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第413章 二流刀客(为盟主我为人神加更)

    “咚咚咚”

    城头上战鼓隆隆,悲壮凄凉,武陵郡守大人亲自擂鼓,其实他很郁闷,几个月前他还是秦国的地方大员,吃香的喝辣的,结果陈胜吴广揭竿而起,然后是各地诸侯王纷纷反叛,他一个小小郡守,能干什么呢?

    坐看城头变幻大王旗即可。

    只等最后那些诸侯分出胜负,到时候他也不会受到影响,郡守嘛,本地有自己的家族,谁能奈何?

    哪里想到平地一声雷,这自家原本安稳的地盘里就冒出来一股自称秦王的秦军,虽然对方看上去都是泥腿子,农夫和猎户,但架不住自身也是泥巴塑成的啊,就几百名士兵,哪里能扛得住?

    如今只希望援军早点来,或者这些泥腿子攻不下武陵城。

    “杀啊!”

    此时此刻,慕少安他们可真的是很卖力,仿佛城头上的战鼓是为他们而鼓舞一样。

    秦老魔固然是恐怖大王,固然他是千古一帝,但毕竟人力有限,数千流民他也顾不到太多,最主要的是,他的那些从位面商人手中弄到的秦军锐士实力够了,但智商不太足,想需要更完美,智力更超群的士兵,那得花大代价的。

    所以秦老魔很聪明,他选择层层压制,他自己中央控场,务求一举攻下武陵城,到那个时候,一切好说。

    所以他并不知道慕少安和五只第四代病毒之间的串联。

    同样的,慕少安和那五只第四代病毒也因为太悲观,忽略了这种串联的威力,之前这些农户猎人之所以不敢动弹那是没有主心骨。

    而且作为在这深山老林中常年生存的猎人,他们并非是懦弱的农夫可比,这一串联,原本只是想串联虞家村的几十名猎户,结果一不小心这串联的范围就大了。

    偏偏这个时候攻城战开始,秦老魔虽然厉害,却也没有想到,或者说就算他感受到这些流民似乎有点小动作,那他也不在乎,毕竟只是刚刚裹挟而来的流民而已,他们若是不骚动一下,那才怪了。

    所以这一开战,他们这担任第一波攻击的五六百青壮真是跑得飞快,在奔跑到距离城墙百米之内,立刻就有上百人转头就朝着其他方向跑去。

    逃了。

    真是散兵游勇,不可救药,慕少安他们串联的目的是要攻上城墙,然后混入城中居民里面,从另外一个城门逃走,最起码要避开秦老魔的监视。

    结果这帮人倒好,直接选择逃了。

    还有一部分猎户青壮担心后面的妻子老娘,居然转头往回跑。

    “攻城!攻城!”

    在城头上射下的箭雨之中,慕少安只能拼命大叫,还好还是有聪明人的,比如虞昭他老爹,虽然妻儿老小都在后面,可这是唯一的生路,这个时候不逃,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当然还有很多猎户青壮不能理解。

    所以他们的选择就是对着城头上大喊:“郡守大人,我们是被逼迫的,我们愿意投降,我们愿意帮助守城,不要射箭啊,我们保证不攻击你们。”

    乱成一团。

    “特么的,攻城!攻上去!活路在前面,不是在后面。”

    慕少安疯了一样的大喊,开什么玩笑,秦老魔在后面看着呢,你们这帮蠢货,凭秦老魔一个人就能轰开城墙,这个时候逃出去,至少还能去其他地方招兵买马,将来可以有报仇的机会,现在不逃,现在舍弃不了妻儿老小,接下来就能保得住吗?

    箭如雨下!

    这个时候其实连虞家村许多的猎户都迟疑了,连虞昭都在喊,我娘还在后面。

    “攻城啊!杀上去!”

    慕少安大喊,六支投矛干掉六名城头上弓箭手,他其实不敢表现太过,麻蛋,秦老魔是什么人?一旦发现不妥,绝对能把他们给留下来,想跑,跑得掉吗?

    “攻城!攻城!”

