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3.第653章 同归于尽

    看着对面那个慕老二自信满满,踏水而来,慕少安脑海中忽然就毫无预兆地冒出一句话来,记不得是他在什么地方看到的了,不过倒是蛮适合此情此景。

    “生命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你经历其过程;死亡之所以深邃,是因为你容纳其未知。”

    撮手成刀,披风漫漫,慕少安再没有半点废话,脚下的海浪也同步追随他的动作,无形刀气爆发,而有形的海浪则汇聚成一道数百米高的水刀,自上而下,破空斩去!

    但对面的慕老二却是闪都不闪,用同样的动作,同样的刀气对撞了个结结实实,不分彼此,这家伙真是完美。

    慕少安此刻似乎真的是感受到了威胁,身形如电,刀气爆发,各种技能一股脑儿地招呼上去,可他却仿佛是在和自己的影子对战,每一次攻击都被完美破解,包括死亡凝视,死亡标记,慕老二拥有着他全部的技能,全部的天赋,一样都不差。

    一分钟之后,慕少安停了下来,若有所思地道:“可是你依然赢不了我啊,我的援军应该马上就到,我想这个时候,按照你家老大的命令,你不是应该自爆吗?”

    听到此话,那慕老二却是仰头哈哈大笑,

    “兄弟,别太天真了,我说了,我是这世上最先进的五代半病毒,懂什么叫五代半吗?就是不管你如何腾挪,我都能胜你一大截,那么,就别废话了,永别了,我会替你照顾好辛西娅的,血祭,王者之左眼!”

    话音未落,那慕老二忽然探手就把他自己的左眼给抠了出来,几乎是在同时,慕少安的左眼也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哈哈哈,看到没有,我比你多一条命,不,理论上来讲,我比你多了三条命,我只需要用血祭的方法,就能将你直接杀死!”

    说话之间,那慕老二的被扣出来的一只左眼竟是快速愈合恢复。

    “血祭,王者之右眼!”

    “嘭”

    慕少安的右眼直接爆开,这种邪门的血祭太牛逼,太邪性了,根本没法规避豁免。

    他真的急眼了,大吼一声,直接切换成幽冥刀客,但对面的慕老二立刻也切换成幽冥刀客。

    “别挣扎了,兄弟,我说了,我是五代半病毒,我身上藏着的底牌是你根本无法企及,血祭,王者之右腿!”

    “咔嚓”

    慕少安的右腿直接断掉。

    “血祭,王者之左腿!”

    “血祭,王者之左臂!”

    “血祭,王者之右臂!”

    “血祭,王者之头颅!”

    转眼之间,慕少安的脑袋就飞了起来。

    对面的慕老二狂笑,但才笑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因为慕少安的四肢和头颅又不动声色地冒了出来。

    同时裂开大嘴,笑咪咪的样子。

    “哦,我差点忘了,你这个职业还可以不断虚弱复活,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逆天的技能啊,连我都要羡慕,不过没关系,天罚,王者之审判!”

    慕老二大喝一声,自他身体之中就冒出来一个巨大的光辉十字架,冲天而起,然后落下的一瞬间就化为漫天的数据流侵入到慕少安的身体之中。

    “你该感到荣幸啊,你是第一个亲自领教了我鬼影,血祭,天罚三大天赋技能的人,从这点来讲,你可以死而瞑目了,血祭,王者之头颅。”

    慕老二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血祭,它的这个血祭技能相当霸道,因为这是时代的差异,就好像四代的战斗机在格斗中永远也打不过五代战机,因为这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转眼之间,慕少安又被砍飞了脑袋。

    但是——

    不到三秒钟,他的脑袋和四肢再次生长出来,还是老样子。

    那慕老二立刻脸色就狂变不止,这时慕少安才笑嘻嘻地道:

    “啊,这砍脑袋的游戏还挺好玩的,来来了,咱们继续啊。”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豁免我的血祭,我是五代半病毒!”

