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2.第432章 猎人和猎物

    一刀下去,殷红的献血就汩汩而出。

    这真是诡异,明明这祭坛看上去是由花岗石和黑铁打造,但在此刻愣是有一种活着的感觉。

    当慕少安连续三刀斩下,这祭坛竟是瑟瑟发抖起来,开始像面包一样往一块紧缩。

    这绝对是好东西。

    此时那病毒双子早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似乎它们真的舍弃了这个邪恶的祭坛。

    慕少安也不在乎,一把将阿比盖尔从祭坛上扯下来,然后直接取出领地石就往那祭坛上放,但还未等他放下去,呜呜的破空声忽然响起,接连三支冰矛突兀地激射而来,一支锁定阿比盖尔,两支攻击慕少安。

    那病毒双子终于忍不住跑回来了,事实上它们没办法不跑回来,一座能够献祭世界猪脚的祭坛,谁也舍不得啊。

    心中冷哼一声,慕少安反手一刀磕飞射向阿比盖尔的那支冰矛,同时身形诡异一闪,射向他的两支冰矛就被他牢牢夹在双臂之下。

    而几乎是在同时,那座祭坛忽然化作一团血肉疯狂地向远处翻滚,但才滚出几圈就被慕少安抬手一记冰矛给戳在地面上。

    有一声惨叫响起,一阵黑烟从祭坛上飘起,竟是汇聚成狰狞的人头朝着慕少安疯狂咬下来,这根本无法防范,然后就是第二颗人头,第三颗人头。

    那邪恶祭坛竟是在此时被那病毒双子不知用什么办法给激活了。

    “警告,你已经被邪神的意志锁定,你将在接下来300秒之内被动获得死亡印记,任何攻击都能够对你造成200%的强制伤害,任何治疗手段,包括药水疗伤技能等等,对你的生命值恢复效果都将降低80%,”

    “警告,你已经被邪神的目光影响,你将在接下来的300秒之内被动获得利令智昏效果,你的野兽直觉天赋将被削弱80%。”

    “警告,你已经被邪神的血液所诅咒,你将在接下来的300秒之内被动获得众叛亲离效果,你全身的属性将被强制削弱20%,你的移动速度减低50%,你所有的战斗技能将被沉默。”

    ——

    “哈哈,感觉怎么样?就你那点智商,还想算计我们这种老江湖,你以为我们看不出来你的想法吗?你以为我们是故意扔下邪神祭坛的吗?你以为这样神奇的东西是你随随便便就可以破坏的吗?你不是想把我们的真身给引诱出来吗,很好,就如你所愿。”

    病毒双子鬼魅般地在空气中浮现,它们的隐身技能可是比大多数盗贼刺客厉害好多倍,而此刻它们更是露出了病毒的真面目,那是两只非人怪物,两条腿强劲有力,四条胳膊各自持着一种武器,头颅却是一张白纸,无面者。

    “老板,我来救你!”藏在暗中的塔尔大喊着冲出来,挥舞着两把暗金匕首,但是连一秒钟都不到就被一条长枪直接爆头击杀。

    那恢复病毒真身的病毒双子的实力有点恐怖,但这并不能让慕少安感到意外。

    潜伏者病毒通常都是病毒阵营之中的贵族,是很有身份的,天赋技能各不相同,各具特色,但它们一般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主动出手战斗,一有风吹草动,立刻远避千里,而且它们非常谨慎,哪怕明知道能轻而易举击杀对手,也不会轻易出手,生怕留下破绽。

    所以今时今日,慕少安能引出它们的真身作战,这可是颇为不容易的事情,没有足够的饵料,没有三番两次的试探,没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它们都不会出手的。

    像现在,既有阿比盖尔作为诱饵,又有慕少安自己为饵,他连续实打实地削弱了自己四次,硬抗雪崩一次,故意被雪巨魔之王重伤一次,跳上祭坛一次,再加上最后这一次,整整四次削弱,都这种程度了,他都已经把自己的底牌都亮出来了,那两只病毒双子才终于肯亮出真身。

    总而言之,和它们斗智斗勇毫无意义,因为它们太谨慎,根本就不上钩,布局者来了也拿它们没办法,但是这一次——

    “来吧,两位,请享受杀戮的盛宴吧,杀了我,你们就可以拿走这座祭坛,否则的话就等着我把它千刀万段,最后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慕少安嘿嘿笑着,声音很低沉也很诡异,就像是走投无路的困兽,在准备最后一击。

    这一回那病毒双子没有半点迟疑,身影一闪之间,就化作两道残影扑了上来,有那三个邪神的负面buff在,它们此刻一出手就对慕少安形成了全面压制的效果。

    一秒钟,听不见兵器交击的声音,也没有什么变化,唯独慕少安身上多了六道深浅不一的伤口。

    他的移动速度被降低50%,野兽直觉被削弱了80%,所以他方才根本没有来得及出手。

    而那病毒双子也是秉持一贯的谨慎,一击得手,立刻后撤,因此反而浪费了大好的攻击机会。

    战场中央,慕少安持刀而立,面带诡异的微笑,不管那两个病毒双子如何盘旋,如何变化,他就一动不动。

    接下来几秒钟内,那病毒双子连续数次闪电般出手,每次都是一沾就走,来如影,去如风,慕少安身上的伤口已经多达二十多处,献血汩汩而流,有的位置不碍事,有的直接就是要害,这错非他的防御和生命值都极高,早就被玩死了。

