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9.第589章 灭门

    “老洛奇啊,大战将至,风雨欲来,也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在战场上纵横驰骋?到时候咱哥俩可是要相依为命啊。”

    慕少安依旧在马厩里给自己的老战马梳洗,这已经成了他的一个习惯,当然这也不会引人注意,身为一个骑士,战马的重要性不亚于盔甲刀剑。

    所以他虽然每天花在照料战马上的时间多了点,也很正常。

    老洛奇恢恢地叫着,这是一匹黑色的战马,曾经还是很雄峻的,在小约翰父亲时代,就曾驰骋于战场,如今到了小约翰手里,真的已经算得上是老骥了。

    假若不出现什么意外,它衰老死去的时间也就在这几年,这还是因为本世界之中随着难度提升,这战马的实力和寿命也大幅提升的缘故。

    但没有人知道慕少安的手中就有这种意外,过去三年里,他仔细观察了,本世界之中的战马也是有三六九等的,比如曙光骑士的战马,个个堪称妖孽,活个上百年不成问题,翻山越岭如履平地。

    就算萨夫爵士的那匹战马,也仿佛王者一样,每日里都被当做大爷一样单独照顾着。

    慕少安不知道这些战马是怎么培养出来的,但他自有他的办法。

    那就是,那只霸下老乌龟的血肉。

    当初在长城之外他收集了不少,还捡了大半个龟壳,这些东西原本他打算与杨天,赵钰平分的,但他们直接选择不告而别,所以这都成他自己的了。

    这可是好东西啊,慕少安自己偷偷吃了几次,竟然让他的生命值上限连续提升了3000点,另外这玩意还有恢复生命值,痊愈暗伤的效果,甚至也会包含了脱胎换骨的灵效。

    过去三年中,慕少安偶尔也会偷偷给老洛奇吃一点,不然这匹老战马现在已经跑不起来了。

    当然他很警惕,很小心,所以也没敢让老洛奇多吸收。

    但是今日——

    慕少安心中真的是警铃大作啊!

    说心里话,他真不怕第三战区的杀毒猎人,亦或者是清洁工,不管他们如何痛恨自己,如何想把自己给千刀万剐,但只要抓住他,自会有人来求情,这点他还是很自信,而且他相信第三战区的分支系统也不会为难他。

    可是如今的情况实在太过诡谲,太过凶险,整个《前传》世界都仿佛坐在了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之上。

    为了夺回那套炮烙青铜柱,那只始祖病毒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所以不管他慕少安是立刻逃出本世界,在其他世界现身也好,还是继续隐藏下去,只看对方很可能篡改并强制国王不得不亲自率军出征这一点来看,他们是无论如何,都要找到辛西娅,都要抓住辛西娅来迫使自己必须现身,必须屈服,必须认怂!

    这个决心是如此之大,手段是如此之凌厉,颇有他慕少安一贯的风格,单刀直入,直取要害,根本不容回避!

    这些病毒是特么的要翻桌子搞事情啊!

    而面对这样的情况,第三战区的杀毒猎人估计很艰难,一方面他们查不出他们的内奸是谁,一方面他们虽然已经加大力度,但仍然无法阻止病毒一步一步靠近冰雪女王的真相,而且始祖病毒必然在长城外还留了一个杀手锏,比如汇聚病毒大军。

    这个情况才是慕少安最担心的,

    一旦混沌基地主系统认为可以牺牲一个冰雪女王,一个前传世界,来打一场围点打援,吸附敌军大部,聚而歼之的套路,那他慕少安可绝对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他那个冰泪碎了,也就碎了,辛西娅还在那里,总是可以有机会抢走的。

    但一旦这局势提升到混沌基地主系统的战略大局那里面,就算第三战区的分支系统也保不住她这个分身。

    一切都得为大局让路。

    毫无疑问,因为他隐匿不出,眼下的情形已经往那条不归路上行进了。

    只要病毒代理人还是在疯狂做妖,病毒大军还在长城外汇聚,内奸还没有找出来,估计就算第三战区的分支系统也会下定决心,哪怕牺牲《前传》世界,也要一劳永逸地大干一场。

    别的不说,只要全局格式化,以自毁兑子的方式,来多少病毒大军就能干死多少,只要目的达到,这都不算什么。

    所以在这一刻慕少安真的是感受到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他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和紧迫。

    他不想再蛰伏了,他必须要主动出击,当然不是以他慕少安的身份,那不但是找死,还是战争的导火索。

    思绪翻转之间,慕少安手中已经多出来一大块霸下龟肉,放在老洛奇的鼻子前,微微凝聚精神力,这龟肉就迅速化为乳白色的气体迅速被老洛奇给吸收一空。

    这分量几乎是过去三年来的十几倍,所以立刻老洛奇体内的骨骼就嘎嘎蹦蹦一阵爆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它竟然再次长高了大约一寸,全身的毛发迅速褪掉,以极快的速度再次生长出来,看上去毛茸茸的。

