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第97章 弓箭手(第二更)

    短暂的十几秒钟,就足够慕少安做出很多事情了。

    比如他之前消耗的爆发值迅速恢复。

    比如他飞快地把附近几具尸体上的重标枪统统都取下来,嗯,不得不说,这种重标枪很彪悍,足足六公斤的重量,长度只有一米五十,也许无法投掷出太远距离,但是三十米之内却对是丧心病狂的典范。

    忙完这些后,慕少安再次抓着两面大盾缩在城墙一角,打死他都不会去几米外的城墙豁口当靶子。

    真当病毒军团的弓箭手是吃素的呀。

    更该死的是那些拿着重型狙击枪的狙击手,太恶心了。

    哦,还得小心不能吸引到敌人的掷弹筒。

    所以两面大盾算什么,如果有第三只手,慕少安也绝不吝啬。

    “咻咻”

    “砰砰”

    羽箭飞射,枪声不断,还不时伴随着炮弹的轰鸣声,整个战场都混乱成一片。

    才转眼间,第二道城墙上的两名弓箭手就被狙击手爆头了,只剩下一个弓箭手被压制得不敢冒头。

    这一回就不单单是病毒突击士兵,而是一队一队的不同兵种,五个手持大盾的突击士兵在前,十二个病毒追随者在后,护着一个病毒夜行者,再加上几个弓箭手,形成一个二十人左右的突击小队,向每处城墙缺口推进。

    不得不说这帮病毒士兵真是打老了仗的样子,尤其这种大规模集团作战,真是娴熟得不得了。

    “有人冲上来了,你个蠢货!”

    第二道城墙上的那个弓箭手忽然喊了一声,然后一抬头一低头,就重新缩了回去,几乎是在同时,三支重标枪,一发狙击枪子弹就打过去,真是有够凶残。

    不过慕少安却是抓住了这个机会,他的六识感知并不会因为这战场无比混乱就一塌糊涂,实际上他一直都在关注自己这处城墙豁口外面的情况。

    刚好有那个弓箭手帮他吸引注意力,此时不发威还待何时?

    在那弓箭手喊话的一瞬间他就已经飞快扔下两面大盾,一错身,就双手抓了三支重标枪,当那弓箭手喊话的声音还未落下,敌人的三支重标枪刚刚投掷而出的一瞬间,他就已经移动到城墙豁口处。

    看都不看。

    事实上也不需要看什么。

    强大的精神力让他的六识敏感程度远胜其他人,哪怕其他人的投掷技能比他更高,也毫无意义。

    因为他投掷的速度更快!

    三支重标枪几乎没有任何停顿的化作三道黑色残影穿过夜色,不早不晚的就赶在三名病毒突击士兵投掷出重标枪,大盾防护出现破绽的一刹那,将他们爆头击杀。

    这真的不算夸张,二十五米的距离,慕少安闭着眼睛也能命中啊。

    只不过他的速度更快,威力更强而已,一旦爆头,哪怕强如500点生命值都突击士兵也得跪下。

    而几乎是在同时,其余两名病毒突击士兵也闪电般向慕少安投掷了重标枪,这反应速度必须得给十二个赞。

    可惜毫无意义。

    就差那么一点点,慕少安就再次缩了回去。

    “咻!”

    一支羽箭飞射,时机出现的刚刚好,直接射入一名病毒突击士兵的左眼眶,当场击杀,这箭术也挺牛叉。

    但更牛叉的还是这个弓箭手同样不逊色与慕少安的那种把握战机的敏锐本领。

    “这里需要支援,快过来几个人呐!”

    此时慕少安缩回来之后就扯开嗓子大喊,因为他很清楚虽然他和那个弓箭手难得的配合默契,但实际上只要这一小队病毒士兵冲上来,那就真的要完蛋了,那里面可是有一名病毒夜行者的。

    只是四周无人回应,喊杀声淹没了一切,城墙豁口不止这一处,冲上来的病毒士兵也不止这一个小队,实际上这一波冲锋就至少有上万名病毒士兵,后面还跟着第三波,敌方指挥者胃口不小,竟是想来一个一波流统统推掉。

    狙击枪的子弹不时呼啸,敌人已经越来越近,慕少安甚至可以确定对方的弓箭手已经在随时张弓搭箭,只等他冒头就会闪电般攒射,在这样的情况下,谁都没辙,包括那个弓箭手,由于射程的关系,他被对面的狙击手给压制得毫无脾气,之前那一箭还是借助慕少安的掩护射出去的。

    但敌人不会再给他们机会了。

    虎喝一声,那个仅剩下的病毒突击士兵就擎着大盾第一个窜上城墙,这家伙的技巧相当高,明明近两米的大块头,愣是如狸猫那般精巧,大盾对准慕少安躲藏的方向,身体则借助弹跳团在一起,全部都防护在大盾之内,不怕任何的暗箭或者的投矛袭击。

    如果是一般的士兵,大概还真的要束手无策。

    可惜那家伙碰到的是慕少安。

    此时他早已换了盾牌在手,当那个病毒突击士兵大喝一声跃上来的一瞬间,慕少安才如同一头猎豹狠狠地擎盾撞了上去。

    这一瞬间的撞击是又快又准,而且时机刚刚好。

    因为如果是在平地对决的话,慕少安和那病毒突击士兵正面擎盾互撞,他未必能占到便宜,甚至还要吃点小亏。

    但是此刻的环境却不同,慕少安选择的时机简直是神了,恰恰是那病毒突击士兵腾空跃起,双脚刚一落地的一刻。

    旧力已去,新力方生,重心刚刚稳定,于是慕少安一记擎盾冲撞就砸了上去。

    如果这冲撞早了的话,只会把这家伙砸回地面,不妥。

    若是冲撞晚了的话,对方重心已经稳定,再也没有效果,同样不妥。

    偏偏就是在这一刻,刚刚好。

    另外慕少安冲撞的位置也不是那家伙的重心,而是稍稍偏离了那么一丁点,刚好形成打陀螺的效果。

    这一切用语言来形容很复杂。

    可实际上就是一眨眼的时间,两人手中的盾牌交汇,因为力道的作用,那个病毒突击士兵不由自作的就横过身子,旋转了大约90度。

    这个时候他并没有惊慌,因为慕少安冲撞过来的力道并不大,远远逊色于他,甚至他都有把握在下一个瞬间一记盾牌挥舞就将这个该死的小老鼠砸个半死。

    他只需要零点五秒钟来汇聚力量。

    可就是这零点五秒的时间成了他记忆里最后的执念,因为一把锋利的长刀已经是闪电般斩开了他的喉咙,他最后听到的声音就是一个字。

    “射!”

    那是慕少安的大喊,同一时间他已经将手中的盾牌扔上高空,刚好封锁住对面那个狙击手锁定的视线。

    太快了,或者说是慕少安两个人的配合太默契了。

    “咻咻咻”

    羽箭破空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响起,同时响起的还有子弹击中铁盾的声音。

    但一切都已经无法更改。

    城墙外面三个病毒射手本来是想张弓攒射慕少安的,结果转眼间就被三支羽箭给射入眼眶深处,三连杀。

    第二道城墙上的那个弓箭手真的很不凡,出手太利索了。

    从慕少安出手再到他三箭射出,这整个过程连三秒钟都不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