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第557章 刀客浪子

    科温城,

    慕少安躺在巨大且豪华的浴缸内,很舒坦地享受着四只柔嫩的小手在身上轻轻揉捏。

    瞧,这待遇立刻飞上九重天。

    虽然他老油条的身份非常不被那些考官待见,据说还因此得罪了一个美艳火辣的魔法小娘儿,但是就凭他击败了安娜,就足够让他成为香饽饽。

    真的,如果说他击败欧阳长歌还不算什么,那些考官仍然不会瞧得上他这个老油条,可他最后击杀安娜的套路真是镇住了他们。

    不管这些手段有多么歪门邪道,但结果最重要,所以他慕少安就从之前的鸡肋身份升级到了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老油条。

    话说,慕少安到现在才知道,安娜和欧阳长歌居然是那帮考官之前就内定了的头号种子和二号种子选手,所以他硬碰硬地击败了他们两个,剩下来的比试就不用考虑了,他直接被送回科温城,一回来就享受到了这种纸醉金迷的美妙待遇。

    不过那些考官并没有明说他该如何分配。

    闭上眼睛,慕少安重新全面回忆了一下他在之前露出来的实力,再次确定他没有露出马脚,他这个老油条身份绝对真实。

    看来他在第三战区进行的第一步计划已经完美搞定。

    再次睁开双眼,慕少安的目光就落在旁边,巨大的浴缸之中,两名二八少女衣衫尽湿,玲珑曲线若隐若现,眉如远山,眼若春水,面颊绯红,娇滴滴的,都是上佳品质啊,看来那几位考官也真是下了本钱。

    伸手在其中一位的脸蛋捏了捏,慕少安就淡淡笑道:“出去吧。”

    “先生?”

    疑惑的声音响起,呵气如兰,柔媚可怜,让人不忍拒绝。

    慕少安咂咂嘴,还是跳出浴缸,披上浴袍就走了出去,外面有人在等他。

    但不是那十名考官中的任意一位,来者是个戴着金丝眼镜,穿着中山装的老头儿,虽然笑眯眯的,但那笑容背后却藏着高山大川一样深不可测的东西。

    “梁先生,来的冒昧,多多见谅,鄙人孙元琅,飞鹰军团参谋部执行参谋,此来是要和梁先生商议一下与我飞鹰军团续约的事宜,不知梁先生可否有时间?”

    那老头儿很礼貌地道,但慕少安却是一万个警惕,飞鹰军团参谋部里的执行参谋,这职位听着没什么,但如果换成另外一个称呼,那就了不得了,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布局者。

    一个布局者就已经很难对付,可是飞鹰军团之中,怕是有几十个布局者,所以可想而知是何等恐怖。

    心念电转之间,慕少安就先是一愣,旋即惊讶嘿嘿怪笑道:“我没有听错吧,我这么一个烂俗的流亡者,竟然惊动了飞鹰军团的参谋部?孙先生,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得知道,像我这种独行狗,此生最恨,也最怕的就是你这样的布局者,一不小心就会掉坑里啊!”

    孙元琅闻言也是哈哈一笑,“梁先生,现在是第五纪元了,已经没有独行狗这个说法了,更没有布局者的说法,我们现在是参谋,时代是在发展的,与时俱进不好么?”

    “不好,我还是喜欢做一个独行狗!”慕少安断然摇头,他当然知道布局者的厉害,一言一行,甚至一个心理变化,都能让他们发现端倪,所以他必须以退为进。

    独行狗嘛,不任性点怎么行?

    “我能理解,真的,说实话,我也很羡慕你们这些来去如风,自由自在的独行者,想来这就是梁先生一直不肯退休,却也不肯放弃独行刀客这一职业的原因吧,那么,鄙人就冒昧问一句,梁先生打算在科温城逗留多久?我发现梁先生与很多独行狗都不太相同啊,不爱美色,不喜享受,只为了那种浪迹天涯的感觉吗?”

    那孙元琅接着道,这就暗指破绽了,慕少安方才居然没对那两个绝色尤物动心,在那种情况下,这就很有意思了。

    一个老油条,怎么可能会是柳下惠?

    如果有这么大的毅力,又何必做老油条?

    慕少安就眯了眯眼睛,然后哈哈大笑道:

    “曾经有一段时间,酒色之道对我来说是甘之如饴的,我最高纪录有一夜十八人斩,这本领就算在今日也值得拿出来炫耀一下,不过,你是无所不知的布局者,那你知道不知道,刀和剑这两种武器有什么区别吗?”

    “不知,请赐教,我洗耳恭听。”

    那孙元琅就拱了拱手,道貌岸然的样子装得挺像。

    慕少安瞅了他一眼,然后舒舒服服地往椅背上一靠,松松垮垮的竖起一根手指,“刀和剑这两种武器在混沌基地中一共延伸出129种职业,其中一些职业已经湮灭无踪,一些职业无人问津,一些职业如同鸡肋,还有一些职业还在如日中天,知道为什么混沌基地一直在调整这些职业吗?一方面是在整合这些职业的优势劣势,但另外一方面,则是发掘这两种武器的潜力,事实上其他武器,其他职业也都可以这么概括,所以从这点来讲,没有谁比谁更高明,没有谁比谁更厉害,所谓的三星与六星真的就差距那么大?”

    “所以在我看来,事情反而简单了,剑的背后藏着的是君子剑,霸王剑,王道剑,诛邪剑,神仙剑!不同的要求,就需要不同的职业来演绎,那么刀是什么?刀是浪子刀,是天涯客,是不归路上的幽魂野鬼,是沙场战旗下的肉体凡胎,是无定河边的枯骨,是一个,是一群默默无闻,没有名字,没有记忆,沉默着生,沉默着死的人,这就是刀客,你们这些高大上的家伙不屑理会,不屑多看一眼的刀客,所以剑客多才子,刀客多浪死,你还想让我说什么?说我们都是好色豪赌,今朝有酒今朝醉?卑鄙,龌蹉,命如草芥?无所求余生,故无所畏于死?”

    听到此处,那孙元琅神色也微微一变,慕少安虽然没有明确回答什么,但其实已经有了更好的回答,而且一个能够对刀剑这两种武器有如此见解的人物,那当然不能用俗物陋规来试探,事实上这个时候孙元琅才终于有一种捡到了宝贝的惊喜,当即再次起身拱手道:“是在下孟浪了,不知梁先生可否在我飞鹰军团屈就?条件一切好说。”

    “嘿嘿,我只是从这里路过,也许会逗留一段时间,你不必费心思了,我知道这已经是第五纪元,我也知道什么叫与时俱进?但是,一日为刀客,终生为刀客,我也没兴趣玩什么新职业,也从未想过要换武器,换什么新技能,我们这种人,生命里没有终点,如果说一定有的话,那也只能是死亡。”

    慕少安人五人六地道,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真是严重偏移了,他已经从原来的流亡者,进化到鸡肋,又从鸡肋进化成老油条,现在则从老油条进化成了有大智慧的刀客浪子。

    好在这并不会影响他的最终计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