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3.第773章 异化病毒

    在距离那座小县城五里之外,就是瓦岗军设立的营寨,按照如今的剧情走向,瓦岗军和蒲山郡公李密正是天下闻名的时候,身负众望,所以这些行军打仗的细节也越来越类似正规军队了。

    慕少安和张瑶趴在一处破烂肮脏的营帐里,旁边是七八个累得不成人形,正呼呼大睡的瓦岗寨士兵,虽然满头满脸都挂着还未凝结的血迹和碎肉,但这里的确是最佳的隐匿场所。

    他们两个人也都假装发出呼噜的声音,实际上却是在用极低的声音交流着。

    张瑶似乎真的被吓坏了,所以也格外谨慎。

    “其实我昨天遇到你的时候,就已经有些不太好的预感,所以才想请你做个帮手,当然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可怕,事实上谁又能想得到呢,天网防火墙在过去一百年时间里已经像我们证明了它又多么的靠谱,如果有选择,我宁愿相信我所遇到的一切都是巧合,都是我想多了。”

    “这件事要从头说起的话,得从三个月前我为了接近瓦岗寨的俏军师沈落雁说起,最初我是抱着女人之间比较容易相信沟通才选定这个目标的,但是后来的一切无不在说明着‘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这个真理。”

    “沈落雁虽然是剧情人物,但狡猾得好比狐狸,机警的像一只猫,最要命的是她还兼具着狼的残忍冷血,蛇的恶毒,估计除了她认可的主公李密之外,男人都是她的工具,何况女人了。那沈落雁最初并没有拒绝我,而是笑吟吟的让我给她帮几个小忙,一开始我很高兴,但后来才发现这纯粹是自讨苦吃,你知道吗,那女人居然让我去给她打探邪帝舍利这样的宝物,这邪帝舍利可是本世界里第一神秘的宝贝,乃是猪脚才能驾驭得了的,在两位猪脚没有插手之前,任何人也别想染指,看一眼就要倒霉的。”

    “所以,我只能假装打探一下,为此我跟踪了一个魔门弟子,只要能套出几句话来,就回去交差好了,但我万万没想到,这竟是噩梦的源头,那个魔门弟子很古怪,你知道的,我的职业是剑客,虽然还没有进阶剑仙,但潜踪匿形,收敛气息的本领却非常强大,我并不担心那个魔门弟子会发觉。”

    听到此处,慕少安就点点头,没错,剑客-剑仙这一系的职业最大特点就是如此,虽然无法像刺客盗贼那样可以随时隐身,也无法进入阴影位面,但这个职业真的很擅长躲藏,若是隐匿了自身的气息,在茫茫人海中真的不好找。

    比如昨天晚上,慕少安就整整找了一夜,最后能找到这个张瑶完全是因为运气。

    此时张瑶就接着道:“我跟踪了那个魔门弟子一共三天,第一天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第二天也是如此,直到第三天夜里,那个魔门弟子忽然无声无息地离开住处,鬼鬼祟祟的,我自然就跟了上去,当做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结果我看到那个魔门弟子与一个人在接头,这本来没什么,真正的重点是,接头的这个人是我们这次临时团队里带领的一个新人。”

    “你知道我当时的惊讶吗?如果是一个资深的杀毒猎人,我都不会怀疑什么,但是一个新人,他根本没有资本,也没有那个可能与一个魔门弟子接上头的,参考我接近沈落雁的过程就可以知道了。”

    “还有,我注意到一个细节,那个实力不凡的魔门弟子居然对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新人言听计从,这太荒谬了。当然,那个时候我也仅仅是很惊讶,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后来也没有去追踪那个新人,我自认为,我记住了他的面孔,将来即便有什么秘密,也可以旁敲侧击出来,所以我还是去追踪那个魔门弟子了,因为我看到那个新人递给了那个魔门弟子一样东西,可是你知道我后来看到了什么吗?”

    说到这里,张瑶眼中闪过无法抑制的惊恐和后怕,然后才继续苦涩道:“可惜我当时根本没太在意,我跟踪那个魔门弟子回到客栈内,亲眼看着那个男人打开一个小布包,里面包裹着的,居然是一块造型非常精巧的机械零件,就像是一个陀螺,我敢打赌,这是本世界的科技永远都打造不出来的,有那么一瞬间,我还以为我看到了邪帝舍利。”

    “那个魔门弟子没有犹豫,直接就将那个机械陀螺吞了下去,然后,他没有死,但只用了不到三分钟,他的肚子就突然膨胀起来,仿佛孕妇一样,天啊,那情景太恶心太邪恶了,更可怕的是,在此过程中,他的表情竟是带着一种解脱的微笑,当他的肚子膨胀到不能再膨胀,砰的一下,就彻底被某种东西撕开了,从他的肚子里面,一个丑陋的怪物爬了出来!”

