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第206章 静待君来

    夜幕降临,整个村庄一片死寂,仿佛就是一处坟墓。

    村口的那三座小楼内,三百余个幸存者瑟瑟发抖地躲在里面,大气也不敢喘,白天的时候他们亲眼目睹了那个可怕怪物的杀戮,所以没有谁再提起要离开的事情,纳达尔克军营明明就在四十公里之外,但却是如此的遥远。

    而所有手机的信号也一直无法连通,似乎是被某种神秘力量给直接屏蔽了。

    能够让这三百多名幸存者一直坚持到此刻还没有崩溃的,是因为他们知道,那个奇怪的神经病患者就藏在某个地方。

    没错,没有人是傻瓜,之前在慌乱中他们可能想不到,但是现在一个下午的时间了,他们自然都明白过来。

    那个人并没有抛弃他们,虽然他们很悲剧地被当成了诱饵,但是在亲眼见到那只怪物可怕的攻击后,他们也就理解了,那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

    这也是他们这三百多人此刻还能活着的原因。

    因为那个会隐形的怪物不敢贸然冲过来。

    所以,他们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等待,继续等待,让自己尽可能地缩在房间内,祈祷自己不会非常倒霉的成为这一场无声较量中的牺牲品。

    而此时此刻慕少安就藏在三座并排小楼的房顶上,或者说藏起来也不正确,他就大摇大摆地坐在房顶栏杆之内,整个下午的时间里他除了无声无息地削制了九根木矛外,就是呼呼大睡,另外又布置了一些小玩意,除此外再也没有动弹过。

    甚至他整个人也似乎忘记了此地的一切,忘记了生死危机就迫在眉睫。

    所以,那一只已经很强大的生化幽灵虽然可以肯定这地方有一名杀毒猎人,但却不知道具体位置,也更加不敢贸然发起攻击。

    作为一个猎手,它很有耐心。

    可慕少安也同样不会缺乏耐心,从下午三点到此时,大约十个小时的时间,他很悠哉,从未试图把那只隐身的幽灵找出来。

    如果有任何一个人看到这一幕都会觉得这一定是个神经病。

    但实际上,只有慕少安自己知道他在做什么,也知道他在等待着什么。

    无惊无喜,无怒无嗔。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从傍晚,到午夜,到凌晨,再从凌晨到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一场无声的耐心比拼仍然不见结束。

    但在黑暗中苦苦煎熬了一夜的幸存者们却是在疲倦中等来了一丝轻松,毕竟天快亮了。

    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连两声的嘶吼打破了这村庄的寂静,沿着公路西面的方向,也就是纳达尔克军营的方向,两只红色的单兵级生化幽灵突兀地出现。

    然后是第三只,第四只。

    还有第五只,也就是昨天下午突兀出现的那一只可以隐形的生化幽灵。

    小楼中的幸存者们只是听到了嘶吼声,尚且没有看到这一幕,只有在楼顶天台上的慕少安无声地笑了起来。

    这个结果才是他所期待的结果,但这不是因为他突然变得如布局者那般聪明,事实上这也不是一个谜语,更非一个悬念,这只是一场比试耐心和决心的特殊战斗罢了。

    没错,那些生化幽灵都是非常聪明的病毒,它们当然知道在空旷宽敞地带猎杀三百多名毫无反抗能力的猎物有多么容易,不管有没有杀毒猎人阻拦都不会改变结果。

    它们都知道的事情,慕少安凭什么会想不到?

    从这个村庄到纳达尔克军营这短短四十公里的路程,绝对是一条死亡之路。

    所以从一开始慕少安选择了按兵不动,他有的是时间等待,并且乐见于那一只生化幽灵招朋引伴。

    没错,这是他故意送给敌人的一份大礼,我就待在这不动弹,我们之前搜集了整个村庄的食物和清水,所以除了提心吊胆一些,除了人挤人,满身臭气之外,完全可以在这里煎熬个四五日的。

    这就是慕少安的打算。

    他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带回至少一百名幸存者,这个任务他一定要完成。

    因此他是不会冒险的,绝对绝对不会冒险,宁可放弃狙杀生化幽灵的好处。

    可是这样一来的话,那些生化幽灵会怎么办?

    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选择题,它们是耗不起的,它们需要不断猎杀人类来升级,哪里能一直待在这个地方啊?

    可是贸然进攻的话,慕少安挑选的这三处小楼位置太缺德了。

    尤其有那么多厚重的门板堵住了门窗和所有出入口,这不是说它们的爪子破不开钢筋混凝土,可是别忘了还有一个杀毒猎人在一旁窥视呢,也许只是一个疏忽的时间,就能让它们死无葬身之地!

    在这种不占据天时地利的情况下,那些生化幽灵就只剩下一个选择了,那就是发挥人和的优势,集结附近百里之内所有的生化幽灵,强攻!

