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9.第639章 入目之处,充斥着可怖的红色

    倾暖身体慢慢僵硬起来,一种侵入骨髓的恐惧渗透进身体。

    双手紧紧揪住自己的胸口,因为过于用力,她的指尖开始泛白。

    身子无力的虚软下去。

    “倾暖!”

    季衍墨急忙从后面稳住了她的身子,抱着她蹲了下来,不断用手心拍着她苍白的小脸,“倾暖,你醒醒,你是不是记起什么了?!”

    季衍墨的声音,慢慢传进了倾暖的耳朵中,她有些恍然的回过神,剧烈喘息起来。

    可那些记忆并没有打算放过她,像是幻灯片一般,不断在她脑海中闪过!

    “嗬……嗬……”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倾暖却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嘴里不清不楚地念叨着,她两只手死死地抓着季衍墨的手臂,指甲嵌进去,把他的胳膊都抓红了,整个人往他身上倒,软绵绵的。

    “妈咪妈咪,动物园里都有什么动物啊……”

    “动物园里的动物可多可多了……有大象,有狮子,有老虎……”

    “等会到了动物园,暖暖要吃冰淇淋!”

    “好好好,妈咪给暖宝贝买冰淇淋,暖宝贝要草莓味,子孤宝贝要橙子味对么?”

    脑海中,一个长相和倾暖有7分相似的女人左手右手分别牵着一个男孩和女孩,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走在马路上,讨论着等会去动物园的行程。

    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笔直的朝着他们驶过来,女人的瞳孔猛缩,忽然用力的把两个孩子往旁边一推。

    砰!

    刺耳的撞击声和孩子的惊恐地尖叫声划破天际。

    轿车笔直的撞向女人,女人的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抛向天空,然后狠狠砸落在地上。

    女人身体里的血,像高压水枪里的水一样从伤口中喷涌出来。

    一地的血在荡漾开来,模糊了倾暖的视线,入目之处,充斥着可怖的红色。

    倾暖只觉得胸口好像被人一拳洞穿了一样,难受到快要窒息。

    疼痛席卷了她,她闭上眼,倒在了季衍墨的怀里。

    “倾暖,倾暖?!该死!”

    低低咒骂了一声,季衍墨被着突发的状况搞的有些慌乱无措,急忙抱起昏死过去的倾暖,迎着来时的路,原路返了回去。

    森林里,季衍墨担忧的看着昏迷过去的倾暖,手腕上,时间一点点走过的声音,一声声敲击在他的心头。

    都过去两个小时了,她怎么还没醒!

    不停瞄着手腕上的表,季衍墨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准备直接派直升机过来把倾暖送进医院。

    在他打电话的时候,昏迷中的倾暖手指忽然动了一下,长睫轻颤,她缓缓睁开了眼帘。

    眼泪滑落眼角,几缕阳光透过树林照射进来,温暖而不刺眼,浸润在倾暖的脸上,沁出惨淡的白,让人心疼。

    “季衍墨……”

    倾暖只觉得喉咙肿痛干痒,发出的声音嘶哑不已。

    “小辣椒,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回过身,季衍墨急忙挂断了还未说完的电话,快速走到倾暖面前蹲下身子,大手覆在她的额头上,查看她的情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