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第261章 第三件事

    当听完辛西娅的这番描述,慕少安浑身上下已经被冷汗完全湿透了,真的,饶是他这么胆大包天的人都听得不寒而栗,汗毛直竖!

    这一回他真是直观地见识到了什么是最邪恶,最狡猾,最可怕的病毒。

    曾经他以为病毒摧毁一个世界就是用最暴力的方式来摧毁的。

    但现在看来他还是太天真了。

    像比如此刻这个白雪公主的童话世界,看似还在完好的运行着,但谁能想到,这种完好,这种表面上的秩序,仅仅是一层外皮。

    当现实世界中的人们品读这个童话的时候,他们根本不知道也不会明白这样一个充满了纯真,充满了善良和爱情的美好的童话,本质竟是如此邪恶。

    人们喜欢那个美丽,善良,纯真的白雪公主,祝福她和王子的爱情天长地久,憎恶诅咒那个阴险,可怕,狭隘,嫉妒的邪恶王后。

    但这才是病毒精心布置的毒苹果啊。

    谁又能想得到,今天我们最喜欢的白雪公主,明天就会变成我们最憎恶的王后?

    而今天我们最憎恶的王后,在昨天却是我们最喜欢的白雪公主,人们的善良被巧妙地利用,成了为罪恶的火焰提供燃烧的干柴,成了刽子手,成了帮凶却不自知!

    当我们为白雪公主和王子盛大的婚礼而感动的时候,却看不到昨天的白雪公主在婚礼上被活活烧死。

    我们听不到她心中的悲哀,我们把她的哀嚎当成了罪有应得。

    病毒在此过程中只是扮演了一个王子的角色,却是把所有读者劫持成罪恶的幕后真凶,这也是它们想要得到东西,也是它们真正的目的,让人们在内心深处不知不觉的就被这种罪恶所污染。

    整个白雪公主世界,其实早已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沦陷了,被摧毁了,被抹杀了。

    病毒骗过了所有人,骗过了所有的杀毒软件程序,骗过了混沌基地。

    而到现为止,混沌基地仍然没有发现这个致命的威胁。

    慕少安绝望地等待着混沌基地传回信息,希望能够像之前一样,只要触动了某个关键环节,就能反馈回整个杀毒系统,毕竟他是杀毒软件,理论上他的所见所闻,都会及时上传给混沌基地的。

    可他足足等了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没有任何反应,然后他忽然想起来,他现在已经是在度假状态,混沌基地的主系统根本不会跟随他,而是正在跟随金山寺猎杀团,这种情况和当初在潘德世界中是一模一样的。

    话说这也是主线任务被共享后唯一的弊端。

    可是,可是,金山寺的那帮大爷们,他们会听自己说出来的这些真相吗?

    他们太相信他们手中的那一块规则魔方了,如果自己跑过去把辛西娅这番话原封不动地说出来,他们大概第一件要做的就是逼问辛西娅的下落,然后一刀将她砍死。

    真的,如果不是慕少安自己全程经历了整个事件,如果只是让他凭空地听到这番话,他打死都不会信这个荒谬的事实真相的,邪恶轮回,谁信?

    同样道理,眼下这整个童话世界之中,除了自己之外,其实已经再也不会有人相信辛西娅这番话,不会相信她所讲述的离奇故事。

    包括小白雪在内,真的,因为老国王的死,小白雪心中何止是仇恨辛西娅啊。

    她根本不会听她讲任何故事。

    而这也是邪恶轮回链条上最残酷的事情。

    每一代白雪公主都会因为一些原因,进而无比地仇恨王后,王后却又受到邪恶男巫的监视,苦于无法说出真相,就算用一些细节来警告,也会被无视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新的白雪公主一步步坠入深渊,而自己也最终迎来绝望的死亡。

    所以,在此时此刻,慕少安忽然明白了辛西娅之前为什么要那样说,自己的确已经成了她唯一的希望,是她唯一可以求援的人。

    这不是说自己能够帮助她复仇击杀威廉王子,自己这点实力能干个毛啊?

    而是辛西娅希望自己可以通知混沌基地,也就是她所认为的教会驱魔猎人总部。

    事实上,如果金山寺的人愿意相信这个故事,他们完全可以趁着威廉王子在王都中大摇大摆地出现而干掉他的,或者干脆向混沌基地紧急求援。

    这也是辛西娅所希望的,这个承受了太多困难的公主,她的确希望复仇,但她更希望的是拯救,是救赎!

    是的,以她目前的实力,虽然肯定打不过威廉王子,但是这个世界是如此巨大,只要病毒不彻底炸毁总是能够存在的,她只要随便找一处荒山野岭,威廉王子就绝对拿她没办法。

    可是她依然选择来向慕少安求助。

    “辛西娅……我,我只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当然相信你说的话,但是,但是没有人特么的相信我啊,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他们,他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来逼问你的下落,他们根本不相信啊!”

