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第404章 冤家路窄

    说是无名村庄,但其实还是有足足六七十户人家的。

    就在那座山岗的后面,依山而建,村前是一条河流,对面还是莽莽群山。

    对于慕少安耍无赖请求收留一事,那中年男子,也就是虞昭的老爹只是笑而不语,却也没有拒绝。

    倒是虞昭那四个小猎人对他则是横眉冷对,白眼相加。

    村落看上去很有些岁月了,有些房屋修建得看上去很用心,虽然慕少安看上去简陋,但其实在这个时候这样的房屋那就是只有土财主才能住得起的。

    所以慕少安就获得了他的第一条信息。

    虞昭和他的老爹不是本地人,应该前些年迁来的。

    不然在之前介绍的时候他应该说世居本地,而非避难于此。

    此时正是黄昏,村落中家家户户都冒起了炊烟,但也有一些村人刚好从田地耕作回来,看来这个村子是农夫也有猎户。

    这些村人见到慕少安后,尤其是见到他那身秦军甲胄后,除了有点小小惊讶和好奇,但并不惊恐。

    所以慕少安就获得了第二条信息。

    虞昭这个小猎人看上去非常痛恨秦军,更是骂他为秦狗,事实上之前也是这小子主动发起攻击的。

    但此刻看村人的表现,就足以发现,也许是因为天高皇帝远,反正他们对于秦军士兵是没有那么多仇恨的。

    所以,虞昭和他老爹绝对是有故事的人。

    不过当慕少安刚分析到这一点的时候,意外突如其来。

    一大群人呼啦啦地从另外一处山岭中走出来,身上背着各种猎物,看样子收获颇丰。

    其中有七八个应该是本村的村民,但另外还有五个人,那感觉甚是熟悉啊。

    瞧瞧那一身彪悍的气息,还有他们不经意间双手摆动的节奏,以及他们的武器,足以证明这五人实力不凡。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不是本世界的人,要么是第二战区的杀毒猎人,要么就是——病毒。

    在慕少安看到这五个人的时候,那五人也同时注意到了慕少安,为首一人只是露出一副意味难明的笑容,就咋咋呼呼地走过去,甚至和虞昭几人热烈地打着招呼,连虞昭老爹都寒暄几句,好像他们五个人在这个村庄里把声望给刷到了崇拜一样。

    “虞叔,莫非这又是一个从战场上逃下来的逃兵呀?亭长大人前几天不是说了嘛,抓到这种贪生怕死,祸害乡里的逃兵,直接就绑了去武陵郡治,第二天早上就能看见这些家伙的脑袋挂在城门上了,还有10金的赏格呢?”

    此时一个头发梳起来,留着小胡子的年轻男子就大声喊道,同时一双毒蛇一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慕少安,就像是在看猎物,不对,就是猫在看老鼠,那种戏耍,戏谑,玩弄的感觉。

    “哎,如今正是乱世,时局多艰,人命如草芥啊,可人都是父母所生,哪能说枭首就枭首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好了。”虞昭老爹叹了口气,转头却像慕少安介绍道:“小兄弟,别担心,如果你愿意在此地逗留避难,就尽管留下吧,这山野之中,没那么多规矩,你一身力气,总能养活自己,至于亭长大人那里,随便送点礼物,他也不会计较的。”

    “多谢。”

    慕少安道谢,然后看着那五个人阴测测的目光,这情况不对劲。

    不是他们是病毒,就是把他给当成了病毒。

    只是此时他也来不及多想,村落里的人显然不会有谁主动邀请一个陌生人在自家过夜,而且人家虞昭老爹也没那个义务来给他安排。

    好在村人并不排斥他,所以他倒是可以趁着天黑之前把那头野猪收拾了,在村口外架起一堆篝火,啃得满嘴流油。

    当夜幕降临,村落里安安静静,只有偶尔土狗狂吠几声的时候,不速之客不请自来。

    是那五个人,而且开门见山,从未见过这么豪爽的病毒

    “哈哈,真有意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杀毒猎人见到病毒不会惊得花容失色呢。”

    “我也觉得有意思,因为我还从未听说过有病毒敢光明正大,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杀毒猎人面前,我很好奇,你们此刻不动手,还等菜啊?”

    双方隔着三十米的距离,彼此都能够强烈感应到对方那种不受控制的杀意,这真是没的说,病毒碰上杀毒猎人,那必然是势同水火,对方身上的那种味道,一眼就能看个七七八八。

    但是此时此刻,双方却又都罕见地克制着自己心中的杀意,因为那五个病毒是好不容易把这个村子的声望刷到了很高,至于慕少安,也不想就此被村民列为危险人物,原住民NPC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小猎人,我本不屑和你多说一句话,不过现在大爷我倒是可以免费送你一句,趁我们如今心情很好,就给我们有多远滚多远。”

    “嘿嘿,这话说的,小病毒,我倒不介意和你们唠唠家常,聊聊人生的理想什么的,还有我很好奇,什么时候你们病毒也改了行动风格,你们不是最喜欢的就是破坏,破坏,破坏吗?瞧瞧你们现在,居然刷起了这个村子的声望,丢人不丢人啊?”

