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第360章 沧海桑田

    溪木镇沉睡巨人旅馆这段时间的生意非常火爆,不但每天都有南来北往的客商入驻,连溪木镇的居民们也喜欢每天来这里喝上一杯,反正就几枚金币嘛。

    而这些居民之中,最近又增加了一对年轻的夫妇,丈夫憨厚强壮,孔武有力,妻子美丽贤惠,温柔乖巧。

    尤其他们又是自家老板的朋友,所以很快就融入了溪木镇,尤其深得小狐女的喜欢,每天下午,他们就会聚在沉睡巨人旅馆的炉火旁,看着外面飘飞的白雪,任由炉火熊熊驱散寒意,天南海北地聊着各种不着边际的话题。

    这生活很是惬意。

    当这天下午,外面寒风呼啸,大雪飞舞,酒馆中却是温暖如春,前刀锋战士,老太婆戴尔芬抱着扫把,坐在壁炉前打着瞌睡。

    偷鸡贼塔尔浑身长草一样地坐在柜台后面充当起了酒保。

    铁匠阿尔沃,溪木镇的现领主胡德,治安官古斯塔夫,新居民林远等几个人躲在角落里愉快地喝酒聊天。

    而酒馆大厅正中最温暖的地方,自然是被小狐女,歌尔朵,克莱儿等几个人包场,至于最远处的角落里,小镇游吟诗人斯万正不厌其烦地演唱着‘龙裔之歌’。

    火光摇曳,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惬意的,在这隐晦的天气里,这里就像是整个小镇的欢乐源泉。

    只是突然,酒馆那两扇厚重的橡木大门轰然大开,几蓬飞雪被寒风卷入,酒馆之中的温度瞬间就荡然一空。

    每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小镇治安官古斯塔夫猛地站起身来,刷的一声拔出长刀,大爷的,好几个月没有遇到这么嚣张的客人了。

    但下一秒钟,近两米高的大汉古斯塔夫就像是嗅到了老虎气息的小狗,直接缩了回去,一动都不敢动。

    那一直假寐的戴尔芬在大门被推开的同时,眉毛瞬间立了一下,但转眼间她就睡得更香甜了,仿佛一无所知。

    她可是等同于S级的高手。

    不止如此,克莱儿也有那么一瞬间眉毛一挑,她选择隐居却不代表成了病猫,可是很快同时她也选择低下了头,包括实力更强的林远。

    至于小狐女则不知什么时候嗖的一声窜到了桌子底下。

    整个房间里没有人敢再动弹一下。

    风雪继续灌入,仿佛有一种无形的气场在缓缓靠近,壁炉之中原本燃烧得极其旺盛的篝火竟是转眼间熄灭了,温热的地板上,一道道寒霜在蔓延。

    几乎短短几个呼吸时间里,这酒馆大厅内的温度竟是比外面的冰天雪地的环境还要冰冷。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洞开的大门入口处终于走上来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整个身体,整个面孔都被遮掩着,事实上也没有人敢抬头看,所有人都保持着之前的样子,仿佛时间在这里停滞了一样。

    来人的脚步很轻,当步入酒馆大厅之后,那两扇沉重的橡木门才呼的一声关闭,随后壁炉里的篝火嘭的一下自然燃起,寒霜散去,冰冷消失。

    然后那不速之客才好整以暇地坐在一处空位上,随手掀开黑色的兜帽,露出一抹金色的长发,这竟是个女人。

    “大——大人,您——您有什么吩咐?”

    小狐女不知什么时候爬了出来,瑟瑟缩缩地道。

    但那个金发女子并没有回答,只是用目光微微扫过大厅中的所有人,最后才落到克莱儿身上,“我要知道那个白板机械魔方的定位。”

    克莱儿闻言就吃惊地抬起头,很是不明白,聪明如她,早已猜到来人的身份,但是这太诡异了,这来者身份何等尊贵,不客气地说,挥手之间,她和林远的小命就能被其捏死,所以对于这样的大人物来讲,搜索慕少安身上携带的那个白板机械魔方简直易如反掌,不管慕少安逃到天涯海角也没用,何必来找她?