    慕少安无力地道,平生第一次他觉得自己真特么郁闷!

    曾几何时,他慕某人要受过这种窝囊气,如果他有足够的实力,他才懒得去找金山寺那群人,他一个人就要直接把那杂碎王子给戳成窟窿,剁碎了喂狗,哪怕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可是他的实力太弱了,太弱了,太弱了!

    在D级杀毒猎人之中,他不敢说能是打遍所有人无敌手,但他绝对有这个自信单挑任何D级杀毒猎人。

    但是这不是玄幻小说,特么的他不能越级挑战啊!

    C级巅峰和D级巅峰那是天壤之别。

    这口气,这口气让他郁闷得直吐血!

    “草你大爷啊!”

    无处发泄这股怒火,慕少安只能疯狂地用拳头砸着地上的泥土,发泄着他心中的愤怒和无奈。

    十几秒钟后,他逐渐冷静了下来,尽管喘着粗气,但声音却无比郑重。

    “抱歉,辛西娅,让你看笑话了,这事情交给我吧,不管怎样,我会立刻出发去王都,我就不信了那些混蛋真的要自取灭亡?而且,我会再去见一次伊尔特文,她现在已经是兰特王国的女王,虽然她可能一见面就会把我丢进大牢里面,但我们还能有什么选择呢?反正最终也是死不是吗。”

    慕少安自说自话道,在这一刻,他是真的冷静下来了,他当然不会平白的让自己的小命光荣牺牲,可是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呢?

    一旦威廉王子稳住了金山寺那帮人,肯定会想办法来干掉自己这个始作俑者的吧,他能逃到哪里去?等着金山寺那些人良心发现来拯救他吗?

    只是慕少安正这么悲壮地说着,忽然觉得有点诡异,抬头一看,却见辛西娅已经再次上前一步,正有些促狭地看着她,然后双手背在后面,轻轻俯身,那一头金色长发从脸庞的一侧垂下来,有些散乱的发丝在微风中飘荡,大红长袍漏过的缝隙中,隐约可见波涛汹涌,峰峦起伏。

    而那一张精美绝伦的面孔,就在自己眼前十厘米之外,呼吸之间,气息可闻,长长的睫毛闪动,蓝色的眼眸如秋月平湖,从眼角的余光向后面看去,只见一抹圆润惊人的弧线高高翘起,那腰身真是柔软得和秋千一样啊——

    “呃,你想干什么?你没听我方才说的话吗?”慕少安有点发蒙,开什么玩笑?

    辛西娅就幽幽叹了口气,明眸闪动,“猎人先生,我又不是傻子,在你和小白雪隐藏起来的那段时间,我曾抽空去见了兰特国王和王室首席驱魔猎人,试图把我方才说的那番话告诉他们,但是想你也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了,我连接近的机会都没有,就差点被国王手下的护卫队给射成刺猬,至于那位首席驱魔猎人,他只盯着我女巫的身份,恨不得把我烧死在火堆之中,所以我从一开始就完全明白的,我没有机会,没有人会相信我,而现在听你这么说,那么我们仅剩下的最后一点机会也没有了,我杀不了威廉,你也同样杀不了。”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其实死亡对我来讲只是一种解脱,我只是,只是有些久违的感动,你知道吗,当整个世界都与你为敌的时候,当整个世界都不会再相信你所说的话的时候,当整个世界都残酷地背你而去的时候,却仍然有一个人愿意相信你,我发现这真是一种很幸福的事情。”

    慕少安瞪起眼睛,有点恼羞成怒,“靠,那你之前是在逗我玩吗?”

    辛西娅就调皮一笑,风情万种。

    “哈哈!实力拙劣,脑子糊涂,还有点小心眼的猎人先生啊,让我怎么说你才好?但不管怎样,你依旧是我这黑暗生命中最耀眼的星辰,以及——只属于我一个人的骑士,真不容易呢,我以为我永远都不可能看到你那一张略显生冷且故意玩世不恭面具下的真实表情,我以为你会永远都是那么的惫懒,对万事漠不关心,原来你也有害怕恐惧,无力难过的时刻呀!”

    辛西娅的声音在此刻格外的轻柔,有感激,有满足,还有一丁点儿的挖苦促狭。

    只是目光相对,在这不足十厘米的距离,呼吸着彼此呼出的气息,慕少安心中原本的愤怒迅速荡然无存,然后他就眨眨眼,笑道:“我的公主殿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个传说?”

    “哦?请讲,我在听。”

    “那就是——当世界末日到来之前,当这个世界即将毁灭我们即将死亡的时候,我们不应该恐惧,而是应该勇敢地去做三件事。”慕少安一本正经地道。

    “哪三件事?”辛西娅微微一愣,然后很期待地问道。

    “第一,我们应该找一个美丽的女孩,和她一起滚床单。”

    “那第二呢?”

    “还是滚床单。”

    “什么是滚床单?唔——我最亲爱的骑士大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