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娱乐玩童

75.第75章 话剧排练

    肖遥曾经跟着肖成儒到处跑了很长一段时间,待过很多电视剧的剧组,电影剧组也去过几次,但是话剧的剧组还从来没有待过,这次跟孙之皓参与《幸福终点站》还是他第一次见识话剧剧组。话剧的舞台性,直观性,综合性和对话性都和影视作品有着很大的差别。道具,服装,舞美,灯光也和以前在影视剧组见识过的完全不同。自认对剧组已经有相当了解的肖遥仿佛见识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新世界。

    肖遥前世电影电视都看过不少,但是还从来没有去剧场看过哪怕一场的话剧,算得上是完完全全的零经验。

    话剧的表演与影视剧的表演是有着很大不同的。电影和电视,是要还原现实中的真实场景,给观众的感觉应该是尽量的真。观众对于影视剧作品的评论会有演员演得“太假了”,但是却不会有观众会因为舞台布景和演员表演的夸张而批评话剧的“真实性”。话剧的世界是一个经过了抽象和浓缩的夸张的世界,因此话剧表演也具有抽象性和浓缩性,相比真实生活而言,它本就是夸张的。

    当孙之皓将肖遥带到话剧的排练现场并宣布肖遥会是剧中男主角陈建军儿子陈放的扮演者时,剧组里的人都狠吃了一惊。原本他们以为,陈放这个戏份颇重的角色,孙之皓会找一个身材较为矮小,经验丰富的成年演员来演。

    真正的商业话剧的表演舞台上,是很少出现小孩子的身影的。因为除了对于表演需要更加夸张的要求之外,话剧表演还有两个很大的特点,一个扎实的基本功,另外就是一个几乎没有容错率。

    在话剧表演中,台词上需要特别的口齿清晰、铿锵有力,情绪低落或高涨的时候,要用比真实生活夸张得多的动作和语言将饱满的情绪传达出来,这需要非常扎实的台词功力和准确的动作表达能力,同时由于话剧表演是连续性,一次性的,话剧表演中每一个动作都要经过精心的设计,演员的站位、表情、台词都要事先进行多次排练,一旦发生错误都没有修正的余地,所以绝对不能出错。不像影视剧是先拍摄,后剪辑,一次演不好还可以NG重来。

    这也决定了演员在一两个小时的表演过程中不能有一刻松懈,必须全程集中注意力,全身心地投入角色,中途不能出任何差错。扎实的台词功底、准确的动作表达能力和长时间集中注意力、中途不能出错,这几点对小孩子来说都是很难做到的,加上话剧本来就比较夸张,对真实的要求性较低,也就经常会有成人扮演小孩子的情况出现。

    鉴于肖遥远超同龄孩子的成熟和聪明,孙之皓对肖遥中途不出错还是很有信心的,至于前面几点,台词和动作准确度,则是孙之皓准备对肖遥进行的训练指导的内容了。

    面对大家的质疑,肖遥第一天就打消了大家对于他台词能力的质疑,不仅小小的震撼了一把剧组的其他人,就连孙之皓都感到惊喜。

    几年前,肖遥和肖成儒混剧组的时候,就曾经因为得知某个电影学院毕业的演员读书时每天都要出晨功而对“三腔共鸣”的发声训练非常好奇,从而缠着肖成儒教过他。这几年来,他早锻炼的时候除了跑步练武,吊嗓子和“三腔共鸣”也都一直在坚持练习。

    虽然不至于像肖成儒那样几十年成习惯的连平时说话都会不自觉的带上那**鸣腔的范儿,但是刻意而为之的情况下,他那“三腔共鸣”的发声方式加上他长期练声锻炼出的气息,音调,也足以让他说出不逊于一般演员的那种颇有力量感和穿透力的“话剧腔”。

    孙之皓甚至觉得在正式表演的时候,原本为肖遥准备的头戴式麦克风都用不着了。肖遥在舞台上说出的台词,是能够让整个剧场的观众直接听到的。

    而几天之后,肖遥那恐怖的记忆力也让大家对他的第二点担心烟消云散。几天的排练下来,肖遥不单是台词从来没有漏说,说错,就连舞台上的走位,动作也全都非常准确,没有出过一次错误。

    肖遥所欠缺的,就只剩下纯演技方面的问题了,比如说台词时的呼吸、咬字、停顿、节奏,语气语调的拿捏,脸上的表情,情绪的表达等等。而这些,就需要由孙之皓对他不断的进行指导和训练了。

    如此一来,大家至少不太担心会因为肖遥而出现演出事故,毁了整台戏。剩下的,就看通过大家包括肖遥在内的所有人的努力,能让这台戏精彩到什么程度了。

    相比起声音的穿透力,走位动作的准确性这些肉眼可见的“外门功夫”,演技这种纯“内功”方面的东西,肖遥的表现就不是很亮眼了。这也是因为肖遥两世为人加起来,都只看过影视剧,从没看过哪怕是一场话剧,对于话剧中这种较为夸张的表演方式实在是太过陌生,同时心理接受度也非常有限,所以进展异常的缓慢。

    这种情况下,孙之皓也只能是被逼无奈的给肖遥开起了小灶,在排练之余,趁着住在一起的机会,晚上在家里和胡雪娜额外的指导起肖遥的演技来。

    胡雪娜也是正经的电影学院出来的,本身对于话剧表演也是很热衷和在行的。她只是淡出演艺圈,也没完全退休,在碰到有兴趣的好本子的时候,也会演上一些。因此晚上在家里的时候,胡雪娜也可以和孙之皓一起指导肖遥。