    慕少安慢条斯理地用匕首切割着一条条的野猪肉,其实心里头也不靠谱,麻蛋,第二战区这是什么风格啊,为什么病毒都是如此大摇大摆,像做任务一样地刷声望,跑地图?

    还有,他才不相信第二战区的那些杀毒猎人会孱弱到这种程度。

    “呵呵,合着我们现在双方都只能打嘴炮啊?看来你心里也有顾忌,既然如此,哪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们人类不是常说嘛,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来,我们玩个游戏。”

    此时那个病毒首领一声招呼,五个人就各自再上前十米,往地上这么一座,只见凭空中,空气里就多出来五把椅子,面前更是迅速出现一排有着雪白餐布的餐桌,桌子上面摆满了山珍海味,美味珍馐。

    如果是寻常人看到这一幕大概会以为这是神仙手段。

    但是如今慕少安也算是眼界大开的人物,他自然知道,这才是病毒的存在方式,眼前这所谓的桌椅食物,都只不过是类似于主程序里的癌细胞,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随心所欲,一旦被它们控制了这个世界的主程序源代码,也就等于它们赢了。

    过程可以千变万化,但道理却永远都不会改变。

    这就是病毒。

    “游戏?好啊,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表示很有兴趣玩一场游戏。”慕少安哈哈一笑,很愉快的样子。

    “我们来玩猜谜语吧!鄙人蒙坞,当然,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只是为了区别个体之间的差异,说到底,我们病毒与你们杀毒猎人在某些方面并没有太大的差距。好,言归正传,我提议的游戏,所以我先来,你随意。”

    那病毒首领微笑道,如果不是曾经在长城外亲眼见过这些病毒在待机的时候的样子,他真的很难相信,眼前这个皮囊,不过是它们入侵的一种工具,用过了,就可以随手抛弃。

    “首先我猜的是,阁下不是混沌基地第二战区的那些老古董,老学究一样的杀毒猎人,因为风格不对,那帮老古董最喜欢的就是什么天人合一,故弄玄虚,把事情搞得让你恨不得自杀,说实话有时候我们甚至会怀疑,到底谁特么才是病毒啊?所以,阁下可以想象我们看到你这样一个直愣愣跑出来的杀毒猎人,我们是有多惊喜,简直有点喜不自禁啊。”

    那病毒首领说的很诡异,但慕少安听懂了。

    没错,第二战区的杀毒猎人因为其特殊性,都是类似于灭绝师太,老宅男一样的家伙,他们的古板,固执,连病毒都要替他们头疼的。

    但这并不重要。

    慕少安眯了眯眼睛,吃了一大口烤野猪肉,这才淡淡道:“你们是为了《桃花源记》而来,如果我所料不差,你们应该是在陶渊明的老爹那里,陶渊明的爷爷那里碰了无数钉子,这才会脑洞大开地想来《桃花源记》的源头,也就秦末战乱之时,试图从源头这里找到桃花源,嗯,这种行为和这种精神,深得刻舟求剑的精髓啊!”

    “哈哈,小猎人,你认为不存在真正的桃花源?你以为这只是陶渊明自己想象出来的?的确这是事实,但你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那你可就大错特错,话说在我们病毒和杀毒猎人纵横的世界里面,有什么是真的?你的道行不高啊,我开始有点意兴索然,寻思着要不要吃掉你当晚餐?哎,蠢货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是吗?其实我也挺想收养几只既会讲故事,会玩游戏,会发感慨的病毒宠物,物以稀为贵嘛,你说如果我弄出五个笼子把你们拎到混沌基地,放在车站大厅里,任由众人参观,一人一票,那我岂不是会很快就要赚个盆满钵满?”

    慕少安微微笑道,脸上很轻松,但那种无形的杀意却是可以瞬间让他爆发到最巅峰状态。

    而对面五个病毒也目光如刀剑,随时准备动手。

    “吱呀!”

    村口百米之外的一座房屋的木门突然被推开,然后就是剧烈的咳嗽声,似乎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太太,咳得简直地动山摇。

    一阵山风吹过,那个病毒首领,也就是所谓的蒙坞忽然身体几个起落,很快就响起他那热情关切的声音。

    “嬷嬷,您年纪大了,外面天凉,我来扶您。”

    哼哼,还真是敬业的病毒呀。

    (咳咳,惭愧,声明一下,犯了个幼稚的错误,盟主不是西瓜粥,是南瓜粥,我这脑子浆糊了,还有JHDG应该是JHGD,另外还少算了一章加更,是属于书友hdhjg,哎,愚蠢如我,大家将就将就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