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娱乐玩童

798.第798章 女装大佬

    搜刮完两个尸体的装备后,肖遥和队友都已经有了基本的武器装备,但是装备特别是防具的等级都算不上高,便继续搜索着更高等级的武器装备。这一片区域总共四栋建筑,肖遥两人落地之后一起搜了一栋,打死的一队敌人是在另外一栋建筑中,这栋建筑中的东西应该被这两人搜过了,两人快速的跑了一遍,又向另外两栋没搜过的建筑跑去。

    为了节约时间,最后两栋建筑两人是分开搜索的,肖遥的动作比较快,搜完之后又对队友道:“我这边搜完了,你慢慢搜,我去找辆车,然后回来接你!”在这个游戏中,拥有交通工具是有很大优势的。

    “好的!”妹子队友开心的道。

    肖遥事先在网络上看过热心网友发的介绍帖,其中有一张介绍刷车点的分布图。肖遥记性很好,记得他们降落点附近有三个常见的刷车点,按照分布图上的地点找了过去,很快就在第二个刷车点上发现了一辆皮卡车。

    “我回来了!安全区更新了,咱们赶紧转移。”肖遥将车开回到降落的建筑门口。

    “来了!”妹子队友也不是纯粹的菜鸟,知道这个游戏中及时转移到安全区内的重要性,马上从建筑内冲了出来,跳上了肖遥开回的皮卡车上。

    虽然找到车之后的确是有了一个优势,但也不意味着就一定能成为最后的赢家。有的时候,运气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为了安全起见,驾车的肖遥特意绕开了建筑区,以免被躲在建筑内的人狙击,转而从一片旷野中向安全区挺进,但是恰恰在旷野之中,驾车的两人遭遇了伏击。忽然的一声枪响,驾车的肖遥中弹掉血,视线和注意力也受到了一定影响,正好车速极快的皮卡车又压上地面上的一个小土坷垃,发生了侧翻。

    侧翻车子不能开了就成了活靶子,两人马上从车里爬了出来,并且借着翻到的车辆做为掩体,靠着车体蹲了下来。然而不幸的是,他们的敌人正好跟他们在车辆的同一侧。他们爬出车子后,后续的打击又接踵而至。

    几声枪响之后,肖遥刚刚判断出了敌人的方位和所使用的枪械,就已经被击倒,而那位法国妹子的队友也已经被打得只剩三分之一的血量。

    “敌人在210方向,赶紧绕到车的那边去!”肖遥立刻对队友道,“别救我,你救不了我!”

    妹子队友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行动,又是几声枪响,妹子也倒了。然后两个人冲了过来,对他们补上了几枪。

    “对不起,没能保护你!”两人的游戏角色一起死亡,肖遥遗憾的对法国妹子道。

    “不,不,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很高兴遇见你!”法国妹子回道,“我能…”

    “OK,我也很高兴遇见你!再见!”肖遥打断了对方,直接告别道。

    “再见!”妹子道。

    肖遥退出了这局游戏,回到了游戏大厅,再度看起了直播间水友们的弹幕。

    “出门就挂了,果然帅不过三秒!”

    “带妹界的耻辱!”

    “什么带妹界耻辱?人家妹子都撩到了!”

    “是啊,妹子的声音中都听出舍不得了!”

    “妹子是不是要在游戏中加好友啊?肖遥连话都不让别人说完!”

    “不解风情!”

    “难道是怕孙婷婷窥屏?”

    “怕孙婷婷窥屏就不该撩人家法国妹子了!都Rua了,该跪什么都跑不了了吧?”

    弹幕中议论纷纷。

    这一次,肖遥没有再回应这些弹幕,而是直接开始了第三局游戏。

    “你好,可以听到我说话吗?”从上飞机开始,肖遥继续着自己的搭讪套路。

    “你好,可以听到我说话吗?”

    “你好,可以听到我说话吗?”

    “不会没有麦克风吧?”可是这一次,肖遥连问了三次,对方都没有丝毫回应。

    “本朱?古腾塌科?兹德拉斯特维?奇奥?萨瓦迪卡拉不?库尼吉哇?安宁阿塞哟?”肖遥不死心的用各种语言跟对方说着你好。

    “我去,这些都是打招呼的意思吗?雕大的出来解释一下!”

    “本朱是法语,库尼吉哇是日语,安宁阿塞哟是韩语,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我只知道萨瓦迪卡是泰语,萨瓦迪卡拉不是什么鬼?”

    “泰语的你好是萨瓦迪,但是男女的说法不一样,要加不同的后缀。女性说后缀加卡,说萨瓦迪卡,男性说后缀加卡拉不,说萨瓦迪卡拉不!”

