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第134章 风神祭祀

    随手将长刀戳在地上,慕少安先是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在感慨这大好时光,然后他才慢悠悠地抽出第一支木矛,这举动落在对面已经冲得很近的海盗眼中,简直幼稚得可爱,那前排的一群海盗当即就竖起大盾,奔跑却丝毫不停。

    但是就在下一刻,他们根本都没有看到木矛被投掷出的轨迹,只能听到一声古怪的爆响,然后是第二声,第三声。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半空中爆开的血雾和脑浆碎片缓缓飘落,他们才惊讶地看到在队伍中三个实力仅次于首领的凡斯凯瑞勇士,竟是在大盾的保护下,仍然被一击爆头。

    是的,是爆头,而不是击杀。

    除了在七日杀世界,其他时候慕少安给自己削制的木矛从来都不留锋利的尖端,而是留下来一个钝头。

    或许这远远算不上什么达姆弹,但是被他以极快的速度,极大的力道投掷出去,只要破入眼眶,那就必然是爆头的结局,那种力道会瞬间把人的头盖骨给轰开,脑浆飞溅如雨。

    仅仅才三杀而已,但这一刻给那些海盗的震慑力却要远超之前他们那疯狂且壮观的三轮投掷。

    以至于所有正冲锋的海盗心中都被蒙上了一层阴影,虽然这毫不影响他们的冲锋,他们仍然是勇士,是无敌的海盗,是在大海中恣意张扬的海盗,敌人的头盖骨是他们的酒杯,醇酒烤肉美人是他们的挚爱,他们仍旧所向无敌!

    可是在此刻,隐约有一种叫做死亡的东西,正在天空之上冷冷俯视着他们。

    那种感觉,冰冷,无情!

    所以为了掩饰这内心最深处的震撼与慌张,

    隔着慕少安还有十米,海盗们不由自主地如野兽般吼了起来。

    “嗷嗷嗷”

    这种战吼让他们身体中的血液再次沸腾起来,是的,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对面只剩下三十多人了,而且是比农民伯伯还要可怜的家伙,他们没有理由不碾压过去的。

    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刻,慕少安拔起长刀,直接擎盾杀了上去,无需多说什么,有生无死,有你无我,就此死战吧。

    呼吸之间,一个有着一头茂密红色头发和红色胡子,眼睛瞪得好像铜铃,身上披着铁甲,拿着大盾和斧头的海盗精英就与慕少安率先擎盾撞击在一起。

    那种一往无前的冲撞就像是两头野兽。

    可并没有想象中惊天动地的效果,实际上在双方擎盾撞击的一瞬间,那个大块头海盗就已经狂喷着鲜血被撞飞了出去。

    那兽人古尔隆德才能勉强接下慕少安的盾牌重击,这个海盗精英又何德何能?

    而就在他倒飞出去,将四五个同伴砸的站立不稳的一瞬间,慕少安也如影随形,整个人再次擎盾跃起,如同一个大铁球,后发先至再一次撞击在那正喷血重伤的大块头海盗身上。

    尽管这一次他没有施展重击技能,但是那种骨骼断裂的声音仍旧清晰可闻,鲜血和内脏碎片从他的嘴里,鼻子里,耳朵里被轰出来,甚至他整个人都像变成了一块三分熟,被完全砸扁了的牛排,胸腔腹腔直接爆裂,碎裂的肠子漫天飞舞。

    方圆十米之内,就像是下了一场血雨。

    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向后倒飞出去的大块头海盗把他身后的五六个同伴都给撞得站立不稳,再加上慕少安最后一撞,顿时就如多米诺骨牌一般,附近十几个海盗都被波及!

    正是好机会,

    在生死战场上,稍纵即逝的时机很重要。

    那些海盗想用密集的军阵把慕少安困死,而慕少安同样也想如尖刀般突破撕开这重重封锁。

    那个两米多高的大块头海盗是个非常不错的突破口。

    现在他得逞了。

    他手中的长刀瞬间挥舞起来,犹如卷起了一道血腥的旋风。

    眨眼之间就割开了四个海盗的喉咙,砍飞了三颗头颅,削断了两只擎盾的胳膊。

    当周围的海盗回过神来,准备展开反击的时候,慕少安已经狠狠地撕开了一条血淋漓的口子。

    那一直跟在慕少安后面十几米远的冯岩,邓肯等一众老鸟这个时候倒是果断,知道时机稍纵即逝,此刻不拼命,还待何时?

    他们挥舞着木矛就冲进了这个缺口,他们毕竟不是菜鸟,哪怕身上只剩个短裤,手中只有木矛木盾,也依然能够给那些海盗造成不菲的伤害,当然自身的伤亡也是在所难免,不过不管怎样,他们的存在仍旧确保了这条被撕开的军阵口子正在扩大和不断被撕裂。

    因为根本没有一个海盗能够在正面抵挡住慕少安的进攻。

    他好似发疯了一样,重盾拍击,长刀劈砍,所过之处,人仰马翻,鲜血四溅,没有一个海盗能是他一招之敌。

    话说这也是慕少安真正的底气!

