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第398章 十字军营地

    慕少安和周泽五人最终还是没有弃马,他们在草原上纵马驰骋,直到四匹战马活活被累死,然后他们又大张旗鼓地反偷袭了一波追兵,又抢到了十几匹战马,继续满世界游荡,直到第三天之后他们就突兀地消失了。

    如果是那种脑子一根筋的人,对于他们的所作所为大概会根本不理会,你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就按着自己这一套来。

    可是聪明人就不一样了呀,他们会胡思乱想,不停地推演敌人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是声东击西呢,还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总之是要疑神疑鬼。

    当然,作为聪明人,那肯定是方方面面都会想得到,包括慕少安他们五个人会不会跑到其他地方重新开局?毕竟这个世界上的野生刷兵点还是很多的,只要占据了一处,很快就能发展起来。

    不过没关系,附近方圆几千里之内所有还剩下的野生刷兵点都在我监控之中,嗯,我甚至可以慈悲地给你一个月的发展时间,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没错,天时地利人和,方方面面,每一种可能,每一个细节我都有考虑到了,来呀,互相伤害呀,不怕你不出来,不怕你不出招,只要你出招,就在我的谋划算计之中。

    看谁能笑到最后?

    此时此刻,在距离06号领地800里之外的一处嶙峋山岗密林之中,慕少安,周泽五个人正披着迷彩披风,缩在草丛里,盯着前方几百米外半山腰处的一座野生刷兵点。

    那刷兵点很简陋,在要塞的这个原本游戏中并没有,但被那个穿越者给篡改了源代码后,就有了这些随处可见的刷兵点。

    平均五十里就有一座。

    眼下他们盯着的就是山丘巨人刷兵点。

    “汇报数据。”

    “山丘巨人巢穴,个体实力B+,特点,行动迟缓,力大无穷,使用武器巨木棍,可以投掷巨石,威力堪比投石车,每个巢穴中大概有三到四只山丘巨人,将它们全部击杀后,就可以占据这个山丘巨人巢穴,然后只要物资足够,每天都可以招募一只山丘巨人兵种。”

    “具体招募数据。”

    “很多,非常多,招募一个山丘巨人需要花费5000金币,注意,是本世界的金币,这些金币可以从金矿中挖掘出来,另外,还需要100单位的木头,100单位的钢铁,100单位的面包,值得一提的是,招募成功后,每天这些山丘巨人都需要进食100单位的面包,若是产生饥饿感的话,它们会不听从命令吃人发疯的,所以即便是那个穿越者的军队,也就只有一百只山丘巨人,慕少安,你千万别告诉我你想招募这个兵种,说实话这玩意看着个头巨大,但其实除了用来冲阵和攻城,其他时候就是个鸡肋,而且所需要的资源都是无底洞啊。”

    周泽苦恼地道,他现在才发现慕少安这小子有多么不靠谱,几天前还雄心壮志地想要去端掉那个穿越者的老窝,结果他们愣是满世界一阵疯跑,随后刚刚潜伏下来,这厮居然又想打山丘巨人的主意。

    按照这么折腾,周泽觉得他们哥几个早晚要被这家伙给折腾死。

    慕少安不回答,而是翻过身来,闭着眼睛,嘴里叼着一根草茎吧唧吧唧地嚼着,许久后,他才对周泽道:“给我重述一遍事件的经过。”

    “还重述?你妹的,当我是你复读机啊,桁陵,你来给他复述。”周泽气咻咻地道,他是受够了。

    “好吧,我来,慕大爷,您听好了。”那叫桁陵的杀毒猎人笑嘻嘻地重述道。

    “事件一,穿越者与病毒进入本世界。”

    “事件二,穿越者击杀病毒,利用病毒留下来的后门入侵程序更改了源代码。”

    “事件三,第四战区系统发现异常,派出杀毒猎人。”

    “事件四,我们这十个小队进入本世界,开局。”

    “事件五,那个穿越者在第三天突然发动,在不到三个小时内攻破四个领地,给我们造成巨大压力。”

    “事件六,我们获得罪证,穿越者的大军围困住06号领地,却围而不攻,等待我们上钩。”

    “事件七,就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没啦,慕少安,你确定你每隔三个小时就听一遍有意义吗?还是说你是深藏不露的布局者?”

