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第1028章 这明明是惊吓

    “我为什么会哭,是因为羞羞脸你欺负我了么?”

    倾雨彤把这一切不正常的源头,都怪到了司墨身上。

    哪怕没有了记忆,司墨这2个字,也永远是她心中无法触及的伤痛。

    “对不起,我不该欺负你。”

    司墨并不觉得,跟幼儿一样的倾雨彤是不正常的,在他眼中,哪怕是残缺的她,也是完美到了极致的。

    他极有耐心的安抚着倾雨彤,这一辈子,除了钢琴,他从来没有如此执着有耐心过。

    “原谅你了!我们吃饭吧,好饿哦……”

    倾雨彤十分大肚的点点头,再次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而佣人早已把司墨的碗筷,重新放在了他的新位置上。

    此刻的司墨,心里眼里全是倾雨彤,哪里还有什么胃口吃饭。

    囫囵的扒着碗中的饭,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倾雨彤吃,有她在身边,哪怕只是粗茶淡饭,都香甜到了极点。

    倾雨彤一转头,就看到了司墨黏在嘴角的饭粒。

    她噗嗤一下笑了起来,羞羞脸好丢人哦,那么大个人了还会把饭吃到脸上,连她都不会犯这种低级幼稚的错误了好么。

    “这里有饭粒!”

    倾雨彤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对司墨说道。

    “不好意思,这里么?”

    这一辈子,司墨从来没有如此窘迫过,还是在自己深爱的女人面前,他急忙用手去摸。

    惊慌之余,连左右都给搞混了。

    “不是这里啦,是这里这里!”

    倾雨彤有些着急,羞羞脸怎么这么笨。

    “这里?!”

    把整个左脸都摸了一遍,司墨也没有发现倾雨彤说的饭粒在哪。

    而饭粒在右边,他又怎么可能摸得到。

    他正暗暗着急,倾雨彤的脸忽然放大在他眼前。

    油腻又柔嫩的樱唇,直接贴在了他的右边嘴角。

    没想到倾雨彤会做出这样的事,司墨整个人都僵住了。

    大脑轰然一响,他彻底失去了思考能力,一直悬在身上的某根玄,崩裂了。

    如果刚刚,倾雨彤的做法只是让他无法思考,那么,接下来倾雨彤所做的,直接就夺走了他的呼吸。

    只见倾雨彤伸出粉.嫩.嫩的小舌一卷,那抹饭粒就进入了她的口中。

    可那湿漉漉的如果冻一般滑腻的触感,却像是直接袭上了他的心脏,久久挥散不去。

    安静的空气中,只听到彼此的呼吸声,燥热,心跳随之加快。

    于此同时,倾暖的声音响起,“我回来了,谁来啦?你们在做什么?!”

    目瞪口呆地看着正在波波的两人,倾暖嘴角猛抽。

    这就是夜辰希给她说的所谓的惊喜?!

    这TM是惊喜么,这明明是惊吓!

    自家的饭厅里,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也就算了。

    偏偏这个男人,还在吃自家老妈豆腐?!

    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倾暖的怒吼,快速拉回了司墨放空的灵魂。

    他被吓了一下,身子下意识的就往后缩去。

    他一离开,倾雨彤瞬间就失去了支撑点,“呀——”

    她惊呼了一声,整个人往后倒去。

    呜呜……完了,她要跌个狗吃屎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