    除非是为了——

    接下来的东西克莱儿根本不敢想,当即就恭恭敬敬地取出来一个银色的机械小魔方,也是核桃大小,原本这是她为了防止慕少安出卖她和林远留下来的后手。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来人重新站起身来,莫名其妙地说了这一句,转身开门离去,当几秒钟之后,炉火熊熊,温暖如春,所有人眼中都闪过一抹迷茫之色,就继续之前的话题,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只有三人是例外,戴尔芬,克莱儿,林远,作为三个S级以上的高手,他们就算被抹去记忆,仍然会有所痕迹,但他们谁都聪明地不去穷根究底。

    ——

    溪木镇的时间与任务世界的时间轴是不一样的,也许在溪木镇只是一次围炉夜话,任务世界中就已经是数个月过去。

    慕少安再也没有返回最南面的主基地,也没有返回中间的那个隐蔽的基地,他就像是消失在这个荒芜的世界中,没有人想追索或者没有人能追索他的存在。

    他此时还不知道,他如今就像是一个BUG。

    首先,他不是病毒,所以不会触发系统报警。

    其次,他的身份编号没有登记在第六战区的主系统之中,所以当他离开谢文华那些人越来越远之后,他就再也收不到来自第六战区的信息提示了。

    因为混沌基地的主系统也是分级别的,主系统,二级分支主系统,三级分支主系统,四级分支主系统,分支越多,处理事情的能力就越弱。

    比如谢文华她作为任务发起人,会始终有一个六级,或者是七级的分支线程在跟随她,就像是摄影机一样,一直在跟着她,她和她的手下,只要不是离开太远,那么不管做什么,都会被计入分支线程之中。

    而慕少安一口气离开了几百公里,甚至是上千公里之后,那么就算谢文华完成了主线任务,整个团队就此离开,也与慕少安无关了。

    因为距离太远。

    当然了,如果他是属于被第六战区登记在册的杀毒猎人,那么不管他离开几万公里,当主线任务结束,他一样会收到任务信息。

    总之,这就像是联通的网络永远都收不到移动的网络,哪怕你就近在咫尺。

    所以在这个时候,除非慕少安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想回去看看谢文华,否则的话,第六战区是不知道他的存在的。

    除非进行全盘扫描,但是第六战区何止数千数万部电影任务世界啊,你在不知道他被具体传送到哪个世界之前,就算是强如第四战区的分支主系统大人,也得莫奈其何。

    不对,其实第四战区真的要想找慕少安的话,也不是没办法,直接通知第六战区的分支主系统,到时候两个系统的数据库一对比,那么顶多零点一秒钟慕少安就会被分秒不差地揪出来。

    可是,那可能吗?

    就这样,慕少安陪着小东西在这个世界四处流浪,四处搜集各种废弃材料,进行组装改造,刷怪升级,一路走,不回头。

    当他终于惊觉时间似乎已经过去了足足一年之后,他才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明明时间还在,明明每天都会有太阳升起,晚上会有风暴出现,但他就是感觉到一切都静止了,这个世界被静止了。

    于是他就带着小东西往回跑,而这个时候小东西已经不能算是小东西了,这家伙已经有一辆吉普车那么大,已经熟练掌握了越野车变形能力,估计再下一步的话,转化成飞机也不是不可以。

    沿着原路返回,反正慕少安是早就忘了具体的位置,好在小东西很靠谱,他们两个足足奔驰了半个月,这才赶回那处隐蔽基地,却发现这里似乎经历了惨烈的战斗,整个隐蔽基地曾经被激活过,所有的防御墙都被竖立起来,但还是被攻击得千疮百孔,不过没有看到尸骨,这很正常,即便是人死了,也是一样可以数据化回收的。

    这个问题严重了。

    慕少安赶紧带着小东西返回南面的主基地,结果当他赶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哪里还有什么主基地,眼前的还是那个荒芜世界啊,根本就没有一丝被改造的痕迹。

    “我凑,小东西,我似乎犯了一个特大号的错误。”

    慕少安哭笑不得地道,他这回终于明白了,不管是谢文华胜利了,还是她的老东家胜利了,反正这次在本世界中的主线任务已经圆满结束,这处主基地已经被创建成了局域网,所以这个地方才会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从此以后,除非他找到这个局域网的入口,或者是有其他杀毒猎人进入本世界,他才可以搭个顺风车逃离这里,否则的话,他将老死此地。

    “滋滋——滋拉!”

    慕少安正犯愁的时候,冷不丁的旁边的小东西突然像得了羊癫疯一样在原地发起疯了,转眼间就把它一半的身体给拆卸下来,然后重新切割组装,看得他是目瞪口呆,什么意思啊这是?

    自残吗?

    但很快慕少安就等到了结果,因为小东西竟是在给它自己改装了一个粗糙的发音器。

    “刺啦——咳咳,编号A-11982,世事难料,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一个很不协调的声音响起,每个音节都是用钢铁打磨出来的一样,听得慕少安骨头都是发酥。

    但即便是如此,他还是第一时间就猜到这是发生了什么?

    “系统女神大人?”

    (抱歉啊大家,卡文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