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六十六章 取莲

    刘承开始行动,其实,自见到幽冥黑莲的那刻起,他的脑海之中便已经浮现出了收取此物的大概计划。

    不过其中过程十分凶险,他的本意却是不愿实行。

    但刘莹一事横亘在他脑海,挥之不去,后者已是他唯一至亲,他最不能不将之顾及,所以此刻,他却是选择了冒险。

    计划并不复杂,岩浆池虽广阔,但头顶岩壁并不算太高,刘承打算将兽皮揉搓成绳,以战兵相助,将自己悬挂起来,以此拿取幽冥黑莲。

    但此举无比凶险,无论是兽皮绳支撑不住,亦或是倒插入顶上岩壁的战兵松动,都将会使他直接自半空坠落下去,届时落入灼热的岩浆之中,怕是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便身死人亡。

    而且,即使由此拿取到幽冥黑莲,怎样回到地面之上,却也是一个极大的难题。

    不过,既然决定去做,刘承此刻便已抛却了所有不利的想法。

    很快,准备工作完成,刘承将兽皮绳仔细系在战兵之上,然后将战兵猛力掷出,“铖”的一声,插在洞顶岩壁,没入两尺余深。

    刘承紧了紧绳,发觉足够牢固,便将兽皮绳的另一段往腰上一圈圈系去。

    而后,他深呼一口气,猛然向前一跃,抓住前方半截的兽皮绳。

    如此,刘承便悬挂在了岩浆池上空。

    他身体随着绳索不断晃荡,危险无比,他不敢乱动,怕动作大了,将兽皮绳拧断,只能静静等待晃动的幅度自己慢慢缩小。

    渐渐的,绳索不再晃动,刘承紧悬的心稍微有些松动,他向顶上战兵瞧了一眼,却是猛然发觉战兵有些滑动的趋势,倒插入岩壁之中的战兵周围有裂痕,一些细小的碎石脱落了下来,落在他的头顶,立马又是令刘承心中骇然一紧。

    很是危险!

    战兵十分锋利,所以自下而上插入洞顶亦没入岩壁两尺余深。然而,也正因锋利,岩壁对战兵的摩擦之力并没有想象那么大,此时悬挂刘承的体重,已经有一些支撑不住。

    刘承着急了起来,时间已不容等待,必须赶在战兵脱落之前,取到幽冥黑莲,并且回地面!

    他不在停顿,立刻行动,将自己倒立起来,由双腿夹紧绳索,缓慢向下滑去。期间,战兵又是往下滑落寸余,令得刘承心中猛颤。

    刘承闭了闭眼,然后又睁开,他面首向下,长发垂披,岩浆离头颅不过半丈,灼热的气浪向他袭来,那些发丝立刻就有枯萎与焚烧之感。

    岩浆池中,不断有气泡冒出破裂,绽开岩浆四溅而出,刘承丝毫不怀疑,若是真的坠落下去,即使以浑身元力抵挡,怕也会在瞬间化为灰飞。

    刘承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继续向下移动,腰上的兽皮绳再次放出一圈,他的身体,距离岩浆水面,又是近了三尺之多。

    此刻,刘承距离岩浆只有两尺,幽冥黑莲即在正下方,似伸手便能抓住,刘承由此止住滑落,倒挂在空中,悬停在那里,这时,刘承忽然闭上了眼睛,久久不动,期间,战兵再次滑落寸许,但后者却亦未睁眼。

    “赶快拾取幽冥黑莲!停在这里找死吗?”半刻之后,刘承神海内的幽冥都已急不可耐,传讯催促。

    直至此刻,刘承才猛然的睁开眼睛。

    刘承甫一睁眼,便立刻运转神王法,手掌之中产生吸纳之力,吸向幽冥黑莲。

    他自然不可能直接以肉掌拿取幽冥黑莲,此物只有手掌大小,又是贴着岩浆悬浮,直接拿取,免不了被四溅而起的岩浆沾到,以他的修为,即使双手覆盖元力,也极难抵御岩浆烧灼,届时疼痛是其次,他只怕会弄出大的动静,加快头顶战兵滑落的速度。

    刘承控制元力的手段已非从前可比,当初刘承在雁回峰地底溶洞之中想要收取地灵石乳,便使用过吸纳这招,当时将沙石都一起吸动,弄得四周一片混乱,而如今,再次使用这招,刘承手掌之中的吸纳之力,却只沾粘在了幽冥黑莲之上,没有将四周岩浆惊动分毫。

    这事一种长足的进步,雁回身法与金光印法都是品质极佳的术法,对刘承掌控元力的能力提升巨大,是以此刻才能做到如此。

    此刻,幽冥黑莲被元力吸取,开始有些摇摇晃动,刘承心中一动,暗道可取,便又是加大了元力运转的速度。

    刷!

    终于,幽冥黑莲被撼动,整个向上飞起,被刘承一把抓在手中。

    握在手中的那一刻,刘承惊觉,在岩浆之中悬浮不知多久的幽冥黑莲,居然没有半分灼热,反而涌现一股彻骨冰寒,让得刘承差点抓取不住。

    “快!将幽冥黑莲给我,将它放置你的眉间,我帮你收取入神海!”

