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娱乐玩童

49.第49章 乐器

    现场导播赵梅听到这里,立刻对身旁的场务道:“小陈,立刻去准备笔墨。”转而通过耳麦对王渊道:“渊哥,节目最后增加一个让肖遥现场写书法的环节,你知道就好,现在先别声张,我去让小陈准备东西去了。”

    王渊轻轻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收到。他很理解导播的意图,毕竟他们这个节目,文化是他们最为主要的一个特色,也是他们区别于其他同类型节目的很重要的一个方面,让一个五岁多的小孩子现场写书法,绝对是一个非常贴合他们节目主旨的大看点。

    王渊干脆继续从肖遥这里掏着东西道:“八一啊,除了书法,你还会些什么?干脆都说一下。”

    肖遥想了想,道:“我学的杂七杂八的东西倒是不少,但是大多数东西学的时间都不长,真正一直在长期练习的只有武术,书法和乐器这三个方面。”

    “你还会武术呢?”王渊大感兴趣道,“什么拳种?哪个流派的啊?”

    “我现在只会一套少林长拳而已,教我的师父还没正式收我做徒弟呢,所以现在也谈不上流派。”顿了顿,肖遥又指着自己的牛仔裤道,“您可别让我现场表演,我今天这衣服不合适。”

    王渊还真有让他现场演示一下的想法,没想到肖遥竟然提前就拿话堵住了。

    武术不表演,书法留到最后,现在只有在乐器方面做文章了。王渊笑道:“可以,咱们也不为难人。不过你武术不表演,这乐器可得给我们表演一下吧,我们都准备好了。”

    得到暗示的李贤和刘阳立刻去舞台边拿来了节目组提前准备好的尤克里里并且帮肖遥搬来了一把椅子放在了舞台中央。

    王渊接过了尤克里里却并没有马上交到肖遥手里,而是对着摄像机举了起来,开口道:“看过《爸爸去哪儿》第一期的观众经过了八一的介绍应该都知道这是什么,但是考虑到可能有些观众没看过,我还是简单说一下,这个看起来和吉他很像,比吉他小很多,同时少两根琴弦的乐器叫做尤克里里。”

    简单介绍完,王渊又拿着尤克里里问肖思齐道:“八一的会弹这个应该是你教的吧?”见肖思齐点头,王渊继续问道:“这个乐器在我们国家并不常见,你怎么会想到教八一弹这个的?你经常玩这个吗?”

    肖思齐道:“八一开始学乐器是一年多以前。他原本是想学吉他的,但是因为他那时候整个人的身高也才和吉他差不多,手也不够大,根本没法学。后来还是他自己从电视上看见这种乐器,觉得和吉他很像,个头又小得多,就缠着要学这个。其实那时候我也没玩过这个,只是听说过而已。不过既然八一要学,我总得想办法,所以我就买回来先自己学,学会了就教他。真正要说弹这个的时间,我还没八一多呢,我主要还是弹吉他比较多。”

    王渊笑着点头道:“孩子要学,你就自己先自学,学会了再教孩子,看来你这个爸爸做得还是挺称职的。原本我还想着让你先演示一下,既然你说你没有八一弹的时间多,我看我还是直接让八一弹算了。”

    说着,王渊将手上的尤克里里递给了已经坐在椅子上的肖遥,道:“八一,给咱们露一手。”

    肖遥点点头,接过尤克里里之后就开始逐根琴弦的拨着试音调弦。

    “哟,挺专业的嘛。”安迪本身还有个身份歌手,也会一些乐器,看着肖遥似模似样的调弦,特别是听出来调音调得也挺准的,忍不住赞了一句。

    “那是,也不看看我老爸是谁。”肖遥颇为得意的回了句,“我老爸可是连吉他里藏了把钥匙都能听声音找出来的,作为他儿子,我要是连音都调不准,岂不是白跟他学了一年多。”对于提升老爸正面形象的机会,肖遥一个也不会放过。

    经肖遥一说,大家也记起来《爸爸去哪儿》第一期密室找钥匙的情景,想到肖思齐那恐怖的音乐素养,纷纷点头。

    肖遥调好弦,也没等王渊叫开始,就自顾自的开始弹了起来。弹的还是肖思齐新专辑里最火的那首《最美》。

    一曲弹完,台上台下自然是掌声一片。这时王渊又站出来给肖遥出难题道:“八一啊,你也别来来去去老是这一首啊。这一首《最美》你在《爸爸去哪儿》里就弹过了,来我们节目,得给我们再来首别的吧。除了你老爸的歌之外,你还会不会别人的歌啊?”

