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幸福的夜

    234.幸福的夜

    不知不觉回到了陆家,花园里点着灯,昨日才下过一场小雨,石阶路上有些滑,陆安森拖着宿琪的手慢慢同她往上走着。

    柴玟伶早在鞋垫旁将陆安森和宿琪的拖鞋摆放好,端庄贤惠的握着双手含笑站在那儿,等到宿琪一进屋子,就伸手拉了宿琪过来换鞋。

    陆安森的父母是温暖的。

    那位身居高位的公公不怎么善谈,可是却将这份温暖偷偷的通过婆婆给予她,这些宿琪都是知道的,便也拿着一颗真心回敬着两位,一家四口的日子过得越发的行云流水。

    碍着宿琪是宿铮的亲妹妹,好些事情不方便当着她的面说,直等到晚饭结束,柴玟伶把陆安森叫到了卧房里面,一家三口才说起了陆杨青的事。

    下午是陆安森回来收拾陆杨青行李的,柴玟伶和陆竞平当时都在公司忙得分身乏术,接到陆安森的电话时表示非常诧异,想要阻止那个傻孩子,但是这个家谁又不知道陆杨青的性子呢?

    我行我素惯了的,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所以时常在别人眼中就是另类的存在。

    “她是真的要和那个男孩子重新开始吗?”柴玟伶的谈吐非常合乎她的教养,一个脏字吐不出口,这也是陆竞平一直喜爱她尊重她的原因。

    倒是听见他妈把话说的如此温柔的陆安森,讽刺的笑了笑,摇摇头,给了父母一个“我实在懒得多提”的表情语言。

    犹记得下午和陆杨青见面时,她那个打扮,脚上穿着的那双红色高跟鞋,不见则以,见则想要狠狠扇她一耳刮。

    倒贴成这样,讨好成这样,还真是好了伤疤忘记了疼。

    “你大伯那边还瞒着在的,要不要通知他们?”这话听着像是问陆安森的,可是柴玟伶却是找自己老公商量的。

    陆竞平始终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自从陆竞松和邢淑媛那日来了江市和宿寄国见面,把他们对陆杨青和宿铮婚事的态度说清楚之后,回到湛市后,再也没有与这边联系过,仿佛这个女儿就真的不存在了。

    也和陆竞松当日的说法一样,同居生孩子都没关系,随便他们心意,但是就是不会给他们领证。

    回家之后,陆竞松亲自将户口本收了起来,连邢淑媛都拿不到,他和陆杨青的这么些年,已经不是父与闺女的恩怨了,而是谁要赢的执着。

    陆杨青已经毁在了陆涛那儿,做父亲的不再抱什么希望,不会再做着女儿嫁到优秀的人家这种春秋大梦,有关那些寄托在女儿身上的梦想全部清醒了,唯独和女儿较量的那一身蛮劲至今无处发泄,既是心痛着女儿已经毁掉,也是恨着始终没有办法管束这个叛逆的女儿的自己。

    一种颓败的感觉深深的困扰着陆竞松,他始终想要掌控女儿的人生,所以她屡次的不听话让他非常恼火。

    怀中揣着户口本,放任她继续挥霍自己的人生,即便她跟人同居还是生孩子,身为父亲的他都不会跟这个女儿和解。

    父亲与子女的关系沦落到这种地步,也算是难得了。

    “容我再想想怎么说,明天联系大哥吧。”

    其实也不是不知道怎么说,而是怎么说都说不出口,要陆竞平如何告诉自己大哥,陆杨青又跟那个男孩子混到了一起?

    夜色如水,春节过后,春的脚步渐渐靠近了。

    陆安森悄然回到楼上时,宿琪正巧在浴室里刷牙,他故意放慢了脚步轻轻走到了她身后,原本想抱一抱她,却没想到让她吓了一跳。

    “你干嘛站在后面!吓死人!”漱口水喷到了盥洗池里,宿琪瞪了陆安森一眼,又重新趴下去漱口。

    陆安森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两手便穿过了宿琪身侧,轻轻拥住了她的腰。

    如今她的腰已经胖了一圈,再也不是当初不盈一握的小腰肢了,为了怀孕,也是吃了些苦头,而且越到后面,苦口吃的越多。

    “下个月婚礼,你哥和陆杨青碰到了怎么办?”

