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第119章 悔之晚矣 (第一更)

    晚风习习,天幕纯净。

    当最后一缕斜阳的光晕消逝在西面的高山之后,整个世界都安静起来。

    仿佛这是一场不愿苏醒且慵懒的梦境。

    但是此时此刻身在战局中的兽人古尔隆德等人,却是若置身于一场可怕的噩梦,浑身上下如坠冰窟,手脚发麻,汗毛倒竖!

    三具惨烈的尸体横陈,而天空中最后一名病毒马贼的尸体还在飞快坠落,明明只是一瞬间的过程,却好像一万年那么漫长。

    “砰”

    尸体终于从天空落下,脑袋刚好摔在一块石头上,四分五裂,脑浆涂地。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

    不是因为这具尸体太惨,也不是因为这场杀戮太快。

    而是前面奔跑的慕少安终于站住,安静地转身,将那一把长刀缓缓抽出。

    长刀与刀鞘轻微的摩擦声音在此刻就像是索命的冤魂,似乎有一种邪恶的力量正在苏醒,黑夜降临,恶魔将重临人间!

    尽管此刻天色并未彻底黯淡,天光还在,但是不知为何,这整个的世界的阴影,那四周群山的阴影都被这种无形的力量给汇聚在一起,与那把缓缓拔出的长刀融为一体。

    毫无疑问,当长刀出鞘的那一刻,就是天崩地裂,怒海肆意之时,他们毫不怀疑,那把长刀将会斩开一切,哪怕是一头巨龙也无法阻挡!

    兽人古尔隆德的额头上,一滴冷汗无声滴落,他能够听到自己心脏嘭嘭嘭的跳动声,自然也能感受到对面慕少安身上不断累积膨胀的可怕气势,真见了鬼,曾经他以为气势这种东西在战场上就是一个笑话,只是彼此嚎叫逞凶斗狠的手段。

    但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么离谱。

    对面的慕少安其实并没有露出多么凶狠的表情,他只是平静地站在那里,用极慢的速度将长刀缓缓抽出,就这一种简简单单的动作,偏偏让他有一种窒息的恐惧。

    这是暴风雨即将到来前的平静,是江海崩塌,一泻千里前的预兆。

    他甚至觉得对方已经掌控了时间和空间,否则为何那把长刀始终都拔不出来?为何整个世界的阴影都好像聚拢在对方的身后,犹如漫天飞舞的死亡披风?

    不能再等下去了。

    古尔隆德脑海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真的不能再等下去了,若是等到长刀出鞘,死掉的一定是他!

    所以他不顾一切地嚎叫起来,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对着坚固的囚笼发起了最后的冲锋。

    因为他别无选择。

    但是就在一刻,对面的慕少安嘴角轻轻一挑,已经拔出了一半的长刀就那么漫不经心的重新归鞘,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嗯,晚风依旧习习,傍晚的天幕依旧纯净,远处的天光还是那么温润,甚至你都能嗅到树木的清香,泥土的芬芳,哦,还能听到远处溪流潺潺的声响。

    天下太平,什么杀机,什么阴影,什么梦魇,统统不存在。

    他站在那里,犹如晚饭后随意的散步,目光温和,哪里有半点威胁?

    可是这种截然相反的变化并没有给古尔隆德等人带来半点的舒缓。

    他们的确从寒冰的笼罩下苏醒,但结果却更加糟糕。

    古尔隆德不得不继续咬牙冲锋,而在他身后,泰达等人,包括那个蓝衣女马贼,所有人都觉得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

    在过去那仅仅数秒钟时间里,他们就好像经历了一次生死的轮回,一次千年的轮转。

    甚至他们都能听到彼此胸膛中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然后第一个念头就是,他们失算了。

    一种噬心蚀骨的悔恨感觉在心中扩散蔓延。

    失魂落魄啊,在这一刻,包括泰达在内,希尔文,还有其他还活着的程序战兵们都不约而同地有了某种悲壮的明悟。

    他们终于明白,他们之前是做了怎样愚蠢的选择。

    可笑的是,他们并非第一波感到后悔的人。

    然后他们想到了人熊,想到了夏普和凯斯特。

    人熊肯定已经是无比后悔了,在他提前破产跑路后,如果他知道他随意招募的这一个D级突击战兵,竟然可以在第一次服役就拿到了战争贡献榜第一,光是那海量的贡献值就能让他看到希望,别的不说,只要这样的势头保持三周,溪木镇总是能够恢复元气的,甚至慢慢好转的,奇迹已经发生了不是吗。

    但是现实没有如果。

    曾经的猎杀团团长夏普和凯斯特也早已后悔过了,如果他们从一开始就重视这样一个强力的同伴,溪木镇猎杀团不至于沦落到倒数第一的程度,一切也许能够挽回。

    甚至就算人熊破产跑路,他们依旧还站在溪木镇这边,一边依托慕少安这个强大战力,一边稳定军心,也比投靠到龙门客栈猎杀团好一万倍啊,因为溪木镇目前虽然是被冻结,但其实也等于完全自由,只要偿还了人熊欠下的债务和利息,溪木镇就等于是他们自己的。

    到那个时候,夏普团长不说可能会成为溪木镇的代领主,也差不多了,这种身份与成为龙门客栈的哈士奇何止天壤之别?

    但是现实没有如果。

    而现在,终于轮到泰达,希尔文他们这些人后悔了,如果他们早就知道慕少安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他们打死也不会与病毒马贼合作的,这样强大的实力,带领他们完成杀毒任务也并非不可能啊。

    但是现实里真的没有如果。

    所以他们此刻后悔得也就越发心疼肝疼,痛不欲生,之前那一刻慕少安给他们带来多大的震撼,这一刻就后悔得有多么痛苦。

    这草蛋的人生!

    不过,泰达,希尔文等人再也没有更多时间来感慨了,因为就在此时,那一个蓝衣女马贼突然挥舞起弯刀,身形晃动,在失魂落魄的泰达等人中间瞬间掀起了一场死亡旋风。

    泰达等人实力本来就弱,再加上毫无防范,尤其心神动摇的时候,根本猝不及防,所以才区区五六秒钟,十几个人就被那蓝衣女马贼杀了个精光。

    然后,她就趴着这些尸体上疯狂地吸允鲜血。

    这情景可怕诡异到了极点。

    可是更加诡异的还在后面,当她取出一块拳头大小类似领地石那样的东西,放在泰达等人身上后,这些原本死去的尸体竟是逐渐活了过来。

    原来这就是所谓病毒感染体出现的方式。

    (感谢书友淡看烟花,顾半缘,单分子刃,黑夜三千,会不去的过去,力量与荣耀58967,得意非凡,150205120248927等的打赏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