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第472章 线索

    “什么?”

    说实话慕少安也被吓了一大跳,林中夫人虽然是三个老巫婆,但绝对是属于本游戏世界之中后期数得着的大boss了,怎么可能在这里遇到,也太倒霉了吧。

    当下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他们两个人转头就跑,没有半分迟疑,可才跑出几步,慕少安却一把拉住那秃头。

    “等等,那不是林中夫人。”

    “啥?”

    秃头一脸懵懂,“你怎么知道,这事情可开不得玩笑。”

    而慕少安此刻的神情却是古怪之极,在侧耳倾听了一会儿那不断传来的银铃般笑声后,就斩钉截铁地道:“我可以百分百保证,那不是林中夫人,甚至这件事也和林中夫人无关,因为那笑声的主人,就是我那个被诅咒的朋友。”

    没错了,慕少安一开始被吓了一跳,但他很快就分辨出来了,小狐女的笑声他又怎么可能无法分辨?虽然他此刻心中的震惊简直无以言表,可他还是装着很镇定的样子,甚至满口胡诌说什么这事情与林中夫人无关,毕竟接下来要想调查清楚这件事的真相,没有狩魔猎人帮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对吧,你那个被诅咒的朋友不是在白果园镇吗,那里距离此地可是有几百里的?”秃头很怀疑地道。

    “别废话了,她被诅咒了,发生变异,一开始是在白果园,但谁知道怎么会跑到这里,我可以保证这事情和林中夫人没关系。”

    “满嘴胡扯,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深入了解一下,但事先声明,若出现不可控的情况,我可是会第一个逃走的。”

    秃头威胁道。

    “没问题没问题。”慕少安满口答应,心中却腹诽无比,瞧,这就是你为什么只是路人甲,而白狼杰洛特却可以成为本游戏的主角的原因,麻蛋你好歹有点职业道德的正义感好不好?见着好处就上,见着难处就逃,这般行为,想在游戏剧情里流下点印记都难,难道你不希望成为吟游诗人诗歌里的主角吗?

    慕少安的思维稍稍发散了一下,然后也就郑重其事地把天空之矛抽出来,接下来的事情肯定不好处理,因为这太诡异了,小狐女怎么会来到这里?她此刻不是应该在溪木镇局域网吗,还是说,她对自己撒谎了。

    慕少安忍不住就又想到当初他刚刚接手溪木镇的时候,有一天晚上他看到了小狐女随意瞬移消失,那个时候他还以为她是游戏玩家呢,现在看来,小狐女身上绝对藏着惊天的大秘密。

    此时那银铃般的笑声依旧是在前方响起,白色雾气流动,四下里的沼泽中也不再有水鬼钻出来,可是这气氛真是有一种鬼片的压抑感。

    秃头走了十几步,看得出来他又动摇了,你妹啊,你可是狩魔猎人,别给你的职业丢脸好嘛。

    “这事情——抱歉,我总觉得极度危险。”

    “你大爷的,你放心,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不可抗拒的危险,我给你断后,这总行了吧,现在我在前面开路,但是我得借助你的经验,记得随时提醒我。”慕少安低声怒道。

    “如此嘛,一言为定。”秃头总算是勉强同意了。

    “你妹!”

    慕少安在心底骂了一声,就擎盾走在了前面,而秃头总算还很靠谱,就在后面低声讲解着,“你这位朋友的情形很古怪,我怀疑她已经死了,不是变成了日间妖灵,就是变成了夜间妖灵,但这笑声还真是让我不解,可惜我没时间查看《怪物图鉴》,不然肯定能找出原因所在,另外,不管是日间妖灵,还是夜间妖灵,它们都是可以化为实体和虚无的,只有它们显现出实体的时候,攻击它们才能杀伤它们,否则的话你根本无法对它们造成伤害,另外千万注意,不要被它们的虚无的影子冲入你的身体,纵然你是一个强大的战士,也扛不住这种阴损的伤害。”

    这说话之间,前方忽然就冒出来一团跳跃的鬼火,大约在百多米之外,可不知为什么,那银铃般的笑声突兀地就消失了,整个世界一片死寂。

    “亚登!”

    那秃头此时忽然低声吼出,随后一个紫色的,直径大约三米的法术圆环就从地上冒出来。

    这是狩魔猎人特有的次级‘法术’。

    他们都是曾经那些强大的法师和术士制造出来的变种人,无法感应魔法,但因为他们特殊的训练体系,所以他们可以用另外一种方法施展出类似法术一样的快速战斗手段,那就是法印。

    无需吟诵,无需法力,反正具体如何慕少安也不清楚,只知道在战斗中,这种可以瞬间释放的法印,还是很有可取之道的。

    眼下这个亚登之印,应该就是对付幽灵最好的方法。

    “不对,不是幽灵!”