    在经过豆包的事情之后,肖遥也是下了狠心,面对话剧表演的这个难题,表现出了非常坚韧的一面,不管是排练场还是晚上在孙之皓家里,都是很用心的学习和反复练习着孙之皓与胡雪娜教的那些东西。即便这样,肖遥也才是刚刚好能赶上整部戏的排练进度而已。

    “爸!救命啊!”伴着一声凄厉的呼喊,扮演陈放的肖遥从舞台的一侧冲上了舞台,拼命的向舞台另外一侧冲去。肖遥扮演的陈放脚步踉跄,手臂也夸张的挥舞着,伴着音响里的几声狗叫和在后面幕布上投射出的一只狗形状的黑影,表演着被狗追的狼狈景象。

    奔跑中的陈放左脚绊在了自己的右脚后脚跟上,整个人立刻失去平衡,“啪”的摔趴在舞台上。来不及起身,伴着越来越近的黑影和越发急促的狗叫声,陈放只来得及在地上转了个身,就手脚并用对着空中的黑影开始又推又踹。陈放脸上和眼神中的惊恐都明显可见,手和脚都在胡乱的挥舞着,带着哭腔的大喊着:“爸!”

    终于,孙之皓扮演的陈建军出现在另外一侧舞台。看到眼前的一幕,陈建军目呲欲裂,抄起地上的一块砖头就扔了过去。可惜终归还是晚了一步。就在陈建军弯腰捡砖头的时候,陈放胡乱踹着的右腿忽然直直的伸向了前方,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拉扯着一样,陈放的口中也是发出了一声惨叫。

    “啪!”砖头落在陈放和野狗的旁边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幕布上黑影的转向移动,伴随着渐渐远去的逃跑声示意着野狗被吓了一跳,放开陈放,扭头逃开。

    陈建军满脸震惊的跑了过来,一下坐倒在陈放身边,一把抱住了还在地上抱着右腿哭泣的陈放。被父亲抱住,陈放马上抬头看着父亲哭着喊道:“爸,我被狗咬了!我的腿好痛!”

    “不怕不怕,”陈建军满脸惶急的安慰着怀里的儿子,“爸爸这就带你去医院,去包扎,去打破伤风,去打狂犬疫苗,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说着,陈建军抱着陈放挣扎着站了起来,慌慌张张的向舞台一侧踉跄跑去。

    舞台上的灯光暗了下来,显示着这一幕完结。

    灯光重新亮起,孙之皓已经放下了肖遥,两人站在舞台的一侧,都在喘气。肖遥是刚才又哭又喊的,情绪过于激动,正在平复。孙之皓则是刚才抱着肖遥跑了几步,有些累。肖遥由于经常锻炼,身体比较结实,无论身高体重都要比一般八岁多的孩子要超出一些。目前身高已经长到142公分,体重达到了40公斤。孙之皓四十多岁的人,抱着这样的肖遥还要跑起来,还是有些吃力的。

    “好!很不错!”在台下站着观看的执行导演叫了声好,带头鼓了两下掌。没有参与这一幕演出而在旁边观看的其他演员和场记剧务等工作人员也纷纷鼓了几下掌。

    由于下一幕是在医院,无论是场景道具还是出场人物都会比较多,所以准备的时间也要长一些,加上正式排练剧情之前各个演员还要排演走位什么的,肖遥倒是可以多休息一会儿。因为下一幕中他都是在昏迷状态的,除了被孙之皓抱在怀里,就是躺在医院急救病床上,既不用说话也不用做动作,也就不用走位对台词什么的了。

    “孙导,您这体力不行啊,抱着肖遥跑几步就喘成这样,您得加强锻炼啊。”趁着舞台上撤换道具做准备工作的工夫,孙之皓也跑到台下的观众席上坐着休息,可气都没喘匀,就受到了自己副手,执行导演谢凯的调侃。

    “那是肖遥太重了好不好?”孙之皓横了副手一眼,喘着气说道,“别看肖遥那小子看起来好像不重,可他身上的肌肉练得可结实了,不单是比看起来重,抱起来硬邦邦的还咯手,加上他身高也高,抱起来可费力了。不信你自己去抱着试试,别看你比我年轻,抱起来说不准还不如我呢。”在排练场合,他是不叫肖遥的小名的。

    “我可不去自找苦吃。”谢凯连忙笑着摇摇手。

    “小朋友,演得真不错,来,奖励你的。”肖遥正坐在第一排观众席上休息,一个二十来岁身穿护士装的女生坐到了他的旁边,递过来一筒打开的薯片。

    “谢谢,我不吃。”肖遥侧头看了一眼,摇了摇头道。

    坐过来的女孩儿是下一幕中将会出场扮演护士的女孩,名叫苏承影。她现在正在电影学院表演系读大三,是孙之皓班上的学生。在这部话剧里她扮演的护士角色戏份不重,总共只在两幕戏里出现,正经的配角一枚。

    孙之皓在电影学院当了十几年老师,本身又是资深的演员,导演和编剧,以他在行业内的人脉和影响力,招到剧组里的也多数都是行业内的翘楚人物。这次孙之皓是看在她专业上表现不错,很有潜力,同时这个角色戏份不重,年龄也适合,才把她带进这个组来感受和学习的。作为一个还在校的读书的大三学生,苏承影在诸位前辈面前不敢放肆,因此天性活泼的她,无聊时就只能撩惹这个组里唯一一个比她年纪还小的小朋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