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第267章 变故生

    “喵呜”

    一只野山猫飞快地从百余米外草丛中掠过,森林中一片安静,只有远处传来蜜蜂的嗡嗡声。

    慕少安抱着两个粗糙的瓦罐,头上顶着个铁锅,哭笑不得地看着辛西娅收拾着他们这个连雏形都没有的小家,大概是因为失去了太多,她骨子里有一种执拗,不愿轻易放弃这些其实一文不值的东西,一捆木材,一只豁口的木桶,一小袋盐,半只烤熟的野兔,统统被她收拾起来。

    虽然她最终同意了慕少安的决定,要重返兰特王都展开最危险的猎杀,可在离开之前,她还是执意想把这些东西送给山下那位农夫的妻子,才仅仅一天,似乎这些东西就像是用了一辈子。

    哎,真是难以理喻的女人啊,慕少安无奈地想道。

    两个人磨磨蹭蹭地一路下山,这个地方真的很隐蔽,就是野山猫多了点。

    转过森林就是一座小山岗,山岗下就是农夫的家,其实还有一家猎户,生活虽然清贫,却也自在。

    “咦?”

    只是就在即将走出森林的那一刻,慕少安忽然轻咦了一声,停下脚步。

    “怎么了?”辛西娅有些迷惑地问道。

    “你闻,有血腥气。”慕少安提着鼻子朝着四方嗅了嗅,而辛西娅立刻也警觉起来,她其实作为女巫的警觉性也是极高的,但真论起来的话,却是要远逊色慕少安这种刀头舔血的家伙,甚至实际上她都分辨不出兽血和人血的区别,但她很聪明,知道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放松和麻痹大意。

    “有情况吗,我们绕路?”

    “不必了,有客远来,咱们总得尽一些地主之谊啊。”慕少安微微一笑,举步当前,当翻过山岗,几处简陋的农居就出现在眼前,只不过此时却换了主人,三名金山寺猎杀团的成员正神色冷峻地站在那里,旁边不远处,一只黄黑色的野山猫正悠然自得地在那里舔着爪子,正是之前从慕少安他们眼前掠过的那只。

    那竟是一个德鲁伊。

    怪不得慕少安的野兽直觉都没能察觉,当然这主要也是因为他把大部分心思都放在辛西娅身上了。

    不过这同样也说明了C级杀毒猎人的世界真是藏龙卧虎,一不小心就会掉坑里的。

    慕少安暗暗警醒自己,一边却是哈哈大笑道:“诸位,是准备来我家喝茶吗?”

    “慕少安,别装疯卖傻了,我们副团长的确是让你来约克小镇度假,却没让你和一只病毒打情骂俏,夫唱妇随,现在你立刻滚开的话,我们可以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此时对面一个魁梧的巨汉就沉声道,这家伙一身黑漆漆的重甲,背上扛着一把两米多长,厚重无比的陌刀,无疑这家伙转职的就是重甲陌刀手。

    再看看其他两人,职业分别是神刀盾卫,元戎射手,重盾甲士,外加一个变形德鲁伊,唔,远处草丛中肯定还藏着一个实力不错的狙击手。

    这是一个标准的野战小队,进可攻,退可守,相当强力,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能够游刃有余。

    就算是此时的慕少安,也不想和他们硬碰硬的,假如此刻不是有辛西娅压阵,他早就刺溜一下逃之夭夭了,嗯,慕大爷从不会逃走这件事是他说着玩玩的。

    不过,如果有可能,他宁可不打架。

    转头示意辛西娅稍安勿躁,他这才扬声道:“诸位,凡事要讲一个证据,你们千万不要告诉我,就因为小看我是从第四战区来的,所以连这么一点程序都不走吗,我要求通过规则魔方,就算你们没有携带,想来你们也会有相应的方法联络混沌基地,这件事非同小可,否则的话,说不得我就要拼死一战了。”

    “哈,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唔,你不会是刚刚融合了那张属性模板卡片,就觉得你有本事和我们叫板,老子一只手就能打你回姥姥家。”那名神刀盾卫阴阳怪气地道,不过那个重甲陌刀手却微微皱眉,思索了一下就道:“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咱们就走程序好了,规则魔方是在我们副团长那里,但我们的确有证据证明,这个女人就是病毒。”

    如此说着,旁边那只野山猫喵呜的一声,就闪电般窜了出去,不一会儿工夫,那紧闭的农居房门就被打开,立刻几只被堵住了嘴巴,捆住了手脚的病毒感染体就滚了出来。

    但慕少安立刻看出是居住在此地的农夫和猎户,它们竟是被感染成了3型病毒感染体。

    “天啊!”后面的辛西娅低声惊叫一声,不能置信。

    “哈,这也算证据?老兄,你确定你没有在开玩笑?就算我们昨天从这里经过,也不至于把这种事情栽到我们身上吧。”慕少安冷笑道。

    “蠢货小子,如果这不算证据的话,那么在一天前,就在你每天训练的山谷中,死去的那四个龙宫猎杀团的人怎么解释?整个约克小镇672名居民全部被击杀,进而感染成3型病毒这件事怎么解释?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你只是恰巧离开那里!”另外一名元戎箭手愤怒道,他们金山寺猎杀团在几个世界前把约克小镇的关系刷到崇拜,自然和那里的居民非常有好感,如今全都成了病毒感染体,这也难怪他们如此愤怒。

    “什么?”