    这是最简单,也是最容易做到的事情,除了最后的收益要平均分配,但至少不会让这一大堆猎物变成鸡肋。

    不过以上这个结局,也恰恰是慕少安所想要看到的。

    话说以他的性格,他要么选择直接放弃这个任务,要么就要玩个大的。

    护着五十名幸存者回到纳达尔克军营只能算及格,但是如果他护着三百多名幸存者回到军营呢,天知道会有多大奖励?

    所以他不在乎来多少只生化幽灵,他要达到的效果就是——在这一战之后,在未来两个小时之内,从此地到纳达尔克军营这四十公里的路程上再也没有任何危险!这三百多名幸存者将毫发无损地回到纳达尔克军营。

    没错,他就喜欢这么玩。

    当整整四只红色的单兵生化幽灵和一只精英隐身生化幽灵以半包围的阵型靠近这三座小楼的时候,慕少安才打了个哈欠,一脸微笑地站起来,甚至在东边天际第一缕曙光的照耀下,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

    “诸位早啊,我等你们好久了,话说你们的行动速度也忒慢了吧,这不符合你们大病毒阵营的风格,还有一向强悍无敌的本色呀,看来还是老话说得好,百闻不如一见,百见不如一练,怎么样?我们来打个赌如何?一分钟之内,看看是你们取了我慕某人的项上人头,还是我把你们统统干掉!赌注嘛,就是这下面的三百根肉条,啧啧,香嫩可口,不错的早餐呀。”

    慕少安很愉快地跳到十厘米宽的天台栏杆上,西服和衬衫早就被他给扔掉了,整个人光着膀子,摇摇欲坠,一惊一乍,猖狂的大笑声传出好远好远。

    这真是有一种精神病人思维广,智障同学欢乐多的节奏。

    且不说楼下里瑟瑟发抖的幸存者们,便是那五只生化幽灵也觉得天理不容了,没错,它们绝对听得懂这番嘲讽。

    当然了,这都没关系,随着一声嘶吼,四只单兵级红色幽灵就从四个方向齐刷刷地窜上楼顶天台,而那一只精英幽灵则是瞬间进入隐身状态,只在原地留下了一道肉眼难辨的空气波纹。

    转眼间,那四只单兵级红色幽灵已经是窜上天台的四角,距离慕少安只剩下十二三米,只要一秒钟,他就百分百会被利爪分尸。

    不过在此时此刻,慕少安还惬意地打了个呵欠,这神经迟钝得真令人发愁。

    但是如果以为他此刻是在装13,不作不死,那绝对是大错特错!

    是的,他是故意的,包括之前喊出的那一大堆废话,还有此刻的行为,乃至于光膀子的举动,都是在故意渲染他有多么自大疯狂,为的就是把敌人骗到近前来。

    因为慕少安就算再自大,他也不会自大到能以一敌五,他是吃了耗子药得了妄想症准备羽化升仙了吗?

    尤其他现在没有任何装备在身,这很吃亏的。

    所以就只剩下一个办法,把敌人骗到近前来,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了。

    否则的话,以那种单兵级红色幽灵的强大敏捷和灵活程度,三十米,他只能用木矛命中一只,二十米,他有把握命中两只,但如果这帮傻瓜敢靠近十五米之内,那么它们将有去无回。

    这个计策只能用一次,下一次就不好使了。

    真当慕少安是随意找到的这样一处楼顶天台啊,他之前都是亲自丈量好四个角的距离,以及敌人最有可能发动的突袭路径。

    经过了重重演算思索,甚至是在脑海中模拟了这个场景几十次。

    话说他还从来没有这么认真仔细地设计这样一场战斗呢。

    尽管这一场交锋的过程只有0.5秒钟,只要超过这个时限,死掉的就会是慕少安,他不认为他的中级防御符文能扛得住幽灵利爪。

    所以他这完全是拿着自己的小命,来兑换这一场生死决战。

    胜率各自50%。

    但他愿意冒险。

    而且他是真的赌对了,那一只隐身的精英幽灵还想玩虚的,要不怎么说聪明人有时候反而是最愚蠢的。

    如果它们五个幽灵同时发动攻击,慕少安大概就只剩下一条路,献出膝盖或者同归于尽,功败垂成。

    但是现在那家伙总是忌惮着慕少安有什么大招,所以想着玩背后一击,居然选择隐身跟进,尼玛,这个隐身技能你觉得在这个时候施展真的有意义?

    固然在你自己看来,这只不过是慢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但是大哥啊,你知不知道在真正高手眼中,0.1秒钟就已经足够扭转一切了。

    (感谢书友鬼龙道,力量与荣耀58967,灵97,泉水绿茶,为了好书而取名,多元太虚,天下2,残月,银色战车镇魂曲,清晨暖阳光,天下回旋等的打赏支持,感谢更多投月票的书友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