    虞昭老爹这个时候很清醒,因为他是和秦老魔交过手的,深知道这是唯一的机会。

    稀稀疏疏的一二百人终于在迟疑和纠结之中冲到城墙下,五具粗糙的云梯被架了上去,立刻滚石,檑木,还有那种大叉子,滚烫的油,用粪便熬成的金汁倾倒下来,还别说这个武陵郡守的指挥还不错。

    一下子几十人被砸得头破血流,或者是被烫吱哇大叫。

    慕少安抽空回头,就看到两名秦军锐士骑着战马沿两侧追杀逃兵去了,秦老魔还是稳坐钓鱼台,还好,一切还好。

    “是时候了,冲一波!”

    慕少安压低声音喊了一声,立刻两名第四代病毒就窜上云梯,它们的实力也都在B级,世界难度放在这里呢,不过它们毕竟和散兵游勇不同,冲上去一阵砍杀,然后更多的猎户青壮紧随其后,慕少安也混在其中,迅速在城墙上站稳脚跟。

    “冲进去,冲进去!”

    一跳上城墙,慕少安就大喊起来,该是实施计划的时候了,因为只要钻进城里,秦老魔也只会认为一群农夫猎户不会打仗,暂时不会联想到其他。

    最主要的是,守军很顽固,暂时还不会崩溃。

    “再等等,还有人没冲上来呢,鱼蛋,怀福,二狗子,你们快点啊!”虞昭在城墙上大喊,而远处秦王嬴政很满意这第一波攻击,居然能冲到城墙上,于是他一挥手,第二波五百人就冲了上去,而且这一回有六名秦军锐士压阵,他不在乎的。

    “等你大爷啊!”

    慕少安冲过去,抓着虞昭的胸口就把他甩过去,这小子很重要,因为他和虞姬有亲戚关系,未来如果他们想把项羽这个大块头给请过来,这小子和他老爹就是敲门砖。

    城墙上的守军从两侧疯了一样地压上来,刀刀见血,说实话这些猎户实力虽然都很强,架不住这个世界的难度基础摆在这里呢,这武陵城内的守军实力也不差的。

    转眼之间,那五具云梯就被切断,一百多猎户青壮被拦在下面。

    而慕少安他们疯了一样穿过城墙跳下去后,就只剩下二十多人了。

    “冲过去!”

    这个时候就不需要留手了,反正有城墙阻隔,五个第四代病毒在前面开路,不管是谁,一路砍杀,直奔城门的另一侧。

    说实话他们这行为倒是让守军看得一愣,什么意思?

    去夺郡守府吗?还是去夺其他城门?

    有那个必要吗

    那位路人甲郡守大人愣神之后,苍凉大笑,不去管了,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没有追兵,慕少安他们就一边跑,一边大喊,

    “城破了,快逃命去啊!”

    武陵城内百姓本就人心惶惶,经这么一喊,那真是一个混乱,有趁火打劫的,有跟着逃走的,但更多的还是紧闭家门。

    家业难舍啊。

    不过这都不重要,慕少安他们现在是一点底线都没有了,煽动百姓出城,只是为了给自己提供掩护。

    一切还顺利,也不用夺城门,他们二十余人直接就是越城而出。

    “你们在做什么?擅自逃阵者,杀无赦!”

    冷不丁一声暴喝响起,却是两名追杀逃兵的秦军锐士,他们就拦在前方,尼玛,秦老魔这家伙还真是有点算无遗策啊。

    “杀!”

    这时候还说什么废话了,慕少安一声大吼,就冲着一名秦军锐士扑过去,而对方同样策马冲过来。

    呼吸之间,两个人就撞在一起。

    没有金铁交鸣之声,那秦军锐士的战马却一声嘶鸣,七窍流血,扑到在地。

    而慕少安手中人头粗大木头棒子戳了一个窟窿,两条手臂发麻。

    好不凶狠啊!

    B级巅峰,果然名不虚传。

    对方是125点满值,他是100点满值,差了一大截呢。

    但这只是第一个回合的交锋。

    那秦军锐士的武器是一把长矛,在战马被反震而死的一瞬间,就从马背上跃起四五米高,手中长矛一抖,就是漫天残影,如狂风卷地,将慕少安笼罩其中。

    快,准,狠齐备,那种气势压得慕少安都喘不过气来。

    刹那间只听得木头敲击声如雨打芭蕉,连绵不绝,等到那秦军锐士枪势一停,慕少安连退十余步,满身都被冷汗湿透,而他双手之中握着的木头棒子就只剩下十几厘米了。

    武器不趁手。

    虽然慕少安已经可以在正常情况下,用木头棒子施展出无名刀法的三种刀境,藏锋,连锋,破锋。

    但问题是他这次对面的是不含任何水分的B级巅峰,他凭借一个木头棒子能全身而退,已经是相当了不得!

