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第309章 骇浪飞舟(为盟主清月明月加更)

    “喀嚓!”

    一道明晃晃的闪电打下来,紧跟着就是一声深似一声的炸雷在头顶上方响起。

    天空中乌云滚滚,地面上狂风大作,掀起的水浪足足几米高。

    慕少安等人切入这个世界的时间是春夏之交,如今三个多月过去,正是雷雨多发季节,上午时天气还温柔若西子,才一过正午,立刻就变成了河东狮吼。

    “好汉爷爷,要不我们还是靠岸吧,我们这种小船很容易被吹翻的啊。”船夫胆战心惊地哀求道。

    慕少安还未等答话,对面岸上官道中就响起密集的马蹄声,很快,一百多鲜衣怒马的骑士就这么急速追上来,为首一人,胯下白马,身上亮银宝甲,猩红色的披风在这黑沉沉暴雨将至的黑暗天色中是如此的显眼。

    而且那白马的速度还真是矫健如龙,转眼间就追上来,马上武将长枪一指慕少安,沉声喝道:

    “我乃大唐天策府宣武将军曹雪阳,我命令你们立刻停船!”

    这声音虽是女子所发,依旧在狂风炸雷之中听得清清楚楚,慕少安后颈上的汗毛都炸了起来,很危险的感觉。

    这才是boss级的人物啊。

    嗯,准确地说就重量级的剧情英雄,在剑侠情缘这个游戏剧情之中,这曹雪阳的魅力都可以远超官方第一女主角秋叶青了。

    但她不是花瓶,而是从战场上一刀一枪厮杀出来的铁血将军。

    幸好这还是游戏开服的九年前,曹雪阳才刚刚升任宣武将军,也是从西域前线归来不久,实力还没有达到巅峰,这若是九年后,慕少安都没有敢与她对峙的勇气了。

    而此时在狂风中,慕少安大笑一声,对着岸上的曹雪阳挥了挥爪子,朗声道:“宣武将军是聪明人,应该早已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是那罗翼陷害我在前,让我百口莫辩,他可是你天策府的人,我若不把事情搞大了,现在就不是你们在抓我,而是罗翼在抓我,如今我主动现身,就是为我自己讨回一个公道,我要去亲去无盐岛斩下罗翼的狗头,希望宣武将军能够网开一面,只要我能斩杀罗翼,就立刻束手就擒,任由你处置如何?”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罗翼知法犯法,辱我天策之名,自不必问,我天策府会将其捉拿归案,但你慕少安意图刺杀节度使,连杀四十八人,凶焰滔天,心狠手辣,其罪难容,更胜罗翼数倍,哼,如今竟敢以罗翼来要挟本将军,笑话,朝廷法度在你眼中难道是小儿游戏不成?我数三下,立刻弃船登岸,束手就擒,否则——”

    “哈,那就是谈不拢喽,送你们个礼物!”

    慕少安哈哈一笑,一脚飞出,就把那早已瑟瑟发抖不肯划船的船夫给朝着曹雪阳踢去,果然,这位女将军的马速一滞,原本张弓在手,此时立刻伸手虚抓,将那吓得脸都白了的船夫给轻轻接下。

    不过她心中倒是有些诧异,因为慕少安这一脚虽然看着很凶狠,实际上那船夫毫发无伤,而且这有点多此一举,很显然,对方无意杀人,不然光是下一刻她下令放箭之时,这船夫肯定会被射成刺猬。

    当然了,曹雪阳也不会知道慕少安这是故意的,闲着无聊的时候他的确会不愿难为那些底层路人甲,但在战场上却是该杀就杀,绝无怜悯,这么做纯粹是给这位很重要的剧情英雄留下点好印象罢了,毕竟这个游戏世界,其主线可是讲究是是侠义为本,在雪魔王遗风的恶人谷没有做大之前,还是虚伪点比较好混。

    而此时借助这片刻停顿,慕少安已经探手间取出三支木矛插在小船某个位置上,又取出那张硕大虎皮穿绑在上面,形成简易船帆。

    讲道理这种船帆毫无意义。

    但奈何此刻暴雨将至,狂风呼啸,浪头都掀起数米高,那么只要有一道船帆,就会形成不错的效果。

    当然光是这一点还不足够,此刻由于已经距离海港不到数十里,所以水面宽阔,风浪涌来的话,根本难以操控。

    这道理谁都明白,这可比在陆地上操控一匹未被驯服的野马恐怖得多。

    但慕少安却完全不在乎,双足犹如扎根在甲板上,拿起船夫的长长撑杆,就在狂风骇浪中迅速远去。

    没有谁比他更明白稳定的真谛,那狂风骇浪虽然凶猛,却依旧有其规律,只不过这规律变化太快,力道太强,一般人无法降服罢了。

    可一旦掌握了这种规律,那效果就很惊悚了。

    这结果就是那岸上曹雪阳一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慕少安操控着那一叶扁舟在风浪中瞬息十几丈,犹如河神一般,稳稳当当,转眼就消失不见。

    “轰隆!”

