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娱乐玩童

543.第543章 铁锹吉他和《Thi

    《歌手》虽然是一个大牌歌手比唱歌的节目,但是投票的五百位观众毕竟不是专业的音乐人或者乐评人,他们也不是被蒙着眼睛只听歌的,投票的依据自然以他们在现场的整体视听感受,所以服装、舞美灯光这些外在因素虽然不是决定因素,也是观众们对歌手投票的判断因素之一,这也正是肖遥要向观众们强调投票对象的原因。

    不过话说到这个地步,也足够了。舞台上的肖遥清咳了一声,恢复了主持人的身份,继续开始介绍起了下一位出场歌手的竞演曲目:“下面,开始给大家介绍下一位出场歌手带来的竞演曲目。”

    听到肖遥开始下一位歌手的表演,那些因为好奇而展开了想象的观众们也都收回了心神,将注意力重新放到了舞台上的肖遥身上。

    “下一位歌手带来的竞演歌曲是一首英文歌。”肖遥介绍道,“在这个舞台上,演唱过英文歌的歌手不少,但是接下来的这位歌手比较特别,因为他给大家带来的这首英文歌是一首没有还没有发表过的原创新歌。”

    “哦~”听到又是原创的新歌,台下的观众们已经猜到下一位登场的歌手会是谁了,立刻又是一阵掌声和欢呼声响了起来。

    “下一位歌手给大家带来的这首歌曲叫《Thinking Out Loud》,是一首非常温暖的情歌。”肖遥笑了笑,继续道,“接下来,下一位竞演歌手出场表演!”

    在台下观众们的掌声中,肖遥再次转身往舞台后方走去,这一次,他走的是通向后台那条通道的方向。

    “果然就是他!”观众们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给肖遥的掌声又大了一些!

    很快,连接舞台和后台的通道中就出现了一个人影。此时观众看向通道内的人影依然是逆光,看不清通道内人影的长相,但是肖遥刚才就是从这条通道内回去的,开场又以主持人身份登场时已经从那条通道中出来过一次了,从身材上来看,观众们还是非常笃定那个人影就是肖遥。

    现场的灯光亮起,重新出现在舞台上的肖遥也换了一副形象,下身依旧是黑色的长裤和黑色的靴子,但是上身既不是主持时的西装,也不是帮梁雪莹做电音DJ时的卫衣,而是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外罩一件黑色的小马甲。脖子上系着一条黑色的领带,但是并没有收紧贴在衬衫的领口下,而是拉开了松松的挂在脖子上。

    这样的衣着打扮既显示了肖遥的好身材,又展现了肖遥那随性的气质,绝对是非常亮眼的,只是当肖遥出现之后,观众们的注意力都不在肖遥的衣着打扮上,而是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肖遥的左手。因为肖遥的左手上拎着的东西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件乐器,而是...

    “我去!肖遥拎着一把铁锹上来干什么?他是要把谁给埋了吗?”

    现场的摄像机特意给了肖遥左手上拎着的东西一个特写,因此不仅是演播厅内台下的现场观众们,就连休息室房间内的歌手们都是一脸的懵圈。

    肖遥的左手上拎着的,的确就是一把铁锹,原色的木质锹柄,锹头是黑色的,看起来似乎是铁质的,前端是半圆形尖头。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尖头铁锹,唯一不同的,就是在锹柄的顶端,左右两侧各插着一些银色的圆柱形小东西。

    肖遥径直走向了舞台前方向观众们鞠躬行礼,身后的舞台上,几位工作人员搬上了一把椅子和一支麦克风架,按照麦克风架的高度来看,像是表演者要坐在椅子上演唱。

    台下观众们惊讶和不解的神色自然没有逃过肖遥的眼睛,只见他微微一笑,左手一转,已经把手上的那把铁锹转了个方向,把锹头内凹的一面面向台下的观众,同时右手轻轻的托住了锹头,把整把铁锹向观众们展示了一下。

    “我的天!这是吉他么?还有用铁锹做的吉他?!”