    而一旁,虞昭老爹一个人独斗另外一名秦军锐士,其他人根本插不上手,不是他们不想帮忙,而是帮不上,进入战圈就是一个死,至于能帮忙的那五个第四代病毒已经借此机会逃得无影无踪了,它们比任何人更清楚,当秦军锐士拦下慕少安等人的时候,秦老魔就很快知道这一切。

    所以,你能指望病毒的节操吗?

    两名猎人青壮想冲过来帮忙,他们的实力也算C级巅峰了,可惜连一照面都没有机会,根本都看不到那秦军锐士如何出手,直接咽喉里就多出来两只血窟窿。

    “慕少安,接刀!”

    就当慕少安准备抽出天空之矛的时候,冷不丁后面李度喊道,然后就是熟悉的长刀出鞘的声音。

    战火长刀?

    守护者?

    辛集?

    什么意思!

    可来不及多想,对面那名秦军锐士已经是快步冲上来,手中长矛锁定慕少安,一矛刺来,太快了!

    这家伙的基础枪术得多高啊?

    不过,慕少安在此时却是心中宁静若平湖,再也没有什么能够让他如此稳定心神了。

    看都没看那仿佛携带着飓风之威力的一矛,他只是脚步微动,旋身之间连退三步,在电光火石之间双手握在战火长刀的刀柄之上。

    哎呀,这种熟悉的感觉,简直要让仰天长啸!

    回手就是连续九刀斩下,太不一样了!

    那一矛纵然有惊天动地之能,但此时此刻慕少安也敢硬生生地拦下,一步不退!

    金铁交鸣之音瞬间响彻整个战场。

    战火长刀的刀刃上被连续磕出三个豁口,慕少安双臂几乎麻木,七窍流血,生命值狂降三分之二。

    这就是他拼死硬接那秦军锐士致命一击的后果。

    谁也不能小看B级巅峰的实力。

    但是在付出这样巨大的代价后,慕少安却是直接终结了敌人的气势。

    或者更准确地说,他是硬生生打断了敌人展开气势恢宏的连续攻击的连招。

    辛集的叔叔说过,以结果定胜负者,为三流,以过程定胜负者,为二流。

    所以,身为B级高手,不重结果,只重过程,也就是这种气势,因为当气势流淌,如江海一波流,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结果已经不重要了。

    仅仅是在这种大江奔流的过程中,对手已经死了。

    这就是慕少安在领悟藏锋,连锋,破锋后才拥有的自信和底气。

    也是他为什么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一步不让地拦下,打断敌人的进攻气势。

    然后,就轮到他来掌控战场了。

    简单的挥刀,出刀,没有那么狂野,没有那么霸道,就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隐约可见刀光残影,却没有半点烟火气。

    甚至连那密集的金铁交鸣之音也变得微不足道。

    但那个秦军锐士却是已经失去反击的机会,他试图展开狂攻,却总是被一种无形的气势给化解,他不得不选择后退,拉开距离来发起新的反击。

    只是慕少安手中的长刀就好像是生出了无数藤蔓,无数的根茎,封锁住一切,明明一片空白,却像是一张无形大网。

    一秒钟,

    两秒钟,

    三秒钟,

    在旁观者眼里,双方打得很激烈不分彼此,看上去非常精彩。

    但实际上当第三秒结束的一瞬间,整个战场就像是一下子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扑面而来的杀气直冲九霄,挡者——斩!

    长刀如虹,鲜血喷洒,那秦军锐士的身体重重被击飞,仿佛被一柄巨锤给轰飞出去一样。

    才一落地,尸身就已经四分五裂,五脏六腑完全化为肉酱。

    这就是藏锋,连锋,破锋的威力,所有气势在这一瞬间爆发,哪怕是B级巅峰的高手,也一样会被这种力量直接轰杀!

    这才是二流刀客的入门标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