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第701章 门票

    深深地吸了口气,慕少安就与亚瑟,乌龟交换了一下目光,然后便开口道:“诸位,这一轮游戏还是从我开始,这里我想先说一些细节,那位乌龟2号先生张口闭口的说什么游戏规则,但是我们大家都知道,一开始的四十个人里面,必然有20个人是杀毒猎人,也必然有20个人是病毒,但因为我们前期出了差错,所以这就导致了我们所有的杀毒猎人都不能分辨彼此,可病毒却不同,因为他们可以互通有无。”

    “说到这里,我必须要澄清一件事,那就是方才为了测试我的这位伪装者,我是假装释放了死神视野,但我们这位假货显然很有点演技啊,大家注意到没有,他释放死神视野的动作和神情和我是一样的,那么这说明了什么?好吧,退一万步讲,这个技能是可以模仿的,金钟罩都能一模一样,我的死神视野又何能例外,我只是想说一句,格兰女士,还有邓肯2号,如果你们是真的杀毒猎人,那么只会有两种可能,第一,我是假货,而这位慕少安2号是真的通过死神视野确认了你们的身份。但还有第二种可能,他是病毒,所以一开始就知道在场诸位里面谁是杀毒猎人,谁是病毒,所以这个游戏并不公平!”

    “当然了,此时此刻我自己都无法自证清白,那么我说的这番话也只能五五开,可是我只是想请格兰女士,邓肯2号三思,如果你们真的是杀毒猎人,请再多投几轮弃权票,不是为我,也不是为了我这个假货,仅仅是因为这不是游戏,不要中了病毒的奸计,最终做了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好了,这就是我要说的,至于为什么我没有释放死神视野,却仍旧可以确定乌龟1号,亚瑟1号是杀毒猎人,原因在于我和乌龟是老相识,我们上一次在任务世界中曾约定了一个无人知道的暗号,所以我可以确定乌龟是真的,至于亚瑟,则是因为我们之前联手摧毁魔法结界的时候,我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是毫无还手之力,如果他是病毒,那么此刻我应该是如肖琅1号,格兰1号,萧无妄1号那样死掉的,真的,我慕少安的人头在病毒阵营可是价值不菲,你们总不至于觉得,为了欺骗你们,病毒连我的人头都可以不要吧,那他们可就太高尚了。”

    “至于弗朗斯科特1号,说实话,我并不能太确定,但我相信我的朋友乌龟,他既然相信了弗朗斯科特,那么我也相信,而那位剑仙萧无妄老兄,我之所以确定他是真的,恰恰是因为另外一个萧无妄是死的,你们想啊,剑仙这个职业最大的特色是什么,那就是死不了,那么多的控制反控制技能,那么的解控技能,我慕少安可以不吹牛的说,在我们这二十个杀毒猎人里面,我才是让病毒最忌惮的那个,然后排在第二位的,不是乌龟,不是亚瑟,恰恰是剑仙萧无妄,这一点大家应该都不会反对的。但是问题来了,为什么剑仙萧无妄1号会死掉呢?”

    “你没有死,他也没有死,其他所有生存能力较弱的人都没有死,为什么会是萧无妄最先死掉?或许大家会说,也许病毒一开始就在针对他,给他布下一个必死之局,乍一听,这的确很有道理。但是大家别忘了,如果病毒真的有能力这么做的话,那么,我们此刻还玩什么矿井狼人杀啊,我们早就被一锅端了。所以我有理由怀疑,此事另有隐情。”

    “想想看,为什么我们每个人都多出一个病毒复制体?为什么我们会被困在这比特币的矿井里不得不展开一场狼人杀?这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说句让人惊悚的话,我甚至怀疑,是我们混沌基地的主系统在和病毒在玩一场特殊的角力对决!”

    “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随便指定某个人是好人了,我把掌控权交给你,一个假货,你大可以指出所有的好人,也大可以指出所有的病毒,但我不希望再有人轻易出局,即便要出局,先从我这里开始!”

    慕少安说完这番话,也没有人打断,众人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就轮到慕少安2号发言,他此刻并没有神情变化,反而啧啧赞叹了两声,笑道:“厉害,我还从来不知道,我慕某人有朝一日也会变得文质彬彬,有理有据起来,而且好像一下子点了口才天赋一样,没错,你这一番话说的没毛病,甚至有一多半理由我都是同意的,包括病毒会提前串联起来,甚至我的这位假货还大开脑洞的,声称这件事与混沌基地主系统有关,好吧,你们病毒总是这样神出鬼没,没错,我慕少安对于那个老太婆的确不太在乎,也从来没有什么尊重可言,但是兄弟,假货就是假货啊!”

    “你觉得乌龟1号的金钟罩可以由乌龟2号完美的模拟出来,然后就可以得出结论,老子的死神视野就可以由你来完美模拟?做梦去吧!你也不想想老子是谁?死神视野不是混沌基地专有的技能,告诉你,这是独一无二的,除了我慕少安之外,没有一个人能够模仿,包括你们病毒,而且你刚才说的有句话我很赞同,那就是我慕少安的确是在病毒阵营非同小可,恕我直言,除了我,在座的都是垃圾!”

    “所以,你方才恳请格兰女士,邓肯来三思,想让他们投弃权票,乍听起来很有几分道理呢,但是你大爷的,这个时候怂包了可不是我慕某人的风格,虽然你是假货,但也臊得老子想拍死你,以退为进玩得很溜吗?抱歉,老子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后退!诸位,我可以明着告诉你们,我的确是开了死神视野,眼下这个假货想拖延时间,想把水搅混,哼哼哼,老子偏不如你意,这一轮,我指认肖琅为金水牌!你不服,不服来咬我,或者你有本事再在我们面前杀一个人啊,你不是很牛吗?”

