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5.第595章 棋子

    一切发生的太快,没等人回过神来,天空中又一个巨大的黑影就已经坠落在地,巨大的冲击波顿时卷起狂风,大地也跟着震颤,一切犹如末日。

    但更可怕的却是滚滚烟尘中散发出来的那种暴虐杀戮的气息,A级巅峰!

    战马惊惧嘶鸣,乱跑乱叫,骑兵们也根本控制不住,有人被吓傻了,有人想逃走,有人想冲锋,局面乱成一团。

    “吼!”

    一声爆吼,烟尘之中,一头身高在三丈的暴猿王就窜了出来,但是和普通野兽不同,它浑身上下都穿着甲胄,连头上都带着一个古怪的头盔,背后还背着巨大的标枪,两手各自拎着链子锤,这造型有点眼熟。

    但这暴猿王根本不给众人整队思索的机会,两只巨大的链子锤就呼呼呼地旋飞出去,身体快速盘旋着,仿若一个可怖的杀戮风眼,不管是人还是战马,碰上就死,而且死得极惨,转眼间,五六百名骑兵的队形就被杀得如漏风的筛子。

    慕少安,贝夫罗他们这一百名骑兵因为和卢克伯爵的五百人不属于同一建制,所以是跟在队伍最后面的,不过此刻却成了幸运儿,因为那暴猿王太凶狠,首当其冲的话,没人能扛得住!

    要知道卢克伯爵本人也是A级实力的,他手下还有十多个骑士,几十名见习骑士,但仍然在一照面就被冲得七零八落。

    “贝夫罗,我们得拉开距离,然后再发起骑枪冲锋!”

    眼见着贝夫罗等人都被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慕少安只能低声提醒了一下,这不能怪他们,他们都属于才上战场的新兵,还憧憬着在战场上大开杀戒,威风凛凛的,但眼前这情景便是最惨烈的战场都比不过啊,何况那十米多高的暴猿王太凶残了,这才几秒钟时间,近百名骑兵和骑士就被轰杀,砍瓜切菜也没有这么容易啊。

    好在贝夫罗终究还是有些胆色的,一言惊醒后,立刻调转马头,呼喝众人跟上,骑兵这个职业和常规模式下的近战,远程职业都不靠边。

    简单来讲,这是贵族的职业,是战场上的宠儿。

    而那些喊着近战,远程谁更厉害的人,其实都是更擅长单打独斗和小规模作战,唯有在大规模战场上,方可见到谁才是真正的王者,魔法师也得靠边。

    骑兵是近战吗?

    不是,靠近了打就等于找死。

    骑兵是远程吗?

    不是,他们只冲锋。

    陆续回过神来的幸存骑兵和骑士也终于四散开来,骑兵怎么能够这样被屠杀?

    此时那只暴猿王似乎也明白骑兵冲锋的可怕,爆吼连声,在后面紧追不舍,但此刻仍然还有三百多名骑兵呢,他们像大地开花一样向四周散开,迅速拉开距离,然后不用谁来指挥,也不用谁来带头,他们就自发地右向侧转马头35度,就开始奔跑起来。

    没错,没有人跑出一段距离后就立刻折返冲锋,那样的家伙根本不配做骑兵。

    三百多名骑兵就这么转眼间汇聚成一个巨大的,奔跑的圆圈,首尾相连,越跑越快,越跑圈子越大,当三圈过后,每名骑兵之间的距离都已经超过十五米的时候,所有骑兵才突然左右交汇,顺着战马奔跑的势头斜刺里穿插,转眼间就形成了一个内旋转的圈子!

    此时所有人才开始抽出骑枪,不是直线锁定,而是擦着那暴猿王的身边,迅速冲锋而过!

    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在极短时间内完成,固然不断有骑兵被暴猿王追上击杀,但这个快速移动的圈子却能够随之变化。

    然后,一切都不同了,当第一队持着骑枪的骑兵发起最后冲锋的一瞬间,他们所有人,包括战马和骑枪都瞬间被一层浓烈的血色所覆盖,而且速度更是被提升到了极致,从外圈只能看到一片残影,瞬息间就冲过几百米的距离。

    那暴猿王这个时候也是知道厉害,不敢再肆意攻击,也不知从那里抓过一面大盾,轰的一声竖在面前。

    紧跟着“嘭嘭嘭”的巨响声连绵不断,那血色所笼罩的骑枪在撞击上去瞬间粉碎,骑枪的主人连人带马都狂喷鲜血,直接甩飞出去,但后来的骑兵却依旧一往直前。

    当十名骑兵的骑枪冲锋过后,那面足足有五十厘米厚的巨盾已经是遍布裂痕,等到第十五名骑兵冲锋过来,那巨盾就哗啦一声碎裂!

    那暴猿王这时候终于感到恐惧了,它虽然是A级巅峰,但是面对这些实力最强不过B级巅峰的骑兵冲锋,是真的被恐惧支配了,它想逃,它想战,但没有用,它可以撕碎一个,两个,三个骑兵,但撕不碎第四个,那种冲锋太凶残,它疯狂咆哮,它疯狂地想爆发,但没有用,在连续九名骑兵的骑枪冲锋过后,它就已经变成了一具毫无生机的尸体。

    这就是经典的连越三级击杀,一群B级,和B级巅峰的骑兵们干翻了一个有着A级巅峰实力,距离S级只差一步的可怕敌人。

    骑兵这个职业的最大魅力就在于此,也是目前第五纪元唯一一个可以连续越级击杀而不会有任何疑问的职业,除此之外,任何职业都做不到这点,连天之骄子的魔法师都要稍逊一些,毕竟魔法师太考验技巧,安娜那样的天才得多少个魔法师之中才能出一个?

    不过话又说回来,骑兵的战损率也是所有职业中最高的,比老炮灰步兵还要高。

    此时众人一片欢呼,那有份击杀暴猿王的,或者是都有机会穿上一枪的骑兵身上都被乳白色的光芒所笼罩,连他们重伤的战马也不例外。

    他们升级了,连人带马。

    B级升巅峰,巅峰升A级,这么转眼之间,他们一伙残兵之中就冒出来十七八个见习骑士,八个真正的骑士。

    不过这一幕并不玄幻,因为他们所有人都信仰光明神教,所以对于这种升级,他们就权当是圣光保佑。

    一时间士气大振。

    可当看到远处王都附近笼罩的黑云漩涡后,所有人又压力重重,敌人太凶残了,尤其是可以从天而降,他们之前足足六百人,结果才一个诡异的敌人,就让他们死掉一半还多,另外还有几十名伤员,这太可怕,太不能让人置信。

    所以即便再勇敢的人,也没有勇气说出向王都冲锋的话,谁都知道,那是死路一条。

    可是这么认怂的话却没有人愿意提出来。

    “此事发生的太突然,我们应该把消息传递出去,然后汇聚足够的援军再杀回来。”

    慕少安就在这个时候多了一句嘴,他当然不愿意跑回去送死啊。

    而且他也注意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细节。

    费伦三世的东征大军刚刚集结完毕,卡尔梅斯几乎集结了本世界至少三分之二力量的时候,病毒大军就突然直扑卡尔梅斯王城,这是巧合吗?

    不,他更愿意相信,有一个超级可怕的布局高手正在摆开棋局,连他慕少安,都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成为了这棋局上的棋子。

    既然如此,他反而不着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