    “古腾塌科是德语。”

    “奇奥是意大利语。”

    “兹德拉斯特维是俄语。”

    “我去,肖遥会这么多语言?”

    “只是一句你好而言,我还会用十几种语言说我爱你呢。”

    听肖遥一下用了七种语言打招呼,水友们又热闹的讨论了起来。

    这段时间肖遥连续在“麒麟”和“我秀”上开过直播,“GB”的人就等着肖遥来“GB”开直播呢。肖遥开了直播后没多久,“GB”的后台管理人员就注意到了,马上就把他的直播间放上了首页推荐。这个时候,肖遥直播间里的观众人数已经到了三百多万接近四百万的数量。网友是万能的,看直播的水友也是万能的。这么多人,那七种语言又不是什么特别生僻的语言,很快就有懂的人出来在弹幕中给大家解释完整了。

    “安宁阿塞哟,$%#@*...”对方终于回应道。听声音,这次是位男性。

    “原来是个韩国人,”肖遥自语了一句,然后对直播间里的水友们道,“他问我会不会说韩语,是不是韩国人,我不想做翻译,所以我打算逼着他说英语。”

    虽然现在韩流很流行,但是整体来说华夏人会韩语还是不多。直播间的水友里虽然也不是人人都懂英语,但肯定比懂韩语的要多得多。

    “不,我不是韩国人,我不会说韩语,你能说英语吗?”肖遥换回英语,对队友道。

    “OK。”队友回应道。

    从这简单的两个字母和那浓重的泡菜口音听来,似乎对方的英语水平相当有限。实际上,对方的英语水平也的确是相当有限。落地之后,肖遥继续用英语跟对方交流,但是经常是一句话要反复说上两三次对方才能反应过来肖遥说的是什么意思,而且对方的回答也基本上都是简单的一两个单词不停重复,从来没有完整的长句子。

    尽管对方的英语水平有限,肖遥还是坚持用英语与对方交流着。看到肖遥有些痛苦的与对方尬聊,直播间的水友们也是感受到了一种特别的欢乐。

    不过这位队友的英语虽然很菜,但是游戏的实力倒是非常厉害,跟前面的俄罗斯小正太和法国妹子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肖遥跟着他,这一局居然一路打进了前十,是三局游戏中取得的最好成绩。

    用英语跟一位英语不是那么好的人交流,这配合上自然会存在一些问题。若是肖遥用韩语跟那位韩国队友交流,配合再默契一些,取得最后的胜利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这一点,直播间里的不少水友们都可以看得出来。

    “你好”只是一个简单的词,会用某种语言说你好并不代表就一定懂那种语言,但是至少在韩语方面,肖遥不仅写过韩文歌,当初更是在《女神的时尚华服》那个节目中跟洪秀妍用韩语互动过,《超酷电音》中也直接用韩语跟朴大成解释过灯光服授权的问题。别的语言不说,至少肖遥的韩语说得很溜,很多人都是知道的。

    从肖遥坚持用英语跟这位很厉害的韩国队友对话的表现来看,他直播玩游戏,还真的不是为了最后的结果和成绩。

    接下来的第四局游戏,被韩国队友折磨得不行的肖遥又开始折磨起别人了。从开口开始,肖遥就憋出了一股浓浓意大利口音的英语。虽然之前跟法国妹子一起玩的时候,冒充德国人的肖遥说的英语也带有德国口音,可那只是为了让妹子相信自己是德国人,说得还算是清楚,至少是可以让人听得懂的。这次说起意大利口音的英语,则让人怎么听怎么觉得难受。

    肖遥第四局游戏分配到的队友是一位来自于伦敦的英国小哥。一口英式伦敦腔的英语本来让直播间的水友们听得无比享受,而自称来自意大利南部那不勒斯的肖遥那一口怪异的拿波里口味英语不仅让队友听得无比难受,也让直播间的水友们忍不住猛烈的吐槽肖遥大煞风景。

    第四局游戏持续了十几分钟,肖遥与英国队友坚持到还剩下三十多人时才不幸阵亡。

    “终于结束了!”

    “我靠,可算是打完了!”

    当这局游戏结束时,直播间的水友们也纷纷感叹终于结束了。虽然肖遥意大利式口音跟一个伦敦腔的英语交流也非常有趣,但是水友们听着实在是太过难受。这也是第一次水友们盼望着肖遥游戏中的角色快点死掉。

    “你好,可以听见吗?”第五局游戏,肖遥再次华丽变身,而且这次更加过分,不仅弄出了一口大舌头音的俄式英语,还憋出了一个尖尖的女性声音。

    “我去,怎么是女人的声音?”

    “这少女的声音是怎么回事?换人了么?”

    “用变声器了?怎么感觉怪怪的?”

    “肖遥憋的吧?他唱《新贵妃醉酒》和《逐梦令》的时候不都是可以唱出青衣的唱腔么?”