    那慕老二真的有点抓狂了,因为按照他的说法,他只有三条命,现在已经血祭了两条命,可结果对面那个王八蛋居然也有两条命,难道,难道真的要用这种无比憋屈的方式同归于尽吗?

    但是这怎么可能?

    它已经用天罚程序侵入,这种核心程序可以百分百确保对方不会复活的,这这这,一时间,他有点凌乱了。

    “哈哈,你不是有三条命吗,继续血祭啊,这游戏太好玩了哇哈哈,来来来,时间还充裕着呢,咱们再来大战三百回合。”

    慕少安得意大笑道。

    “这不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对面那个慕老二忽然问道。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啊,你又不是我孙子。”

    “告诉我真相,我就给你鬼影病毒的核心程序,否则我立刻自爆,让你什么也得不到。”

    “咦,你这个病毒有趣,有想法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敢于违背你们顶头老大命令的病毒,好,那就一言为定,先把鬼影的核心程序拿来。”慕少安很有兴致地道,同时心中却暗叹了一口气,这个鬼影病毒当然不可能违背它们病毒老大的命令的,只不过很明显,自己居然可以豁免血祭这个邪门的必杀技,这让对方忽然觉得必须要套出这个方法或者原因,哪怕付出鬼影的核心程序也在所不惜。

    “希望你言而有信!”

    那慕老二飞快地道,就在手中凝结出两枚透明的记忆芯片,直接扔过一枚,然后道:“说吧,如果你没有骗我,我就给你这一枚。”

    慕少安收到芯片后二话不说就吞了下去,这就等于是从网络上下载了一款应用软件,要想知道它到底好用不好用,有没有病毒,有没有藏着什么陷阱,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安装。

    道理是一样的,所以一秒钟之后,慕少安就露出了愉快的笑容,没错,的确是正版的鬼影病毒,但只有三分之一,也就是说,鬼影的三大天赋,鬼影,血祭,天罚,现在只有鬼影天赋在手。

    “好吧,你很诚恳,那我也就实话实话。”慕少安说到一半,又抬头瞅了瞅天空,然后才一本正经地道:“真相其实很简单,我之前就和你说过的,我尿的比你远,所以不管你怎么折腾,你都打不死我,千真万确!骗你我是小狗。”

    “无耻之徒!血祭,王者之头颅!”

    那慕老二真的被气坏了,然后它不给慕少安任何抓捕的机会,直接进行了第三次血祭。

    “嘭”

    慕少安的脑袋直接爆开,但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复活,浑身的骨头架子散落到海水之中。

    而一分钟之后,援军抵达现场,冲到最前面的就是乌龟的小队。

    “快,快点搜索,慕少安可能还活着,但他却有可能是虚弱复活,这么猛烈的台风,绝对一个浪头就能拍死他,还有所有的骨头都收集起来。”

    乌龟大喊道。

    但其他战区的人却是争抢起鬼影的尸体,可惜它的那枚芯片在它血祭之前就爆掉了,可即便是这样,它的尸体也值得研究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虚弱复活的慕少安,没有人相信那个野蛮人会死掉,真的,也许在混沌基地各大战区里论实力排名他得排到一万名之后,但若说最神奇的家伙,他绝对可以排在前十。

    好人不长命,祸害存千年这句话不是说着玩的。

    一时间,各大战区的杀毒猎人疯了一样的在海面上四处寻找,但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慕少安始终没有再出现,除了他的那堆骨头。

    “这绝对是那家伙的奸计,我才不认为他会与鬼影同归于尽,也许,他是玩了一次金蝉脱壳。”乌龟苦笑着安慰道,在他旁边苏小晨一脸茫然,说实话她现在有些后悔了,后悔逼着慕少安发下那个誓言,他们这个小队也是在同步观看直播,他们这些了解内情的人当然能看出来,其实一开始慕少安就有实力借着雷霆万钧之势轰杀鬼影,管它是五代半还是六代,但因为那个誓言,还有誓言里的那个最明显又最险恶的漏洞,慕少安才故意放任鬼影去吞噬百万生灵,最终才落到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下场。