    一直由柴玟伶操持的婚礼,竟就这样快的来到了眼前,下个月就是宿琪嫁进陆家的日子了,可是她似乎已经把这件事忘记了。

    随着宿铮和陆杨青的分手,她的心情也一日比一日郁闷了下来。

    “我觉得陆杨青不会来。”谁心虚,谁就一定会躲着。

    宿琪的话倒是让陆安森点了点头:“你说的对,陆杨青恐怕是不会来。”

    摸了摸宿琪隆起的肚子,陆安森不忘在宿琪屁股上捏一下,才离开了浴室。

    等到了深夜,两人靠在床头看了会儿电视发起困来,宿琪想要睡了,陆安森却凑到了她的唇上,也没说什么,就开始吻起来。

    宿琪晕晕乎乎被陆安森的大手捧住了后脑勺,是躺也躺不下去,推也推不开这人,无奈之余,让这人吻到尽兴,可是尽兴之后,这人又想要脱她衣服。

    虽说怀孕期间也不是一定不能过夫妻生活,但是还是注意的为好,阎博士是说中间这几个月注意着便可以尝试,但是宿琪却一直不太愿意,害怕对孩子不好。

    她***也是怪厉害的,夜色一给她造成那样朦胧的美感,然后一接触到陆安森的身体,就有些想要跟他缠绵一番,一直以来都死死克制着,但她再怎么克制,肯定也架不住陆安森吻过她又来求欢。

    于是电视里还在播放着严肃的晚间新闻,床上两个人已经纷纷躺倒了。

    陆安森把宿琪放好,又温柔的将她粘在唇角上的发丝勾走,这才轻轻俯下/身,沿着她的脖子开始往下吻,害得她好一阵战栗。

    浓情忘我的时候,陆安森进去了,动作非常克制,宿琪也就在陆安森的安抚宽慰下渐渐放松下来,抱着他的腰,尝试着与他来了这么一次。

    有人幸福的夜,就有人默默忍受着孤独和痛。

    夜里睡不着,宿铮爬起来抽烟,一根接一根地抽,抽到满屋子都是烟味,自己都被呛的不行,这才打开了窗,换换冷空气,结果隔天就华丽丽的感冒了。

    连续打着喷嚏走进电梯,电梯里面的人都看了看他,然后避开一步。

    恒丰有人说,宿铮得过性/病,所谓的人言可畏,便是这个意思,大家用有色眼镜看待宿铮的同时,也下意识地躲开让他们觉得很恶心的人。

    “搞不好还有可能是艾/滋呢。”上周,就有一位大姐私底下这么议论过宿铮。

    恒丰的员工因为恶心宿铮曾经从事过的职业,对宿铮这个人的评论不如乔斯楠好,以至于乔斯楠已经离开了恒丰好几个月,依然有人拿乔斯楠和宿铮比。

    汤山希望工程的款项已经拨到了账上,负责这一项目的宿铮几日之内便要前往那个贫困的地区,在那里待上长达数月的时间。

    宿铮算了算时间后,了然一笑。

    再回来,就该和琪琪的宝宝见面了。

    不由得嘴角弯了弯,这是近来这些无聊日子里最让他高兴的事情了。

    他拿着笔翻了几页日历,在七月的一个数字上圈了一个圆,不出意外的话,他会在那个日子回来,陪伴琪琪生产。

    忙碌的工作让人没有时间胡思乱想,也只有夜深人静之时,宿铮才会想起那个女人。

    相识了五年,虽然与她共度过无数个美好时光,但是真正开始交往,也就是最近几个月的事,苦一苦便可以忍受过去。

    一定可以忍受过去。

    11点多,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忙碌的宿铮在电话第一遍响起的时候并没有马上接听。

    对于建筑业一窍不通的他,有太多需要恶补的地方,埋头在各种相关资料内的他,分身乏术,便错过了宿琪打给他的电话。

    铃音切断之后,宿铮也没有抓起手机查看一番,注意力执着地放在了工作上。

    “叩叩——”五分钟后,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敲响。

    没有抬头的宿铮直接喊人进来:“进。”

    轻便的脚步声与男人的皮鞋和女人的高跟鞋区别开来,宿铮也有意抬头看了下来人,然后眼神一怔,立马从椅中站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

    裹着羽绒服穿的无比肥胖的宿琪正站在宿铮面前,面带微笑地将脖子上的围巾扯下来:“我来找你吃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