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2.第632章 狩猎死神

    阳光明媚,清风徐徐。

    又是美好的一天。

    慕少安从地下钻了出来,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狼狈之极。

    不过在大太阳底下晒了一个小时后,他的心情顿时就和这天气一样,轻舞飞扬起来。

    晦气总不应该还继续在笼罩他吧?

    如今已经是第四天,他在漆黑晦暗潮湿的地下躲了四天,说实话骨头缝都要锈蚀了。

    大摇大摆地顶着这幅尊容,慕少安就沿着长街往前走,路人也丝毫不以为意,街头的流浪汉在美利坚民主共和国可也是一种独特的风景呢,颇有大丐帮美利坚分舵的风采。

    所以这才片刻功夫,他手里就多了一份热腾腾的汉堡,外加半瓶可乐,以及几份从垃圾桶里捡来的报纸。

    别大惊小怪,我们是有素质,有文化,有道德,有信仰,有风度,而且多半时候还是衣冠楚楚的流浪汉。

    在附近一座小公园找了一处座椅,弹飞上面三个不同形状的套套,慕少安就施施然地坐下来,四平八稳地浏览起这几张旧报纸。

    感谢三清,感谢菩萨,他居然还能看懂上面的文字,逐个逐个标题兼内容地读下来,首要的标题自然是小布什又发布什么法案了,发表什么演讲了,然后就是对五天前发生的那一场重大的灾难的连篇累牍的后续报道,什么关于客机爆炸原因的判断啦,死难者家属的赔偿啊,家属情绪目前稳定啊等等。

    基本都是大同小异。

    就这样一张张地仔细耐心地看过来,很快他就找到了他想要看到的新闻事件,那就是死神来了1剧情里面的陶德之死。

    虽然慕少安知道陶德这个时候肯定已经死了,但现在有病毒代理人介入,他觉得可能会有什么变化。

    “等等?什么意思!”

    在慕少安读完标题后,他立刻就瞪大眼睛,有点不能置信。

    没错,陶德的确是死了,病毒代理人并没有尝试拯救他来篡改剧情,可是这和剧本内容完全不一样啊。

    “残暴入室抢劫杀人案,布鲁克林区一户三口之家被歹徒残忍屠杀!”

    标题是一张有些模糊,并且隐去了诸多细节的尸体照片,背景是墙壁,上面按着一个血手印。

    新闻里面完全没有关于警方认定陶德属于自杀的说明,陶德是死了没错,但死于割喉,他的父母也是如此。

    凶手相当残忍,而且手法老道,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目前洛城警方正在介入调查。

    然后在新闻的最下面才不痛不痒地说了一句,陶德就是5天前180空难的幸存者之一。

    慕少安就坐在长椅上眨眨眼,再次眨眨眼,最后目光就盯在了那张黑白图片上,一切细节都忽略,只剩下那个看似普普通通的血手印。

    新闻里没有关于血手印的介绍,普通人估计也不会注意,但是慕少安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却从中看出了一点别样的味道来。

    如果他猜的没错,这应该是陶德,或者陶德父母三人中任意一个人的手掌印,而且尸体必定就在附近,所以这个血手印不会引起警察的怀疑。

    事实上,这也不是给警察看的。

    这血手印有点意思。

    慕少安就咧嘴一笑,他当然不是觉得自己的智商比那些警察还高,而是这血手印上融合了某种精神烙印,这玩意普通人当然看不出来,尤其是登载在报纸上,更是被大幅削弱,几乎微不可查。

    但慕少安如今的精神力高达750点,嗯,这是被本世界规则削弱后的结果,原本他应该有1000点,所以他只看了一会儿,就确定无疑。

    凶手是在传递一种信息啊,不是给警察,也不是为了传播邪教教义,只能是在给杀毒猎人下战书。

    “哎呦,来势汹汹呢,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病毒代理人,既然如此,那我去凑凑热闹好了。”

    慕少安慢吞吞地卷起报纸,就晃晃荡荡地朝着凶杀案地点溜达过去,这个凶杀案是发生在三天前的午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正好是猪脚预感到陶德要出意外的时候,结果迟了一步。

    但是苏小晨他们那一帮杀毒猎人是在干嘛呢?既然都能搜索到老子头上,却对那五个病毒代理人无动于衷?

    我凑,老子和你们有仇啊!

    慕少安腹诽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案子是病毒代理人做的,杀毒猎人若是不在本世界也就罢了,明明已经在本世界,为什么还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不过他当然不知道,苏小晨的那个精英小队已经因为怀疑他是鬼影病毒而风声鹤唳,没办法,这些年,鬼影病毒从第三战区一路蔓延到第七战区,让无数精锐的杀毒猎人吃屁,损失巨大。

    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有七成把握确定慕少安就是鬼影病毒,他们哪敢大意啊?

