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第115章 分歧(第五更)

    (为书友苑缘吊胖补更)

    这一夜还是平安无事,慕少安上半夜劈砍了些木头,下半夜就随便找了个地方呼呼大睡,那哗啦啦流淌的溪水简直是催眠曲一样美妙。

    但第二天清晨,当盗贼希尔文蹑手蹑脚的来到三十米之外的时候,慕少安还是瞬间跃起,短剑擦着这家伙的耳朵就投掷过去。

    “慕——慕先生,我,我没有恶意的啊。”一时间,希尔文那张脸都被吓得发白了,浑身都哆嗦起来,不是他胆小,而实在是在方才那一瞬间,他好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是如此的近在咫尺。

    “我知道,所以你现在还活着,谁让你来的?”慕少安淡淡问道。

    “我——”希尔文张了张嘴,然后才结结巴巴地道:“慕先生,我们,我们不是要质疑您啊,是这样,我们大家觉得,也许,也许可以留下那个兽人,虽然他的名字很有点意思,但——”

    “我在问你的话,谁让你来的,伊尔达呢?”

    “呃,这个,伊尔达她还在休息,哦不不,伊尔达不同意我们的看法,但我们——”希尔文还是在颠三倒四地说着。

    “我的话你特么没听清楚吗?谁让你来的?”慕少安微微皱眉,他想他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但问题不在于此啊,黑妞伊尔达,这个自己火线提拔的小头目似乎没能压制住其他人。

    “是——是泰达,可是也不光是他,大家都这么,这么认为的。”希尔文终于鼓起了一点勇气。

    “既然大家都这么认为,为什么又推选你来呢?唔,我知道了,你这贪财的小毛病啊,早晚会把你害死,好了,就这样吧,回去告诉那些家伙都给我安安静静地待着,若是那个兽人今天中午之前不离开的话,我会亲自割下他的脑袋当球踢!”

    慕少安冷冷道。

    希尔文脸色青白变幻,最终还是沮丧地离去。

    不过并没有等到中午,太阳刚出来后不久,那兽人就骂骂咧咧地离开了,从始至终也没有惹是生非。

    其他人的想法怎样,慕少安也不会去在乎,但黑妞伊尔达的小头目地位无疑遭到了隐形的抗拒。

    对此慕少安也无可奈何,他真不擅长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小事,目前这十四个程序战兵里面,资格最老的就是伊尔达,希尔文,刀盾手戴夫,泰达这几个。

    其中希尔文贪财,且实力不足没有震慑力,戴夫呢虽然长得方面大耳,胖乎乎的,却对希尔文言听计从,他们两个就是狼狈为奸的那种。

    至于泰达,这是个骄傲的家伙,且自有一种骨子里的执拗,慕少安并不在乎他当初踢了自己一脚的事情,可貌似他自己挺在乎的,虽然没什么证据,但任何人都别想低估一个真正战士的直觉。

    所以慕少安用自己那可怜巴巴的统御技能来分析,最后就只剩下敢做敢说,性格火爆的黑妞伊尔达。

    于是事情就这么拖下去了。

    第二天,安全。

    第三天,安全。

    第四天,安全。

    第五天,还是安全。

    第六天,依旧安全。

    不但没有野怪霜狼前来骚扰,连传说中的病毒马贼都没有出现。

    而现有的一切证据显示,之前那个被驱逐的流浪战兵还真的是一个流浪战兵,不是病毒马贼的探子。

    同时这也意味着慕少安似乎做错了一件事。

    ——

    “慕先生?”

    “唔,”

    “我想我有一些事情需要向您汇报,泰达,泰达他们——有些想法。”黑妞伊尔达面带忧愁地对慕少安汇报道。

    此刻这正是第六天的黄昏时分,金色的夕阳挂在山巅上,在投下巨大阴影的同时,也让整个溪木小镇笼罩在神秘光影变幻之中。

    慕少安坐在树桩上,一手持着短剑,一手拿着一根深青色的木棍,正削制着木矛,两天前他就已经把歌尔朵锯木厂中的所有原木段给劈砍完毕,所以他就抽空去山上砍了几十棵不知名的树木。

    这些树木因为地处严寒地带,故此木质格外坚硬,这一点慕少安早有领教,乃是削制投掷木矛非常好的材料。

    所以尽管这削制出来的木矛无法携带入杀毒任务世界,慕少安还是兴致勃勃地在这两天时间里削制出整整十二根投掷木矛。

    还是那句话,他喜欢这种感觉,尤其是那种控制着绝对力道,以极其微妙精湛,外人根本无法理解的技巧让短剑在木头上不断削下去,看着木屑如雪花般纷纷飘落时的感觉。

    这简直令人陶醉。

    可惜其他程序战兵并没有人见识过慕少安在七日杀世界里的战斗风格,哪怕是见识过慕少安投掷的盗贼希尔文,也不认为慕少安的木矛投掷有什么出奇,顶多算优良吧。

    这不能怪他们。

    慕少安现在是正牌的刀盾战士,身穿重甲,手持重盾,这种威武的形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更擅长于此道。

    尤其是之前在英雄联盟的世界中,慕少安并没有去挑选那一套重标枪。

    这很明显嘛,如果他擅长投掷的话,为何不去选择?

    还是说他背上的那一支小木枪有什么特殊的来历,别开玩笑了。

    所以他们就觉得慕少安大概患有一种伐木工综合症,或者他在现实世界里就是一个木匠,否则的话何必一天到晚和木头打交道啊,简直是有病。

    估计连黑妞伊尔达也是如此认为的。

    因此这两天他们的训练强度就松懈了,伊尔达也再无法压制他们。

    当然,这不是说这些程序战兵在偷懒,在不求上进,而是他们有点抱怨,抱怨慕少安一意孤行,把一个明显是强力的同伴给赶走了。

    他们不敢和慕少安当面质疑,只好用这种看似消极的方法来发牢骚。

    很难得,伊尔达在今天才感觉到。

    “有什么方法知晓明天我们会进入怎样的杀毒任务世界吗?或者还是类似上一次那样的战役?”

    慕少安没有理会伊尔达纠结的问题,因为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很清楚因为他在兽人古尔隆德一事的决定,让泰达等人在心中对他很有一些看法,但他不是万能的,不是多智近妖,不是全知全能,遇到问题的时候,他更习惯用一个战士的直觉去解决,而非其他。

    (感谢书友卜上止正,癸酉年,蛋碎飘香,酵xiao母君,暗之铁甲骑兵,雨中仰慕,毛毛覠,豆比世界你不懂,司马小杰等的打赏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