    桁陵复述完毕后,就调侃道。

    慕少安对此笑而不语,他当然不是布局者,他也不会否认贬低布局者,他这么做,自有他自己的道理,但不是为了分析。

    “好了,收工,继续去下一处刷兵点。”

    “哎,慕少安,你到底想干什么?这么兜兜转转的,再过几天,若是那个穿越者一时间忍不住把06号领地攻下来,那我们可就全完了。”周泽忍不住问道。

    “你真的这么认为?”

    慕少安回头,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老兄,你太紧张了,关心则乱,你觉得那个穿越者现在敢攻击06号领地吗?是,他的实力完全可以做到一鼓而下,可然后呢,我们的任务就等于失败了,最后系统大手一挥,我们都会被强制传送出本世界,于是刚刚好,我手中的罪证就可以完美地送回去,到时候系统一声令下,不用出动大军,信不信一个S级的混沌暗卫就能搞定一切?”

    “所以,那个穿越者没有那么傻的,他现在在僵持着,只要他不攻下06号领地,我们就得无限期耗在这里。”

    “那他到底想干什么啊?”

    “简单,谈判,他想和混沌基地谈判,他应该是想在这个世界建立一个由他来掌控的国度,就这么简单,不然的话,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他都没有击杀猎人呢?”

    “所以这么说来,他一开始也并没有恶意,你说系统最终会答应与他谈判吗?”

    “那要取决于我们是否能够完成任务,你们猜怎么着,我有个想法,也许在系统没有把我们送进来之前,那个穿越者就已经向系统提起谈判要求了,只不过系统大人很无赖啊,直接就把一百个杀毒猎人塞进来,哈哈哈,这手段够猥琐,不过我喜欢。”

    “咦,你这说法还真的挺靠谱的,不然没法解释眼下的诡异局面,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系统为什么不同意谈判啊,那个穿越者把病毒干死了,他要求内附,这是好事啊,以这小子的智力和水准,当个杀毒猎人里的布局者也是绰绰有余的。”桁陵就感慨道。

    “扯淡!你那什么逻辑?”

    慕少安就瞪了他一眼,然后才用手指着周泽等人道:“屁股所坐的位置决定脑袋,千万别讲什么——吆,他没有罪呀,他的态度很好啊,他杀死了病毒,他应该是我们友军呀这些屁话。那个穿越者在没有穿越之前他的确是无辜的,但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却超出了界限,怎么,你不小心钻进了某座矿山上,难道你就有资格宣称这座矿山就是你的了?你掉进了一座装满物资的仓库里,你就有资格宣称这仓库里的物资都是你的了?你钻进了别人家里,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睡别人的老婆?”

    “收起你们那泛滥的同情心和只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安逸心理!他现在可以逼得混沌基地拿他没办法那是因为他篡改了规则,而混沌基地必须要按照规则行事,听着,这不代表他有多大的能力,他也许最终会在这场谈判僵局中胜利,利用规则来要挟到这个世界的主控权,他将成为这个世界的神灵,无所不能,在这个世界里呼风唤雨。然后呢?他自己自在了,如果到时候有病毒入侵怎么办?病毒会和他讲规则吗?会同他讲道理吗?会顾忌着规则的约束不能对他开火吗?”

