚步,嗓音低迷地说道:“我听说,宿铮跟陆公子的堂姐在一起了?”

    “你听谁说的?乔斯楠吗?”宿琪倒是好笑地朝她靠近了一步,近距离接触下,能非常清晰地看见唐婉瑜粗糙的皮肤,想来这段时间她过的也不是很好,“听到宿铮跟陆安森的堂姐在一起了,你是不是很难过?”

    她就是恶意的说这番话的,说完之后觉得无比爽快,看到唐婉瑜过的不好,她也就放心了。

    唐婉瑜确实很难过,她的脸色不是很好,皮肤黯淡,应该许久都没有保养过了,眼神也透露着这些日子的不顺心。

    “那怎么又分手了呢?不是已经要结婚了吗?”

    “你和乔斯楠什么时候结婚呢?”宿琪眼疾手快地将话题岔到一边,追着唐婉瑜问道:“乔斯楠之前在恒丰找了几次小姐,这事你知道吧?你还愿意跟他吗?反正结了婚,他肯定还会在外面搞女人,而且他说过他觉得你不好看,你能留得住他的心吗?”

    刺心的感觉从唐婉瑜的脸色中显露了出来,本来就不红润的皮肤一瞬间苍白了下去,她垂了垂眼睫毛竟然苦郁地问道:“琪琪,你这样刺我有意思吗?我知道我不漂亮,但你需要一直说吗?”

    宿琪重新恢复了冷漠的表情:“我希望以后遇到就当做不认识,不要找我讲话,更不要打听我哥的事,这样就行了。”

    看到迎面而来的计程车,宿琪毫不犹豫地伸手拦了下来,拉开后座门钻进去,一溜烟就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原本想去逛家乐福的想法忘的一干二净,计程车把宿琪送到了家门口,付了车资宿琪下车,看着计程车远去,她却站在家门口的栅栏边,心里莫名的发慌。

    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清晰,纠缠着四肢,身体感觉到一股冰冷,自脚底蔓延了上来。

    回到家,钻回卧室,先兑了一盆热水泡了泡冰凉的手,然后便在房间里面坐着。

    等到太阳落山,宿寄国下班回家,宿琪一边煮着饭一边留意着家门外的动静,只要有车开来,她就走到客厅里望上几眼,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宿寄国的司机终于把他送到了家门口,车子掉头又远远地离去。

    宿琪关了灶头的火一路小跑了出去,宿寄国恰好拿着钥匙打开了门,看到陆安森站在宿寄国身后,张了张嘴的宿琪没有说话,对陆安森挤出了一个微笑,转身又回厨房烧饭去了。

    陆安森来接宿琪去他外公家吃饭,白米饭还在锅里蒸,菜也没有下锅,这个时候撂下随陆安森走,宿琪于心不忍。

    她爸近来是越发害怕孤独了。

    看了眼客厅的挂钟,宿琪给宿铮打电话,结果那人说他晚上不回家吃饭了,听背景似乎在饭店,人声嘈杂,宿琪没有多说什么便将电话掐断了。

    “我上去跟我爸说一下。”

    宿寄国正在房里换睡衣,听到敲门声让宿琪进去,推开门露出一张圆脸的宿琪,对着宿寄国笑了笑。

    “爸,哥晚上好像跟朋友在外面吃饭。”

    “嗯,那咱三个吃饭。”宿寄国心情很好的坐在床边套上了睡裤。

    宿琪走进屋子反手阖上门,压低了声音对宿寄国道:“爸,中午我看到乔斯楠跟陈副总在恒丰对面的那家日本料理店吃饭。”

    双手微微一顿,站在床边提裤子提到一半,抬起头眼神聚焦地看着宿琪,重新将裤子提上来,才缓缓问道:“他们俩见面了?”

    “我视力很好,不会看错的。”

    宿寄国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这事我会留个心。”

    乔斯楠是一头野心勃勃的狼,能咽下那么大的屈辱并且和叶丽君离开宿家,一点好处不拿这完全不对劲好吗?宿琪是担心那对母子在背后打着什么算盘。

    宿寄国扣上睡衣扣子的时候,眼神终于复杂了起来。

    乔兴华的这个儿子,从十年前来到他家,宿寄国就一直防备着,宿铮那么老实的性格,根本玩不过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