    慕少安心中忽然闪过一丝惊悸,瞬间错步,一面将不朽者重盾擎在身前,一边则是猛地把还高度戒备的秃头撞出亚登之印的法术圆环。

    而几乎是在同时,带着尖利的啸音,几颗黑乎乎的东西就在这附近爆开,火光闪耀,声若惊雷!

    慕少安就感觉一股大力排山倒海般呼啸而来,推得他连退五六步。

    高爆手雷?

    不对,是被改良加强了,并且符合本游戏世界规则的高爆手雷,而且还是狩魔猎人版本。

    没错,在《巫师》这个游戏里面,狩魔猎人也是可以玩炸弹的。

    “病毒?”

    电光火石之间,慕少安脑海中就冒出来这样一个念头,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解释。

    “蜂巢炸弹?”

    而与此同时,被轰个满头满脸都是污泥的秃头也惊怒地叫起来,他不能不惊怒,狩魔猎人都算是同门,眼下居然被偷袭了,这算什么事?

    但不管他们两个是怎么想的,那藏在暗中的敌人却根本不给他们喘息之机,那种被改良的炸弹或者是手雷不间断地扔出来,炸的他们两个人抱头鼠窜,落荒而逃,等到这一波狂轰乱炸结束,整个沼泽再次安静下来,那藏在暗中的敌人却不知所踪了。

    “追!该死的,是狼派的人还是蛇派的人,我差点被干掉,这件事我誓不罢休!”

    秃头是真的怒了,当然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件事到此时似乎已经与林中夫人无关,那么他自然鼓起了勇气,何况这还是被疑似自己人给炸了,这口气怎么也得出一下。

    一时间,秃头嘴里叨叨着各种术语,这家伙的小宇宙是真的爆发了,各种蛛丝马迹被他一点点地找出来。

    “你说得对,他们不是幽灵,而且一共有三个人,看看这足迹,应该是两个男人,一个女人,他们原本在这里休息,不,他们在过去很长时间里一直生活在这里,也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够和沼泽巫婆和平共处,连水鬼也不会攻击他们,我知道了,有一种魔药可以做到这点,所以他们中的某一个人一定是专业的狩魔猎人。”

    “但我很怀疑你的那位朋友是否真的遇到了诅咒?这三个人很正常,至少目前来看是这样的,从刚才的情况来看,他们并没有提前发现我们,直到我们靠近之后才把他们惊动,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藏着什么秘密,所以这才一边用炸弹攻击我们,一边却是用炸弹摧毁了他们正做的事情。”

    此刻在一片狼藉的沼泽之中,秃头就像是一只老狗,根据一点点的线索不断还原事情真相。

    这种本领慕少安是比不上的,话说这也是他的野兽直觉和狩魔猎人的这种能力完全不同的地方。

    他的野兽直觉是能够让他提前规避危险,是朝前面看的。

    而狩魔猎人的这种能力则是可以回溯真相,是向后看的。

    所以在方才,秃头没能提前察觉危险,反而是慕少安能迅速反应。

    “喔,鼠李草,矮人烈酒,万能药剂,还有——白屈花,水鬼脑,他们在炼制魔药,似乎是高等黄褐色猫头鹰和杀人鲸,啧啧,还不止,他们在这里炼制了不少的魔药,他们中的某个人的炼制魔药的水平连我都要自叹不如啊。”

    “我不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但是炸了我就想跑,门都没有!”

    “等等,杀人鲸不是用来潜水的魔药吗?”

    慕少安此时插口道,《巫师》游戏里有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魔药,以及特殊煎药,比如燕子药剂是可以大量回血的,黄褐色猫头鹰是大量恢复体力的,至于杀人鲸则是用来潜入几百米,上千米深的海底的。

    “有道理,他们可能是要去海里的某个地方,所以才需要用到杀人鲸魔药,可是也不对啊,这里距离海边可是远着呢,唔,这事情可有趣了。”

    秃头忽然看了慕少安一眼,“我现在忽然有种感觉,方才那三人里面并没有狩魔猎人,而你的朋友的那种笑声出现的也太突兀,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

    这家伙还不好忽悠啊,慕少安只能苦笑道:

    “我不知道,真的,我现在也想弄明白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真相?”

    “哼,算了,反正我会把一切搞清楚,现在追吧,顺着他们留下的气味和足迹,也许天亮之前,我们就能让真相大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