    “他算个什么东西啊,他就算是把这个世界的难度修改成B+,又能怎样?那些S级难度的世界,病毒都可以说入侵就入侵,他抵御得过来?到时候他大可以眼看着情形不对,立刻逃之夭夭,然后把一地的烂摊子扔给混沌基地,可还来得及吗?这个世界最后也许会因此彻底崩溃,彻底消失于人类的文明记忆之中,的确,这个世界太渺小了,现实中没有多少人关注。”

    “可你们别忘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今天有人钻了这样一个漏洞,用规则逼得混沌基地退步,明天就会有无数人效仿,若是这个方法被病毒掌握了,那后果你们能想得到吗?为了自己一时的痛快,不惜搞得天下大乱,这种人他最好祈祷别落在我手里,不然我直接捏爆他的卵蛋。”

    周泽,桁陵数人面面相觑,哭笑不得,完了,看样子这位牛叉的慕大爷也已经黔驴技穷了,不然不会发这种没意义的牢骚的。

    接下来五个人就像是这个世界里的幽灵一样,兜兜转转,连他们自己都快转迷糊了。

    直到第十五天的夜晚。

    慕少安突然像羊癫疯发作,命令周泽,桁陵四人全部脱光光,衣服盔甲什么的都装进领地石仓库之中,而他自己也不例外。

    “慕大爷你想干嘛?事先说明,如遇到不能承受的事情我们可是会拼死反抗的。”

    “少特么废话,上刺刀,白刃战,杀他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慕少安杀气腾腾地道,同时迅速取出领地石,打开辨识方向功能。

    这些天他一直在迷惑那个穿越者,不止在迷惑那个穿越者,连周泽,桁陵几个人他都在迷惑,因为他不能相信任何人。

    什么端老窝,都是借口。

    他要玩的就是一个闪电战,

    而此时此刻,他要辨识的目标赫然就是——十字军营地,也就是能够刷出十字军圣殿骑士这个兵种的稀有刷兵点,更是本世界唯一的一个十字军营地。

    这十多天来,慕少安把各个刷兵点都分析了一遍,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那些看着很吊的刷兵点都是障眼法,无论半人马也好,山丘巨人也好,都特么是那个穿越者故意摆出来的诱饵,那些兵种招募起来太难了,各种需求的物资都让你崩溃掉。

    但是方圆上千里之内,居然看不到一个十字军刷兵点。

    所以那个时候他就猜到了,多半是那个穿越者利用修改源代码的机会,把十字军的刷兵点给藏起来了,这才是他的真正死穴!

    可惜,他根本不知道,慕少安手中的领地石可以轻而易举地锁定这个非常非常隐蔽的刷兵点。

    现在,才是真正的图穷匕首见的时刻。

    至于为什么让周泽,桁陵等人把衣服盔甲脱掉,只是因为慕少安不清楚那个穿越者到底还有什么手段,万一有跟踪能力呢?一切细节都必须堤防。

    该胆大包天的时候就要胆大包天,该小心谨慎的时候,一根草也不能疏忽。

    “从现在开始,所有人都给我保持静默,不许说话,不许有小动作,我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哪怕前面是刀山火山,但我让你跳就给我立刻跳下去,谁特么敢给我玩阴的,我立刻就宰了他,跟上!”

    慕少安凶神恶煞地低吼道,整个人就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上古凶兽,连周泽都被惊得大气不敢喘。

    当下他们五个人在一个泥塘里翻滚了几遍后,就借着夜色,向着未知的前方快速掠去。

    夜色苍茫,乌云密布,山雨欲来,伸手不见五指。

    这样的夜色下,慕少安五人一夜足足狂奔出八九百里,等到了天明时分,周泽四人都累得像野狗一样,慕少安却是前所未有的精神奕奕,当他们五个人趴在一处山脊的草丛里,借着天边闪电的微光,立刻就看到前方的巨大山谷之中,一座十字军营地正静静地伫立在此。

    “咔啦啦!”

    一声炸雷响起,大雨倾盆而下。

    “天助我也,杀!杀他个鸡犬不留!这个地方从现在开始姓慕啦!”

    慕少安跳起来大吼一声,在雷光映衬下,如同战神附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