    当天空中又一声炸雷响起,大雨倾盆而下,天地间白茫茫一片,曹雪阳他们这些一百余天策府骑兵虽然骁勇,却也必须停下来。

    但只有慕少安依旧在暴风雨中操控小船,踏浪而行。

    话说这已经完全超出正常船夫的掌控范围了,小船就像是一块木板,渺小得可怜,天空和水面完全连接在一起,白茫茫的什么都看不见,若一个不小心,小船撞在岸边的悬崖上,那可就是粉身碎骨的结果。

    只是慕少安心中毫无半点惧意,尽管瓢泼大雨封锁了他的视线,让他都喘不过气来,浪头翻涌,瞬间千变万化。

    但全身的血液却沸腾了一样,从未有这样的一刻,从未有这样的风雨,从未有这样的挑战,这比一场场酣畅淋漓的血战更加让他战意昂扬!

    黑压压的乌云犹如他的披风,金色的闪电轰鸣的天雷就是隆隆的战鼓,脚下踏波而行的就是一条恶龙!

    来吧,让这风雨,让这骇浪,让这惊涛肆意疯狂吧,让这天地之威彻底爆发吧。

    当战意燃烧到极致,他整个人仿若俯视天地的君王,谁能挡我?

    精神力在以极快的速度消耗着,可慕少安的脑海中却是前所未有的宁静,与外面的风雨截然相反,他的野兽直觉在这一刻就好像是生长出来了触须,生长出来了爪牙,生长出来首尾,在这大河之中,在这暴风雨之中,能够掌控一切。

    而他的双脚依旧能够死死钉在小船甲板上,这不是他的双脚砸了钉子,而是他总能够在骇浪涌来的一瞬间做出准确反应,从始至终,都在顺应着那狂风巨浪的冲击,所以才会看上去稳如泰山。

    这才是真正的冲浪。

    在这种天地之威的考验下,慕少安的基础身法和基础步法,居然开始神奇的跳动,虽然每隔片刻才提升一点,但其实这已经很惊悚了。

    事实上慕少安自己也没有想到,他一时间的冲动,竟然给他找到了一种提升基础身法基础步法的良药妙方。

    当然,正常人也做不来,就是其他C级巅峰高手,也一样做不来,真是不要太小看天地之威的,在没有野兽直觉帮忙的情况下,信不信转眼就会被巨浪撕成碎片?

    而实际上慕少安在坚持了十几分钟之后,也到了极限了。

    不过此时小船已经顺着大河冲出出海口,朦朦胧胧之间,慕少安似乎看到海港就在左侧,但他已经无力停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骇浪狂风把他连人带船给冲到无尽汪洋大海之中。

    “麻蛋,这次玩大了!”

    ——

    那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大概谁也无法想象这深蓝色宁静无波的海面是如此的温柔,但暴怒起来还真是吃不消。

    慕少安有气无力地趴在小船上,眼神里没有半点焦距,他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

    上一刻他还觉得自己是天地中的君王,下一刻他就成了吊靴鬼。

    呐,四面八方全都是蓝色的大海,左瞅右瞅,一点参照物都没有。

    虽然那艘历经灾难的小船基本还算完好,但慕少安不觉得他能依靠这玩意横渡大海。

    鬼知道他是被那狂风骇浪给吹出了多远?

    完球了。

    丢死人了。

    幸好没有妹子目睹这一切。

    这下就等着吧,等着其他杀毒猎人顺利攻下无盐岛,斩杀罗翼后他再跟着返回吧。

    或许他还可以再玩几次海上冲浪?

    慕少安无奈地想道,这种事情真的不错,之前他在深山中苦练三月,才勉强把基础身法和基础步法提升到101点。

    但就是之前在狂风暴雨中操控小船与整个天地之威的力量抗衡,才短短十几分钟,就让他的基础身法和基础步法提升到了112点。

    这真是幸福来得太突然。

    不过代价也蛮昂贵的,他的精神力几乎被消耗一空,他自己又抽空灌了两瓶珍贵的法力药水这才扛得住。

    接下来慕少安在恢复了力气之后,并没有绝望到大哭大嚎,也没有试图浪费力气划船。

    反正他的领地石里面有的是食物和清水。

    所以他只做一件事,那就是继续训练自己的平衡与稳定。

    而且他很快发现,在小船上训练简直是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

    因为本身就不平稳,这恰恰符合训练稳定地出刀,擎盾,格挡,翻滚,错步,弹跳。

    这个狭小的平台再一次成为了慕少安的惊喜。

    这简直是绝佳的训练平台,尤其是在训练轻刀,重刀的时候,他必须要保证不能把小船给一脚踩坏了,所以这对于力道的掌控又会有极大的要求。

    就这样,在这苍茫的大海上,他再次乐此不疲,忘乎所以。

    直到十几天之后,一支庞大的船队黑压压地从天那边压过来,那竟然是大唐水师!

    喵咪的,无盐岛到底聚集了多少海盗水贼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