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6.第586章 松鼠尾巴

    “霍德,发生了什么事情?”

    贝夫罗大声问道,他现在等于是萨夫爵士的半个女婿了,如果一旦发生战争,萨夫爵士响应国王的征召的话,贝夫罗都可以担任一支小队的主官,所以他已经开始在学着沉稳做事,而不再像当初那么毛毛躁躁。

    只从这一点来讲,剧情给他安排的,至少是一个路人甲角色。

    “准确消息,国王陛下已经同意了教皇陛下的请求,在全国范围内征召骑士,扈从和冒险者,而其他几个王国也是一样,预计到时候会至少有超过十万人的军团集结于魔鬼海东岸,第二次伟大的东征即将开始!我们,我们也将是其中一员。”

    霍德很兴奋,唾沫横飞,激动得脸都涨红了,这也难怪,他们从十岁时被送入萨夫爵士这里,苦练了八年的本领,目濡耳染的都是各种骑士的传说,冒险者的传说,那种流淌着鲜血,敌人的挣扎狂叫哀嚎,怎么想象都是极其美好的。

    功名但凭马上取,他们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

    “太好了,霍德,这的确是个好消息,今天晚上必须要去城里的酒馆大喝一顿,不醉不归!”贝夫罗终究还是年轻人,原本还保持的一点沉稳瞬间被甩到九霄云外,也跟着狂喜起来,他比其他人更加渴望战场,渴望杀戮的,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让他能证明自己,竞技场,训练场,甚至是酒馆混战里得来的荣耀,怎么能比得上亲自在战场上纵横睥睨来得更爽快?

    “走,我们现在就去,约翰,一起。”霍德大叫道,他还是个十足的酒鬼。

    这种情况慕少安当然不会拒绝,年少轻狂啊,哪怕是小约翰,也不能幸免。

    再招呼上其他三名扈从,六个人鲜衣怒马,嗯,还得加上一匹老马,贝夫罗,霍德他们都已经更换了更年轻,更强壮的战马,倒是约翰家这几年有点家道中落,实在凑不齐一大笔钱来购买战马,所以慕少安也只能骑着那匹老迈的战马洛奇,还好他一直亲自照料,当亲兄弟一样,省吃俭用的给加小灶,所以总是还能跑起来。

    卡尔梅斯城对于贝夫罗他们六个人来讲实在是熟悉得不得了,径直去了常去的松鼠尾巴酒馆,拴好战马,进门之后,二话不说,直接搬上一桶黑啤酒,每人先喝个痛快之后,这才彼此看一眼,哈哈大笑,任性不解释。

    这之后的事情就熟门熟路,六个人各有不同喜好。

    霍德自己一个人抱着啤酒桶,一杯接一杯地狂灌,基本上没什么意外的话,他会一直保持这样的节奏喝到半夜。

    乔治和雅克则是会诡异一笑,丢下几个兄弟跑到酒馆的三楼,这酒馆兼着旅店,还兼着妓院,想想就知道他去干什么了。

    贝夫罗则只能羡慕地瞅一眼,他现在不敢放肆了,自从他被萨夫爵士家的大小姐,他的未婚妻给捉奸在床之后,说起来还真是很意外,萨夫爵士的妻子居然有王室背景,这可真是不一般。

    不过若是想一想萨夫爵士的先祖能够在寸土寸金的卡尔梅斯城外弄到一座几百亩的庄园,还有一座坚固的堡垒,并且曾经有机会进入曙光骑士团,差点成为曙光骑士。

    这样的背景,能娶到一位有着一丝王室血脉的妻子,那么也是可以理解的。

    所以慕少安有时候也感慨他的运气真不错。

    此时时间还尚早,所以松鼠尾巴酒馆之中客人并不多。

    慕少安,贝夫罗,还有最后一个扈从诺曼就要了点吃,这才找了个舒坦的位置坐下来,准备开始接下来足足七八个小时的夜生活。

    喝酒,调戏侍女这都是基础,打架斗殴掰腕子才是标配,但除此之外,他们其实更喜欢听那些战场余生的老兵吹牛,听那些民间的冒险者吹嘘他们冒险的经历。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拿出几百枚金币让自己或自己家的孩子从小去做骑士扈从的,更别说还要自备战马盔甲兵器。

    所以这些人若父辈是农奴,就只能做农奴,或者做各种学徒,什么铁匠学徒,木匠学徒,理发学徒,裁缝学徒等等,若是不安分的,可以去商队做护卫,若是胆子再大点,条件再好点,就可以去做冒险者。

    顾名思义,其实就是雇佣兵了。

    但这远没有小说中那么浪漫,这个世界有着黑魔法,光明魔法,神术,战斗难度比之现实世界何止高出几百几千倍。

    在这种情况下,去做冒险者的性价比是远远比不上去做骑士的,更不用说去做神官,教士,以及苦修士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世界之中,魔法也好,黑魔法也好,统统是非法的,所以就没有什么魔法师协会,真正合法的就是光明魔法和神术,事实上混沌基地第五纪元开放的十几种新职业里面,有两种就是出现在本世界之中。

