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第243章 战争贩子胡德

    溪水潺潺,

    岸边几支火把在风中呼呼作响,远处的山峦如漆黑的铁兽,随时可以扑将下来,很是惊悚压抑。

    慕少安浸泡在溪水中,浑身早已没有了知觉,他觉得他现在已经是进入三级冻伤状态了,尤其是那二级变异寒疫带给他的负面效果,脑子里昏沉沉的,生命值一直在缓缓下降。

    有没有什么后遗症他是不在乎了,反正只要生命值低于50点,他就使用生命药水来恢复。

    溪木镇中杂货铺里的生命药水也早就被小狐女打包买回来备用。

    至于慕少安这疯狂的举动,从上到下就没人觉得异常,没办法,每隔几天不疯狂的老板,还能叫老板吗?他们早就习惯了呀。

    当十二个小时过去,二级寒疫的效果消失,慕少安顿时就感觉脑子清灵了,随着一瓶瓶的生命药水灌下去,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身体在回暖。

    得亏他这具身体基础打得好啊。

    晚上十点钟的时候,第一个小目标达成,而这个时候他已经根本不惧怕这冰冷的溪水了,就是饿得前心贴后心,肚子咕咕直叫。

    跳上岸胡乱穿好衣服,狂吃海塞了一顿之后,慕少安不敢怠慢,立刻趁着现在第三级寒疫没有发作的间隙就换上武器装备,朝着溪木镇西面的大雪山上发足狂奔。

    他还得完成第二个目标呢。

    现在他是看出来了,只要他不感染寒疫,前三个目标都是小意思。

    时间不等人啊。

    而且西面的雪山也正好位于溪木镇范围之内,所以不用担心遭遇那些野怪势力。

    他这一去就是整整一天两夜,等到第四天,也就是寒疫达到了四级变异的时候,他才病恹恹,虚弱得像一只冬天里的青蛙一样,连走路都不稳当了,一路滚了回来。

    没办法,慕少安是咬着牙,愣是顶着三级寒疫和四级寒疫的虚弱状态完成了第二个目标和第三个目标,如今别说战斗了,一阵风都能吹走他。

    “老板,您怎么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老板,您这是失恋了吗?”

    “老板,您的气色很糟糕呀。”

    一群人七手八脚地围上来,很是惊奇,太难得一见了啊。

    想想过去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不管是什么局面,不管有多危险,多艰难,老板一直都是壮得和野牛犊子似的,随时可以撒欢尥蹶子,不服就开干,不服就打到你服!

    这种精神一度让邓肯他们以为老板是个永动机来着呢。

    但是哪曾想仅仅两天不见,这一贯精神矍铄,嗷嗷直叫,精力过剩的老板竟然虚弱到这种程度,哎呀呀,我们是不是应该买上一挂大地红庆祝一下?

    这些家伙一个个幸灾乐祸地想道,心情很好。

    因为过去这几天来,尽管那些野怪的侵袭力度一天比一天大,像是今天,每支侵袭的野怪数量都超过了80人,相当凶残,一支又一支,车轮战似的,但那也没有给溪木镇造成多大压力,80名护卫队士兵,再加上将近四十名的杀毒猎人,这哪里是风声鹤唳,十面围城啊,这简直就是狂欢的盛宴。

    邓肯他们都快杀红眼了,虽然他们所获得的缴获都要上缴三分之一,但每个人依旧都赚得盆满钵满,这好处比参加杀毒任务获得的还要多。

    当然,自始至终他们也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估计小狐女会知道,但她不会说。

    在沉睡巨人旅馆中躺了一整天,慕少安才恢复过来,其实只要寒疫散去,他很快就能生龙活虎,不得不说这种寒疫太坑爹了,几乎无药可解。

    当第五天到来的时候,慕少安已经累积获得了100点生命值上限,但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机会训练,而寒疫也在今日升级到了第五级变异。

    直接就让他失去了二分之一的战斗力,而且持续时间已经多达15个小时,换句话说,如果在明天的六级寒疫到来之前他还拿不到诺德人血脉的话,那么他也就只好选择放弃,融合空白属性模板,结束这一切了。

    而今天的野怪攻击力度再次大幅提升,这让溪木镇护卫队应付起来开始有些吃力了,不过躺在床上都快奄奄一息的慕少安在听到此事后,立刻就用最粗暴的方法把这个问题解决掉了。

    没错,他只是又从雷恩的主城里面招募来20名帝国重装弩手,20名瑞文斯顿游侠,以及30名萨里昂突击剑士。

    瞬间把他剩余的ST积分给耗空了。

    玩呗,不就是个败家大比拼吗,大爷现在心情很不好,看谁能熬死谁?

