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第437章 再见月牙疤痕

    这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虽然很恶心,可她并没有松手,反而越来越用力,男人吃疼,终于松开了手。

    倾暖才得以喘息。

    “呵……”

    男人弯着身子,发出沙哑的笑声,眼中的兴趣更甚,他似乎特别享受猎物临死前的挣扎。

    大口喘息着,倾暖这才发现了男人的目的!

    他想把自己从天台扔下去!

    这个认知让倾暖心都凉了半截,力气已经耗费了太多,她根本没有办法逃离,谁来救救她……

    原本以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谁知道等待她的,竟然是新一轮的绞杀,她的命怎么那么苦。

    倾暖心跳骤然加快,这是重生以来第一次,她感觉到死亡离自己如此近。

    抖动的双腿,早已出卖了她故作镇定的内心。

    夜辰希到达五楼的时候,忽然听见楼上传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他没有多想,加快了步伐走向倾暖的病房。

    远远的,夜辰希看到了倾暖的病房门打开着,一股奇怪的感觉逐渐在心间蔓延开来。

    他迅速冲向了病房,病房里,只有昏迷在地上的苏桃,病床上,哪有倾暖的身影。

    坏了!

    夜辰希脸色大变立刻往楼顶冲去。

    而此时,倾暖已经再次被伪装成医生的男人擒住了咽喉。

    男人双手成爪,箍住倾暖脖颈的手开始用力手紧,掐着她往围栏外推,倾暖半个身子已经倾斜了出去。

    她的心底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般的惶恐,绝望过。

    天地好像在旋转,视线变得模糊……

    逃不掉的……太晚了……逃不出去了……

    倾暖表情越来越痛苦,连凶手都不知道是谁,就这样死去,她好不甘心。

    哪怕死,她也要记住凶手的样子,做鬼她也不会放过他,倾暖费尽的抬起双手,胡乱撕扯的男人的衣服,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人在临死的关头,总是能爆发出无限的潜力。

    撕拉!

    男人的白大褂被扯开,里面的体恤终于被倾暖撕开,他的胸口,露出了一抹月牙疤痕。

    月牙疤痕!

    瞳孔猛缩,倾暖眼眸倏地睁大,里面的愤恨渐渐被惊讶所代替,一时间竟是忘了再继续挣扎,呆在了原地。

    这个男人是谁?!

    为什么他也有月牙疤痕?!

    脑袋越来越混沌,倾暖的脸色由白转青,再由青转紫,双手渐渐无力的垂落下来。

    男人快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口的月牙疤痕,倾暖的反应尽数落在了他的眼中。

    她知道这个疤痕的来源?!

    她究竟是谁?!

    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男人突然松开了手,疑惑的问了一句,“33?你是33么?”

    倾暖整个身子瞬间软了,瘫坐在地上用力咳嗽着。

    砰的一声。

    天台的大门被一脚踹开,夜辰希着急的声音传来,“小野猫。”

    倾暖从来没有一刻觉得夜辰希的声音如此动听过,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咳咳……救我……”

    倾暖死死攥着衣领,嘴唇翕动着,发出微弱的呼救。

    在听到声响的那一刻,男人立刻就翻身爬上了围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