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9.第779章 狐尾

    阳光穿过树梢,在地面留下斑驳的光点,一阵清风拂过,带来淡淡花香,很安静的下午。

    一棵老树浓密的树荫下,一个光着膀子,胡须凌乱的男子正坐在摇椅上假寐,仿佛那是另外一个世界。

    远处依稀可见高大残破的城墙,以及孤零零的,高耸入云的法师塔,这已经是几千年前的辉煌了。

    虽然这里依旧有着无数的人类繁衍生息,但大概不会有人知晓诺尔萨斯这座城邦的辉煌,就如同人们早已遗忘什么叫做德玛西亚。

    曾经的英雄和英雄的后裔们已经化为一堆黄土。

    曾经鲜血浸染,战火熊熊的召唤师峡谷也变成了寻常的商路,偶尔路旁萋萋荒草中,会有好奇的孩子捡起几只锈蚀的箭头,或者腐朽的盔甲。

    大浪淘沙啊。

    《英雄联盟》这个盛极一时的游戏世界在经历了现实时间三百年的发酵后,早已被另外一个强大的游戏《王者荣耀》给代替。

    或许有一句话可以很好的形容,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虽然这个荒废的游戏世界并不会因此消亡,只不过世界意志,和源代码程序都会逐渐转移,不会再有猪脚诞生,更不会有英雄出世,曾经强大的魔法,武技也一一失传,人们逐渐的变成了凡人,连病毒也懒得光临,因为这里已经贫瘠得没有任何油水。

    可是,对于某些人来讲,这里却是极佳的度假放松之地。

    慕少安已经在这里逗留一个月了,每天懒洋洋的,惬意之极,绝对是一个养老退休的好地方。

    这不是开玩笑,很多第五纪元退休的杀毒猎人,有一部分人选择了返回现实世界,但还有一部分人则选择了这种荒废的游戏世界。

    不为了别的,戎马半生,也只有这种似是而非的杀戮战场才能睡得更踏实些吧。

    一只小猪哼哼唧唧的在野草丛生的山坡上撒欢地跑着,将后面的牵着它的小男孩拽的踉踉跄跄,不住叫骂,却也无可奈何,因为相对于那精力旺盛的小猪,他实在太过于瘦弱了。

    更远处,几个农夫挥舞着粗苯落后的镰刀,开始准备收割那并不饱满,稀稀疏疏的麦穗,困苦与劳累就挂在脸上,不断堆积,变成苍老,最终会化作白骨一堆。

    没有人在意他们,他们也没时间没勇气在意周围的这个世界,哪怕那座宏伟威严的法师塔近在眼前,他们也绝对不会联想到超过吃饱穿暖这个范畴之外的东西。

    诺克萨斯,就这么衰落了。

    傍晚时分,迎着金灿灿的夕阳,慕少安伸了个懒腰,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这才慢吞吞的走向镇子,曾经的诺克萨斯城不存在了,但在原址上还存在着一个数百户人家的小镇,名字叫狐尾镇,最初慕少安还以为这个名字有什么典故,后来才知道,狐尾镇翻译过来,就叫做叫狗尾巴草镇。

    这是被诸神抛弃的结果啊。

    狗尾巴草镇里有一个小小的领主,愚昧,贪婪,却也还称不上暴虐邪恶,而他的领地子民也是愚昧,麻木,更称不上狡猾和善良,所以两者相得益彰。

    假若不会有什么奇迹的话,这个小镇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小镇里有铁匠,有酒馆,有妓女,有乞丐,有裁缝,有地痞流氓,似乎自给自足,所有人上到领主,下到乞丐,都很满意这样的生活,连街边的野狗都是如此。

    一不小心的话,就会发现在这里,一天和一个月,一个月和一年,一年和一辈子根本没什么区别。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慕少安习惯每天来这酒馆里坐一会儿,酒馆的老板是领主的侄子,但酒馆的伙计兼伙夫兼酒保却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其实在这里,如果形容一个人很有意思,那就只能代表一件事,这不是本世界的人。

    酒馆里乱哄哄的,有种猪圈的味道,扑面而来,这是真的,因为酒馆后面就是猪圈,甚至都能听到那几头猪在哼哼。

    几个醉汉在那里摆划着他们自己都未必懂的醉话,这基本上是镇子里有数的几个中产阶级了,那些苦哈哈哪里有能力来喝一口最劣质,仿若马尿一样的黑啤酒呢?

    “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了呢,这乱糟糟的地方,你还上瘾了不成?”一个眉毛胡子头发都是花白的老头儿佝偻着身子,半死不活的坐在门口,乍一看他和本地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了,麻木,无所谓,混日子,无所求于生,也无所惧于死。

    慕少安就挨着这老头儿坐下来,拍拍他的肩膀,没说什么,这是一个熟人,也算是他当年第一个收服的手下,一个标准的粪坑里的蛆虫——邓肯。

    这厮跟着他的确红火威风了一段时间,在溪木镇,也曾经算得上是一呼百应。

    说实话慕少安也没有想到,邓肯退休后会来到这里继续一只蛆虫的旅程。

    其实他有一段时间是想过要奋发的,不过最终还是止步于D级巅峰,连一只独行狗都没有资格去做。

    “林小蓝也退休了,回到现实去了,你还记得她吗?”邓肯慢吞吞地道,眼珠里浑浊像浆糊。

    “记得。”慕少安点头,那是一个天资不错的女孩儿,和张澜是朋友,一直在玉门关猎杀团成长,但世事无常啊,张澜已经是S级,但林小蓝估计直到退休都无法突破A级。

    两个人再无话可说,酒馆里也再也没有客人来,这本来就是一个象征意义上的酒馆。

    夜黑了,几条狗在街道上肆意嚎叫,很兴奋的样子,几只蝙蝠飞来飞去,看不出有半点吸血鬼的气质。

    “我明天就走了,你自己保重。”

    慕少安站起身来,这里不是他的终点,时间的腐烂也拦不住他的脚步,一切重新开始是一个很好的习惯和心态。

    他躲了这么久,那三方大佬的战争应该可以结束了吧。未来的世界格局怎样,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其中必有他一席之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