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第154章 灵魂烙印

    此时既然做出决定,慕少安就不再迟疑犹豫,更不再去想其他纷杂的事情,包括任务评价这件迫在眉睫的事情。

    他就这样一个不算优点的优点,专注,当然,这专注仅限于他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寻找更强的隐匿手段,慕少安首先就想到了盗贼的潜行技能,可惜他也知道这只是在开玩笑。

    所以,他下一秒想到的,或者说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削制木矛。

    这种枯燥又单调的事情简直就成了他处理任何疑难杂症的灵丹妙药。

    但是此刻他需要隐匿,自然不能有半点动作,否则还隐匿个毛啊。

    想来想去,慕少安忽然就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

    以往他能够让思维和意识进入某种空灵状态的方法无疑都很简单,比如说在溪木镇劈砍原木,再比如说削制木矛。

    这种看似单调的工作,非但不会让他感到疲倦,反而对于增加精神力是有着非常好的帮助。

    那么问题就来了,难道一定得需要这种外在的行为,才可以让自己进入那种奇妙的空灵状态吗?

    比如说削制木矛,自己不一定非得去做削制的动作,为什么不假设自己手中就有一根虚无的木矛?

    或者更准确的说,就假设自己的脑袋里面有一根木头?

    这个念头冒出来,就一发而不可收拾,因为慕少安发现这并非是不可为的,或者在别人眼中这简直是不可思议,但是他却清楚,在他削制木矛的每一个动作里面,都包含着他对于每一丝精神力的精准控制。

    所以,这件事对他来讲是完全可行的。

    整个过程真是顺利无比,因为当慕少安开始尝试削制自己脑袋里面假想的那根木头的时候,他就发现其实完全没那个必要。

    精神力之所以为精神力,就在于这种可怕的精致控制能力。

    削制木矛,只是用来承载精神力的一种载体,换而言之,他完全可以使用任何一种触手可及的载体。

    一念及此,慕少安首先想到的不是理论上与他最契合的天空之矛,也不是他今天发挥相当出色的战火长刀,更不是他此刻身上穿着的精灵长袍。

    而是那一面只剩下175点耐久度,表面密布刀痕,坑洼处处的重盾。

    说实话慕少安真是很意外,他发誓他没有故意去思索判断,这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我们在说起阳光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温暖的感觉与蓝天的明媚,说起白雪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七个小矮人与某人不得不说的故事。

    前者是正常反应,后者就邪恶了。

    大抵如是。

    但很快,慕少安就知道他为什么会不假思索地选择了重盾,因为天空之矛太过锋芒毕露,至于战火长刀,也是充满了凛冽杀气,这两种武器在此时此刻如果注入精神力,只会让他心中战意昂扬,杀气凛然,和什么隐匿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反过来讲,慕少安要想隐匿自己的气息,还有什么比重盾更合适的?

    这重盾足够厚重,足够沉稳,如礁石一样,坚不可摧,稳如泰山,沉默,就是最好的诠释。

    一时间,慕少安心头激动,他知道,他又在不经意间给自己打开了一扇全新世界的大门,将精神力注入武器之中,将精神力燃烧在战斗状态之中从而产生爆发效果,这些他早就尝试过,并不陌生。

    但是今夜此时此刻他突发的奇想,却等于将以往这些散乱的经验给整理起来,不敢说能够让他的实力突飞猛进,但至少有一点可以做到,那就是让他今后在燃烧精神力,开大招爆发的时候,会更加猛烈,会更加可怕!

    原来精神力这种属性,可以挖掘的潜力竟是如此巨大。

    不过现在,还是得先尝试一下这种属于自创的隐匿技能吧。

    心念电转间,慕少安就已经控制自己精神力全面笼罩在重盾之上。

    这个描述听起来很玄幻,很神奇。

    但实际上绝没有那么夸张,这同削制木矛没什么区别,更简单一点,就与五星级大厨切土豆丝一样没什么区别。

    甚至与普通人坐在电脑前,用手指头来敲打键盘打游戏也没什么本质区别。

    无外乎这么一个流程,那就是精神力(我们的想法)控制身体的行动(比如起卧坐行),行动再控制外物(比如持刀,比如按键盘),继而完成整个动作(切土豆丝和打撸啊撸)。

    每个人都有想法,每个人理论上都具备精神力。

    而唯一的区别就是。

    大厨只能用刀来切出一根根火柴棍,游戏玩家能够完成超神五杀或者坑死无数队友。

    火柴棍没有思想,不能与大厨的思维同步,超神五杀也没什么意义,盖伦也不会与你同时欢呼,因为他们的精神力没有解锁。

    但慕少安却可以在这一刻感触到重盾的核心,感触到那种如山岳般的厚重,如大地一般的沉默,以及伤痕累累的孤寂。

    就好像这面重盾有了自己的灵魂,有了自己的思想,有了自己的记忆。

    事实上重盾当然不可能拥有自己的灵魂,这只不过是慕少安强大的精神力在发挥作用。

    看似是改变了重盾,其实改变的只是他自己。

    一如同一个人站在清澈的湖水边,他看到湖水中的波动不休的倒影,真的就是湖水的他吗,不,那只不过湖水改变了这个人的倒影而已。

    所以,当慕少安的精神力从重盾那里感受到了厚重,感受到了沉默,感受到了荒凉,感受到了孤寂,这就像是倒影一样,也在无形中改变了他的气息,让他整个人仿佛不再存在于这个世上,他就是这面重盾,重盾就是他。

    在这一刻,慕少安成功了,除非有人瞎猫碰上死耗子,刚好从这里经过,否则的话,任由那个病毒布局者神算通天,就算他拿来真实之眼,也别想发现慕少安的存在。

    这个感觉很美妙,完全是意想不到的收获。

    甚至慕少安都可以反向触摸感受到这面重盾的前任主人,前前任主人,那一场场血腥又宛如梦境的战斗。

    每一场杀戮,每一次绝地反击,每一次主人战死,每一次训练,从陌生到熟悉。

    这些像是重盾的记忆,但又不像是重盾的记忆,更像是前任主人留在这面重盾上的灵魂烙印。

    尽管模糊又不可知,但慕少安却是真的受益匪浅,他很清醒,既像是一个旁观者,又像是一个当局者。

    在记忆与梦境,虚幻与真实之中徘徊。

    很独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