    “我靠!原来肖遥也是女装大佬!”

    这个声音一出来,直播间的水友们又炸了。

    “你好,我可以听见你,你能听见我吗?”游戏中很快传来了队友的声音。尽管肖遥的英语带着口音,但因为听起来是个女声,队友回答的声音中透着一些激动和兴奋。

    “可以听见!”肖遥还是用女声回答道。

    “你是女生吗?来自哪里?”队友主动问道。

    “是的,我是女生,来自俄罗斯。你呢?”肖遥继续骗。

    “卧槽!俄罗斯美少女啊!”队友忍不住用中文狼嚎了一声,接着马上又激动的用英文问道,“我来自中国,今年二十四岁,你多大了?”欧服并不是只有欧洲人可以玩的,肖遥能玩,也遇到过韩国队友,其他的华夏人自然也能去欧服玩。这局游戏中肖遥被分配到的队友就是一位华夏人。

    能去欧服玩的,多数起码也是具有一定英语能力的。在开头阶段,这位华夏的队友至少也听懂了肖遥那大着舌头的问候和诸如来自哪里,年龄之类简单的问题。但是到了后来,不说上个两三次,队友基本听不懂肖遥说的什么,这位华夏队友就只能不停的重复“什么?”“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这种问题了。

    不过由于以为对方是女生,那位华夏队友不仅交谈中非常有耐心,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在游戏中对肖遥也非常照顾,不仅是搜资源的时候特意询问肖遥惯用的武器留给他,碰到敌人也是他先上,就连他先找到穿到身上的高等级护具,只要肖遥提出要,他也是一律满足脱下来换给肖遥。

    虽然同样是需要重复两三次才能让对方明白自己说的是什么,但跟韩国队友一起的时候是自己好好说人家听不懂,自己懵逼,跟英国队友和华夏队友的时候是自己故意说得让人家听不懂,让人家懵逼,在主观感受上完全是不一样的,所以肖遥玩得是异常的开心。

    不过这一次,肖遥的欺骗行为并没有进行到底。

    游戏中途,两人在一栋建筑内搜索的时候,肖遥忽然被伏击了。几声枪响之后,肖遥控制的角色的血量瞬间只剩四分之一。肖遥迅速找出了对手的位置,但由于自身的血量不足,肖遥只能缩到墙角躲藏使用医疗品补血,不敢第一时间展开反击跟对方拼枪。队友所处的位置倒是可以打到偷袭自己的对手,但同样也在对方视野的可视范围内,所以肖遥马上通知了队友对方的方位。

    “什么?对方在哪里?哪里?”关键时刻,队友对肖遥那大舌头的英语再次出现了听力障碍,不停的问着“where?”

    “西南方,205方向,二楼右边的第二个窗户,他还没发现你,快干他!”眼看着敌人的身影从窗户位置露了出来,手上的枪都举起瞄向这边,肖遥一激动,不仅喊出了中文,连女性的声音也顾不上伪装了。

    “卧槽!你丫是华夏人,还是个男的!”队友听见肖遥本来的语言和声音,马上炸了,“你TM骗我?”

    “那个,兄弟,有话好说,你先把对面楼那个独狼干掉,咱们的事,慢慢再说!”肖遥意识到自己暴露了,马上好言安抚队友道。

    “我不管,你把老子的三级头三级甲还给我!”队友气愤无比的道。

    “行!还!我一定还!”肖遥连声保证道,“可是对面有人盯着我,现在我只能扔在我这边的地上,你过不来我也过不去,你也穿不上啊!你先把对面楼的那家伙干掉,我一定把三级头三级甲都还给你!”

    “不行,你现在就扔了!”队友坚持道。

    “我现在被对面那家伙盯着呢,扔了防具人家一枪就可以干掉我了。你把对面的家伙干掉,我一定还给你。你不就是想要俄罗斯妹子吗?我给你换回来行不行?”肖遥劝着,又换成了女声用俄式英语道,“哥,先杀敌人!拜托!”

    “卧槽!更恶心了!”听着那撒娇一般的女声,队友惨叫一声,不仅没去对付敌人,反倒是将手里的枪口对准了肖遥,扣下了扳机,“老子什么都不要了!我要干死你个死变态!”

    “喂!啊~”肖遥惨叫一声,刚补到四分之三的血量已经被队友给彻底打没了,变成了临死倒地状态,赶紧又换回了本来的声音用中文道,“哥们儿,气消了吗?气消了赶紧来救我,旁边还有敌人呢!我死了,剩下你一个人也不好打!”