    这一回轮到慕少安惊诧了,搞什么毛线?

    “如果你还想狡辩的话,可以啊,在事发当天,曾经有幸存者目击了这一切,是一个红衣怪物,行动如风,袭击了整个约克小镇,而你身边的这位女士,好似她一出场就是一袭红衣吧,不管怎样,这件事和你和她脱不了关系,你想辩解,没问题,先回王都,由规则魔方来分辨她是否是病毒,但我看这件事不会有什么差错了,至于你,呵呵,来自第四战区的游戏废材宅男,我们要很遗憾地通知你,你完蛋了!”

    “不是我!”

    辛西娅愤怒喊道,但下一刻就被慕少安挥手制止,因为那毫无意义。

    然后他才慢悠悠地从脑袋上拿下铁锅,轻轻放下瓦罐,笑眯眯地道:“抱歉诸位,你们的结论我完全不同意,但想来你们也不会给我辩解的机会,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得罪了!”

    他这话音未落,对面的金山寺猎人小队却是毫不拖泥带水,立刻出手。

    首先是一连三声枪响,都是冲着辛西娅而去,这是对方的狙击手。

    其次是那名元戎箭手,闪电般拉开长弓,一支比大拇指还粗,足足有一米五十长度的破甲箭就吱吱叫着激射过来,瞄准的目标同样是辛西娅,没办法,所有经验丰富的人都明白法师才是必须优先集火秒杀的目标。

    而此刻他们之间足足隔了八十多米,慕少安这个疑似盾战士根本就不用管。

    这一瞬间,他们真是占据了先机。

    可他们还是低估了辛西娅这个天眷女巫的恐怖实力,固然辛西娅一直在谦逊地说她的施法技巧很难以与威廉手下那几个强大的男巫相提并论,但实际上她其实已经很厉害了,只不过因为对于魔镜的恐惧才会让她变得患得患失。

    眼下这个金山寺小队尽管很强力,却也不至于能够压制住辛西娅。

    慕少安对此完全有这个信心,所以他根本就没有选择正常的战术,也就是必须为法师提供盾牌掩护,而是直接擎盾就冲了上去。

    几乎是在同时,辛西娅双手一扬,连续两道魔法护盾就出现在前方,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第六道。

    整整六道魔法护盾,真是奢侈得任性!

    而且这种释法速度,和不要钱一样的魔力消耗,顿时让对面的那个狙击手和元戎射手傻眼了,搞什么鬼?

    竟是可以双手施法,一口气就是六面护盾,如果对方不是战场小白,那么光是凭借着这种近乎于无限魔力的土豪行为,都可以胜任魔法MT了。

    “求援!”那一名重甲陌刀手狂吼着了一声,反应倒是不慢,远处那名狙击手当即掏出手枪,一发彩色的信号弹就打上高空,几十里之内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弓箭手支援我,重盾掩护,小心法术压制,这个小兔崽子交给我,其他人给我侧翼攻击!”

    一时间这些人分工明确。

    防御最强,但移动较慢的重盾甲士扛着一人多高,如同门板一样,重达两百多斤的塔盾就护在弓箭手前面,狙击手继续压制辛西娅。

    至于那名野猫德鲁伊瞬间化为巨熊和神刀盾卫两个人从两翼对辛西娅展开分割包抄。

    这应对不可谓不正确。

    那重甲陌刀手此刻就像是一台狂暴的悍马,双手扛着巨大的陌刀大踏步冲过来,而慕少安也以同样的姿态选择正面冲撞,唯一不同的是那名元戎箭手还可以随时骚扰慕少安。

    仅仅两三秒的时间他们就硬生生地撞在一起,这可以说是慕少安进阶后的第一战,所以他打得很谨慎,完全没有以往那种横冲直撞的风格。

    相反的是那重甲陌刀手却相当狂放,一出手就是战斗技能,震地斩击,隔着十几米外,他就借着狂奔的势头,直接跃起四五米,那一把巨型陌刀就高高扬起,随着一道血色光华闪过,就这么如万钧山石一般轰然斩下!

    (感谢书友青天蝎,长得太随便了,疾风冰电雷,大愚火,浮生闲看,得意非凡,熊猫留念,宵氳,仔仔羊,热门作品精选,z670863308,胡qqqq,默然之殇,夜影游,回头回不了头,银色战车镇魂曲,zewg,没什么事命令,你真油菜花,夹心饼干,多元太虚,大乁,倾盖那个如故,欲盖弥彰,bobo,非礼不可,加强的巴特雷,于一周,上天下海,鎏沁,网客,为了好书而起名等的打赏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