    在第五日这一整天的时间里,那些野怪一共进攻了十五次,数量不多,但每次的规模都不少于150个作战单位。

    溪木镇的护卫队也开始出现了零星的伤亡,但基本上都能顺利击溃野怪的进攻,毕竟溪木镇是守方,借助城墙和箭塔,再加上大量的远程弓箭手和重装弩手,杀伤力太大了,没等野怪军团冲到跟前,就已经被杀伤了一多半,然后邓肯他们,还有步兵展开一轮冲锋,就能达到全灭的效果。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战斗规模的提升,战场收益也从五天前每场战斗只能获得150金,提升到了每场战斗都必然收获10000金以上,另外还有蓝色品质的武器装备掉落,最让人心动的则莫过于各种材料的掉落,话说这几天来,溪木镇之中的铁匠阿尔沃不能说是最开心,但一定是最开心的人之一。

    由于慕少安承诺,只要他给所有护卫队士兵免费更换武器装备,或者是修理装备什么的,那么所有掉落的材料都归他。

    天知道他赚了多少,以至于后来慕少安弄清楚事情的细节后都心疼得直哆嗦。

    其次第二个开心的就是杂货铺兄妹了,他们收购入大量二手武器装备,边角料什么的,出售大量的生命药水,一进一出之间,那也是赚得眉开眼笑,几天的交易,顶的上过去一年还多。

    甚至连溪木镇唯一的游吟诗人学徒斯万都兼职当起了职业雇佣军,穿着一套精良板甲,拎着剑盾在战场上砍杀得大汗淋漓,无比痛快!

    没办法,随着这几天的战斗的节节胜利,溪木镇一向拮据的财政终于充盈到了需要订做新的宝箱的程度,那前两天还吓得脸色发白的胡德老兄,现在也变成了最狂热的战争贩子。

    不狂热也不行啊,每天高达三四万,四五万枚金币的直接收益,换谁都会疯掉的。

    于是胡德老兄亲自穿上从铁匠阿尔沃那里翻箱倒柜掏出来的战甲,冒险站在城墙上嗷嗷大叫,虽然他一个敌人都没有去砍,但鼓舞起来的士气却不容置疑。

    而且溪木镇之中,但凡有点战斗力的都来当雇佣兵了,斯万,木精灵弓箭手法布恩尔这都是可以上前线的雇佣兵,战斗力不俗。

    尤其是这个暗恋杂货铺老板妹子的木精灵弓箭手,看着不温不火,普普通通,真正发威起来却也是让人汗毛倒竖的。

    至于其他居民,歌尔朵,阿尔沃的老婆,杂货铺里的老板妹子,这些也都当仁不让,一个个威风得不行。

    连斯万那七十多岁的老娘都戴着一个足足比她脑袋大了一圈儿的破旧皮头盔,拿着一只铁勺子跟在后面,颤颤巍巍地充当二线雇佣兵。

    每天领着五百金的薪水,即便尖酸刻薄如她老人家,这几天都和蔼的如沐春风。

    大发利市啊。

    幸福生活就在眼前,小镇居民满意度空前高涨。

    像是在这第五天结束的时候,最低估计,溪木镇的财政收入都会突破10万金币,哎呀呀,扣除士兵的薪水,食宿,还有给小镇居民的福利,胡德领主已经在脑海中盘算着是不是扩建整个溪木镇了?

    嗯,在南面必须建一个威风的兵营,北面必须建一个磨房,就挨着自家的伐木场,城墙必须有,箭塔必须有,坚固的城门必须有,还有领主坚固且不算太夸张的堡垒,怎么能没有呢?

    未来几年之内,溪木镇将成为整个天际行省最富饶的小镇,或许是城镇也不一定。

    皆大欢喜。

    所有人都高高兴兴。

    唯独慕少安的口袋差不多空了,毕竟要雇佣一百五十名的士兵,这本身就需要一万五千点ST积分。

    不过这种花费在他看来都是非常值得的。

    如果不是这种巨额的花费,溪木镇根本撑不到现在,早就被攻破了。

    躺在床上,听着小狐女绘声绘色地描述战斗场面,的确是一种享受,现在小狐女负责每天给所有人做饭,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搞的,一个人就处理得干干净净,而且作为财迷,胡德昨天给了她一千五百金,今天就给了两千金。

    “哎,老板,我忽然喜欢上了这种日子,所有人欢欢乐乐的,你知道吗,斯万的老娘可好笑了,但她其实是一个好人。”

    小狐女碎碎念着,都快把这种血淋漓的杀戮当成过节了。

    慕少安只是微笑着倾听,还真的,貌似这种生活还真不错。

    第五天的时间就在这样欢快的战斗节日中结束了,所有人都在欢呼,只有慕少安趁着夜色,穿上精灵长袍选择了出发,现在距离第五级寒疫结束还有三个小时,他要翻过西面的雪山,找到一只寒霜幽魂,赤手空拳的干掉它,最后再吃掉它。

    能不能遏制住第六级寒疫就在此一举了。

    否则的话,他必须在十个小时之后放弃这一切的坚持。

    因为那种后果他根本承受不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