    “救你MB!消你MB!”队友连爆两句粗口,“杀了你,老子也不活了!”说着,队友向肖遥补了几枪,等到肖遥的角色彻底死亡,还余愤难消的对着尸体又打了一梭子子弹。

    “我靠!要不要这么狠啊!草,还补枪!我靠!还鞭尸,过分了吧?”肖遥惊叫道。

    这还没完,鞭完尸后,队友又掏出一颗手雷,扔到了肖遥游戏角色的尸体旁边,然后又扔了一颗雷到自己脚下。

    两颗雷先后爆炸,肖遥的角色已经死了,没什么影响,队友却是被自己扔在脚下的那颗雷给炸死了。

    “原来的声音和中文都出来了!”

    “哈哈!女装大佬暴露了!”

    “队友心态崩了!”

    “讨债了讨债了!”

    “什么变态,咱们肖遥是女装大佬!”

    “这尼玛男女声自由切换啊!”

    “队友崩溃了!”

    “就是!打什么敌人,干死女装大佬!”

    “真打死了!”

    “卧槽,还鞭尸,队友疯了!”

    “鞭完尸还要扔颗雷,这是彻底的死无全尸啊!”

    “扔雷自爆,队友已经彻底崩溃了!”

    “哈哈哈,这剧情,打死我也猜不到!”

    “比看电影还过瘾啊!”

    “哈哈哈,666~”

    看着这神一般的剧情,直播间里的水友们都乐疯了。

    这一局游戏结束,肖遥又看起了直播间里的弹幕,貌似对水友们“女装大佬”的称呼很不满,对直播间里的水友们道:“什么女装大佬?我又没穿女装,不只今天,我直播时就没有穿过女装!我这最多是“女声大佬”好不好?”

    “女装大佬”是形容男生穿女装不仅毫无违和感还很好看,最早出现于cosplay中男生反串cos女性动漫人物的现象,“大佬”则是二次元对一些大神的称呼。肖遥根本就不玩二次元的东西,从来没有玩过动漫人物的cosplay,也从没在直播中穿过女装,对于这个称号自然不满。

    “你在直播中是没穿过,可是你在电视上穿过啊!”

    “《好声音》上的《新贵妃醉酒》和《歌手》上的《逐梦令》不是么?”

    “就算《新贵妃醉酒》只穿了一半不算,《逐梦令》可是全套,总算是吧?!”

    马上有水友发弹幕反驳道。

    肖遥唱《逐梦令》的时候的确是穿的女装,而且是非常漂亮、美轮美奂的女装,看起来不仅毫无违和感,更是让人感觉美翻了。还有,肖遥唱《逐梦令》的时候,不仅是穿了女性的服装和用了女性的声音,其间还有许多女性的舞蹈动作,甚至唱完之后,肖遥在舞台上致谢时也是做的女性的谢礼动作。

    “女装大佬”这个称谓虽然是从二次元的cosplay和网络上流行开来的,但也不单指cosplay和直播。想到那次《逐梦令》的表演,肖遥顿时感觉无力反驳。

    “女装大佬!”

    “女装大佬!”

    没听到肖遥出声,似乎是默认了一般。水友们仿佛得胜一般的在直播间里不断的刷着“女装大佬”的四字弹幕,彻底坐实了肖遥“女装大佬”的身份。

    肖遥继续沉默以对,又点击了新一局游戏的开始,准备等新游戏开始后用新的对话来转移水友们的注意力,但水友们却没那么快让这个话题就这么过去,继续讨论着“女装大佬”的话题。

    “卧槽,想起《新贵妃醉酒》和《逐梦令》的惊艳。本来只是开玩笑的,但是现在仔细想想,无论服装、化妆、声音还有动作,全都美得一批!”

    “是啊,感觉肖遥男扮女装也是专业的!比那些真正的女装大佬还要牛逼啊!”

    “不只牛逼,肖遥玩得也早啊!《新贵妃醉酒》是差不多三年前的了,女装大佬也就是这两年才有的,现在有哪位流行的女装大佬是三年前就开始玩的?”

    “肖遥岂不是女装大佬的元老级人物?”

    “说不定那些女装大佬就是学肖遥的呢!”

    “学不了唱戏,就跑到二次元里玩cos了?”

    “cosplay是从国外传来的好吧?药丸们省省吧,别什么都往肖遥头上扯!”

    “呸!药丸才不想肖遥被人说成是女装大佬呢!咱肖遥多man啊!”

    “哈哈,不管你们想不想看到,都改变不了肖遥是女装大佬的事实!”

    “就算女装大佬不是学肖遥,肖遥也是很早的元老级“女装大佬”!这个是肯定的!”

    “《新贵妃醉酒》和《逐梦令》已经实锤!”

    结果,水友们讨论来讨论去,还讨论出了一个肖遥是元老级“女装大佬”的结论,看得忍不住继续关注着弹幕的肖遥是满脸的无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