    自然要分出大部分的力量来全城追踪慕少安,只有少量的力量来监视那几个病毒代理人,就这样被人家给得手了。

    说起来也很蛋疼。

    等到那个血手印出现,警察没察觉什么异常,杀毒猎人这边才觉得很不寻常,可这个时候他们还是将这个事情与鬼影病毒联系起来,完全没有想到慕少安只是个打酱油的路人甲。

    陶德一家很容易找到,这一回慕少安也提取教训,绝对不敢大意了,隔着一公里呢,他就拐进一处摄像头死角,然后一头钻进某个院子的后花园,在这里切换成幽冥刀客,先给自己抽了一根肋骨,然后才钻入地下,用匍匐前进的方式向着凶杀案现场摸过去。

    在大约距离凶杀案现场400米距离后,他把自己的肋骨扔进某个家庭的储物间空隙,这才继续前进,有备无患啊,这个世界太不友好了。

    一路上都很谨慎,事实上也不可能有什么事情发生,凶杀案已经发生三天了,警察也早已取证完毕,估计杀毒猎人也好,病毒代理人也好,都没有兴趣再返回这里守株待兔了。

    从陶德一家的客厅下面钻了出来,慕少安并没有恢复人形,他的精神力早已铺散开来,确定这个房子里没有任何活人了,而且这是在室内,是人还是骨头架子都毫无区别。

    他也没耽搁时间,直奔血手印的位置,这是在主卧室的一角,从地上警察画线的痕迹来看,陶德老爹就死在这里,而那个血手印还赫然存在着。

    现场看和报纸上看那是完全两种感觉的,至少此刻慕少安感觉到的不是死者哀嚎,而是一种狂妄,肆虐,暴躁,嗜杀的气息在血手印里奔涌跳动。

    这是赤裸裸的战书!

    是挑战!

    只看了一眼慕少安就明白了,那帮病毒代理人竟是在直面挑战死神!

    或者也可以这么说,他们来这个世界的主线任务,怕就是来狩猎死神的!

    这一点都不夸张。

    死神在这个系列世界之中,也算得上是王牌猪脚了,虽然他看不见摸不着,但病毒代理人却是从盘子外跳进来的,他们总有办法,只要被他们逮住死神的踪迹,谁也不敢保证他们就真的不能成功狩猎死神。

    “卧槽,好大的底气啊!这血手印,还有这起灭门凶杀案,就是战书,就是对规则的挑战。”

    慕少安心中啧啧两声,却也不得不佩服那些病毒代理人的脑洞和胆子,他们的切入点真的是稳准狠,而且一刀就砍在要害上。

    没错。

    大多数人在观看了《死神来了》系列电影之后,都对死神那种可怕的力量,还有那种绝望的追杀感到触目惊心,觉得死神太可怕了。

    但实际上他们只看到了表面。

    事实上在慕少安看来,说死神有很大的恶趣味,这是没问题的,但若是说死神邪恶,真就过了。

    且问,这世上谁人能长生不死?

    对不对?

    所以死神追杀的,从来都是该死之人。

    电影剧情中很多次,都有幸存者不甘的怒吼,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错,我们凭什么就该死?

    这句话问的很好,你为什么该死?

    这个标准在谁手里?

    这个问题可以横向思考,从哲学,到宗教,到轮回,报应不爽等等。

    也可以纵向思考,从你的性格,你的行为,你的习惯,诸如此类。

    世间没有谁能决定谁的生死,死神也同样不能决定谁的生死,他应该只是一个执行者。

    或者说,是一种规则的执行者。

    死神之所以可以追杀你,那是因为在此之前你就已经上了死亡的名单。

    换而言之,不该死的人,死神会视若无睹。

    所以这就是死神的命门,或者说是这种规则力量的漏洞。

    更是那几个病毒代理人的致命切入点。

    好吧,你只杀该死之人,但是不该死的人死了,你打算怎么办?

    死神的追杀名单是有顺序的,怎么死也是死神决定的。

    但是没等死神到来,他们就已经抢先动手,强行拦阻了死神的力量,把目标用另外一种方法杀死,顺便还带上两个不该死的无辜者。

    如果死神老兄有喜怒哀乐的话,他估计会气得鼻子都歪了。

    规则力量在执行过程中出现错误,那是不可容忍的。

    所以慕少安很容易就得出来这个结论,那帮病毒代理人在准备狩猎死神!

    也不知道第六战区的二货同行们有没有意识到这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