    台下的观众和休息室房间内的歌手们都瞪大了眼睛,一脸见鬼的表情盯着肖遥手上的那个东西。

    没错,肖遥手里拿着的那把铁锹,从背面看的确就是一把铁锹,但是换到正面,所有人都可以判断出,那是一把吉他。

    铁锹木柄顶端那两排银色的圆柱形小东西就是琴钮,锹头内凹的那一面中间偏下的位置上,粘着琴码和弦桥。在琴钮和琴马之间,观众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一排琴弦。

    整个的原木木柄就是这把琴的琴颈。从背面看,木柄是圆柱形的,但是肖遥把铁锹换了个方向后,大家可以发现把铁锹的木柄其实是半圆柱形的。木柄靠近琴弦的这一面,从琴钮下面粘贴的琴枕下方一直到连接锹头和锹柄的锹裤上方的部位都已经被削平,做成了这把琴的指板。只是这把铁锹看起来比较简陋,指板上光秃秃的,别说便于记忆品的位置的品记点了,就连分隔品位的品丝都没有。

    观察得仔细一些的观众可以发现,铁锹木柄顶端的琴钮并不是对称的每边三个,而是一边三个,另一边只有两个。也就是说,肖遥的这把铁锹上是只有五根琴弦的。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肖遥手上的这把铁锹并不是一把吉他,而是一件类似吉他的弹拨乐器。只是从外形上来说,这把铁锹做的琴在结构上和吉他比较像,可以跟同样是五弦的班卓琴一样归入吉他族,这种外形怪异的琴没有专门的名字,勉强叫它是吉他倒也还是说得过去的。

    去年十月份,尼可拉斯.克罗斯和阿克.罗宾逊两人在申城帮肖遥制作龙琴时,肖遥也趁机跟两人学习了如何制作吉他类的乐器。当时肖遥跟阿克学习了用特殊材料来制作独特外形琴身的方法后,也曾脑洞大开的利用制作室里的各种废弃材料和工具做为吉他制作的原料,做出了几把看起来稀奇古怪的“非主流”吉他。这把用铁锹做成的五弦吉他就是肖遥觉得其中最成功的一把。

    “他什么时候、去哪里弄了这么一把铁锹做的吉他?”肖思齐也是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肖遥手上的那把外形奇特的吉他。

    和外观看起来酷炫得亮瞎人眼睛的龙琴不同,这把铁锹吉他的外形看起来除了新奇、怪异和好玩,其实是非常简陋的,肖遥从没拿出来跟任何人显摆过,只是自己偶尔自娱自乐的时候拿出来玩一下,因此就连肖思齐都不知道肖遥有一把这么“怪异”的吉他。

    这把铁锹吉他上是没有装背带扣的,所以肖遥也没法给像龙琴一样给这把琴装上背带,背在身上站着演奏,只能是将琴抱在怀里,坐在椅子上弹奏。回头见到舞台上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一位工作人员站在椅子边等着他,肖遥抱着铁锹吉他转身走到舞台中央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一个装置,将插头插入到锹头凹面上的一个插孔里。

    肖遥的这把铁锹吉他的琴身主体是锹头的那一块铁片,自然是没有音孔和共鸣箱的,所以肖遥按照电吉他的构造,在锹头的琴弦下面装上了拾音器,不过锹头凹面上只有一个控制拾音器音色的旋钮和一个输出插孔,并没有摇把和音量旋钮和线圈控制开关。这也让这把琴看起来比起真正的电吉他要简陋得多。

    向工作人员示意OK,等工作人员离开舞台后,肖遥又稍微调整了一下麦克风架上麦克风的角度和抱着铁锹吉他的姿势,就准备开始表演了。

    看到肖遥的动作,台下的现场观众们也很快安静下来,一方面是期待着肖遥原创的英文新歌,另一方面,也想听到肖遥手上的那把铁锹做的吉他,弹出来的声音效果到底是怎样的。

    “When Your Legs Don't Work Like They Used To Before,And I Can't Sweep You Off Of Your Feet~”