    当慕少安再次用水给它洗刷一遍之后,这一匹曾经濒临衰老的战马就变得无比精神,高头大马的那种威势一览无余。

    不过还是差了点,不要说萨夫爵士那匹威武神骏的战马了,便是贝夫罗,乔治的战马都比此刻的老洛奇更胜几筹。

    这也是慕少安并不担心被人大惊小怪的原因,这个世界里专门有种为了提升骑士战斗力的药物,可以激发坐骑战马的生命潜力,让战马暂时跃升一个层次,但代价是一年之后,战马必死无疑。

    慕少安之所以选择在这个节骨眼上给老洛奇提升,也恰好与东征时间相吻合,别人只会认为,他为了立下功劳,这才这么做的。

    从马厩离开,慕少安就和别人打了声招呼,准备回家,眼下那位佛伦三世陛下已经开始调兵遣将,那么他们几个扈从也随时有可能追随萨夫爵士出发,所以他们这两日都是急忙回家处理事情。

    对于小约翰的家人,慕少安早已做到应对自如,如今这个小贵族已经家道中落,全都指望小约翰能够在战场上立下汗马功劳,让家族重新振兴呢,不然当初小约翰的父亲也不至于花费那么大代价送他去萨夫爵士的堡垒做扈从。

    夜晚,他睡在卡尔梅斯城内有些简陋破败的家里,但到午夜时分,他却无声无息地溜了出来,如同一道幽灵,穿街走巷,目标明确,正是松鼠尾巴酒馆。

    过去三年时间里,慕少安前后锁定了十二名疑似病毒代理人,其中五个人最近消失,也不知道是杀毒猎人干掉,还是去了其他地方,或者选择了重生穿越的方法。

    不过这没关系,慕少安自有他的计划。

    此刻正是松鼠尾巴酒馆最热闹的时候,一楼宽敞的大厅内酒鬼们狂叫不休,酒气冲天,闹腾一片,二楼和三楼也是不甘示弱,各种娇喘的声音此起彼伏。

    慕少安只是听了一秒钟,就立刻锁定他的目标,他对这些妓女的声音早已经烂熟于心。

    “嘭!”

    一脚踹门进去,还不等床上那个光屁股的大汉叫喊什么,就被慕少安一脚踹晕过去,然后在那个女病毒代理人尖叫的时候冷冷道:“我是第三战区的杀毒猎人,你被捕了,跟我走一趟吧。”

    那女病毒代理人的尖叫声戛然而止,下一秒钟就如灵狐般揉身欺上,同时一张口,一甩头,双手更是连连挥舞,瞬时间几百道寒芒就破空而至,嗯,唐门的暗器手法,看来这还是个资深的家伙。

    慕少安却半点不慌,任由暗器钉在身上,一只手凭空抓去,直接就抓住那女人的右手,一抖一落之间,那女人就惨叫一声,再无抵抗之力。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之前被慕少安一脚踢晕的大汉居然暴跳而起,快速抽刀,一刀斩断那女人的右手臂,同时状若疯子,朝着慕少安发起以命夺命的攻击。

    这还真是一个意外,说实话慕少安真的没想到。

    刹那间,那女人已经如灵蛇般窜出窗户,还不忘向地上扔了一颗冒着浓烟的毒气弹。

    但她并没有看到慕少安眼角一闪而逝的戏谑。

    在剧毒的烟雾中,慕少安愉快地与那大汉搏斗了十几个回合,然后在惊动了酒馆所有人之后,才一拳头把这家伙的脑袋砸成肉酱。

    而这个时候,那个断了一截手臂的女人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

    但这正是他所想要的结果。

    病毒代理人不是独行狗,他们都是以团队的形式一串一串的活动,尤其是眼下这个任务世界。

    趁着剧毒浓烟的掩护,慕少安轻松地来到街上,不急不缓的追下去,而且是直线追击下去。

    十分钟之后,他就已经来到了一处富商加权贵的巨大庭院外,这里已经算是卡尔梅斯城的富人区了,这些病毒代理人还真是很有办法,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三战区的杀毒猎人没有一直找到?或许是在放长线钓大鱼?还是在试图维持某种平衡?

    但他慕少安才不会在乎这些,直接转化成幽冥刀客,气息气势毫不掩饰,直接杀入庭院之中。

    “什么人?有刺客!”

    护卫大叫起来,同时点燃火把,敲响警钟,这就像是连锁反应,附近达官贵人的宅院也迅速被惊动,包括外面的巡逻队,一时间,警报声处处,仿佛插翅难逃的样子。

    但慕少安却无声地笑了起来,火光下,一颗狰狞的骷髅头无比骇人。

    “铿锵”一声,长刀出鞘!

    首当其冲的两名护卫还未等回过神来,就已经被斩成数截。

    今时今日,他不打算有任何留手,所有在这个宅子里的人,不论男女老少,他都会屠杀个干干净净。

    他才不管第三战区有什么大策略,大布局,他要做的就一件事,追着病毒和病毒代理人的尾巴,把他们像老鼠一样赶出来,赶尽杀绝,一个不留,包括给他们提供容身场所的人,也要尽数捣毁。

    你们不是想要和我耍流氓吗?不是想要和我掀桌子吗?

    那就试试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