    他从来不惧群攻,从当初的七日杀世界到英雄联盟世界再到此刻,他所经历的每一场战斗,都是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他有足够的实力,足够的技巧,足够的信心来面对一切。

    没有什么能够挡在他面前。

    凿穿!

    突破!

    他就像是一台人形绞肉机,在不大的空间内不断掀起血腥的风暴!

    惨叫声,呼喝声,武器劈砍的声音!

    还有空中飞洒,如喷泉一样的鲜血。

    这是地狱。

    短短二十几秒的时间,慕少安一个人,一把长刀,一面重盾,就这么硬生生地从这密集的海盗军阵之中杀到了正中央。

    二十多名海盗非伤即死!

    太凶残了。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周围的海盗怎么也要胆战心惊,进而犹豫不决,可是在此刻,天空中忽然传来更加猛烈的海风的呼啸声音,然后海盗军阵后方一个穿着麻布长袍的老者忽然用一种奇特的语言高亢地呼喊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但是下一刻那些原本都已经胆寒的海盗们竟是如彻底疯了一般,再也不恐惧,就如潮水一样地朝着慕少安他们扑杀上来,哪怕用自杀性的攻击也要迟滞住慕少安。

    无论什么武器,都是密集地招呼,每一刻,慕少安都要面对七八道攻击,也幸亏他穿着来自无畏先锋军团的重甲,自身强大的精神力则确保了他的六识敏感程度,所以可以避过最致命的要害攻击。

    而他则同时一手持重盾挥舞,一手持长刀劈砍,受伤是无法避免的,但死亡的风暴却从未终止。

    但他心中却是没有放松对不远处那个类似于祭祀一样的家伙的注意,因为竟然有两名凡斯凯瑞首领守候在那祭祀旁边。

    话说在潘德的游戏世界中有这样的兵种吗?

    风神哈夫希格拉居然也有自己的祭祀?

    而且这事情不对呀,仅仅是因为自己杀了他的一个信徒,结果这厮不但调动大批海盗来围攻他,甚至还派出来一个祭祀。

    有必要这样郑重其事吗?

    另外,这个祭祀身上有些古怪。

    一念及此,慕少安原本是朝着正南方向突围,结果他就突然转变方向,朝着那个祭祀所在的位置杀过去。

    他这举动不出所料的让那两个凡斯凯瑞首领大为紧张,不停大声呵斥命令其他海盗攻击。

    而天空中的狂风也越发凶猛,那些普通海盗也越发疯狂。

    不止如此,连一直苦苦支撑跟在慕少安后面的冯岩,邓肯等人也都大叫吃不消,搞毛啊老大,不是说好了要突围的吗,眼看着就要杀出重围结果你竟然在临门一脚的时候转移作战目标了,这这这,还能不能更坑一些?

    可是他们没有决定权利,此刻一群人已经死得只剩下十几个了,光靠他们自己却是永远都别想冲出去的。

    当然了,此刻能够存活下来的老鸟无一例外都是那种实力很强的,他们也早就抓住机会,或捡起盾牌,或捡起长刀,斧头,或抓紧时间剥了一顶头盔,不管怎么不伦不类,他们的战斗力的确正趋于稳定。

    所以也正是因为如此,哪怕那些海盗都疯了一样的进攻,慕少安仍旧不用担心后面,只需全力向前突破即可。

    而此刻慕少安仍旧看不到半点疲态,重盾挥舞得威风凛凛,而且每隔几秒钟他就会释放一道重击技能,再配合长刀劈砍,真是所向无敌,转眼间就被他向前突破了七八步。

    直到他的长刀被一把斧头架住,那是一名凡斯凯瑞首领,这家伙穿着精致的锁子甲,带着面具盔,一手拿着锋利的斧头,一手持着小圆盾,这是一个能媲美病毒夜行者的战阵高手。

    如果是在平时,慕少安有信心在几个回合内就砍掉这家伙的脑袋,但是在此刻他是真不愿意被这个家伙缠住,因为每耽搁一秒钟,都等于是靠近死神一秒钟。

    所以慕少安没有犹豫,甩手就果断扔掉了左手中的重盾,双手持刀,瞬间开启爆发模式,在那个凡斯凯瑞首领再次挥舞起斧头的时候,连续两次格挡,三次劈砍,仅仅三秒钟,长刀就破入这家伙的胸口,但他所付出的代价就是再也没有机会捡回重盾,以及左胸口上挨了一斧头。

    刹那间错步旋身,一刀将偷袭的海盗砍死,慕少安就发现,身后还能跟着他的新兵老鸟们只剩下十余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