    没有那百万生灵的血祭,慕少安的死神身份根本不容撼动的。

    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咦,死神方程式,是死神方程式。”

    忽然有人大喊起来,却是在慕少安遗落的一根骨头上面,有光芒亮起,这却是之前那鬼影利用血祭的技能,强制剥离死神身份一段时间,现在几个小时过去了,那血祭的力量消失,这六成的死神方程式就完好无损地出现了。

    同样这也代表了他完成了之前许下的诺言,完璧归赵。

    但慕少安还是没有复活。

    “找,扩大范围,继续去找,野蛮人的复活手段是一根小小的肋骨,方才风浪那么大,也许已经被吹到几百几千里之外了,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

    乌龟暴怒道,但他心里却是忍不住有一缕悲伤在蔓延,其实到了此时此刻,如果慕少安还活着,他早就蹦出来了,他这次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混沌基地肯定会取消对他的通缉,这样一个强大且经验丰富的杀毒猎人,与他合作是一种荣幸。

    但是,他的对手却是鬼影病毒啊,五代半病毒,在发动最后底牌的情况下,同归于尽是最有可能的。

    而与此同时在第六战区总部,直播间内也是一片死寂,诸多高层面面相觑,他们实力通天,但毕竟不是在现场,所以也不能确定慕少安是否真的死亡,但看现在的情况,悬了。

    “血祭,是病毒阵营在三百年前研究出来的一种类似于同归于尽的格式化程序,这种程序相当于人类的癌症,几乎无解,但施展出来的代价非常大,比如说我血祭一个S级高手,我必须做到两个前提,第一,我必须献祭一条S级的生命;第二,必须在目标身上植入连接点。总体来说这很难,而且毫无意义,试问,谁会闲着无聊,用S级来兑子S级,就算病毒阵营脑子抽了,也不会这么干。”

    “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鬼影病毒之中居然安装了这样的程序,怪不得它可以无声无息地潜入任何世界,因为它只需要血祭任意一个杀毒猎人就可以了,不过综上所述,也基本可以确定,野蛮人慕少安,他真的死了,他不该在一开始就手下留情的,可惜了,他本应该大有作为的,我们这些高层有愧啊,如果不是他完全不信任我们,那个誓言的漏洞就根本不能成为漏洞。”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忽然开口解释道,语气之中满是遗憾。

    听到此话,一众人的目光就再次望向最初提出这个建议的罗根。

    “呃,你们看我做什么,这只是一个方案,我们大家最后不也没有同意这个方案吗,所以说到底,还是那个野蛮人不信任我们混沌基地啊。”

    “罗根,欢迎你以后到第三战区来做客,我会好好招待你的,散了吧。”第三战区的分支系统脸色阴沉地道,然后直接离开。

    而其他人却不能这么任性,因为主系统还在,虽然她一直都没有说话。

    “主系统大人,慕少安虽然死了,但他这次的功劳有目共睹,可否取消对他的通缉令?”

    第四战区分支系统在沉默了片刻后就道。

    “准!”

    漫长的沉默后,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这一回,杀毒猎人议会和ST平台的高层也没有干扰,既然已经确定那个野蛮人死掉了,那就索性大度一些也无所谓了。

    很快,众多高层纷纷散去,直播结束,而在第六战区总部,其余人也散去后,第六战区的分支系统才恣意地大笑了三声。

    和其他人不同,她虽然不知道慕少安是怎么逃脱了鬼影病毒最后同归于尽的血祭,但她可以确定一点,慕少安并没有死亡,事实上若不是她在第一时间就猜到了慕少安的意图,然后动用最高权限把慕少安从第六战区送出去的话,那么他也不会消失得这么无影无踪,最终连主系统都给骗过去了。

    可惜,这只能瞒半年,半年之后,真相还是要大白于天下的。

    “我能帮忙的,就只有这点了,反正你也弄到了足够的好处,祝你好运!顺便给我那位姐姐问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