    那慕少安2号很嚣张,言情并茂的,连慕少安都看呆了,我凑,这语气,这风格,这态度,连他自己都差点分辨不出来了啊。

    “好了,两个预言家发言完毕,其他人可以按照顺序发言,或者投票,或者弃权。”此时那乌龟2号就再次充当村长角色。

    这一回,众人就有些骚动了,慕少安和假的慕少安说的都很有道理,也都难以反驳,而且最最主要的是,这一回慕少安承认他没有释放死神的视野,话说这才是他能成为游戏里预言家身份的关键。

    于是在等待了片刻后,那个上一轮的金水,狙击手格兰就抬头看向慕少安道:“慕少安1号先生,对于你方才的建议我不置可否,我就想问一句,既然你自己承认你就是真正的慕少安,请问你为什么不释放死神视野这个最关键的技能,而且我的确相信,这个技能不同于金钟罩等技能,这是你自己的独有技能,病毒是不可能模仿的,那么请你回答一下,这点不用套用游戏规则,每个人都可以有几次陈述机会。”

    慕少安就安静地等了几秒,确认其他人没有异议后,才开口道:“原因有三,第一这个死神视野的冷却时间长达半年,我不想这么浪费;第二,我们这一次虽然遭遇到这种诡异的事情,但是请相信我的直觉,这才是开始,我们现在所争论的游戏,应该只是一个开胃菜,所以死神视野必须要留到最重要的时候才能释放;第三,我的死神视野并非万能的,这个技能能看到真相不假,但能看到什么却不是我来控制的,我也许会看到一年之后,也许会看到眼前,但是大家都知道,现在每个人都带着一个双胞胎,那么请问,我就算看到了又如何分辨?”

    慕少安回答完毕后,不等众人沉思,也不等那个乌龟2号率先发言,一直都沉默着的乌龟就突然踏前一步道:“这个时候差不多该轮到我说话了,之前大家的目光都盯着真假慕少安,想从他们的言语神态中找到一些破绽,可是正如那句话所言,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大家似乎有点忽略了一个细节,那位乌龟2号老兄为了掌控局势,他在过去这十五分钟内一共开口了9次,其中有三次是抢着别人的话语前头,同时也忒热情了点,而大家若是熟悉我乌龟的人应该知道,我这个人很低调,若是没有把握轻易不会出口说什么没用的废话,当然现在也一样。”

    “以上的这些废话送给我的这位假货,现在,我已经有了两种关于局势的推理判断,不包括任何情绪,也不是在针对在座所有人,我只是以一个真正布局者的身份,向大家描述这样一件事情。”

    “而我第一个推断就是,混沌基地主系统应该是和病毒阵营达成了某种协议,但这未必是那种丧权辱国的协议,更类似于擂台赛,不然的话,怎么恰好有二十个杀毒猎人,二十个对应的病毒呢?方才慕少安说了一种可能,那就是病毒知道彼此都是谁,而杀毒猎人则彼此不知道,我对此倒是有不同的看法,因为既然是擂台赛,那么我们的主系统不可能让我们这些精锐直接陷入这种致命的绝境之中,嗯,关于这点,我倒是可以多说一句,慕少安你对主系统的态度可是很恶劣啊!”

    “所以在我看来,这场擂台游戏是公平的,二十个杀毒猎人不知道彼此,二十个病毒也应该同样不知道彼此,至于为什么主系统要和病毒阵营玩上这么一场擂台赛,这就涉及到我的第二个推断,那当然不是因为主系统闲着无聊,我认为,我们这场游戏将关系到进行某件非常重要事情的名额,或者更确切地说,我们这些人是在争夺进入某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世界的门票!这一点也非常符合慕少安方才所说的直觉,没错,我觉得他坚持不释放死神视野是正确的,因为这才只是开始啊,好了,我话说完了,你们继续,对了,这一轮我投弃权票。”

    乌龟说完,就继续老神在在,可是他抛出来的两个推断,却让所有人都是深思起来。

    然后他们会立刻联想到此前经历的种种诡异事件,种种不合理,在此刻居然都和乌龟的推断差不离了。

    “乌龟阁下,我还是不太明白,什么样的重要事情,或者说,是什么样的任务世界才值得主系统与病毒阵营这样大张旗鼓,要知道如今在混沌基地十大战区里面,就算是SSS级的难度,病毒想要混入进去,也不是什么难事吧,为什么会用这样特殊的方法争夺这样的一张门票呢?”

    此时就有一个叫张子俊的半机械人问道。

    乌龟就神秘一笑,不予回答,倒是慕少安突然想到了什么,没错,他是想到了之前他在《冰与火之歌》世界里遇到的文明种子,也就是曾经盘古大神留下来的,虽然上一次的事情被主系统用雷霆万钧的手段搞定了,但以病毒的无孔不入,这个秘密肯定泄露了出去,于是不久之后,勒索病毒突然大规模爆发。

    难道,这几件事之间也是有关联的?

    主系统因为被病毒勒索,所以才摆下这个诡异的擂台,然后竞夺门票,可是,这也不对啊,主系统再怎么丧心病狂,也不可能拿着盘古大神留下的文明种子来勾引病毒啊,除非那老太婆是真的丧心病狂了。

    “哼哼,故作深沉,这伎俩并不高明,乌龟1号,虽然你的这番推断有点水平,可是于眼下的局面毫无助益,因为不管我们是不是在擂台之上,但我们必须都要解决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谁是好人,谁是病毒!搞不清这点,我想我们之中没有人能够拿到门票的。”此时那乌龟2号就冷脸反击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