    “我不知道一个机械陀螺怎么可能生长得有血有肉,也不知道机械到底是怎样与血肉融合的,但那个怪物的确就这么出现了,我当时第一个感觉就是病毒入侵,因为病毒通常都喜欢用这种匪夷所思的方法来入侵的,所以我立刻出手了,杀毒猎人和病毒永远没有妥协,那个怪物由于刚刚出生的缘故,实力并不强,唯独一点,它身上的血肉竟是和钢铁般坚硬,我和它缠斗了十几分钟,砍了它至少数千次,最后还是靠着我刚刚掌握的剑芒将其斩杀。”

    “事情至此,我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只是杀了一只刚刚入侵的病毒而已,算不得什么可以炫耀的大事情,于是我就把那怪物的脑袋切下来封印,打算回到混沌基地后交上去,让高层来研究,并防范这一种病毒的新型入侵方式,真的,那个时候我还一无所觉,直接就离开了,一直到昨天遇上你,我都没心没肺的没当回事。”

    “你我分别之后,我就去了那个被屠灭的小镇,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小镇就是我当初跟踪魔门弟子的地方,魔门弟子居住的客栈就在这个小镇里,我很生气,因为我好歹也是在这个小镇里逗留了好几天的,前后也路过几次,很喜欢这里的平静,但没等我去找凶手,我就遭到了伏击,那些尸体你都看到了吧,我很轻易就斩杀了他们,可随后,两只力大无比的怪物突然钻出来,差点就杀了我,我根本不是对手,如果我的职业不是剑客,最擅长的就是跑路,换做其他职业,我敢打赌,三个回合都撑不住的,那种怪物太强大了。”

    “现在,你应该明白这种怪物是怎么回事了吧,没错,就是与当初我杀死的那只怪物一模一样,浑身的肌肉坚硬得好比钢铁,力大无穷,速度极快,可以说我在混沌基地也算是一个老资格的独行狗了,但真没见过这样能融合各种优势于一身的怪物病毒。我亡命逃窜,那些怪物追了一会儿却不再追赶,可是我却因此想起三个月前遭遇的那一幕,还有我斩杀的那个幼生怪物,以及那个混沌基地派出来的新人,你说,这事情难道不可疑吗?”

    “那个新人到底什么身份,他凭什么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在这个世界里散发那种怪物的幼生体?这背后引人深思的真相简直让我不寒而栗,因为这无非代表两种可能,第一,混沌基地高层有病毒内鬼;第二,病毒又进化了。”

    “当然,还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混沌基地内部既有内鬼,同样病毒也进化变异了,我真的被吓坏了,我在混沌基地也算混了几百年了,可眼下我遇到的这些简直颠覆了我的认知,我总觉得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如果那种怪物幼生体可以大肆繁殖怎么办?若是大量的出现在任务世界里怎么办?好像这一瞬间,我们这些杀毒猎人坚守的一切都雪崩瓦解了。”

    慕少安听完之后,也彻底愣住了,他最初以为张瑶碰上的是一个假扮新人的病毒终结者,但现在看来,事情要更加复杂。

    因为他可以断定,克莱儿和林远是绝对不会这么干的,机械小猫也不太可能,他们和主系统内斗归内斗,政变归政变,但对于病毒的原则却不会变,通过张瑶的描述,那种类似机械的血肉怪物,绝对是病毒没错,而且是最新型的变异病毒,他之前在那处伏击战场的感觉也没错,所以他才二话不说就下意识的想激活死神视野,这是潜意识里的危险预知。

    结果他喵的。

    “把那个怪物的头给我看看,如果你相信我的话。”

    “我不相信你,我之所以给你说了这些,是因为这个秘密不需要保密,但是那个怪物头颅却与病毒的最新变异有关,我会把它交给我真正相信的人手上,事关重大,没得商量,如果你敢玩花样,我现在就杀了你!”

    张瑶恶狠狠地道,看来她还真是不一般的自信呢。

    慕少安哑然,想了想他就道:“你这个态度不错,那么我就不强求了,这个事情的水很深,你既然不相信我,我也不想强求,但是我想带你去见一个人,可以吗?”

    “是谁?现在我已经不太相信混沌基地的高层了,但是这个事情普通杀毒猎人还真的没有能力对变异病毒进行分析,我们需要找的是一个资深的病毒专家。”张瑶警惕的问道。

    “你说的没错,我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完全符合你所说的情况,而我恰好认识她。”慕少安一本正经地道:“她叫辛西娅,原第三战区分支系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