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第158章 可怜虫(第八更)

    清晨的时光总是可以令人心情愉悦。

    假若忽略自己那饥肠辘辘咕咕叫个不停的肚子的话。

    梅森抱着蒙皮圆盾,目光第二十三次的遥望向东方,该死的,后勤官老巴尔和他的那些手下奴隶真该统统吊死在庄园外的大门上,直到无数只蛆虫和乌鸦把他们给吃光光。

    梅森是个剑士,准确地说,是一名强壮且机警,最主要还很年轻的雇佣剑士。

    他的祖父和父亲都是村里的石匠,手艺精湛,且收入还不错,不过拜潘德大陆如火如荼的战争运动会所赐,梅森在十五岁那年就偷了父亲藏起来的100个银第纳尔,就此离开了熟悉的家乡。

    过去六年来,天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他做过暴民,也当过山贼,害怕过,恐惧过,杀过人,也曾经不止一次差点被人杀掉。

    直到现在他终于成为了一个剑术还算不错的雇佣剑士,这在潘德大陆上,除去五大王国的正规军,除去那些强大的骑士团,梅森已经可以算是一个小小的高手了。

    所以此时此刻,梅森心中着实有点不爽,格里姆多大首领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雇主,至少他能够保证每个月都能足额发放雇佣金,但这依然不是他们这些人要在荒山野岭上巡逻并且还要饿肚子的理由!

    想到这里,梅森就忍不住满怀恶意地瞧了一眼远处那个看起来没有什么区别的营帐。

    他当然有理由满腹抱怨的,尽管那帐篷住着的是格里姆多骑士团的二首领。

    “如果是格里姆多阁下在这里的话,就绝对不会让兄弟们饿肚子,更加不会拉着两个新加里安妖妇在众目睽睽之下钻进帐篷,而且就算钻进帐篷里搞事情,也绝对不会喊得那么大声。”

    梅森心里愤愤地想道,昨天晚上他是轮值后半夜警戒,话说他是很敬业的,并且非常清楚提高警惕性有多么重要,他可不是那些咋咋呼呼的新兵蛋子。

    但是,但是该死的,每隔一段时间,那座帐篷里总是会传出一些让他不能忍受的声音,真是见了鬼,传说中魔法师的体力难道比菲尔兹威狂战士还要可怕不成?

    这是炫耀,这是示威,这是嘲讽!

    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啊啊啊。

    而且梅森相信,有这个想法的人不会只有他一个。

    只是就在梅森怒气冲冲地想象着新加里安妖妇那玲珑有致且充满魔鬼诱惑的身段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从东面响起,同时伴随着一个粗豪的大嗓门,“混蛋,都特么给起来,集合,立刻集合!”

    听到这声音,梅森立刻扭头看去,然后他立刻就呆滞住了,他当然认得大嗓门是谁,那是无赖骑士团的第四首领,一个长得像野兽一样,不,那家伙简直就是野兽的化身,长着两根翻起的獠牙,皮肤完全是黑绿色,甚至能看到一层层的鳞片,武器是一把双手重剑,据传闻,这家伙一只手就能把狂奔的战马给放翻。

    可是让梅森真正震惊的不是这第四首领杜伦三世,而是站在杜伦三世旁边的那个气质阴冷,不管白天黑天,头上都罩着黑色兜帽的男子。

    他可不正是无赖骑士团的二手领,克里维斯。

    但是这不对劲啊,昨天晚上梅森亲眼看到克里维斯拉着那两名新加里安妖妇钻进了那个正中央的帐篷,而且再也没有出来过,这一点绝对不会有错。

    可现在他居然从其他地方出现了。

    梅森不敢再去想,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却明白昨天晚上的事情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此时随着那兽人杜伦三世的大吼大叫,很多人也都急急忙忙地从帐篷里钻出来,其中至少一多半人都是睡眼惺惺,或者正光着身子。

    但梅森却惊悚地发现那两名新加里安妖妇身上的盔甲武器俱全,每人手中更是握着一把大弓。

    这两名新加里安妖妇的箭术有多么厉害,梅森可是亲眼见过的,一想到昨天晚上的情景,梅森就忍不住心中吓得冷汗直流。

    这分明是一个可怕的陷阱啊。

    而除了这两名浑身上下都是毒刺的新加里安妖妇,那些帐篷中居然还藏了四名全副武装的梅滕海姆大剑士以及四名职业罐头重步兵。

    好大的阵势啊。

    梅森也忍不住暗暗咋舌,只不过这一番精密的,连自己人都瞒过了的陷阱布置却是失效了,因为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克里维斯,你还坚持你的判断吗?瞧,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反倒是因为你的命令,搞得整个堡垒内外都是鸡犬不宁,我们很多人都是饿着肚子呢,如果最后证明了这是一场闹剧,克里维斯,你打算怎么向格里姆多解释?他后天就会从铁橡堡返回了,要我说,我们还是增加人手追捕那只该死的老鼠算了,我敢打赌那只小老鼠最后还是要返回泰拉镇要塞的,而我们已经在那里布置了人手拦截,只要抓住那只该死的小老鼠,一切不就迎刃而解了吗?何必在这里疑神疑鬼。”