    刘承神海内,幽冥不惜耗费,响起声音,向刘承传达他的激动与兴奋。

    刘承却充耳不闻,直接将手中黑莲向着远处地面掷了出去,而后拉扯住兽皮绳,开始用力左右晃荡了起来。

    这一幕十分惊险,倒插入洞顶的战兵立刻抖动起来,接连向下滑落。

    突然,“叮”的一声脆响,战兵完全脱落了下来,刘承只觉身上的束缚消失,就要往下坠去。

    不过,刘承此时身体晃动的幅度已是极大,所以,在战兵脱离的瞬间,他也是立刻松开了绳索,奋力一跃,借着抛力,向着远处地面冲了出去。

    同时,刘承运转雁回身法,整个人化为南去大雁,极力滞空,终于险之又险的横渡过了岩浆池,摔在了距离幽冥黑莲不远处的地面之上。

    而此刻的战兵,却是自空中坠落了下来,直接落入岩浆池中,与兽皮绳一起,被随之而来的烈火直接吞没。

    刘承挣扎着坐起,额头之上早已经满是豆大的汗珠,随即,他将手边的幽冥黑莲放置眼前,仔细端详了起来。

    “将它给我!”刘承神海之中,幽冥冷冷的传音出来。

    刘承却是不急不缓,在神海中道:“先告诉我,刘莹在哪里。”

    “由得你选吗?”幽冥传讯。

    “威胁我么?知道之前我为何在空中停顿如此之久吗?”神海之中,刘承的意志忽然说道:“当时黑莲离你我不过两尺,这么近的距离,你却没有任何动作,由此我可以断定,以你此时的状态,没有任何能力对外界产生影响!如此,你有何资格威胁我?”

    “你看的相当透彻,不过那又如何,你能放任不管你妹妹的死活吗?”

    “不能!但是,我想让你明白,你既无法离开我的身体,便不要太过得罪我,否则,想方设法,我都会将你自我神海中寻出,然后杀了你!”刘承说到这里,站起身道:“现在,可以告诉我,刘莹在哪里了吗?”

    “看来,你并没有与我交易的诚意。”幽冥传讯。

    “将这东西自岩浆中取出,就是我最大的诚意!”

    幽冥犹豫一阵之后,传讯而出:“我可以提前告诉你妹妹的下落,不过,交易的条件,也必须做出改变。”

    “说!”刘承言简意赅。

    “当初,我舍弃青冥蝎之体入你神海,不过是为了逃离仙阵封锁的权宜之计。如你所知,神体并非我幽冥一脉容身之所,反而是封印之地,在你神海之中,我的力量时刻在消减,即使得到幽冥黑莲,也只能勉强抵消神体于我的镇压之力,却也无法令我脱困而出,想要脱困,还需要一些别的条件,所以我需要你助我!”

    “青冥蝎……你是仙阵之中的那只恶毒蝎?!”刘承突然忆起一些往事,而后,他眼睛一亮,声音在神海中响起,说道:“你既想脱困而出,我亦不愿你再居我神海,此事自然可行。你要我怎么帮你?”

    “需要一些引渡的材料,价值极为不菲!”幽冥传讯。

    “好!”刘承一口答应。

    幽冥此刻也不再隐瞒,直接告知刘承一个位置,言此处便是刘莹所在之地。

    刘承将幽冥黑莲捧起,犹豫了一阵,还是放入了乾坤袋中,然后动身离开此地。

    幽冥将刘承此举看在眼里,而后传讯:“看来,你还是不曾真正信我,依旧防备着我。”

    刘承自然不会真正信任幽冥,自幽冥出现起,就在诓骗他,想击垮他的意志,掌控他的身躯,若不是神体对他限制太多,且他自己的信念亦足够坚韧,否则他恐怕已经危险。所以此刻,他只轻轻一笑,并未做任何解释。

    幽冥传讯:“将幽冥黑莲交于我,你并不会有任何损失,不过,我不着急,迟早你会有有求于我的一天,此物注定是我的。”

    这时,刘承忽然想起什么,问道:“你是如何得知刘莹下落?”

    幽冥已经有意与刘承合作,此时虽有不满,但还是传讯解释:“凝练出真我意志的存在,岂是你能想象,我若想知,方圆万里,又有何物可以欺瞒我的感知?”

    刘承闻言,却是变得有些凝重,但没再多言,只快步向幽冥此前所言的方位快速行去。

    其实,这一刻刘承想了很多,幽冥的存在对他而言极度危险,虽然此刻幽冥与他建立了合作关系,但后者的身份实在太惊人,很可能是真正远古成道者的永恒真我。而且,听幽冥所言,幽冥一脉与他神族一脉可能有不解之仇,这种仇恨来源于血脉,将来必有一战,他所有疑虑,都尽皆来自于此,所以容不得他不小心谨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