    但他还是选择一动不动,任由那病毒双子如鬼魂一样在他四周一闪而逝。

    这一幕很奇怪。

    明明那病毒双子只要每次攻击多停留那么一瞬,或者让它们的攻击更加沉重一些,它们就有很大可能重创慕少安,但它们偏偏不这么做。

    而慕少安则是一动不动,仿佛伤口不是落在他身上一样。

    时间不断流逝,慕少安浑身上下都被割出,刺出各种伤口,当他的左腿腿筋都被挑断后,他终于被迫半跪下来,只能用木刀来支撑,到了此刻,他仍旧没有出手的打算。

    或许这情形太顺利,又或许那两只病毒双子已经觉得胜券在握,当它们再次鬼魅般掠过来,这一回,它们的攻击力量终于加大,而非原来的隔靴搔痒。

    这不可避免的会让它们的速度下降几分,这个细节很微小,可是对于慕少安来讲,却是他耐心等待至今的唯一机会。

    挥刀出手,旋身斩击,根本看不清这一刀有多快,但结果却简单明了。

    足足五百点的精神力被慕少安一次性全部燃烧消耗一空。

    速度,无关紧要。

    伤害,无关紧要。

    他要的,只是命中,

    而只要命中,他就赢了。

    在这一瞬间,方圆十米之内都被一种恐怖的力量给笼罩,给完全密封,那把两米长的木刀竟是剧烈燃烧起来,一挥之间,整个世界都仿佛被一刀两断。

    太快太猛烈也太凶残!

    如果那两只病毒双子还保持着原来的速度,慕少安还真拿它们没办法,但是一旦它们真的敢于加重攻击,等待它们的就是真正的灾难。

    这是猎人和猎物之间的较量。

    而现在,慕少安赢了。

    一瞬间他扑通一声摔在地上,精神力他一点都没留,爆发值也被他全面消耗一空,都拼在那最后一刀上了。

    因为他知道他只有这一刀的机会。

    错过了,那么他今生估计都再也捉不到这病毒双子。

    这么狡猾的家伙,它们是宁可躲到天荒地老,反正它们没有寿命可言的。

    结果没有看见,也无需去看,慕少安的那把木刀都已经寸寸成灰,500点精神力的瞬间燃烧,那可不是随便什么力量可以比拟。

    不管那病毒双子的生命值如何,它们绝对死定了。

    带着这样一个念头,慕少安转眼就彻底昏迷过去,这一回,他是真的油尽灯枯了。

    当他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他已经离开了拉布林西安,因为他身下躺着的地方就是绿油油的青草,远处还传来流水潺潺的声音,四下里有野花的香气,这正是初夏时节的气候。

    不等他坐起来,脑海中首先回想的就是击杀病毒双子的奖励信息,还不错,两点传说度,两枚金色品质的荣誉击杀勋章,外加10万点ST积分。

    后者都没有什么,慕少安现在身家还算阔绰,倒是前者不错,如今他的传说度数值已经有13点之多,算是这两点,刚好15点。

    除此之外,他也没发现自己少了什么零件,或者有什么异常状况。

    那么,是谁把自己从拉布林西安之中拖出来的?

    似乎这个答案不言而喻。

    “嘿,慕老板,你醒了,我这么叫你没关系吧,你之前浑身是伤,简直奄奄一息,我很难想象你这么强大的人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非常感谢你救了我。”

    阿比盖尔的声音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响起,这家伙好高的隐匿天赋啊。

    他不说话,慕少安几乎都没能察觉到他。

    站起来,慕少安就发现他身上的伤口都已经结疤,虽然说这些伤口并不太严重,但能这么快痊愈,尤其是没有服用治疗药水的情况下,这可是很神奇的。

    “阿比盖尔,你莫非还是个祭祀?”

    跳动了两下,慕少安觉得自己恢复得不错,尤其是他的精神力居然不知为何增加了30点上限,从原来的570点增加到了600点大关,怪不得他苏醒过来后觉得浑身好舒坦。

    “你说我是祭祀?哈哈,我可不是,但我信仰塔罗斯,玛拉,和大气的神灵吉娜莱斯,对了,之前你伤的太重,所以我就尽我所能给你释放了几次简单治疗法术,另外在经过吉娜莱斯的神庙的时候给你求了一次祝福,我看你现在应该没事了。”

    大树后面的阿比盖尔随口回答道,他似乎在在河边捉鱼,但这种轻而易举的态度,真是让人无语。

    麻蛋,如果这样的治疗效果都可以称之为简单的话,那么那些杀毒猎人团队里的治疗魔法师就全部去死好了。

    果然猪脚模板惹不起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