    这是一首几乎没有前奏的歌曲,肖遥只是扫过铁锹吉他下方的四根琴弦,发出了四个音符的声音后就开口唱了起来。此时的他没有前两场竞演时激情,也没有主持时的跳脱,甚至都没有刚才举着铁锹吉他向观众们展示时的得意,整个人面带微笑的坐在椅子上弹着吉他,眼神和表情都非常柔和,声音也是暖暖的柔柔的,轻声慢语一般的唱着这首治愈系的温暖情歌。

    “Darlin' I Will Be Lovin' You Till We're Seventy,Baby My Heart Could Still Fall As Hard At Seventeen。”

    这首歌是前世英国音乐才子Ed Sheeran的作品,肖遥搬到这个世界上时几乎没有做什么改动,唯一的一处修改只是在主歌的第二句歌词上,将原版的“Twenty Three”改成了“Seventeen”。前世的Ed Sheeran是1991年生人,他的那张包含这首歌的专辑《X》发行时间是2014年,那时候他正好是二十三岁,可肖遥现在连二十岁都没到,用这个“Twenty Three”就有些莫名其妙了,考虑到他和孙婷婷确定恋爱关系是十七岁,又正好和前半句中的爱你一直到七十岁相对应,所以肖遥就将这句最后那个年龄的数字改成了十七。

    与前一位歌手梁雪莹表演时复杂大气的配乐、充满力量感的演唱、整个舞台空间连为一体的华美舞台灯光效果给观众们带来视觉和听觉上强烈的双重冲击不同,肖遥的表演在任何方面都要简单和低调得多。

    配乐上,除了他自己演奏的那把怪异的铁锹吉他外,只有舞台边的一支卡洪鼓和另外的一把吉他和一把贝斯。舞美方面,舞台上也只是亮起了几盏烘托现场温暖气氛的橘黄色灯光,并且还是那种固定位置固定角度,无法移动的背景大灯。而在声音上,肖遥的演唱也显得有些波澜不惊,没有什么华丽的高音,也没有什么听起来很有技巧性的转音,即便唱到了副歌部分,整个人也没有什么太多情绪上的变化,就像是在你耳边轻声的讲述了一个平常的爱情故事。

    音乐是有魔力的,不但能让人兴奋激动,同样也能够使人放松安静。被梁雪莹前一首歌的表演震撼得异常激动和兴奋的观众们即便是对肖遥那把铁锹吉他好奇无比,也在肖遥的歌声中渐渐平复了激动的心情,安静了下来。

    现场的五百位观众肯定不是每个人都能听懂肖遥的这首英文歌的歌词意思,但是从肖遥的歌声、表情、整个歌曲的配乐和现场柔和的光线环境中,大部分的观众还是感受到了肖遥传达出的那种甜蜜温暖的情绪,慢慢的陶醉在了肖遥的歌声里,情不自禁的跟着肖遥的音乐声轻轻摇晃起了脑袋。

    “我会爱你一直到我们七十岁,那时候我的心也依然像十七岁时那样坚定。”

    “当我头发掉光记忆减退,人们不记得我的名字,我的手也不能如以前那样的拨动琴弦,我知道你也会依然一样爱我,因为亲爱的你的灵魂永远不会老去,它是永远青春的。你的笑容永远在我的记忆中。”

    “将我拥入你的怀里,在星光下亲吻我,将头靠在我心脏跳动的胸膛上。”

    这样的句子,这样的场景,简直都可以抄下来做为向异性表白的宣言或者情书了。因此那些英文水平足够可以当场就理解这首英文歌曲歌词的观众们,则是陶醉在了肖遥歌词所描述出的美好爱情故事里。

    在歌曲的第二段副歌之后,有一段吉他的solo间奏,看着肖遥抱着一把铁锹,一如以前吉他solo表演时的随性,看都没有看向那没有品丝的指板,左手指熟练而流畅的在指板上移动着,观众们终于是忍不住打破了安静,送上了一阵掌声。

    “...And We Found Love Right Where We Are!”

    间奏的吉他solo后,肖遥暂时停止了演奏,单手握着麦克风架上的麦克风,面向观众笑着唱完了结尾段落的大部分,一直到最后一句时,才将手指重新放在了铁锹吉他上,以一个轻轻的扫弦结束了整首歌曲的表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