    一个是光明圣骑士,嗯,按照剧情来说,是比曙光骑士还牛逼的,当然杀毒猎人转职这个职业之后,还是得从C级开始。

    但在世界剧情中,这样牛皮哄哄的剧情NPC,一出场就会是S级,现在则暂时变成了SS级。

    整个光明神教,目前也只有五位光明圣骑士。

    除此之外,另外一个新职业则是黑暗祭祀,光明圣骑士的对面,玩的是黑魔法,本世界反派阵营的大boss。

    但这个职业慕少安只是听闻,没接触过,来到这《前传》世界后,也从未遇到过。

    除了这两个通用于整个混沌基地的职业之外,本世界之中还有更多特有的职业,反正五花八门。

    所以,那些冒险者虽然是在拿自己的脑袋去冒险,但他们是如此的活跃,信息灵通,而且四处游荡,经历丰富,对于初出茅庐的小菜鸟们,绝对是最受欢迎的讲故事人选,只需要给他们一杯黑啤酒或者是朗姆酒,蜂蜜酒什么的,他们就能滔滔不绝,声情并茂地讲上一个小时。

    有时候,慕少安觉得,每一个冒险者,都可以去兼职做一个吟游诗人了。

    而今天也不会例外,卡尔梅斯城作为西大陆的政治中心,宗教中心,和商业中心,每天吞吐的货物,来往的商旅都是冠绝西大陆的,这里也是冒险者最容易找到活计的地方。

    这帮人良莠不齐,也许真的有那种深藏不露的高手假装落魄的冒险者,也许他们就是某个势力派出来的探子,甚至没准其中就有杀毒猎人或者是病毒代理人。

    他们更是最廉价的炮灰团体,慕少安毫不怀疑,这一次东征,估计会把全大陆三分之二的冒险者给吸引过来。

    “有人在搞事情啊!”

    慕少安心中暗自揣摩道,这一场东征绝对会把西大陆五个国家的目光全部吸引过来,可惜了,自己无法和第三战区的杀毒猎人联系确认一下,然后他就可以知道,这一场东征是否就是剧情中的东征,是否有人在幕后推动?

    但不管怎样,他都要格外的小心谨慎。

    几个人边喝酒边聊天,一边打发时间,一边遐想即将展开的浩大的,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史诗级的东征大场面。

    等到差不多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松鼠尾巴酒馆里的客人就陆续多了起来,虽然松鼠尾巴在整个卡尔梅斯城里算不上出名,甚至位置还有点偏,那些大贵族,身份更高的骑士,文艺青年从来不会来这里,但这也让此地格外热闹。

    冒险者,商人,商队护卫,小贵族,小文艺青年,毛还比较嫩的骑士扈从,外加一些工坊主,偶尔还会有铁匠,裁缝之类的进来喝几杯,价格不贵,还有免费的舞娘助兴,这小日子还是很滋润的。

    这不,时间不大,贝夫罗就已经兴奋地和一伙雇佣兵称兄道弟,其实那伙雇佣兵是这里的常客,还是本地人,其中一个人还是贝夫罗远房的表哥,所以他们经常能接取油水不错的任务,然后不走远路,太危险了,什么女巫,乌鸦鬼婆,白日幽灵,食尸鬼,异兽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

    慕少安则与诺曼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但他的耳朵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基本上酒馆里每走进一个客人,就会立刻被他审视一遍,基本上他都能确定对方是什么人,最近有没有发财,心情怎样?是不是杀毒猎人或者病毒代理人。

    当然,以上只包括那种中下的小角色,若真的是高手,他也看不出任何破绽。

    就这样,时间很快到了晚上,酒馆大厅里也是越发热闹,几个只穿着几个布片的舞娘跟着欢快激烈的节奏疯狂起舞,酒鬼们也站起一大群来跟着乱跳,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慕少安忽然听到在酒馆大厅的另外一侧,大约三四十米的位置,有一桌冒险者,其中一个人正唾沫横飞地讲解着他之前的见闻,从他飞出的口水,泛红的脸庞,还有心跳脉搏,瞳孔发散的大小来判断,他基本说的都是真话,当然也许是有人在演戏故意被他看到。

    “——我敢对光明神发誓,我真的看到她了,就在奥林大峡谷对面,对面就是高耸入云,积雪终年不化的奥林山,她仿若仙女般携着风雪从天而降,又像流星般一闪而逝,太美丽了,整个雪山都仿佛都成了她的化身,那一刻我的心,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了,真的,我发誓我没有走眼!”

    远远听到此话,慕少安就微微眯起眼睛,

    “又来,沉寂了两年,还是换汤不换药吗?可是在第二次东征的时候放出这个消息,啧啧,我又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