    “行,那我换一首。”肖遥点点头,手指挥动,一段王渊无比熟悉的前奏旋律响了起来。

    “这...”其他几位主持也有些吃惊的张了张嘴。

    原来,肖遥这次弹的是一首已故南粤歌手陈仕荣的一首粤语歌曲《真我》。王渊曾在节目中说过他最喜欢的歌手就是陈仕荣,并且在节目中不止一次的唱过这首《真我》。不单只王渊,其他几位和他搭档了几年的主持对这首歌都是无比熟悉。

    前奏弹完,在肖遥的眼神示意下,王渊自然而然的跟着唱了起来。

    王渊唱过无数次《真我》,唱得也很棒很有味道,但他毕竟不是专业的歌手,不能有效的配合着肖遥弹奏的节奏速度来唱,而只能习惯性的根据原版的节奏速度来。而肖遥作为现场演奏,自然无法做到节奏速度和原版一模一样。王渊无法配合肖遥,那就只能肖遥来配合王渊了。特别几个停顿的地方,肖遥都是强行按捺住手指拨弦的冲动,配合着王渊等他声音出来之后再来调整。

    整首歌唱完,两人的配合算不上完美,但是整个演唱还算得上是精彩。考虑到两人是临时起意的第一次合作,再加上肖遥的年纪。台上台下的人都是送上了最热烈的掌声,甚至安迪还兴奋的将两根手指放到嘴里吹起了口哨。

    唱完歌的王渊有些激动的道:“这首歌我唱了无数次了,但我要说,今天绝对是最特别的一次。等节目播出的时候,我自己一定要把这一段录下来刻成光盘收藏起来。”顿了顿,王渊又走到台边近距离的对着镜头道:“我做这个节目六年了,从来没对后期提过一点要求,今天我第一次提要求:刚才这段,一刀都不许剪,不然我...我找你们拼命了要。”

    “渊哥,冷静!”看到王渊如此激动,其余四个主持赶忙围上来安抚王渊道。

    作为一名非常资深的主持人,王渊如此激动表现,一半是为了节目效果,一半则是真心的被肖遥给感动了。《真我》是一首差不多二十年前的老歌,无论是肖思齐还是肖遥,从年龄上看都不是会经常听这种歌的人,而与流畅的《最美》相比,肖遥明显在《真我》的弹奏上要生涩一些,显然是为了他特意学的这首歌,这孩子是在是太有心了,怪不得《爸爸去哪儿》中第一个给跟拍摄制组加菜送温暖的就是他。

    被其他四位主持拉回舞台中心位置的王渊故意深呼吸了两次,这才将节奏拉了回来。想着单独给这父子俩的时间也足够多了,便顺势进入了节目的下一个环节。

    王渊道:“感谢八一给我们带来的精彩表演。我们也通过八一感受了尤克里里这个并不太常见的乐器。其实世界上除了吉他和尤克里里之外,还有不少其他的拨弦乐器,下面我们就给大家介绍几种。有请演奏者带着他们的乐器上台。请思齐和八一到一边坐着休息观看。”说着,王渊引着肖思齐和肖遥到舞台旁边准备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一阵音乐声响起,伴着音乐声,从后台走上来四个带着乐器的人。肖遥注意看了四人手上拿的乐器,看出是两件西洋乐器和两件华夏传统乐器。两件西洋乐器肖遥倒是都认识,一件是和自己手上一样的尤克里里,另外一件是肖遥因为前世看过霉霉现场表演的视频而认识的,知道叫做班卓琴,不过没玩过。两件华夏传统乐器肖遥看着都像是琵琶,但是和自己印象中的琵琶好像又有些不一样,所以不是很确定。

    四个人伴着音乐在台上站定集体亮了相,便轮流走到前方固定在立杆上的麦克风前介绍手上的乐器。

    第一个走上来是抱着尤克里里的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只见他一脸苦笑的道:“大家好,我叫吴乐,我给大家带来的乐器是尤克里里,不过刚才在后台看了八一小朋友的表现,我觉得我今天好像来得有点多余了。”说完,便伴着大家的一阵哄笑退了回去。

    第二位上来的是抱着班卓琴的另外一位青年男子,他的表情则是好看多了,满脸微笑的道:“大家好,我叫陈文,今天我给大家带来的这个乐器叫做班卓琴。”

    两位西洋乐器的演奏者都是男性,两位华夏传统乐器的演奏者则都是女性。第三位上来的青年女子个子不高,很有些江南女子的味道。她柔柔的道:“大家好,我叫阮沅,今天我给大家带来的乐器叫做柳琴。”

    最后一个青年女子和前一个气质差不多,也是一副温婉的样子对大家道:“大家好,我叫柳雅,今天我给大家带来的乐器叫做阮。”

    “欢迎欢迎。”见到四人自我介绍完毕,五个主持人也再次走到了舞台的中间。

    跳脱的安迪第一个开口建议道:“渊哥,咱们先聊聊这个尤克里里吧。这位吴乐先生,麻烦你可以回去了,走好不送。我们还是把八一请上来。”说着,冲边上的肖遥招手道。

    一台摄像机马上将镜头对准了一边坐着的肖遥。肖遥知道这安迪纯粹是调侃台上的嘉宾,连忙挥了挥手,示意不去。

    那吴乐幽怨的看了安迪一眼,竟然真的就要转身离开。

    “喂!你怎么能这样。”作为老大,王渊赶紧第一时间拉住了吴乐,出来主持正义道:“人家已经很悲催了,你这也太伤人了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