    此时那杜伦三世就大声抱怨道,这种抱怨简直就说出了梅森等人的心声,没错啊,昨天晚上他们就没有来得及吃饭,今天早上都这个时候了,还不见后勤官把早饭送上来。

    “闭嘴,你这头猪!”

    那克里维斯有些愤怒地道,他的声音却不高,有些沙哑低沉,可是听了的话会让人忍不住脊骨一凉,尤其配合他的形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隐匿在草丛深处的毒蛇。

    所以他才说了一句,几乎所有人都立刻老老实实了,连那兽人杜伦三世也只能嘟囔两句。

    克里维斯并没有解释他的做法,也没有再说什么,他那隐藏在黑色兜帽下的目光迅速扫过众人,最后落在梅森身上。

    一时间,梅森觉得自己呼吸都快不顺畅了。

    “昨天晚上可有任何异常?”

    “呃,回禀阁下,没有,我发誓没有,除了,除了——她们。”梅森艰难地回答道,并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两名新加里安妖妇。

    克里维斯似乎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但也并没有再询问下去,沉默了片刻后,他才走过众人集合的队列,来到山峰边缘,站在这里,可以将四周一览无余,包括几里之外的动静。

    “这不太可能,我的推断应该是没有错的,纵观昨天的几处战斗痕迹,可以很清楚地判断出对方的实力很强,而且非常自信,行事风格里面更倾向于一种二愣子一样的病态狂妄,所以他是不会轻易离开的,他一定就潜藏在这附近某个地方,等待着给我们造成致命一击,不会错的,杜伦,我们不能松懈,你马上回去,调集更多的士兵,给我仔细搜索庄园四周,就以方圆三十里为限吧。”

    “克里维斯,你疯了吗?搜索方圆三十里,你知不知道这得是多么巨大的范围,足够我们几百人搜索两三天的,而且很可能没有任何发现。”

    那杜伦三世惊叫道。

    “所以说你才是蠢货!你昨天压根就不应该派出骑兵去追杀那只狡猾的老鼠,那只是个无足轻重的诱饵,只是用来吸引我们注意力,潜藏下来的这个人才是最可怕,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他没有出手?但我却敢肯定,一旦当他出手的时候,就必然是石破天惊,天知道会给我们造成多大的破坏,杜伦,我们在格里姆多庄园苦心经营了足足五年时间,岂能因为一时的大意就前功尽弃,你知道这是什么后果吗?”

    那克里维斯的声音严峻起来,面对着这样的质问,那杜伦三世也无话可说,只是带着一些人转身去安排搜索事宜。

    当那杜伦三世等人走出很远之后,那克里维斯旁边的一名梅滕海姆大剑士就皱眉道:“克里维斯阁下,请原谅我的鲁莽,虽然我只是一个雇佣兵,但我还是很疑惑,光靠着杜伦阁下的搜索,真的能够找出那名强大的潜入者吗?”

    “呵呵,丹莫斯先生,你说的没错,光是这一种方法还远远不够啊,请放心,在今天正午之前,我会有十足的把握将我们这位二愣子先生请出来,他或许很强大,并且还有点小聪明,可惜他遇到了我,知道吗,在我的故乡,有那么一句话是我非常喜欢并念念不忘的,那就是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昨天我的布置的确有点粗糙了,但是今天,我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他根本不知道他将面对是怎样的对手,我不会出错,但他只要错了一次,就必将万劫不复。”

    那克里维斯大声道,似乎在面对这些任务世界中的雇佣兵,他就明显变得话多了起来,也更加锋芒毕露。

    接下来,克里维斯果然开始不断下达各种稀奇古怪的命令,看起来都不是很着调的样子,但毫无疑问,一旦这些命令被得到很好的执行,说不定还真的能够摆慕少安一道。

    因为布局者最擅长的就是这种操控大局,捕捉一切细节,一环套一环,许多明明在最初毫无意义的安排,到最后却是能变成致命一击的杀手锏,这是一张可怕的天罗地网,任何不幸陷落这张大网中的可怜虫,都将绝无侥幸。

    关于这一点,克里维斯深信不疑。

    慕少安也同样深信不疑,所以在这一刻,在那个克里维斯距离自己只有不到五十米的时候,他做出了他的选择,那就是——爆发。

    (我觉得我一定是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