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2.第662章 打草惊蛇

    北风呼啸,点点雪花在天空中胡乱飞舞着,嚣张无比。

    刺骨的寒意在每个守夜人新兵身体里游走,加上极度的疲惫和饥饿,以及带着对未来的绝望,让一切看起来都是灰扑扑的。

    不过那十名守夜人老兵却依旧安稳的坐在马背上,迎着北风,还有兴趣在说笑谈天,连胯下的战马都好像比倒霉蛋新兵们更精神,也更加适应。

    人群中,慕少安和才子也配合着那麻木疲惫的步伐走得摇摇晃晃,他们虽然外表衣着都和本世界的人差不多,但不代表这就可以不顾细节了,那种以为有了伪装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家伙,往往都是新兵蛋子。

    剧情世界里的NPC虽然是NPC不错,但不代表他们可以被愚弄,事实上他们除了不能离开本世界之外,和正常人也没什么区别。

    所以在此刻,便是人群里另外五名负责监视慕少安的第七战区杀毒猎人,也都伪装得天衣无缝。

    要知道看押他们的可是经验丰富的守夜人,也许在电视剧里面,他们看上去和普通士兵没啥区别,但这是在混沌基地的任务世界里,作为平均难度已经达到S+的一个世界,这些守夜人精锐的实力多半都是在A级左右。

    而且小头目,队长,更高级的大头目,指挥官什么的,铁定都是S级,主要角色更是不用说。

    如果只是单纯拿电视剧的标准来判断的话,多半会死无全尸。

    此外,冰火世界不是一个纯粹以武力定胜负的世界。

    智谋的决斗,腹黑的战场,权力的角逐,人性的浮沉,以及世界意志的冰冷寓言才是最核心的东西。

    哦,最后还要加上古神,旧神,七神的意志。

    虽然本世界的神祗都很羞涩低调,轻易不会显露它们的存在,但它们的存在却是毋庸置疑的。——

    天色开始越来越昏暗,风雪将道路遮掩的一塌糊涂,而前方始终不见绝境长城的影子,但那十个精锐守夜人仍然不慌不忙的在风雪中赶路,这个时候他们倒是把所有新兵身上捆着的绳索都给解开了。

    因为很简单,这荒郊野外,风雪交加的,就算是傻瓜也肯定不会乱跑的。

    又向前走了大约半个小时,风雪渐渐大了起来,但路旁的一座山岗上却出现了一处废弃的城堡,怪不得那些精锐守夜人不慌不忙,在这荒野之中,他们非常清楚什么地方有暂住的地方,也知道什么时候会走到,毋庸置疑,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每一个守夜人都必须是贝尔附体,野外技能天赋点满的。

    废弃的城堡不大,主体都已经被积雪覆盖,所以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大致能猜测这里是经历了一场兵灾,然后是大火,最后主动被人废弃的。

    主堡的穹顶漏了两个大窟窿,风雪可劲儿地倒灌进来,但相比野外,至少多了几堵围墙可以依托。

    一名精锐守夜人吆喝着让一群新兵钻进来,而另外几名精锐守夜人则是仔细地搜查废墟其他地方,就这小小的细节足见这帮家伙的谨慎。

    主堡的一个小房间里居然还藏有不少的木柴,篝火很快架起,火光和温暖在此刻绝对是最迷人的,假若再来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随便什么材料做成的汤就再好不过。

    事实上很快就有一个年纪不大,但目光阴鸷冰冷,留着小胡子的精锐守夜人拿出一口锅,架在火上,融化积雪,再随便扔进点黑乎乎的不知是什么食物,就熬煮起来。

    慕少安此时就看了他一眼,然后和才子交换了下目光,没错,这个守夜人还是个熟面孔。

    这个眼睛有点小,目光阴鸷冰冷,而且还明显有点偏执狂味道的家伙应该就是三个月后剧情正式开启时,绝境长城派出去搜索野人踪迹的三个守夜人游骑兵小队长。

    这个家伙一身黑色的大氅,鞣制的很精美的披肩让他看上去有那么一丁点儿的贵族气质。

    而他走路也是稳稳当当,右手始终不离剑柄左右,警惕性极高,而且剑术绝对出众。

    慕少安心中就暗想,看上去运气不错,他是要主动感染五级变异寒疫,这得首先要找到异鬼,而在原本的冰火剧情中,就是这个小头目三人组率先发现了异鬼,三个月后,跟着他走就好了。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判断。

    很快,每个人守夜人新兵都被分到了一小碗黑乎乎的热汤,这玩意还散发着恶臭的馊味,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黑乎乎的脚丫子。

    很多新兵都是一脸嫌弃,猪食也没有这么糟糕吧。

    但那十名精锐的守夜人却是神色如常地一口灌下去,然后才从各自包裹里摸出一些冻得邦邦硬的肉干,就着火堆炙烤,当然还有更生猛的,直接撕咬着大吃大嚼。

    这一幕还是很骇人眼球的。

    慕少安只是瞧了眼那些守夜人手里的肉干,就低头面无表情地小口喝下那一碗不知算什么东西的热汤。

    此去艰辛啊。

    冰火世界的背景是类似中世纪,生活条件要多恶劣就会有多恶劣,在南境尚且如此,更勿论数千里之外的绝境长城了,这么远的距离,这么差的交通条件,再加上当权者只忙着追逐权力,对守夜人的支持不足,所以生活条件多么恶劣就可想而知了。

    也许这种黑乎乎的怪汤,会成为他们这些新兵今后的主要食物。

    一顿非常糟糕的晚餐后,再没有人说话,只有木柴燃烧的噼啪声和某些人发出的鼾声,慕少安垂下眼帘,感应外面风雪肆虐的世界,这里一年十二个月,有足足六个月被冰雪覆盖,如今正是最寒冷的时刻。

    在正常人的理解之中,寒冰应该封存一切生机,让时间都仿佛凝固,但本世界之中的寒冷与风雪里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骚动。

    这和上古卷轴天际省之中的高寒冰冷是截然不同的,有一种力量在笼罩俯视这一切。

    慕少安细细品味着,同时思索着自己这一次被半强迫似来感染五级变异寒疫的始末,他还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毫无疑问,那幕后布局者不是想要自己的命,而是驱赶着自己来做一些事情。

    的确,从某个角度来讲,他慕少安掀桌子搞事情的手段简直名声在外了。

    所以自己现在是一根棍子,用来打草惊蛇的?

    真相或许就在遥远的前方,

    但他真不喜欢这种感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